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八十五章 寄神

    第八十五章 寄神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嗯?!”

        没人形到口的斥责生生咽了回,憋得脸sè通红。

        小胖子神情兴奋,握住拳头挥舞,低声跟云想容分享:“来了来了,我就知道,我就知道!?!?br />
        知道什么,他也不出来,只是楚留仙长久给他留下的印象就是,那种露出破绽,被人骂得抬不起头来的事情不会出现在其身上。

        这事,向来是他小胖子的活计。

        楚留仙一持破铁片刻刀,一执凳子腿,身上气质瞬间不同,仿佛是一个世间雕刻大家,正在雕琢着平生最满意作品。

        此刻他身上洋溢出来的这种气质,让在场众人下意识地摒住呼吸,生怕喘气声大了些,就打扰到他。

        “沙沙沙~~”

        木屑飞扬,凳子腿在他中旋转,刻刀则只是随着腕抖动而在微微颤动着,掌中雕刻飞快地成型。

        那是一只猴子。

        一只仰天咆哮,振臂挥舞,有不尽愤懑,不尽不甘,怨气、戾气、暴虐,直yù冲破天际的恐怖猴子。

        在看到这个雕刻渐渐成型的时候,没人形脸上竟是布满惊怖之sè。

        此刻,雕刻铺子当中,小胖子和云想容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楚留仙的身上,楚留仙的目光始终不曾从上雕刻移开,竟是没有人发觉这一点。

        “这只猴子是不是几百年没碰过母猴子,看这憋的?!?br />
        小胖子在那嘟囔,似乎不如此,无法掩饰他在看到这个雕像身时候,那种心神受到震慑的失态。

        “楚哥从哪里看到那猴子的?”

        小胖子脑子里浮现出这个疑问来。他打死也不相信这个雕刻没有母,猴子身上那股戾气。即便只是一个小小的雕像,都能动摇他心神,可以想见其体到底恐怖到什么程度?

        他甚至怀疑,只要那猴子站在他面前,眼睛一横,他就得尿裤子。

        这种恐怖,无法言述,连天都能捅破,人如何能抵御?!

        每一处下刀。每一处细节,乃至于猴子身上的每一根绒毛,楚留仙似乎在下刀之前,就在心中有了把握似的,不过片刻功夫。众人还没有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他便长长地吁出了一口气,停了下来。

        “梅师?!?br />
        楚留仙随将破铁片一扔,双将猴子木雕送到没人形的面前。

        他看上疲惫至极,好像几天几夜没睡了一样,小小的木雕,几个呼吸的时间。仿佛就耗尽他所有的jīng力。

        “这……”

        没人形的有些颤抖,竟是伸不出接。

        “嗯?”

        楚留仙再是疲惫,终究不是先前雕刻时候的心无旁骛,顿时发觉不对。

        “他这是怎么了?”

        “还是……”

        楚留仙低头??聪蜃约旱淖髌?,若有所思,“这猴子还代表着什么不成?!”

        他眼中豁然闪过一道亮光,隐隐捕捉到什么。

        “你……”

        没人形深吸一口气。终于从楚留仙的上接过暴猿木雕,问道:“你是在哪里看到的?”

        楚留仙心念电转。出口却没有半点迟疑,道:“在镇后的石山下,弟子看到那暴猿石像,心有所感?!?br />
        事实上,在他下雕刻前,连他自己都没有想到会雕出这么一个东西,只是那一刻随心动,无意识地就选择了那个给他留下深刻印象的暴猿石像为。

        “哎?!?br />
        没人形叹息一声,摇头道:“怎会这么快!”

        “快?”

        “什么快?”

        楚留仙脑海中留下一个大大的问号,牢牢地记住。

        没人形接着道:“记住,以后别靠近那里?!?br />
        看他话的神情,楚留仙听出其中的凝重与正式,知道不是辩解或是疑惑的时候,只是应下。

        没人形点了点头,神情恢复平常,又是颓废模样,回到位置上坐下,摩挲着暴猿木雕,感慨道:“论刻艺身,你可为我师?!?br />
        听到这话,小胖子深以为然地连连点头,当然是背着没人形的面。

        楚留仙知道定有下,刚想谦逊,没人形摆止住,道:“不过,雕得再像,终非原?!?br />
        “嗯?”

        楚留仙凝神过来,小胖子、云想容也将耳朵竖了起来。

        没人形这话不是废话吗?

        这世间再好的雕像,难道还能活转过来,代替其身吗?当然不会是原了。

        “请梅师指教?!?br />
        楚留仙来到没人形面前,正襟危坐,恭敬请教。

        “天下之道相通,我们便拿画艺作比吧?!?br />
        没人形问楚留仙:“你可懂画?”

        “略通!”

        “天下画分几种?”

        这个问题让楚留仙顿了一下,没有马上接口。

        画分几种?

        人物、山水、动物?

        还是世俗画、宗教画?

        ……

        楚留仙沉吟片刻后,抬头道:“两种!”

        “哪两种?”

        “一为写实,一为写意?!?br />
        没人形点头,似赞赏,又摇头,若遗憾,问道:“第三种呢?”

        楚留仙疑惑,哪里来的第三种?

        没人形也没有等他答案的意思,怅然道:“你有没有看到过那么一幅画,其中情,其中景,其中人,是某个人生命中最难忘的一刻?!?br />
        “但漫漫长的生命里,再是难忘,终有一rì,蓦然回首,会发现早在不知不觉中,忘了个干净?!?br />
        “惟有那幅画,凝固了永远不忘的人?!?br />
        “你……”

        没人形看着楚留仙的眼睛,问道:“遗忘了的现在,凝固的不忘,哪一个是真的那人?”

        楚留仙不答,他没法答。

        那人是什么人?是那个矢志永远不忘的,还是那个真实存在的?

        楚留仙也不用答。他已经明白了没人形的意思。

        那样的画,他的确见过!

        曾记否,少年出山村,身后一片萧瑟,村荒,人寂寥。

        那时候,楚留仙让辛夷所绘的画,定格了那个以为要永远将那一幕铭刻在心中的山村少年。

        多少年时光多少事,今时今rì楚留仙已经很少想起那一幕了。如此情形,与没人形的话中情形是何等的相像?

        “寄神!”

        没人形的声音回荡在楚留仙的心湖当中,如惊涛骇浪,卷起千堆雪。

        “画的第三个境界,就是寄神。将神,乃至那一刻的真实,寄托在其中,真正赋予其生命?!?br />
        “画如此,刻亦如此?!?br />
        楚留仙不自觉地点头,他想起了忘川——龙女泪,想起凝固在那雕塑当中。无数年不散的父爱。

        不过他心里也明白,无论是那幅画,还是忘川,终究只是摸到寄神的边。不是没人形真正要表达的东西。

        楚留仙回望没人形,眼中jīng光迸shè,朗朗晴空下,却有虚室生白。暗室烛火般的明亮。

        没人形突然举起中的暴猿木雕,高声叱骂:

        “你这泼猴。无父无母,无法无天,怎还不死?”

        楚留仙、小胖子、云想容全都被没人形唬得一跳,怀疑他是不是疯魔了,不然怎对着一个木雕喝骂。

        小胖子表现得最是夸张,整个人都哧溜到了墙角,眼睛瞄着门,时刻准备脚底抹油。

        没人形身上的癫狂一收,问楚留仙:“你,它若是真,若为活,我敢骂它吗?”

        楚留仙摇头,小胖子摇头,云想容摇头。

        莫名地,三人的脑海中都浮现出一个景象,一头暴猿须发皆张,高举棍棒,其声震天:

        “呔,吃俺一棒!”

        “啪!”

        没人形将中的木雕狠狠往地上一砸,暴猿雕像,粉身碎骨。

        “你,它要是真,我敢如此对它吗?”

        楚留仙等人再摇头,连脑海中浮现出来的景象一起摇了出,实在太过血腥。

        没人形两一摊,道:“那就是寄神!”

        “我就是要刻出我不敢!”

        怎么听怎么别扭的话,恰似一道闪电,划破所有黑暗,一瞬间惊醒了楚留仙。

        “寄神!寄神!寄神!”

        “原来是这个意思,我懂了?!?br />
        楚留仙不自觉地扭头,望向某个方向。

        他的目光好像能穿透墙壁,穿透空间,一直穿透到那座石猴雕像顶天立地的地方。

        隐隐地,楚留仙把握住了没人形话里面的真意,也真正明白了他想要做追求的是什么?

        “我做不到?!?br />
        “怎么也做不到?!?br />
        没人形声音中是不尽落寞,不尽遗憾,“你愿意跟我学吗?”

        楚留仙心中一阵激荡,无法遏制,恰似积蓄了无尽岩浆无尽地气的火山,无可忍耐的爆发出来。

        楚留仙正衣冠,行大礼,恭声道:“弟子愿学?!?br />
        “请梅师赐教?!?br />
        没人形欣慰点头,转身,道:“明早,你过来学吧?!?br />
        着,背对楚留仙等人摆,示意他们可以离了。

        楚留仙恭敬地对着没人形背影行礼,拉着小胖子他们两人出了。

        到最后小胖子还迷迷糊糊的,心里面直嘀咕:“这就完了?他们到底在什么???”

        “寄神,寄什么神?”

        “再怎么寄,难不成一块破木头还能活过来不成?”

        很久之后,小胖子才明白,这会儿他一个浮想联翩,竟然无限地接近了真相……

        没人形的雕刻铺子外,楚留仙放开拽着小胖子他们两人的,回首望,见得整个铺子阳光不进,幽深得如荒野中山洞一般。

        “仙缘镇,果然不愧是仙缘镇?!?br />
        “仙缘!”

        楚留仙有种预感,他已经在一点一点地靠近某个仙缘了。

        “嗯?”

        他忽然想起什么似的,问道:“胖子,云姑娘,你们今天怎会跑过来?”

        楚留仙这话刚出口呢,小胖子回想起什么恐怖事情一般,满脸痛不yù生;云想容身上银铃声响,好像克制不住在颤抖一样。

        楚留仙愈发好奇:

        “发生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