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七十六章 灵鱼无鱼

    第七十六章 灵鱼无鱼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没什么!”

        潦倒男子,楚离人,异口同声。

        楚留仙神sè愈发地怪异起来,这话要是能信就有鬼了。

        楚离人和潦倒男子相视一笑,道:“的确没什么,我们只是感到惊讶,还有……”

        潦倒男子插口道:“羡慕!”

        说完,他一叹,不尽感慨。

        “请两位前辈明示?!?br />
        楚留仙愈发觉得一头雾水了,拱手为礼,如是说道。

        楚离人以目视意,潦倒男子直若未见,就在楚离人要忍耐不住的时候,他才悠悠地开口:

        “要是在百年前,我看到你定然不喜?!?br />
        楚留仙对他“喜”与“不喜”完全不在意,只是静静地聆听着。

        对方也没有让他回答的意思,继续道:“那时候我定然会认为你不是xìng情中人,我辈中人,这间铺子,你进不来?!?br />
        “现在嘛 ~~”

        潦倒男子苦笑,“我只能表示羡慕,恨不能以身代之?!?br />
        楚留仙露出疑惑之sè,等待着他的下。

        “你看这雕像?!?br />
        潦倒男人随手在虚空中一托,上百个雕像悬浮而起,在空中飞舞着,好像上百个绝代风华的女子在翩翩起舞一般。

        “我永远也雕刻不出她的面容,一颦一笑,铭刻在我的心中,却一辈子也无法刻下哪怕一刀!”

        潦倒男子声音飘飘忽忽,仿佛要耳朵用力,才能勉强听得清楚。

        与这轻飘截然相反的是言语间蕴含着的,深刻得无法形容的感情,让人动容。

        “我以前从来没有想到过这一点?!?br />
        “我学过佛法,佛家有放下之说。然而不拿起,又如何放下?”

        “可真的拿起了,就铭刻入心中?!?br />
        “放下?如何能放下?能够放下的,就不算是真的拿起?!?br />
        潦倒男子语含悲凉,最后道:“所以我一辈子,只能困在这里,陪伴着过去,羡慕地看着进出自如的你?!?br />
        楚留仙不知道何时,或许是在潦倒男子叙述至中段时候。甚至可能是在一开始的时候,就陷入了沉思当中,偏偏潦倒男子的字字句句,清晰地传入他的脑海中。

        潦倒男子说得凌乱,说得晦涩??梢锹湓凇扒椤敝蛔稚?,又好理解得多。

        佛陀说,入他佛门,要放下一切恩爱会,如此才能无忧亦无怖。

        怎么放下?

        想要放下爱情,就要先拿起爱情,可真正能被放下的。又岂是真的爱?真的情?

        从来无解。

        楚留仙豁然抬头,看向楚离人和潦倒男子,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认为他不同?

        “你不觉得,刚刚沉浸得太快了吗?”

        楚离人声音好像自天外传来。却如雷霆,一下子惊醒了他。

        “原来……”

        楚留仙明白了,原来在楚离人踏入这间店铺开始,他就被动地卷入了楚离人与潦倒男子之间的碰撞里去。

        两人之间的碰撞不是法力。不是修为,不是神通。不是法宝,凶险却又更在其上。

        他们彼此论高下的是心境!

        心境之比拼!

        楚留仙置身其间,为双方心境所感染,轻而易举地就沉浸入其中,有诸般感想浮现出来。

        要是寻常时候,楚留仙哪里来的那么多愁善感,哪里会轻易为别人境遇而动容?

        这就是入了境!

        “我想喝醒于你,谁知道你竟是自己醒来?!?br />
        楚离人此时的目光,神情,与潦倒男子有几分相似,都可以解读出“羡慕”二字来。

        “进,能感悟,能沉浸,能陶醉,能享受那种愉悦;退,能抽身,能醒觉,能决然,能清明地舍得?!?br />
        “如何能不让人羡慕?”

        楚离人以幽幽的语气,给出了断语:“能入境,能出境,他rì你在心境方面的修为,会为你臻至阳神境界,封号为王,尊为真人大有帮助?!?br />
        说到最后一句话时候,楚离人语气反而淡淡的,那种欣羡不如之前种种。

        楚留仙有些明白,又有些不明白,只能凭着自己的感悟说道:“我不懂得什么叫做痴,我只懂得什么叫做执?!”

        何为痴?怎是执?

        楚留仙自身都未必能分辨得明白,可是落入耳中,楚离人和潦倒男子却一起抚掌而笑:“此言得之矣!”

        楚留仙自失地一笑,摊手道:“晚辈以前曾听闻‘以己昏昏,使人昭昭’的说法,还不深信,今天算是见识到了?!?br />
        “哈哈哈哈~~~”

        雕刻铺子中,大笑声传出,无有顾忌,极其畅快,在这当是夜里的小镇中远远地传出去。

        镇子里没有人来查探,反倒是惊醒了有间客栈中的小胖子和云想容。

        两人一个睡得迷迷糊糊,衣裳不整,好像随时往墙上一靠就能着的样子;另外一个则全副武装,依然是白rì时候模样白衣拖地,白纱蒙面,似乎根就没有就寝过一样。

        两人显然是听到雕刻铺子中的笑声过来的。

        小胖子是多灵醒的人啊,刚进到铺子里,看到楚离人和潦倒男子两人,眼珠子一转,快速地走到楚留仙身后,低眉顺眼,力求对方不要看到他似的。

        只有他那对高高竖起的耳朵,体现出这胖子对他们中间的故事很是感兴趣。

        云想容白衣飘飘,自然而然地随着小胖子走过来,站到楚留仙身后的另外一侧,一双眸子如深潭般平静,注视着楚离人他们。

        “真像??!”

        潦倒男子看了云想容一眼,感慨出声。

        楚离人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

        楚留仙是知道他们心病的,自然明白这话是什么意思,不由得回头看向云想容。

        云想容脸上白纱不知道是何材质,将她面容遮挡着严严实实,只有接近一双眸子的部分往上方才显露于外。

        她的xìng子真是疏离到极致。即便是面对楚留仙那般异样的目光犹自行若无事,静静地不言不动。

        楚离人和潦倒男人都不是寻常人,更不会做那什么移情的事情,感慨几声,也就作罢了。

        从小胖子和云想容出现后,他们两人之间的争论,心境争锋反而不见了,雕刻铺子中的气氛转为祥和。

        不着边际的谈话里,楚留仙还能保持聆听样子。云想容直似雕塑,小胖子就坐立不安,跟屁股下装了锥子一样。

        稍顷,“咕噜噜”的声音响起。

        “刷刷刷~”

        众人的目光汇聚一处,落到小胖子的肚子上。正是这东西大煞风景。

        “饿了,饿了?!?br />
        小胖子讪讪然地笑着,他脸皮厚度也是限的,总算没有再露出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德xìng来。

        他来上这么一出,整个雕刻铺子中气氛全都被破坏了,不管是楚离人他们两个,还是楚留仙与云想容。全都不知道该怎么继续开口。

        “罢了,罢了?!?br />
        “不如归去!”

        楚离人长身而起,掉头向外去,一个声音从他的背影处传来:“难陀。我的意思你明白了吧?”

        “去吧!”

        潦倒男子,不,应该称之为难陀,他随意地一挥手。便算是告别。

        楚离人也不以为意,就这么潇洒而去。

        稍顷。一声长啸,由近至远,最终消失在漫天的极光当中。

        随着楚离人离去,雕刻铺子中陷入沉默,难陀重新拿起一块木料,就当楚留仙等人不存在似的,转动刻刀开始雕刻。

        时间又往前跑了几个呼吸光景,小胖子还是如坐针毡,终于忍耐不住,开口道:“楚哥,要不咱出去找找食吧?”

        楚留仙对这胖子是彻底无语了,要不是看在他义气深重,竟然能做出跟他一起来参加七罪之诀这等壮举的份上,很有跟他划地绝交的冲动。

        丢不起这人??!

        小胖子全无自觉,楚留仙和云想容的异样目光落在他眼里跟夸赞差不多,兴冲冲地道:“这里叫灵鱼镇,肯定有好鱼吃,咱们寻摸寻摸去?”

        他拿袖子擦了擦,好像真有口水流出来一样,看他那兴致,就差伸手拽着楚留仙一同前往了。

        楚留仙还没有来得及严词拒绝呢,难陀手中先发出令人倒牙的声音。

        “呃~”

        楚留仙扭头看去,只坚持难陀手上雕像多出一条丑陋无比的疤痕,整个雕像全毁了。

        难陀脸sè难看地抬起头来,以古怪无比的目光望向小胖子。

        小胖子猛地打了个寒颤,毛骨悚然之余觉得这目光怎么这么眼熟呢?

        “是了,楚离人!”

        他和楚留仙同时想起来,上一次小胖子提及灵鱼镇的灵鱼时候,楚离人也是一般无二的渗人目光。

        “怎~怎么了?”

        小胖子声音出口,不知道怎地有些哆嗦。

        难陀摇头,索xìng将雕像和刻刀都放下,很认真地问道:“谁告诉你灵鱼镇有鱼的?”

        “没~没人??!”

        小胖子还是控制不住,结结巴巴地道:“这~这不是叫做灵鱼镇吗?怎~怎会没有鱼?”

        “哈哈哈~~”

        “哈哈哈哈~~~~~”

        难陀的神情要多古怪有多古怪,继而毫无征兆地捧腹大笑。

        他笑得一手捂在肚子上,一手遥指着小胖子,笑声震动整个铺子,比之前三人一起发笑还来得响动大。

        “灵鱼……灵鱼……”

        “谁告诉你灵鱼镇中的‘灵鱼’是那两个字的?”

        难陀夹杂在狂笑中的话连楚留仙都感兴趣了,不是“灵鱼”,又会是什么?

        “囹圄!”

        “囹圄镇!”

        “镇中人,都在囹圄!身心皆为囚徒,世代不得解脱,谓之囹圄镇!”

        “吓~!”小胖子一蹦三尺高,没想到竟然是这个“囹圄”,这个意思,原来从一开始,他们就听得差了。

        楚留仙动容之余,隐约看到狂笑着前俯后仰的难陀眼角,有晶莹在滑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