•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九十三章 画龙点睛(一)众生相

    第九十三章 画龙点睛(一)众生相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仙缘镇客栈上空,“轰隆隆”声响,乌云骤起。

        电光闪烁其中,乌云转动如漩涡,仿佛要将整个客栈都吸入其中。

        “又来……”

        不远处,乞丐王翻身,卷起席子蒙住脑袋,鼾声又起。

        好不容易糊弄走了万人迷,他正缺觉了,懒得去理会怎又有电闪雷鸣,好像几天前雕刻铺子上空处出现的一样。

        当夜,同一时间,仙缘镇中不知道多少人从梦中惊觉过来,嘟囔着谁也听不懂的话,重新进入梦香。

        喝风饱睡得最不踏实。

        柜台上,他左手撑,右手撑,整个人趴,就差全身都伏到柜台上去了,犹如被魇住了一样,怎么都睡不踏实。

        “谁在喊我……”

        喝风饱在半睡半醒间嘟囔出声,似乎要起身回应、察看。

        他不曾发现的是,在此念方动的时候,他身上似乎有一个虚影就要挣扎着起来。

        虚影与肉身之间界限朦胧,若有若无。

        “呼~~”

        “罢了!”

        房间中,楚留仙将堪堪要点到喝风饱木雕眼睛上的“**”移开。

        同一时间,客栈上空的云旋散开,闪电无踪,喝风饱好像后脑被砸了一棒子一样,砸在柜台上,睡得死沉死沉的。

        “画龙点睛?!?br />
        楚留仙珍而重之地将木雕和“**”收好,感慨出声:“原来传说是真?!?br />
        传说中,上古时候,有仙灵之宝号“神笔”,以之绘画,点睛则活。

        流传最广的是当时持有“神笔”者,花费数年光yīn,绘一真龙。

        最后为其点睛,天地sè变,乾坤逆转,真龙破壁而出,龙吟九天。

        那条真龙之强大可能超过了有史以来所有的龙族,竟是将仙灵之宝“神笔”的持有者一口吞下,破空而去……

        “神笔”,自此再不曾现身人间。

        在为喝风饱木雕点睛的时候,楚留仙真切地感受到了“画龙点睛”的意境。

        他有一种预感,只要点睛完成,“寄神”可成。

        “还不是时候?!?br />
        楚留仙再次一叹,将跃跃yù试的心思彻底压了下来。

        “下一个是谁呢?”

        楚留仙凭窗眺望,口中喃喃说着。

        下一刻,仙缘镇中,不知道多少人在梦中打了一个哆嗦,好像受了寒……

        ……

        “你别跟着我……千万别再跟着我了……”

        陈英雄一脸苦涩,就差哭出来了。

        在他身后,楚留仙依旧笑得灿烂,手上拿着一木板,雕刻着什么。

        陈英雄现在是个什么形象,头上戴着黑罩子,猫着腰,刚刚从鸡窝里钻出来。

        不远处,有看傻眼了的猩猩、兔子、小猫三个人……

        他们三个眼睛红得跟兔子一样,满脸恍然大悟之sè,心中都在咆哮:“这还是人吗?心都是黑的了吧?!?br />
        猩猩他们总算是弄明白了,为什么英雄楼养的鸡怎么老是叫得那么早,一个囫囵觉都不让人睡?

        为什么明明上一天笼子里的鸡让他们睡前偷偷给捏死了,结果一个半时辰都没过去,该死的鸡又开始叫了?

        敢情,这啼鸣的鸡另有其鸡??!

        陈英雄有点讪讪然的意思,以他的脸皮厚度,都有点吃不住劲儿。

        旋即,他回过味来,先狠狠地瞪了楚留仙一眼,回头对着猩猩他们三个大喝出声:“快滚去干活,今天的口粮不想要了是吧?”

        这话一出,连楚留仙都不由得侧目而视。

        这不是暗偷改明抢吗?

        猩猩、兔子、小猫,两男一女,对视了一眼,垂头丧气地或拿抹布,或持扫帚,乖乖干活去了。

        楚留仙看得直摇头,心知这三人给这陈英雄折腾得够呛,教训得服服帖帖,压根就不敢反抗了。

        他一边摇着头,一边做着记录,随后脸上笑容依旧,照样缀上到陈英雄后头。

        转眼,又是三天。

        三天后,楚留仙总算对陈英雄不感兴趣了,却也赖在英雄楼不走了。

        时而,他与蹭过来一两烧酒配着小碟茴香豆能对付一整天,满口“圣人曾经曰过”的酸秀才谈文;

        时而,他跟雄赳赳气昂昂,进门必喊“挂账”从来没见他还的乞丐王喝一杯;

        有时候,给万人迷出出主意,堵得乞丐王愣是几天没敢踏进英雄楼半步;

        有时候,听笑三少三声大笑开场,一番气概冲天的传奇故事,其主角往往英明神武,俨然是他自己模样;

        有时候,找瞎子刘算算命,再围观他摸骨时候不规矩,被整个镇子的少妇追打得狼奔豕突……

        ……

        小半个月过去,楚留仙的rì子过得既充实,又无所事事。

        他的身影在仙源镇中每一个角落,每一个人的面前晃荡着,脸上永远带着笑容,手上总是持着刻刀木板。

        一开始仙源镇民还是挺欢迎他的,毕竟楚留仙既能跟酸书生谈谈圣人之言,能跟乞丐王拼拼酒,能听笑三少的英雄传说不去戳穿,能跟瞎子刘胡诌些紫微斗数什么的,又是丰神俊逸,相处起来如沐chūn风。

        结果呢,小半个月过去了,哪怕是乞丐王这样在英雄楼可以吃霸王餐,满口“嗟来之食都能吃得,还有什么做不得”的**人物,都对楚留仙敬而远之,远远看到他晃荡过来就本能地绕道。

        他们总算能体会到喝风饱当时的感觉,一被楚留仙盯上好像就非得看到骨子里去,甩都甩不脱。

        得出结论后,楚留仙还会想着法子验证,说仙源镇中为之鸡飞狗跳都不为过。

        一rì,晴方好。

        楚留仙走在仙源镇中,一时茫然,想不到还有哪个人物他没有去造访过,深入接触过,正自迟疑间,但见得小胖子形容憔悴地走了过来。

        这段时间,楚留仙为何而奔忙,别人不知道,小胖子和云想容还是清楚的,故而哪怕遇到麻烦不少,他们两个一改之前模样,竟是真的没有再来找过楚留仙一次。

        “嗯?”

        楚留仙一扭头,发现他竟是不知不觉地走到了雕刻铺子外面,再看小胖子笔直地冲着他走过来,顿时明白了。

        “可是有什么难题?”

        楚留仙不等小胖子开口,先行问道。

        小胖子先是点头,后是摇头,道:“我的问题先不去说他,楚哥,你可还记得那天你跟我说过什么话?”

        “先易后难?”

        楚留仙脑子一过,便知道他想说什么了,轻笑出声:“你可是想要劝告于我?”

        小胖子对他反应如此之快也不奇怪,颔首道:“是啊楚哥,兄弟我知道你是有大心气者,但如你所说,还是要先易后难,先搞定一个机缘,再想仙缘事?!?br />
        楚留仙刚要开口呢,小胖子却没给他插话的机会,连珠炮地道:“楚哥,兄弟我知道,没人形那里的任务定然也是一个仙缘,而且怕还是一个比起龙蛇九变更大的仙缘,只是饭是一口一口吃的,不及硅步何以至千里?!”

        “你说是吧,楚哥?!?br />
        楚留仙哭笑不得,眼睁睁地看着小胖子气都不喘地说了这么一大串子出来,碍于对方实在是好意,忍了又忍没一个脑嘣下去。

        “说完了?”

        小胖子点头,意犹未尽模样。也是,难得逮到这样机会,怎能不过个瘾头呢?

        楚留仙拍着他肩膀,语重心长地道:“有事说事?!?br />
        他既是不怒,却也没有受教的意思,以小胖子跟他那么长时间的相处,顿时看出点什么来。

        小胖子嘿嘿笑着,摸着脑袋猜测:“楚哥,你该不会是有把握了吧?”

        “嗯,仙缘这东西不太可能有‘把握’这说法?!毙∨肿幼愿龆谀峭撇?,忽然一拍脑门,声音清脆,“我明白了!”

        他抓住楚留仙的胳膊,急匆匆地问道:“你是不是早就发现几个机缘了,准备关键时刻拿出来备用?”

        “是了,一定是这样?!?br />
        小胖子握紧拳头挥了挥,满脸欣喜,憔悴不少的脸sè都显得红润起来。

        楚留仙有肉吃,他总也能分到汤,心理压力顿时就没了。

        “这胖子……”楚留仙都对他刮目相看了,啧啧称奇,“真是小看不得??!”

        “顺杆子就能往上爬的典型,敏锐!”

        楚留仙没有正面回答他,笑问道:“你无事不登三宝殿的,说说吧,胖婶那边遇到问题了?”

        他的确是有其他的准备,不过要是胖婶那方面没有问题,那些机缘他可以省下来,做其他用途。

        小胖子苦得黄连似的,哭丧着脸道:“楚哥,你是我亲哥,拉兄弟一把吧?!?br />
        楚留仙“说人话”三个字还没出来呢,他就怨气连天地道:“我算是看明白了,不解了胖婶相思苦,是别想从她身上弄出什么机缘来了?!?br />
        “一天到晚,除了逼着我干活,就是对着镇长家里发呆?!?br />
        “兄弟我是老鼠拉乌龟,没处下嘴??!”

        楚留仙有些好笑,他实在有些没法将胖婶跟镇长联系在一起,笑道:“真是单相思?”

        天地良心,那天他就是这么一猜。

        “妥妥的?!?br />
        小胖子确信无疑地道:“不是单相思,能见天地往人家家里望吗?望穿秋水了都?!?br />
        楚留仙兴致来了,恰好他自己事情也到了十字路头,索xìng道:

        “走,我们看看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