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八十二章 仙缘镇(四)

    第八十二章 仙缘镇(四)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咳咳咳~~~咳咳咳~~~~”

        楚留仙等人刚刚脚踏实地,仙缘镇门就在前面不足十丈处,镇长忽然剧烈地咳嗽出声,提醒味道浓重无比。

        他提醒的人,自然是那个胖婶了。

        再看多嘴胖婶,一只大胖捂在嘴巴上,看到楚留仙等人诧异地望过来,才放下,讪讪然地笑着:“没事,没事,婶子错了,瞧这张嘴?!?br />
        她在嘴巴上狠拍了几下,“啪啪”作响。

        镇长提醒的咳嗽,胖婶的举动,让楚留仙等人心中愈发地不安了。

        不约而同地,众人齐刷刷地回头,望向那长满了果树的地方。

        “吓!”

        小胖子反应最大,直接一蹦三尺高,跟见鬼了一样。

        楚留仙等人没他那么夸张,亦是瞬间sè变。

        回首望,原不过十丈宽的河面无限地延长出,浩浩荡荡,烟波浩渺,仿佛没有彼岸的大河,非人力之所能度过。

        河上,雾霭沉沉,一只不知道从哪来飞过来的飞鸟飞入了大河上空,下一刻,跟石头一样猛地下坠,旋即被汹涌波涛所吞噬。

        大河之外,更是层层雾气,遮天蔽rì般地笼罩下来,仿佛一个仙缘镇自成了空间,外面都是未曾开辟出来的鸿蒙混沌之地。

        看到这一幕,没有人傻到再尝试一下是不是能落水不沉,一个个心亦随那头飞鸟,一个猛子沉了下,明白了胖婶之前话中含义。

        “该死,这个仙缘镇根就是许进不许出??!”

        小胖子恨不得咒天骂地,总算是很识时务地压低声音,只有楚留仙和云想容能听到。

        那边猩猩、兔子、小猫三人也在窃窃私语。虽然听不懂,想来也是相差不大的内容。

        “哈哈~~,诸位,进镇,进镇子再?!?br />
        镇长打个哈哈,使个眼sè,一众镇民簇拥着还在失神的众人涌入镇子中。

        哗啦一下,还不等楚留仙等人看清楚镇子中情况呢,又黑压压地围过来不少镇民。将镇子口堵得水泄不通,一个个都两眼放光地盯着楚留仙等人,跟恶狗看到肉骨头一样。

        楚留仙等人被这目光看得毛骨悚然,若不是外面有浩瀚水域阻隔,几乎就想掉头而了。

        这目光。目光中的渴望,都太过吓人了。

        “可憋死俺了?!?br />
        “就是就是,总算给骗进来了?!?br />
        “哈哈哈,后头有牛马使唤,不用自个儿卖力气了?!?br />
        ……

        嘈嘈杂杂的声音入耳,楚留仙等人神奇地听了个一字不差,不过他们宁愿一个字都没有听到。

        这都什么话啊。牛马使唤?开什么玩笑?!

        要不是还没有摸清楚情况,楚留仙等人翻脸的心都有了。

        眼看那些镇民一脸热络,热情得连空气都要点燃地围拢过来,楚留仙连忙问道:“镇长。这是怎么回事?”

        镇长原笑眯眯的脸垮了下来,喝止住太过热情的镇民,苦兮兮地道:“缺人啊,镇子上太缺人了。要好多年才多出几个壮丁来,他们眼睛都绿了。老夫这也是没办法啊?!?br />
        缺人可以理解,壮丁是怎么???!

        镇长还没来得及话呢,就被一个壮汉直接一个胳膊划拉到旁边了。

        镇长威望跟镇民们的渴望比起来,显然不够给力。

        那个壮汉是一个胳膊上能跑马的主,他一划拉开镇长,一高举着硕大的铁锤,闷声闷气地道:“娃儿们,都跟俺老铁打铁吧,三餐管饱?!?br />
        他话音刚落,人群中挤进来一个糟老头子,佝偻着身子露出没牙的口,身上一股子熏人yù呕的屎味,叫嚷着:“别听老铁忽悠,打铁多累啊,还是跟俺老米一起挑粪吧?!?br />
        老铁打铁的时候,这些世家子们脸sè就已经不太好看了,到老米一出场,一个个脸都绿了。

        挑粪,这是他们干的事情吗?

        天知道他们别挑粪了,这辈子上那五谷轮回之地都是鎏金的马桶,极品的熏香,是锦帛的擦拭,娇柔侍女的搀扶??!

        让他们挑粪?开什么玩笑?!

        这些镇民兴许是缺人缺得狠了,一个接着一个冒出来,让楚留仙等人连拒绝的空子都没有捞到。

        这个是捕鱼加卖鱼一条龙,那个是养猪杀猪一肩挑;

        这边是砍柴卖柴起早贪黑,那里是掌柜小二兼职厨师……

        但凡能够想到的,正常一个镇子里的各种活计,听过的没听过的,一股脑儿给都给塞进了楚留仙等人的耳中。

        恰似,嗡嗡嗡,无数的苍蝇在耳边萦绕着,脑子都要给炸开了。

        “停!”

        楚留仙深吸了一口气,一声大喊,盖压住了所有声音。

        这霸气十足的一声喊,顿时让整个仙缘镇中安静了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他身上。

        楚留仙把被拨拉到角落的镇长提溜了出来,可怜原体面的乡绅形象不存,看上狼狈不堪。

        “镇长?!?br />
        楚留仙礼数不缺,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很简单?!?br />
        镇长威胁地瞥视了周遭一眼,众镇民毫不示弱地瞪回来,尤其是那老铁铜铃一样的双眼,砂锅样大的拳头,让镇长瑟缩了一下,收回了目光。

        他咳嗽几声,理直气壮地道:“不劳动者,不得食?!?br />
        “……”

        楚留仙、小胖子、云想容,以及猩猩、兔子、小猫,六个人面面相觑,听着这绝对在理,但跟他们从来不搭的话,怎么听怎么别扭。

        镇长的意思很明白。

        要嘛干活,要嘛就在这仙缘镇中饿死吧。

        一开始的错愕过后,除了楚留仙露出若有所思之sè,其余人等但凡能看到面容的。脸上无不挂上冷笑。

        之前种种,外加上镇长的话,彻底将这几位深藏的纨绔气给引出来了。

        小胖子和云想容惟楚留仙马首是瞻还好一点,那边猩猩等人大声叫嚷着,虽然听不懂是什么,但显然不是什么好话,镇长等人的脸sè都有点不好看了。

        眼见得,老铁铜铃眼睛瞪视过来,老米举起了粪条子??巢竦奶统龈?,跑堂小二将抹布当成鞭子甩啪啪作响……

        事态眼瞅着就要恶化了,楚留仙心念电转,虽然还没有想得很清楚,却知道不行动不行了。

        “慢!”

        楚留仙一摆。除了他自己,没有人知道他到底是对镇民们所呢,还是对身后的五人言。

        众人的目光,再次聚焦到了他的身上。

        要不有些人,天生就容易成为焦点,平常时候,他的一言一行就容易让人倾听;关键时刻。他的举动更是让人无法忽视。

        毫无疑问,楚留仙就是这样的人。

        他缓步而出,走过镇长,走过吹胡子瞪眼睛的老铁。走过身上始终散发着米田共味道的老米,走过了身宽体胖的胖婶……

        一路走过,拨拉开挡路的镇民,楚留仙走到一个身材瘦削。神情颓废,但打理打量当称得上是面容清隽的中年男子面前。

        颓废男子的两上。一持刻刀,一执木料,正低着头全神贯注地雕刻着,一直到楚留仙走到他面前好像都还没有回过神来。

        他的冷淡与众镇民的热络形成鲜明对比,感觉就好像是一堆的鲜果里面掺杂着一颗核桃一样突兀。

        楚留仙的举动不引人瞩目都不行,原想闹腾的猩猩等人暂时安静下来,静观其变;小胖子等人则跟在楚留仙屁股后面习惯了,看到他举动第一时间反应过来可能有猫腻,更加不会妄动了。

        走到颓废中年人旁边后,楚留仙一言不发,很是认真地端详着他雕刻的动作,时不时摇头晃脑着,如在欣赏着什么一般。

        他如此举动,那个颓废中年人想要装看不见都不成,叹息一声,停下上动作,问道:“你懂?”

        “略通?!?br />
        “我那缺人,你可愿来?!?br />
        “敢不从命?!?br />
        应答如流,三两句话,加起来六个字的回应,楚留仙就敲定了“工作”。

        这就应了?

        小胖子等人瞠目结舌,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

        “那等下我那里?!?br />
        颓废中年人交代完,冲着镇长一点头,好像是完成任务了一样,掉头就走。

        他刚刚雕刻到一半的东西被他弃如敝屣,抛掷在地上。

        小胖子等人是没有看到,楚留仙此刻嘴角不住地抽搐着,不为别的,就为那个颓废中年人雕刻的东西。

        楚留仙看着那个把扔在地上的半成品雕刻,很想问一声:“这到底是野鸭子呢,还是鸳鸯呢?亦或是其他的什么鸟?千万别告诉我是天鹅……”

        颓废中年人一派宗师气度,但雕刻技艺别跟囹圄镇的难陀相比了,就是把小胖子提溜来刻估摸着都比他强。

        小胖子要是知道楚留仙此刻想法,定然是一阵叫天屈:“我这是招谁惹谁了?!”

        不过这会儿他没这闲工夫了,他脑子里不住浮现的是楚留仙排众而出前,冲着他打的那个眼sè。

        “一世人,两兄弟,楚哥总不会坑咱的?!?br />
        “干了!”

        小胖子一咬牙,一跺脚,野猪一样冲了出。

        “师父,你收下我吧?!?br />
        小胖子以最夸张的姿态,直接拜倒在地,其声之恳切,其情之可悯,让人想要拒绝都无可能。

        在他对面,胖婶以感动莫名的姿态,收下了这个徒弟——做包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