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九十一章 难易(上)

    第九十一章 难易(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上好木料,情人刻刀。

        光线晦暗,五指难辩。

        这一切的一切,在楚留仙下了第一刀后,便从所有人的印象中抹去。

        什么木料,什么刻刀,都不如此刻楚留仙稳如泰山的手划下的一道道刻痕;

        什么光线,晦暗如何?

        全神雕刻的楚留仙全神上下,隐然在放着光。

        那是属于“神”的光,jīng神高度凝聚,干涉到了现实形成的光彩。

        运刀如飞,楚留仙几个呼吸内就在掌中雕刻出了一个浊世翩翩佳公子形象,火树银花不夜天,真龙皇座朝阳袍,栩栩如生。

        “那是楚哥自己?!?br />
        小胖子一眼就认了出来,只是心中奇怪,这才半边木料,雕刻出了楚留仙自己,那另外一半呢?

        他心思刚动呢,楚留仙深吸一口气,手中木料翻转,到了不曾动刀那一面。

        一息、两息、三息。

        楚留仙整整持刀不动了三个呼吸的时间,然后,以迥异之前的沉凝,刻下了第一刀。

        “刷!”

        一刀过,木屑纷飞,仿佛是从彗星上剥落的粉尘,闪烁着晶莹光辉湮灭。

        一刀接着一刀,每一刀落皆沉如山,起则灵如猿,有沉凝,亦有灵动,说不出的玄妙感觉。

        “等等,这是……”

        小胖子嘴巴都张大了,大得可以吞得下一颗鹅蛋。

        没人形、云想容,两人下意识地扭头望向他,好像他脸上开了花一样。

        “这是什么情况?”

        小胖子胡思乱想着,紧接着,连胡思乱想都不能够,似有斑斓纷乱景象冲入他脑海中。

        楚留仙所刻的。赫然是小胖子张牙舞爪,与他背对背地站立,护持住了他的后背。

        随着雕刻的继续,小胖子的形象愈发鲜活,云想容扭过头去全神贯注观摩雕刻,没人形反而再不看一眼,把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到小胖子身上。

        若有人注意到的话,会发现没人形在发觉楚留仙雕刻的是小胖子后,不自觉地捏碎了手中木雕。将刻刀攥得紧紧地,切入了手掌而不自知。

        “我……我……”

        小胖子不自觉地向前俯着身子,好像要把整个身子都凑过去一样,眼中露出茫然之sè,眼前景象不住地变换着。

        若说之前楚留仙之前持“情人”在手??滔碌谝坏兜氖焙?,只是由于他全神贯注,强大的神魂jīng力迸发出来,形成一种塌陷一般的错觉,那么在这一刻,小胖子真觉得木雕上有一个漩涡,正在将他吸入其中。

        这种感觉随着雕刻的继续。他的形象、神态、动作……,愈发清晰地出现在木雕上而显得更加的严重。

        小胖子甚至有一种错觉,觉得那个与楚留仙背靠着背的木雕才是他,自己的肉身则只是一个皮囊。有一种跃跃yù试,要褪去皮囊,融入木雕中的感觉。

        突然!

        小胖子整个人恍惚了一下,发现他不是在雕刻铺子里。而是在九曜古船上,正在与楚留仙说着什么。

        更奇怪的是。他对突然回到九曜古船上丝毫不觉得奇怪,仿佛觉得此前仙缘镇上种种不过是南柯一梦,现在梦醒了,回归了真实。

        小胖子感觉到自己在开口说话,偏偏听不到声音;楚留仙先是严厉,后是温和,伸手拍他的肩膀。

        这个场景是何等的熟悉,如果小胖子清醒的话,就会知道这是当rì楚留仙察觉到不对,逼问小胖子怎会也参加七罪之诀的一幕。

        当时,他们明明是对面而谈,但是此情此景,此时双方心中所想,与那背靠背的木雕是何其的契合?!

        小胖子似乎为什么东西所蒙蔽,完全想不到这一点,只是拼命地想要听清楚对话,想要知道“自己”与楚留仙到底在说什么?

        就在依稀有声音传来,小胖子心头大喜的一瞬间,所有的一切戛然而止。

        开阖的嘴唇,拍肩膀的动作,拂起头发的清风,一切的一切静止,继而如镜片破碎。

        “吓!”

        小胖子睁开眼睛,短暂的迷糊过去,看清楚周遭情况,冷汗“刷”地就下来了。

        他的脑袋距离楚留仙手中的“情人”刻刀只有一根手指粗细的距离,一根头发飘飘荡荡而下,正是小胖子额前头发为刀锋所断。

        小胖子一蹦三尺高,捂住胸口,心有余悸,惊叫出声:“这是什么情况?”

        原来,刚才他竟是不自不觉地走到楚留仙身边,直接把脑袋伸到刻刀下,慷慨就义一样。

        楚留仙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不答,双手将雕刻好的木雕奉到没人形的面前。

        “梅师,请指教!”

        他保持着这个动作不动,没人形似乎震惊太过,没有伸出手来接,只是不敢置信地看着楚留仙。

        没人形如此,小胖子和云想容又能好到哪里去?

        在这仙缘镇中呆了这么多天,没有人能再动用法术神通,楚留仙自不例外。在他的雕刻过程中,更是没有丝毫法术神通的波动出现,小胖子敢拿差点掉了的脑袋担保这一点。

        “寄神刻!”

        “原来这就是寄神刻!”

        小胖子心中在呐喊,在心有余悸,在庆幸是楚留仙而不是外人对他用这一招。

        这会儿他是彻底回过味来了。

        当rì,没人形讲述寄神刻的存在时候,他也是在场的,深知寄神刻并不是cāo控肉身用的,它真正的用处是将玄之又玄的“神”寄托到木雕上。

        楚留仙一手雕刻,连他肉身都能牵动,遑论“神”?!

        小胖子觉得心脏都要从喉咙里蹦出来了,若不是楚留仙是自己人,怕他受到伤害,舍易取难,不然的话他现在不是变成木头了?

        “恐怖。太恐怖了……”

        小胖子不知道他是将寄神刻想得太过恐怖,事实上若不是他对楚留仙全无防备之心,两人之间又有足够的熟悉能找到寄神的点,想要做到这一点谈何容易!

        “哎~~~”

        一声叹息,在落针可闻的雕刻铺子里响起,里面有不尽的颓丧,更有无限的欣喜。

        没人形颤抖着双手,接过木雕,一寸寸地摩挲着。

        他的一只手掌上?;骨蹲趴痰?,鲜血顺着刀柄滴答答地落下。

        楚留仙看到没人形浑若不觉,更想出言提醒呢,没人形忽然郑重其事地放下雕刻,霍地一下从掌中拔下了刻刀。

        鲜血瞬间喷出。没人形毫不在意,双手握住被鲜血湿润的刻刀。

        “??!”

        楚留仙、小胖子、云想容三人惊呼出声,怔怔地看着眼前一幕。

        没人形竟然毫不迟疑地将从不离手的刻刀折断,掷之于地。

        “楚留仙,与你相比,为师有什么资格持刀,我没人形此生不再行刻?!?br />
        没人形用最决然的话。放弃了一生的追逐,这一幕的冲击让楚留仙等人一时间都说不出话来。

        安慰吗?没人形不需要;

        阻止吗?没人形意已决!

        刻刀一断,没人形似乎放下了心头重担,连挥之不去的颓废都散去了。欣慰地拍着楚留仙的肩膀说:“你既能领悟寄神刻的皮毛,就远远超过了为师,我教不了你什么了?!?br />
        “只是……”

        他摆手,止住了想要开口的楚留仙。接着道:“还远远不够,你必须在二十天内。将寄神刻修至大成?!?br />
        “弟子谨受教,敢问梅师,当如何去做?”

        楚留仙放下杂念,正心请教。

        “很简单,你先去刻遍镇上所有人?!?br />
        没人形好像是在说着一件再普通不过的事情一样,丝毫不在意楚留仙脸sè一白。

        镇上所有人,用寄神刻?

        那是什么概念?!

        楚留仙此刻还有虚脱一样的感觉,这是他的神魂jīng力大量损耗的征兆,若不是无想空念秘法为他储备了足够的神魂jīng力,他怕是连之前的寄神刻都不能完成。

        这种情况下,要他刻遍镇上人?这不是开玩笑嘛!

        楚留仙咽了口唾沫,问道: “一定要这样吗?”

        没人形摇头,向着某个方向遥指:“还记得那头猴子吗?”

        楚留仙点头。

        “哪一天,你有把握刻出它来,就不用了?!?br />
        没人形这回没法再保持轻描淡写的态度,用很认真地态度说出了以上那句话。

        楚留仙明白了。

        寄神刻,最终指向的不是别人,就是那头猴子。

        无怪乎当rì他雕刻出那头猴子时候,没人形的反应那么大。

        楚留仙再次确定了他的想法无误,他已经找到一个仙缘,一个可能比龙蛇九变传承更大的仙缘。

        现在需要做的就是走下去,沿着这条路一直走下去,直至尽头。

        “你们去,楚留仙你留下,我再跟你说说?!?br />
        没人形挥手让小胖子和云想容离去,明显是还有什么私货要说。

        小胖子顿时就急了,连忙高举起手中小龙蛇,叫道:“楚哥,救命??!”

        “龙蛇……”

        楚留仙瞄了一眼被他压在木料下面,饿得有气无力的小蛇,想了想道:“等,先等。这龙蛇必然关乎仙缘,我暂时也没有头绪,回头再看?!?br />
        “不过……”

        楚留仙郑重地道:“你们尽可尝试,但我觉得,事有主次,胖婶和巧手素贞身上的机缘也不要放过?!?br />
        小胖子和云想容咀嚼了一下他话里面的意思,悚然而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