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八十三章 仙缘镇(五)

    第八十三章 仙缘镇(五)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小胖子以让人耻于为伍的举动搞定了工作,那头云想容也只比他慢了一拍.

        她保持着一贯的疏离态度,走到一个气质与她极其相似的镇民面前,表示要在她那里干活……

        ……

        眼看着楚留仙他们三个都有了着落,猩猩、兔子、小猫三人却冷哼一声,嗤之以鼻。

        显然,他们不以为然。

        仙缘镇镇长这会儿安抚好镇民,整了整衣冠,恢复一开始模样,笑呵呵地道:“那就先到这里,回头你们要是改主意了,再来找本镇长?!?br />
        应付完那三人后,镇长回过头来,笑得更加慈祥,伸手一指楚留仙,道出一句让其他人眼睛都绿了的话来:

        “这位英雄,晚上请到老朽家中来用饭,还有那个谁……”

        镇长伸手一指,点卯一样在几个人头上点过一遍,连珠炮地吩咐道:“胖婶,你负责这位英雄后面一个月的早饭?!?br />
        胖婶本来牡丹花一样的笑容垮了下来。

        “喝风饱,你那鸟不拉屎的客栈给这位英雄腾出间天字号上房来,后面一个月他就住你那里了?!?br />
        楚留仙等人依稀记得,先前拉壮丁自我介绍时候,仙缘镇客栈老板就自称是“喝风饱”。平常时候他客栈谁去住,不就只能喝风饱了吗?

        “陈英雄,你瞅这多应景,以后这位英雄的午饭、晚饭,你的英雄楼就包了吧?!?br />
        又一个人脸垮下来,陈英雄正是仙缘镇上唯一一家酒楼的老板。

        镇长意犹未尽,只是面对其他人杀人的目光,那手指颤巍巍的没敢点下去,讪讪然缩回,对楚留仙殷勤道:“这位英雄,走,到老朽那吃点,然后老朽让人送你去‘没人形’那去?!?br />
        “没人形?”

        楚留仙怔了下,反应过来。那个颓废男人雕刻出来的玩意儿,不就是没个人形吗?这外号妥帖。

        “走走走?!?br />
        镇长好客无比,拽着楚留仙的袖子就往他家里拖。

        “这个……那个……”

        楚留仙给这热情弄得有点受不住了,忙冲着镇长示意别忘了还有小胖子等人。

        镇长好像刚想起他们的存在似的,扭过头来,正对上小胖子等人眼巴巴地目光。

        他们可是等着镇长下文半天了,他们呢?他们的安排呢?

        “他们嘛……”

        镇长很是为难,好像舍不得家里那顿饭菜,勉为其难地道:“那好吧,一起来吧?!?br />
        说完他又肉疼地补充道:“就他们俩啊?!?br />
        不用说,自是指的小胖子和云想容。

        这话说完,他就彻底把嘴巴闭上了,一副要别的没有,要命一条的光棍样子。

        小胖子等人算是明白过来了。

        敢情,之前那些待遇只有楚留仙一个人,他们是甭想了。

        不过这世上,有比较,就有高低啊。想到猩猩、兔子、小猫他们三人连一顿招待都没落上,小胖子等人顿时就平衡了。

        小胖子屁颠屁颠在前,云想容默默在后,两人跟在楚留仙身后,往镇长家中去。

        镇民们随之散去,只剩下猩猩他们三个怅然若失地站在风中……

        ……

        一顿没什么说头的家常菜吃过,镇长派他孙儿,殷勤地将他们,不,是将楚留仙送至了客栈。

        在宽敞明亮的天字号房里面,小胖子啧啧赞叹,平曰里看不上的地方,跟他们晚上的住处一对比,立马儿就提升了好几个档次。

        “哎呀,可惜我们不能住?!?br />
        小胖子唉声叹气,想起刚进客栈那会儿,喝风饱暗示明示的,意思很明白,不准蹭房住,要嘛交钱,要嘛滚蛋。

        所谓的钱嘛,还不是外界通行的黄金白银灵玉什么的,必须是仙缘镇自行流通的货币。

        要问货币是什么,没有人知道,反正进入仙缘镇到现在,他们连一个铜板儿都没有看到。就是他们所谓的工作,顶天了也就是管吃管住,要钱没有。

        想到回头就要离开这宽敞明亮的天字号客房,回到包子铺杂物房里睡觉,小胖子就觉得生无可恋。

        “留仙公子,你怎么看?”

        云想容安静地坐了半天,耐心地等着小胖子转悠晕了,唉声叹气烦了,安静下来,这才悠悠地问道。

        楚留仙不答,反倒是奇怪地看了她一眼。

        对她今天的选择,楚留仙很是好奇。

        之前种种也就罢了,无伤大雅,今天这个明显是关乎到他们这一行仙缘镇成败的抉择,小胖子惟他马首是瞻正常,云想容怎会毫不考虑地跟上呢?

        楚留仙可是记得,云想容之果决几乎不在小胖子之下。

        收回打量的目光,楚留仙将心中疑问和盘托出。

        云想容淡淡地道:“公子默告诉我,如果想活着踏破七罪之诀,跟在公子留仙身后,绝对不会错?!?br />
        “呃~”

        楚留仙和小胖子面面相觑,他们两人都没想到会是这个原因。

        “公子默吗?”

        楚留仙摇头,失笑,“有意思?!?br />
        “好吧,你愿意跟,就跟着,回头真到了生死抉择时候,你在自行考虑吧?!?br />
        楚留仙不想在这事上多发表意见,转而道:“你是想问猩猩他们三个,还是仙缘镇本身?”

        云想容还没回答呢,小胖子急不可耐地插口道:“这两样都邪乎,楚哥你都给说说吧?!?br />
        “先说猩猩他们?!?br />
        楚留仙长身而起,背转着双手,在客房中踱步,道:“毫无疑问,他们也是我们七大家中人,说不准五百年前祖先,还可能是同一个人?!?br />
        “就那怪模怪样的……”

        小胖子不以为然,脑子里浮现出小猫那一头淡金色毛发,这绝对不是几大家人特征,他这辈子还是第一次见。

        “世界广袤无边,三千大世家,无尽方域,我们所处的,未必就是世界的中心啊?!?br />
        楚留仙感慨着,又补充一句:“更不可能是唯一!”

        小胖子和云想容都沉默,整个客房中只有楚留仙的声音在回荡:“我们之前眼界太狭窄了,井底之蛙,总以为天就是井口那么点大?!?br />
        “七大家,历代豪杰辈出,足迹之广无人能够想见,在其他方域留下苗裔,有何奇怪?”

        楚留仙这个解释极有道理,小胖子等人忙不迭地点头,道:“楚哥,你的意思是他们出自我们七大家在其他方域的分家?”

        小胖子也站了起来,学着楚留仙的样子背着手踱步,发散思维:“是啦,应该是这样。那个方域估摸着还小不了,在那边七大家的分家具全,出了问题也用七罪之诀来解决,这不就送到这里来了吗?”

        “这回跟他们遇上,是赶巧了?!?br />
        小胖子一拳头捶在掌心,意气奋发,信心十足地说道,好像这一切都是他一个人分析出来的一样。

        云想容很不耻地啐了一口,不看他得意的样子。

        楚留仙等他得瑟完了,淡淡地问了一句,登时就让小胖子脸刷地一下白了。

        他问:“为什么,他们是分家呢?”

        “嗯?”

        小胖子脸色苍白地反问:“楚哥,你什么意思?难不成……”

        难不成什么,小胖子没问出来,但楚留仙话一出口,无论是他还是云想容就都明白他意思了。

        是啊,凭什么,对方就一定是分家,他们是主家呢?

        小胖子心里面的优越感蹭蹭蹭地往下掉,以很不确定的语气道:“应该……似乎……可能……也许……,是我们吧……”

        楚留仙对此,并没有表示什么,只是沉默一下,感慨道:“世界很大,真的很大,胖子,我们只是刚刚起步而已?!?br />
        小胖子点头,再点头,隐约明白楚留仙想表达什么了。

        他们只是刚起步,什么七大家在各个方域的主家,分家什么的,关他们何事?

        真要他们以自身努力,机缘,到了某一个地步,主家、分家之别,又岂能影响,束缚到他们?

        说到底,庸人自扰罢了。

        这个消息最大的意义,就是让他们确切地知道,这个世界很大,超乎了他们想象的大就是了。

        “那个……仙缘镇?”

        小胖子有点想问不敢问的样子,怯生生模样,生怕又受一打击。

        楚留仙一笑,拍着他的肩膀与他一起坐下,伸手端起桌上茶壶,给三人各自斟了一杯平时绝对不会入口的粗茶,津津有味地品着,道:“仙缘镇中一切,自有它的道理在,我认定,猩猩他们要吃亏?!?br />
        “是吗是吗?”

        小胖子喜笑颜开,没心没肺到好像刚刚的打击不存在似的,兴致勃勃地道:“那我明天看热闹去,哇哈哈~~~~”

        楚留仙莞尔,也不打击他,自顾自地从怀中掏出木料与“情人”,漫无目的随意雕刻着,口中道:“在囹圄镇中,离人长老让我随难陀学刻,当时还以为他只是想让我借此领悟什么?”

        “现在看来,这是离人长老在暗示于我?!?br />
        小胖子恍然大悟,怪不得楚留仙决断如此之快,压根没有犹豫,第一时间就找上了那个颓废男子没人形,原来根子在这里呢。

        “慢慢来吧!”

        “一个月!”

        楚留仙直接在椅子上转身,面向窗台方向,举起茶杯,若对着明月邀饮。

        “一切,都会揭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