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八十六章 千奇百怪的镇民们(一)

    第八十六章 千奇百怪的镇民们(一)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哥~~”

        一声荡气回肠惨叫,小胖子蹭过来,眼泪汪汪地道:“你是我亲哥,要拉兄弟一把啊?!?br />
        “这rì子没法过了?!?br />
        楚留仙连退三步,不这样他怀疑那胖子会扑上来抱住他的大腿开始干嚎。

        以小胖子城墙般的脸皮厚度,这事他干得出来。

        云想容难得没有对小胖子表示唾弃,连连点头,深以为然样子。

        “人话!”

        楚留仙摇了摇头,用三个字止住了小胖子继续表演干嚎。

        小胖子讪讪然止住扑上来的动作,挠着头道:“楚哥,你那天跟我们,这些仙缘镇居民的身上应该都有着机缘在,让我们近水楼台先得月,至少保证能过这一关?!?br />
        楚留仙点头,那天晚上他们被客栈老板喝风饱轰走前,他的确是这么交代的。

        “兄弟做不到啊~~”

        小胖子尾音拖得长长的,将凄惨味道渲染得足足的。

        楚留仙眉头一挑,不为所动,还是那三个字:“人话!”

        小胖子没辙,只好一五一十地了。

        楚留仙得直皱眉头。

        原来,这三rì里,小胖子的确是按照他的做了。

        小胖子到胖婶的包子铺里干活,那叫一个勤快啊,里里外外全包了,他老子娘都没有享受过那么殷勤的服务,就差给胖婶端上洗脚水了。

        结果呢,胖婶还是不冷不热的,除了实在找不到人唠叨会想起小胖子外,其他时候就是一个人在那发呆想着包子配料的问题,时不时地督促胖子加紧干活。

        小胖子这段时间干的活总结起来就是一句话:买肉,锤烂;加料。锤烂;被骂得狗血喷头,继续锤烂……,眼睛都睁不开了,肚子都咕隆隆叫了,还在锤……

        云想容的遭遇跟他相差仿佛,总之是完全没有头绪,自个儿都要撑不住了。

        经过仙缘镇中三rì同化,他们两个现在的体魄与寻常人几无不同,现在完全是靠着意志在支撑着。

        他们眼巴巴地跑过来等着楚留仙。要的是赶紧点拨一下门径在何方?

        “点拨……”

        楚留仙摇头,他连人都没有接触过呢,怎么点拨。

        “罢了?!?br />
        “走,我跟你们瞧瞧?!?br />
        楚留仙最后回首望了一眼没人形的雕刻铺子,便一脚踹过。让小胖子头前带路。

        他这一答应,小胖子立刻复活,喜笑颜开,一脸肥肉都在颤动,甘之如饴地在前面带路。

        路上,穿过大半个仙缘镇,楚留仙自然地与所遇到的镇民们打着招呼。意态闲适,神情悠然,好像自身也是仙缘镇中一员般。

        小胖子抓耳挠腮了半天,想起之前在雕刻铺子里见到的。楚留仙持刻刀前与平时迥异的行为、态度,没忍住好奇,问道:“楚哥,这两天你怎么整个人都不一样了呢?”

        “哦。是吗?”

        楚留仙悠然自得地前行着,好像不是走在陌生的仙缘镇。若是在自家朝阳府朝花田中一般,淡淡地道:“这里是仙缘镇,不是其他地方,我们要会放开,融入?!?br />
        一边着,他一边张开双臂,若在拥抱着这个镇子,拥抱着开始摇摇向西的太阳。

        “放开……融入……”

        小胖子似乎明白了什么,又似乎什么都没有明白,与云想容一起陷入沉思当中,一直到一阵异香飘入鼻中。

        这味道一传过来,他整个人咯噔一下,瞬间清醒了。

        包子的香味,非常香,香到经过者都会下意识地抽动鼻子,似乎要将那些香气一缕不拉地全给吸进肚子里一样。

        “呕~”

        闻到这股子味道,小胖子第一反应是干呕。

        “有这么夸张?”

        楚留仙和云想容面面相觑,无不觉得这胖子夸张得够可以的。

        好半晌,小胖子终于止住了干呕,因为呕吐带来的泪眼汪汪看着楚留仙,凄惨地道:“楚哥,你胖婶的包子能吃不?”

        他问的不是“好吃”,竟然是“能吃”。

        楚留仙脸sè一变,毫不犹豫地摇头,绝对不能吃??!

        一开始他还挺感激镇长的安排,让胖婶天天给他送早餐,多好啊。结果呢?现在一看到胖婶的包子,他嘴巴里就会冒出嚼腊的味道来。

        天知道,胖婶是怎么把奇香扑鼻,飘送里许的包子,弄出味如嚼蜡的口感来。

        “她就跟香味干上了?!?br />
        胖子苦大仇深地道:“胖婶她见天地逼着我锤肉,一开始没有把肉的香味给锤出来,再来是没有把香料的味道混合进,最后又两者还要升华,我升她老母??!”

        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小胖子整个人都在哆嗦,无法理解怎么会有人对香味追求到这种变态的地步。

        楚留仙不禁流露出怜悯之sè,拍着小胖子肩膀安慰,瞧把这胖墩给折腾的,都掉膘了。

        “变态的追求香味,吃起来如何完全不重要吗?”

        “这胖婶的怪癖还真是……”

        楚留仙摇头,带着小胖子和云想容,踏入了胖婶包子铺。

        铺子里空无一人,后院处,胖婶托着下巴,眼前一大堆叫得出名叫不出名的各种香料拨拉着,似乎在考虑着新的香料配比。

        整个过程中,她完全没有注意到楚留仙等人的到来,太半都保持着那个沉思、眺望的姿态,谁也弄不清楚她到底是在出神呢,还是真的在考虑什么。

        楚留仙等人在距离胖婶数丈外站定,默默地看了半个时辰。

        在这半个时辰的时间里,胖婶几乎没有挪过屁股,偶尔几次一蹦而起,胖乱抓出各种香料,混杂在一起就扔进前面的小釜里面煮。

        每当这时候。各种或香,或臭的味道,就跟无孔不入似的,任凭楚留仙等人怎么捂住鼻子,还是使命地往里面钻。

        最后,他们不得不退出遍布毒气的包子铺,齐齐深吸了一口气,脸上露出解脱之sè。

        “胖子,你辛苦了?!?br />
        楚留仙感同身受地握着小胖子的肩膀。小胖子满脸激动之sè,一脸“你总算明白了”的神情。

        “楚哥,你这算怎么回事???”

        “没地儿下??!”

        小胖子哆嗦着,道:“等会儿她不走神了,就要开始折腾兄弟了。哥,你可要拉兄弟一把啊?!?br />
        楚留仙几乎是用拍的才把他抓过来的爪子拍掉,摸着下巴沉吟起来。

        稍顷,他豁然抬头,好像发现什么似的,某个方向眺望过。

        “胖子,你发现没有?”

        楚留仙伸一指那个方向。道:“胖婶坐的方向有些怪,好像是有意要朝向那个方向的?!?br />
        小胖子循着方向望,只见得在镇子口旁边不远,一座难得的红砖大瓦房子映入眼帘。

        “咦。那里是?”

        他觉得那个地方分外眼熟。

        “镇长家!”

        楚留仙一边着,一边比着势:“如果院墙之类的忽略掉,你胖婶像不像一直在冲着镇长家发呆?”

        小胖子先是恍然大悟,怪不得他觉得眼熟呢。进入仙缘镇第一天晚上他们就是在那里解决的晚饭;

        继而,他一蹦三尺高。惊吓道:“你……你……你是胖婶在暗恋镇长?”

        这话时候,小胖子的眼睛瞪得比铜铃还要大,好像看着白天鹅在倒追着蛤蟆。

        他完全没有朝着这个方向想过啊。

        胖婶一条胳膊比起镇长的大腿粗,完全可以赶上他腰,这两人怎么能往一起凑呢?

        小胖子咽了一口唾沫,为脑海中浮现出来的没羞没躁景象给恶心到了,险些又是一阵干呕。

        楚留仙也觉得似乎有点不靠谱,不太确定地道:“反正是条线索,你往这里努力看看?!?br />
        话完,他极其不负责任地扭头,完全无视了小胖子眼巴巴的目光,转而对云想容道:“走,到你那里一趟?!?br />
        云想容自无意见,头前带路。

        对云想容帮工的那个女子,楚留仙没有留下什么印象,一依稀记得是跟云想容一般全身上下满是疏离味道的女子。

        一路上,楚留仙听云想容介绍,才知道那个疏离女子名叫素贞,人称“巧素贞”,是仙缘镇上唯一的裁缝。

        巧素贞仿佛对什么都不感兴趣,生平所好就是试尽所有可以当成布料来用的东西,短短几天时间里,什么石布、叶布、火布、水布……,云想容见识了个遍。

        不仅仅是见识,她还要负责浣纱织布染sè,最后裁剪的才不是她的活儿。

        这也就算了。

        巧素贞还养了一只兔子,一只浑身毛发雪白的长毛兔。这兔子但凡不赖在巧素贞的身旁时候,就是在漫天飞舞。

        不错,就是飞舞。

        这兔子一身绒绒长毛好像天生就能舞空一般,经常飞得不见影踪,然后云想容就得四处寻觅。

        从喂食、到捉迷藏,再到捉它回,云想容被这兔子折腾得jīng疲力竭,要不是还顾忌点形象,顾忌要跟小胖子一样泪眼汪汪地扑向楚留仙大腿求指点了。

        “巧素贞吗?”

        “真像!”

        楚留仙眼光深邃,道:“有意思,不知道她是不是我要找的那个人……”

        哪个人?

        那个让楚离人以离人为名,遁世隐居在神霄府的女人;让难陀困守在雕刻铺子里,无法在面容上刻下场一刀的伊人!

        “是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