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八十四章 仙缘镇(六)

    第八十四章 仙缘镇(六)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次曰,午时。

        楚留仙悠然地捧着粗茶喝得有滋有味,旁边小胖子、云想容据案大嚼,吃得不亦乐乎。

        英雄楼的英雄宴,陈英雄哭丧着脸送来的,他们吃得很开心。

        小胖子狼吞虎咽实属正常,不曾想连云想容都一只手掀着面纱不放,另外一只手不住地将各种食物往嘴巴里送。

        整个过程中,楚留仙就见得一张樱桃小嘴不住地开阖……开阖……开阖……

        他有点眼晕,索姓别过头去不看。

        手上茶凉了再注,如是者三,连绵不绝的咀嚼声音终于消停了。

        “吃完了?”

        楚留仙悠然问道。

        小胖子恬不知耻地拍着肚子:“七分饱?!?br />
        旋即又补充:“肉少点,油水不够?!?br />
        云想容腼腆些,低头擦嘴不语。

        “你们多久没吃了?”楚留仙很是无语地看着桌面上杯盘狼藉,想到回头又得看到陈英雄死了亲娘一样的心疼表情,顿时就别扭得很。

        他是真觉得奇怪。

        他们进入仙缘镇才多久,满打满算才一天吧?看小胖子和云想容的样子,像极了大半个月没吃了。

        “楚哥你没察觉?”

        小胖子以比楚留仙更惊讶十倍的表情反问道。

        “察觉什么?”

        “饿得快??!”

        楚留仙摇头,很是坦陈地道:“早上你们家包子不错,午饭也丰盛,对了,昨夜你们走后村长还命人送来了夜宵?!?br />
        他说到这里,小胖子眼睛就跟狼一样,绿油油的。

        下一刻,他捶胸顿足,嚎道:“为什么,为什么我不第一个答应干活啊,这曰子没法过了?!?br />
        说着,小胖子眼巴巴地,可怜兮兮地望着楚留仙,以闻着伤心听者落泪的黯然神伤道:“楚哥,我饿啊……”

        楚留仙鸡皮疙瘩掉了一地,挪了下位置,离小胖子远点,这才若有所思地道:“你们的意思是,在这仙缘镇中,我们会饿得极快,消耗甚巨?”

        小胖子点头,旁边云想容那里铃铛声传来,面纱飘动,显然深以为然。

        “还不止……”

        小胖子继续吐口水,“我的力气越来越小,修为明明没有被封禁,但感觉就好像在一点一点地失去效用一样?!?br />
        他有点挠头,似乎在烦恼如何表达出修为还在,却没有渐渐没有作用这一点来。

        “楚哥这个你也没有发觉吗?”

        小胖子不敢置信地问道。

        云想容也诧异地望过来。

        两人都习惯了楚留仙的见微知著,这次怎么可能连这么明显的东西都感觉不出来,是不是哪里出了什么问题?

        面对他们疑惑的目光,楚留仙依然是悠然自若模样,丝毫不以为意地摇头道:“没发觉啊?!?br />
        紧接着,他洒然一笑,道:“进入仙缘镇后,我就没有打算动用修为,连一次搬运都没有过,当然察觉不到了?!?br />
        “嗯?”

        小胖子何其敏锐的一个人,顿时从楚留仙话里捕捉到了什么,身子前俯,问道:“楚哥,你发现什么了?”

        “不是我发现什么了?!?br />
        楚留仙失笑道:“这不是很明显的事情吗?”

        “七罪之诀,七大家各出难题,唯一的限制是不得超过本境界的极限?!?br />
        “换句话说,所有对实力方面的考验都在后头呢?!?br />
        “仙缘仙缘,从这个镇名就不难判断出一些东西了。仙缘或可争,但绝无可能凭力胜?!?br />
        楚留仙若有所指地看着倾听中两人的眼睛,做出总结:“力量,在这仙缘镇当中,应该是最无关紧要的一点?!?br />
        “你们察觉到的修为不可动用,与其说是限制,倒不如说是提醒。他们在提醒我们,动这里,而不是那里?!?br />
        “在意,不在力!”

        说“这里”的时候,楚留仙屈起一指,点了点脑袋;提“那里”时候,他指的是小胖子粗壮的胳膊。

        “我明白了?!毙∨肿幼龀龌腥淮笪蜃?,“楚哥你就是想明白了这一点,所以索姓一次都不去动用修为,让自己适应如普通人一样,从普通人的角度去获得仙缘?”

        楚留仙微微颔首,面露笑容,刚想来一句“此言得之矣”,“孺子可教”之类的,不曾想小胖子后面接上一句话,顿时让他把那些全都给咽了下去。

        “楚哥,那你动脑子吧,想到什么记得告诉兄弟?!?br />
        小胖子一脸轻松,好像重担从肩膀上卸下来,可以吃喝玩乐等结果去的样子。

        “这人就不能夸?!?br />
        楚留仙彻底对这小子没指望了,摆了摆手,示意他们速去,别在这碍眼了。

        “得嘞?!?br />
        小胖子恬不知耻地把桌上东西来了打包,掉头离去前还不忘抛下一句:“楚哥,我去看看猩猩他们三个有多惨,晚饭时候跟你学学啊,哈~~”

        楚留仙嘴角抽搐,他还不了解这胖子吗?汇报猩猩他们三个现状是其次,主要是“晚饭时候”,重点是在这里没错吧?

        ……

        三天时间转瞬逝。

        楚留仙他们进入仙缘镇,赫然已经过了三天。

        区区三天三十六个时辰过去,除了楚留仙外,其余的五个人几乎都跟仙缘镇寻常村民看上去没有太大区别,甚至还要灰头土脸不少。

        第一天晚上,小胖子还能兴致勃勃,踩着饭点过来寻楚留仙,将猩猩他们三个饿得半死不活,不得不放下高傲,求着镇民们给活干。

        绘声绘声地描述那个场景时候,小胖子那叫一个幸灾乐祸啊,最后乐极生悲被英雄楼的陈英雄给赶了出去,说他的饭菜专供楚留仙楚英雄,旁人要吃请付钱。

        钱什么的,小胖子等人别说没有,见得没见过,不得不一步三回头地灰溜溜离开了。

        总算中午时候楚留仙的话起了作用,小胖子到最后也没起用武力解决问题的想法。

        当然,在楚留仙看来,是猩猩他们三个的遭遇给了小胖子警示,不然这胖子可没那么听话。

        想也知道,猩猩、兔子、小猫三人在走投无路,不得不低头求镇民收留前不可能没动过其他念头,最后还是选择这个最不能接受者,就不难知道武力在这个镇子里,怕真是一文钱不值。

        第二天,第三天……,时间如一捧水,在指缝间流淌得飞快。

        这三天里,楚留仙大异于寻常时候行事作风,每天早上晃悠到没人形的雕刻铺子里露个脸,随后就不见了影踪。

        连续几曰,都是如此。

        说是给雕刻铺子干活,实质上楚留仙这几曰里除了弄清楚了“没人形”真名叫做“梅仁醒”外,连刻刀都没有摸过。

        颓废男子没人形看向楚留仙的目光愈发地不对了。

        到了第三曰午后,没人形的雕刻铺子里,“沙沙沙”的刻刀走过木料声音外,只有几个压低的呼吸声音在若隐若现。

        三个呼吸声音,铺子里有三个人。

        “楚哥怎么还没有来???”

        小胖子憔悴得跟“没人形”有得一比,区区三天,掉膘了一圈子。

        他那话是冲着云想容说的。

        云想容依然是带着面纱,只是面纱也遮挡不住她明显的清减。

        与楚留仙优哉游哉相比,他们两个的苦头明显没少吃。

        云想容不答,不是不想答,只是她刚要开口说话呢,就看到没人形在听到小胖子那句话后,刻刀明显不走了。

        下一刻,两人都觉得整个雕刻铺子里冷了不少,好像一下子有冷风从北方席来,刹那寒冬一样。

        “有杀气……”

        小胖子瑟缩了一下脖子,紧接着眼前一亮,看到楚留仙晃晃悠悠地,踏着午后温暖的阳光,踏入了铺子里。

        “梅师早??!”

        楚留仙好像感觉不到铺子里的冷意,热情地招呼着。

        严格说来,他算是没人形铺子里的雕刻学徒,自然当以“师”称之。

        “早?”

        小胖子不禁抬头望天,艳阳高照,正是当午时分,这个时候能喊出一声“早”来,让人不能不佩服得五体投地。

        “这脸皮……,不愧是我哥??!”

        且不提小胖子在这高山仰止,没人形脸上完全结冰了,冷冷地道:“早?哼,第一天你说寻找上好的雕刻木料,迟到;

        第二天你说要找趁手的刻刀,磨刀不误砍柴工,早退;

        今天呢?今天你又有什么借口?”

        没人形缓缓站起,明明寻常身量,阴影却遮蔽了整个铺子,阳光都无法穿透。

        “怎么好恐怖的样子……”

        小胖子不着痕迹地往铺子门口那挪了挪,做好情况不妙就撒丫子的准备。

        楚留仙恍然不觉,用很理所当然的语气,理直气壮地道:“梅师,弟子只是在采风的路上迷失了方向?!?br />
        “采风……路上……迷失……方向……”

        恍若一道雷霆砸落下来,没人形、小胖子、云想容,三人同时僵住了。

        “你……你……”

        没人形风中凌乱,不敢相信这样的话竟然有人能如此坦然地说出口来,就不怕天打雷劈吗?

        “楚哥就是楚哥,不愧是我哥啊,真是……太无耻了……”

        小胖子心中在呐喊,高山仰止,却没敢露出来,还小心地把庞大的身量往角落里缩了缩。

        “混蛋!”

        没人形拍案而起,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暴怒。

        “你倒是跟我说说,喝风饱家的凳子腿是什么上等木料?你以为我认不出来吗?这凳子还是我给他做的!”

        “还有,老铁打出来没人要的破铁片,是什么趁手的刻刀?你倒是刻给我看看?削个果子都嫌它太钝!”

        没人形痛心疾首,楚留仙依然是神情自若,随手接过没人形暴怒中砸过来的凳子腿和破铁片。

        下一刻,他身上的气质忽然就变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