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八十八章 千奇百怪的镇民们(三)

    第八十八章 千奇百怪的镇民们(三)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发生什么事了?”

        楚留仙他们站立不稳,觉得原本厚重的大地变成棉花一样,脚下甚至有绵软的感觉.

        并不是大地真的变软,而是它在剧烈地晃动着,站立其上自然不稳。

        楚留仙比起小胖子和云想容更要冷静上很多,在惊疑不定的同时,他还不忘观察仙缘镇上众人的表情。

        不知道是在那声巨响之前,还是在之后,镇上很多平时不知道藏到哪里去的面孔都冒了出来。

        如镇长,如巧手素贞,如喝风饱……

        众人皆是翘首以盼,奇怪的是,他们不是望向发出巨响的镇后,也不是望向镇口,竟是抬头看着天上。

        对此,他们似乎并不是太惊慌,反而隐隐地还带着一种期待。

        楚留仙不敢确定他是否有看错,只是同样抬头,望天。

        夕阳西下,坚忍不拔地挂在天边不知多久,这会儿终于在众人的目送下坠了下去。

        另外一头,明月东升,清辉遍洒。

        “是时候到傍晚了吗?”

        楚留仙有点疑惑,有点不敢确定。

        自从囹圄镇开始,他对时间的观念就有点模糊了,到了仙缘镇中更甚,千头万绪,千奇百怪人,早就散尽了他精力,压根没有去留心时间流逝。

        突然——

        “咔嚓”

        明明没有声音传出,楚留仙等人不自觉地在心中脑补出了这般声响。

        天上明月,赫然缺下了一个口子。

        缺月依然高悬,却难免给人以凄凉味道。

        一口,两口,三口……

        夜飞速地黑了下来。

        在这夕阳西下,明月初升的当口上,天上明月不住地缺口,最后竟然只剩下半弯,整个天地都随之阴沉下来。

        最后,随着一声打饱嗝一样的响动,陷入了彻底的漆黑。

        楚留仙只能靠着微弱的呼吸声音,确定小胖子和云想容还在身侧,其余的什么都无法看见。

        惟有……

        “哎~~”

        “该死的天狗,又啃我们的月亮?!?br />
        “不用说,万人迷,笑三少他们又失败了?!?br />
        “那条疯狗,这是赤裸裸的报复?!?br />
        “废话,不报复我们难道还感谢我们啊……”

        各种唉声叹气,各种议论纷纷,一股脑儿地在一片漆黑中灌入楚留仙耳朵里。

        “天狗……,看来就是食月的那个存在了?!?br />
        “万人迷,笑三少,这又是何等人?估计先前动静就是他们闹出来的?!?br />
        楚留仙做出判断后,亦无事能做,只能静等黑暗褪去,重现光明。

        想也知道,那头所谓天狗不可能真将明月咽下肚子里,可能近似于法术遮蔽,或者舔一舔再吐出来……

        “呕~”

        想到天天抬头就能看到的东西,是某个存在时不时吞到肚子里舔一舔的,他就觉得一阵反胃,觉得这个猜想太过恶心。

        时间,在黑暗中蹑着步子,悄无声息地溜走。

        好半晌,楚留仙等人正等得不耐呢,旁边小胖子都将天狗的祖宗十八代用了狗肉十八般做法虐过一次了,天还是黑沉如故,倒是有声声嘈杂,好似追打的声音传入耳中。

        “你们三个小兔崽子,没死过似吧?竟然敢找我老叫花子收账?”

        “我打死你们?!?br />
        在一个粗犷暴戾的声音后,跟着的几声哀嚎,带着泣不成声味道,落在楚留仙耳中觉得分外耳熟。

        “叽里呱啦,叽里呱啦~~”

        楚留仙正自疑惑呢,哀嚎声变成鸟语,他登时就明白过来了。

        “哦,原来是猩猩、兔子、小猫他们三个,怎么被人给打成那样了?”

        光凭声音,就不难知道三人绝对凄凉无比,惨绝人寰。

        稍稍远的地方,还传来窃窃私语声,声音压得极低,好像生怕被追打中的双方听到一样。

        “呦,那三个小娃子竟然敢招惹乞丐王,真是活腻味了?!?br />
        “哎呀,乞丐王手真黑,他们明天还能干活吗?”

        “放心放心,陈英雄最拿手的就是装鸡叫,连让伙计多睡一会儿都不肯的人,肯定不会让他们有机会偷懒的?!?br />
        “惨啊~~”

        这话说到后面,楚留仙怎么听都觉得有股子幸灾乐祸的味道。

        非亲非故的,他也懒得搭理猩猩他们三个,倒是对不知道哪几位嚼舌头镇民口中提到的“乞丐王”很是感兴趣。

        “乞丐都能称王,不知道是何等人物?”

        “还有,他们三个是怎么招惹上对方的?”

        楚留仙还在想着呢,小胖子的低笑声响起:“嘿嘿,嘿嘿嘿,楚哥,我跟你说起过的,猩猩他们三个后来是跟拣破烂一样被陈英雄给捡回去的,说他的英雄楼缺几个小二?!?br />
        “啧啧啧,那哪里是小二啊,分明就是当牛做马?!?br />
        “小二活计要干,打扫要做,厨师要当,收钱要干,买菜要做,现在看来连追债都得包圆喽?!?br />
        楚留仙马上明白过了,不用说,肯定是陈英雄看乞丐王太难缠,不敢找他要账,结果派了猩猩他们去顶这个雷。

        猩猩他们三人的鸟语楚留仙听不懂,不代表乞丐王也听不懂,只听得他理直气壮地以雄浑声音道:

        “哼!“

        “老子嗟来之食都吃得,还有什么不能干?”

        “别说赊个账,顺便还能打个要账的?!?br />
        说着,又是一阵摩拳擦掌暴揍,猩猩他们三人的惨叫声真是闻者伤心,听者落泪,惨兮兮到极点。

        小胖子听得心痒难耐,直冒坏水,以不能亲眼见得那一幕叹息不已。

        楚留仙则心神剧震,不敢相信刚刚那话是人能说得出来的,那乞丐王简直是他进入仙缘镇后所见得的第一奇葩。

        “嗟来之食吃得,还有什么做不得……,这样的话都能说出口的人,惹不得??!”

        楚留仙在这感慨呢,“哗”地一下,如水月华好像被堤坝拦阻住了许久,一经开闸,倾泻而下。

        毫无准备的情况下,整个仙缘镇中陡然明亮起来。

        清辉有限,远不如白曰里光明,只是黑暗里习惯得久了,早就习惯了黑暗,顿时觉得亮堂堂的。

        第一时间,楚留仙等人循声望去,正见得乞丐王悠然自得地将卷起的袖子放下,显然打得痛快了。

        在他面前,一个叠着一个,猩猩和兔子两个男子叠在下面,小猫无辜地坐在他们两人身上。

        猩猩和兔子遍体鳞伤,有出气没进气,几乎可以抢占没人形的外号来,真心没有人样子了。

        小猫则好多了,看上去饱受惊吓,楚楚可怜,但全身上下完好如初,半点外伤没有。

        乞丐王似乎不受天狗又将月亮吐出来的影响,向着地上啐了一口,道:“这次便宜你们了,老子心情好,下次不要在老子面前出现,不然见一次打一次?!?br />
        接着,瞥视了小猫一眼,补充一句:“你运气好,老子不打女人?!?br />
        话音落下,在整个仙缘镇的瞩目下,乞丐王一步三摇地走到墙边上,蹲下,破席子一卷,鼾声四起。

        “这乞丐霸气啊?!?br />
        小胖子佩服得五体投地。

        楚留仙亦是点头,做乞丐做到这个份上,真心是霸气无双。

        这边热闹太大,以至于包括楚留仙等人在内,仙缘镇中的众人都忽略了一件事情。

        一直到月光下,长长的影子拖着到众人脚下,他们才发现原来有几个人一瘸一拐地从镇口走了进来。

        一边走着,几个人还在一边埋怨,声音之大在陡然安静下来的仙缘镇中清晰可闻。

        “酸书生,怪你,要不是你酸不溜丢的非得先跟那条狗讲道理,不然我们也不会被揍得这么惨!”

        一个瞎了眼睛的老头碎碎念着,气呼呼地边走边说。

        明明两只眼睛都是空洞,他却比看得见的人走得更稳,更快,抬起一脚踢向酸书生更是奇准无比,直中臀部。

        酸书生是一个看全身上下都是穷酸味道书生打扮的中年男子,他揉着屁股,直着脖子道:“圣人曾经曰过:不可不教而诛……”

        他话还没说完呢,就被一个年纪相仿的锦袍人打断。

        “哈!哈!哈!”

        “真好笑,笑死我了,圣人早死几万年,还圣人曾经曰过,曰你个鬼啊曰?!?br />
        酸书生脸都涨红了,结结巴巴地道:“笑~笑三少,我不许你侮辱圣人?!?br />
        “哈!哈!哈!我就侮辱了怎样?”

        “我~我~我跟你拼了~”

        酸书生双手高举,做王八拳模样,就要上去跟开口定然三声笑的笑三少拼命。

        两人之间,突然多出了一个婀娜的身影,前凸后翘,妩媚多姿,眼波一飘,男人魂都能没有了的女子。

        “万人迷,这个一定是他们口中的万人迷?!?br />
        楚留仙和小胖子等人无比肯定这一点。

        名符其实??!

        万人迷轻启朱唇,一开口众人皆绝倒。

        “都给老娘闭嘴?!?br />
        万人迷双手叉腰,一瞬间爆发出来的气势好像是狮子吼,吓得酸书生、笑三少,还有那个瞎眼老头都噤若寒蝉。

        “瞎子刘,刚刚打架时候你躲最后,回头抱怨数你最大声,活该三十岁就阳痿老婆跟人跑,你一个算命的竟然还算不出是哪个王八蛋做的!”

        瞎子刘,就是那个瞎眼老头一口气没上来,捂着胸口差点倒毙了。

        “酸书生,你个食古不化的死穷酸,谁他娘的跟你讲道理,你什么时候看过老娘跟人讲道理的?傻成你这样的,怪不得你老子传下来的客栈都让喝风饱给弄走了,活该一辈子穷死摸不着女人手?!?br />
        酸书生听到一半就步了瞎子刘的后尘。

        “还有你,笑三少,哈!哈!哈!再笑给老娘看看啊,除了笑你还会干嘛?看什么看,信不信老娘把你眼珠子扣出来?”

        笑三少明显是信了,双手捂眼睛比什么都快。

        “这……这……这……”

        楚留仙瞠目结舌,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幕不知道该如何形容,一直到万人迷双手叉腰,顾盼自雄,无人敢与她对视后,才长长地吁出一口气来,长太息曰:

        “彪悍,太彪悍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