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七十八章 修罗王

    第七十八章 修罗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情人?”

        楚留仙听到这个名字时候,下意识怔了一下。

        难陀似乎心中不舍,伸手在纤细如弯月一般的刻刀上细细摩挲着,黯然道:“这把刻刀是我在囹圄镇中所得,不知道是哪位前辈留下的,想来当也是一个痴人?!?br />
        “‘情人’这个名字,是我取的?!?br />
        楚留仙默然听着,心里补充了一句:“我想也是?!?br />
        难陀的目光须臾不曾离开“情人”,接着道:“但凡心中有情,将感情灌注入其中,‘情人’就能在任何金、石、木上雕刻?!?br />
        “听着,是任何!”

        难陀在“任何”两个字上下了重音,明白他意思后,楚留仙彻底动容,目光落在“情人”上如遇磁石,移之不动,拔之不出。

        “情之所至,金石为开?!?br />
        “感情愈是浓郁,‘情人’愈是锋利,但凡金、石、木之属,锋芒无阻?!?br />
        难陀苦笑着,再是不舍,终于伸手,将“情人”递到楚留仙面前:“我已经不需要它了。它也帮不了我……”

        楚留仙默然,难陀不能在刻出伊人面容,难度又岂是在材料上?心这一关过不去,仙灵之宝在手亦是无用。

        沉吟稍顷,楚留仙双手接过了“情人”,入手温润,好像一对有情人在耳鬓厮磨。

        他缓缓道:“老师之事,弟子不敢或忘?!?br />
        “有事弟子服其劳,不当收师长报酬,只是此宝弟子心有所感,似有大机缘在其中?!?br />
        “弟子,愧领了?!?br />
        楚留仙就好像在接受衣钵一样,以最郑重的态度。将“情人”纳入怀中。

        刚才,也是这么一段时间相处以来,楚留仙第一次真正以弟子对师长的方式相处。

        弟子礼只是礼,这才是真正的奉之为师。

        人有所谓的“一字之师”,难陀对楚留仙,至不济也是一艺之师,有资格受之。

        楚留仙对“情人”的那一番话也不是妄言。

        的确,在接过“情人”的一刹那,他隐隐感觉到在这把刻刀上。似乎凝聚着的什么东西,在苏醒,在欢呼雀跃。

        旋即,楚留仙心中也浮现出欣喜感觉,就好像久违了的朋友。在他乡相逢,一起举着杯子夜话,头顶明月如故的那种感觉。

        “去吧!”

        难陀似乎有些欣慰,但又不愿再多说,背转过身去。

        楚留仙一丝不苟地冲着他的背影又行了一个弟子礼,转身向着雕刻铺子外走去。

        行至一半,他忽然止步。又回头,直接以乾坤袋收取了大量木料。

        最后,楚留仙这才一步步地走了出去。

        整个过程中,难陀就好像陷入了自己世界当中不可自拔。全无反应,一直到楚留仙的背影消失在铺子里,他才颤动了一下。

        下一刻,昏黄灯光熄灭。油灯似乎燃尽了油料,整个铺子陷入黑暗。

        铺子外。极光百折不挠,却怎么也流淌不进去,铺子及里面的难陀犹如被镇压在最黑暗的地方,不得解脱……

        ……

        转眼,又三天。

        “这rì子,怎么才是头?????”

        小胖子袒胸露rǔ,怨天尤人,就差以头抢地了。

        在有间客栈那小小的空间里,他足足憋了十天。

        十天??!

        云想容能做到云淡风轻,他是何等闲不住,爱凑热闹的人?这不是要了他的命吗?

        用小胖子的话说,就这几天,他都掉膘了。

        “昂~~”

        小胖子的话,得到了热烈回应。

        那是一头驴!

        一边叫着,还一边热情地用脑袋蹭着小胖子,好像在说:继续说,继续说,俺听得挺乐乎一样。

        这驴是小胖子前几天终于憋不住,溜出有间客栈,在镇子里逛了老大一圈子,唯一肯理会他的存在了。

        他们还挺投缘,那驴屁颠屁颠地就跟着小胖子回来了,赶都不走。

        从那天开始,小胖子的话总算不是对着墙在说,多少能得点回应不是?

        小胖子听得驴叫唤,很是欣慰地抚摸着它脑袋,递上不知道从哪里摸来的萝卜让那驴啃着。

        “云丫头,你还喘气不?”

        不远处,云想容静静地台阶上抱膝而坐,理都不理。

        她越这样小胖子越来劲儿,撺掇道:“还喘气就‘吱’一声?!?br />
        小胖子很想看到云想容那种清冷疏离的xìng子,回过头来,掀开掩面白纱,对他“吱”上一声是什么样子?

        当然,他也就只能想想了,云想容全无反应,就跟没听到似的。

        小胖子也不失望,变着花样撺掇云想容说话,除了一声声驴叫外,什么反应都没有。

        临了他终于泄气,整个人瘫软在地上,仰天长啸:“这rì子没法过了?!?br />
        “哎,不知道楚哥是怎么回事,给那个玩刻刀的灌什么迷汤了,回来就刻个不停也不理人?!?br />
        小胖子说这话时候语气那叫一个幽怨,跟怨妇似的。

        他没想得到“昂”一声外的回应,不曾想一个清冷但悦耳的声音却适时地响起:“不知道,感觉像是在感悟什么?!?br />
        “咦!”

        小胖子蹦了起来,见鬼了一样的看着云想容。

        一边看,他还一边往前凑,眼看着用不了几个呼吸时间,就要脸贴着脸了。

        云想容一开始还不动,后来对这厮的脸皮厚度绝望了,别过头去,啐道:“离我远点?!?br />
        小胖子也不生气,笑嘻嘻地道:“原来你会说话??!”

        “昂~”

        那头驴过来凑趣,大脑袋点个不停,意思估计是它也是第一次发现诶。

        云想容当他们两个透明的,目光越过去,落到坐在有间客栈院子中心处的楚留仙身上。

        楚留仙一只脚着地,一只脚踏在石凳上。手肘靠在膝盖上,专心致志地挪动着刻刀。

        在他的手上,一个木雕快要成型,依稀是一个女子模样。

        时不时地,楚留仙就会抬头看天,看天上的极光变化舒卷,似乎能从中看出一个女子曼妙的舞姿,绝世的风采一样。

        这就是小胖子和云想容两人无法理解的地方。

        其实,若不是他们两个?;怀赡呐率撬资乐凶钇胀ǖ牧礁鲂『⒆?,怕是他们都能理解楚留仙现在在做什么?

        每一个人小的时候,都曾静静地,全神贯注地看着复杂的花纹、墙上的影子、天上的云彩……,在脑海中想象出一个个人形。一种种动物,一看就是大半天。

        在那种状态中,心如镜湖,平静、清澈到能映shè出最梦幻的光影;为之凝望着的事物,亦会在心的作用下,显现出千奇百怪的模样。

        到底是心映出了物,还是物在有心的目光下变换。即便是最深刻的哲人,怕也不能明晰清楚。

        楚留仙很喜欢这种感觉。

        借用无想空念秘法的作用,仿佛回归心思最纯净的少年,持着“情人”的手无比灵巧。好像是天地间另外有一只手扶着它,雕刻出连自己都意想不到的美丽。

        楚留仙自己也无法表述得清楚,他现在的状态到底是升华呢,还是在纯净呢?

        他只知道。有过这么一次沉浸,等他度过七罪之诀。静下来闭关一次,当有巨大的收获在等待着他。

        正如跟之前多少次一样,楚留仙完全没有感觉小胖子和云想容的目光注视,手上飞舞,抬头看天上极光变化。

        突然,楚留仙的手一颤,“情人”在半成品木雕上划过,“咔嚓”一声,木雕两半,落在地上发出一声闷响。

        “咦?”

        小胖子和云想容全都站了起来,看了几天从来没有看到楚留仙如此,心知定然有什么事发生。

        不等他们反应过来,楚留仙长身而起,挺直身子如标枪,仰望着天穹,悠然出声:

        “总算,来了!”

        小胖子和云想容飞奔而来,恰好听到,小胖子忙不迭地问:“来了?什么来了?”

        旁边云想容白纱不曾遮掩到眼眸闪着亮光盯着楚留仙,眼波流转出的是相同含义。

        楚留仙不答,伸手向着天上一指。

        小胖子和云想容一起抬头到极限,登时看到天上异状。

        终年极光流转,遮蔽了的天rì破开一个大窟窿,且在不住地扩大,一缕缕久违的明媚阳光透入。

        看到阳光,他们还来不及感动呢,一股澎湃力量在涌动,继而好似有两只无形的大手扯着窟窿两边,豁然一拉。

        极光散??!

        整个天幕拉开。

        在陡然明亮到不可逼视的天穹上,一个巨大无比,仿佛脚踩大地,头顶苍天的人影俯瞰下来。

        在看到这个人影的一瞬间,楚留仙他们三个全部动容。

        这是一个遮天蔽rì的巨大人影,人影边缘处又镶嵌着金边,闪烁着耀眼金光,烘托得他三头六臂的形象恍若神魔。

        三个头颅,仰天长啸;

        六只手臂,高举托天!

        偌大天地间,整个囹圄镇,尽数笼罩在熔炉一样的炽热气息当中,其力量之强大,好像只要三双眼睛凝视过来就能湮灭一座山,六条手臂挥落就能毁天灭地。

        “阳神真人!”

        “这是阳神真人!”

        楚留仙心中在呐喊,总算知道当rì童老、楚玉等人所言的他们怎么知道?不能做主是什么意思了?

        原来,开启仙缘镇,竟是需要阳神真人亲至。

        楚留仙脑筋飞快地转动着,从已知道的阳神真人当中搜索三头六臂形象,转眼间就锁定了一个名号:

        “修~罗~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