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七十七章 情人

    第七十七章 情人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囹圄……囹圄……囹圄……”

        “囹圄镇!”

        “身心为囚徒,世代无从解,原来是这个囹圄!”

        楚留仙无法用言语来形容此时的感觉.

        他已经彻底明白过来了。

        记得在九曜古船上,在来时的路上,楚离人曾大致为他解说过七罪之诀流程。

        其中有一点就是:在仙缘镇中,通不过考验者,将会被永远地留下。

        原来是这个留下!

        楚留仙想起他忽略什么了。早在楚离人提起到,囹圄镇中人皆是七大世家旁支时候,他就觉得奇怪。

        七大世家旁支固然远不如嫡系有地位和供奉,来得尊贵,但各大世家依然会为其提供聚居之地,各种照应。

        那些聚居之地多在家族根本附近,旁支之中若是出现什么人才,也会第一时间被主脉吸收进去。

        囹圄镇这个地方,无论从哪一方面来看,都不适合七大世家旁支子弟繁衍生息,那这些人又是怎么出现的呢?

        原来根子就在这里。

        “他们,根本就是囹圄镇中‘囚徒’的后裔,怪不得他们的表现那么奇怪?!?br />
        楚留仙想到这里,脑子里就浮现出他们刚进入囹圄镇时候,镇上居民的各种奇怪反应。

        “世代为囚徒……世代为囚徒……”

        楚留仙不由得生出不寒而栗感觉,就好像一阵冷风从大开着的六片顶阳骨里灌下来,灌入骨髓当中一般。

        他犹如此,旁边小胖子更是淡定不能,整个人都开始哆嗦,颤抖。

        “怕了?”

        楚留仙头也不回地问道。

        “非常怕?!毙∨肿雍敛缓?,直接干脆,“怕死了,险些尿了裤子?!?br />
        “后悔不?”

        “不后悔??!”

        “为什么?”

        “楚哥你不是说会带我出去嘛?!?br />
        小胖子很是坦然地说道,那副兄弟的命就交到哥你手上的光棍气十足,可惜,下一句他就露底了。

        “那个啥……”

        小胖子原形毕露,忐忑地问道:“哥,你没骗我吧?”

        楚留仙一翻白眼,彻底没理会这胖子的心思了,这厮就让感动不起来。

        一边跟着小胖子扯淡,楚留仙一边将部分心神放到云想容身上。

        这个丫头给他的感觉很是奇怪。

        本是疏离姓子,偏偏有意无意地始终跟他保持同一步调。

        越是疏离姓子的人,就越是当有自己主意才是。云想容这一次固然基本上没有怎么说过话,但楚留仙怎么做她就怎么做,似乎对他很是信任。

        楚留仙很好奇,这云想容到底是一个什么想法?

        经过他的观察,云想容只是在刚刚听到囹圄镇真相时候,脸上白纱波浪起伏,微弱铃铛声音从她腕上传来,当是一时克制不住地战栗。

        随后,她就平静得好像冰雕一样,不曾露出半点异状。

        “哎,又是一个不简单的女人?!?br />
        楚留仙心中叹息,放下了借机观察的念头。

        “胖子?!彼孕∨肿铀档溃骸澳慊挂鋈フ沂巢??”

        “不了?!?br />
        小胖子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瑟缩着肥大身躯,道:“我觉得还是可以忍耐一下的,减膘,就当减膘了?!?br />
        明白囹圄为何物后,小胖子对囹圄镇这个地方畏之如虎,不到万不得已,他是不想踏出客栈半步了。

        话一说完,他好像觉得冷一样,抖了一下,道:“那个啥,楚哥我先回去了,没睡饱?!?br />
        楚留仙为之失笑,目送着小胖子逃一样地跑回有间客栈。

        云想容一言不发地飘然出雕刻铺子,抱着的想法估摸着跟小胖子无差。

        楚留仙摇了摇头,冲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开始持起刻刀雕刻的难陀行了一礼,转身也要离去。

        恰在此时,一个声音从他身后传来:

        “你想学雕刻吗?”

        “嗯?!”

        楚留仙一怔,豁然止步,掉过头来,望向难陀。

        难陀头也不抬,手上动作不止,就好像刚刚那句话不是他所说的一样。

        此刻雕刻铺子里只剩下他们两人,那话当然不可能是出自别人之口。

        楚留仙想到楚离人临走时候抛下的那句话,福至心灵,躬身道:

        “固所愿也,不敢请尔!”

        “谨受教!”

        ……

        后面的曰子,楚留仙再也没有回过有间客栈。

        一开始,难陀全身心沉浸进去雕刻,楚留仙坐在旁边亦看得全神贯注,偶尔交流楚留仙也不发一眼,只是点头、摇头;

        一曰过后,两人位置互换。楚留仙持刻刀,凭心雕刻,旁边难陀静静地看着,不见悲喜,不发一言;

        又一曰,楚留仙每每雕刻完毕,总会看难陀一眼。若是看到点头,则扔至一旁;看到摇头,便重新观察,沉思后出言求教。

        ……

        一周的时间,转瞬即逝。

        最后几曰里,难陀再不曾发一言,刻一刀,连动作,姿势都没有变化过。

        楚留仙也彻底地沉浸到雕刻当中,竟是不曾发现到底是什么人,会在什么时间送来饮食。反正,每次他放下手上刻刀,总能看到热腾腾的饭菜就摆在面前。

        到最后一天,雕刻铺子里又一次铺满雕刻。

        与之前不同的是,这些雕刻不是出自难陀之手,亦不是一个绝代风华,却没有面容的女子。

        楚留仙的雕刻涉及极广,无数曾经在他脑海中留下印象的人物,总能以他们最辉煌,或者让他最印象深刻的形象,出现在他的刻刀下。

        有美丽女子如辛夷、双儿、千幻樱等等,亦有小胖子、公子烨、陈林等人,有公子铮与楚母,有楚天歌和楚离人,连难陀都有一个正在埋头雕刻的人像成型……

        当楚留仙终于放下刻刀后,心中有一个预感浮现出来,知道他在这里停留的时间不长了。

        他再次抬头,望向难陀。

        这一次,难陀没有轻易地点头,轻易地摇头,沉默稍顷,长太息出声:“我能看出来,此女忠,此女纯,此女受你怜惜?!?br />
        他说话时候,目光分别掠过辛夷、双儿、千幻樱三女。

        “此人乖戾,这个骄傲?!?br />
        这回是公子烨和陈林。

        “这两人,你既想亲近,又不能亲近,站在最近的最远地方?!?br />
        难陀提到公子铮和楚母的时候,楚留仙神色第一次发生了变化。

        “你的手法已经大成,艺近乎道!”

        难陀这话从字面理解,分明是赞叹,可是落在楚留仙的耳中,听出的又是遗憾,是惋惜。

        “请指教?!?br />
        楚留仙以师礼待之,恭敬求教。

        “我能看出那些,证明你每次雕刻的时候,都将心神、情感灌注入其中,他们才有了灵魂?!?br />
        “可惜……”

        难陀摇着头,状极惋惜,又有茫然,似乎他想要说的话,自己都无法分辨到底是对,还是错?

        “从中也可以看出,你是一个

        ——无情人!”

        最后三个字,难陀几乎是一字一顿地吐出来,对面楚留仙听在耳中,瞳孔骤然收缩。

        “你有心,但无情!”

        “在你的雕刻当中,我看不到情?!?br />
        楚留仙一直等到难陀叹息着将话说完,方才恭敬地道:“敢问,何为情?”

        “何为情?”

        难陀似乎犯难,低着头良久,才缓缓地说道:“情之为物,生者可以死,死者可以生?!?br />
        他再摇头,道:“从你的作品里面,我看不到?!?br />
        楚留仙默然稍顷,徐徐道:“弟子也不知道你说得是对,还是错?什么是情,何为无情?我亦不知?!?br />
        “我只知道,若为珍视,我当守护!”

        楚留仙说话同时,伸出一只手来,高举过顶,在最高处翻掌而下,向下一压。

        “轰~~”

        摆放在地上的上百个木雕浮空而起,一个个身上或多或少,或简或繁,浮现出一个个龙禁图案。

        霎时间,整个雕刻铺子成百上千倍的明亮,一灯如豆掩盖在这样的光亮下,昏如夕阳。

        “轰轰轰轰轰轰~~~~”

        一个个木雕炸开,一个个龙禁图案悬浮而起,汇成一条银河一样的光带环绕在铺子上空,最终蜂拥而来,汇聚于楚留仙举过头顶,遥遥相对的双掌间。

        他一边将两只手慢慢地合拢,不住地压缩着那些龙禁,让它们燃烧得最明亮,最耀眼,同时静静地看着难陀眼睛。

        难陀精神一恍惚,仿佛看到七天前,楚离人从外面踏进来时候的眼神。

        那是坚定!

        有着属于自己道,不容人置喙的坚定!

        当那些龙禁银河被压缩成一点,湮灭在楚留仙双掌间之际,难陀明白了他的道。

        以木雕来代言。

        难陀的道,是陪伴,是一种痴!

        楚留仙的道,是守护,是一种执!

        面前的楚留仙依然恭敬有礼,如对尊师,但难陀却从他身上那份坚定上,看到了指天高峰,出鞘利剑一般的锋芒。

        天若阻我,天也捅一个窟窿的锋芒毕露,坚定不屈。

        难陀又是一叹,好像在一瞬间,觉得什么东西在动摇,觉得自己好像老去了无数年。

        “罢了?!?br />
        他摇摇晃晃地起身,仿佛是坐得太久血气不通,站立都不稳了,对着楚留仙说道:“我想让你帮我一个忙?!?br />
        楚留仙毫不犹豫地应道:“请吩咐,弟子若能办到,定不推辞?!?br />
        难陀教授他的是雕刻,又不是雕刻,更是一种过程,一种对自身道感悟和明晰的过程。

        从这个角度上来说,难陀亦为师长,有事弟子服其劳,理所应当。

        “我想让你帮我找一个人,看看她现在过得好不好?!?br />
        “她在仙缘镇里面,不肯见我?!?br />
        难陀说着,将一直持在他手上,须臾不曾离身的刻刀递过去,道:“这,就算是我给你的报酬吧?!?br />
        “它叫:情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