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七十五章 有情痴,错错错

    第七十五章 有情痴,错错错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有间客栈,专门为外来人准备的客栈.

        这一点,在楚留仙等人踏入其中后,就立刻确信无疑了.

        这哪里是什么客栈???分明就是一个小院子,四面有房,一个一问三不知的小老儿在院中瞌睡。

        客栈四面,四个房间,顶天只能住宿四个人。

        这种客栈如果不是为了楚留仙等人现在这个情况而专门增设的,那才叫有鬼呢!

        “楚哥,这是什么情况?”

        小胖子有点傻眼,下意识地问楚留仙。

        云想容虽然不想做得太过明显,然而她扭头的小小动作还是引得脸上薄纱飘动,遮掩不住。

        面对他们两人的目光,楚留仙苦笑道:“我们这明显是被当成了洪水猛兽。不只是我们,还包括历年来进入灵鱼镇要参加仙缘镇考核的所有人?!?br />
        “这里只有四间房,看来从来没有同时间超过四个人要进行七罪之诀?!?br />
        “他们空置出这间客栈,就是让我们有地方住,免得去打扰了他们?!?br />
        楚留仙分析完,小胖子和云想容都点了点头,除此之外,当无更合理的解释。

        他没有说出口的是,这个客栈应当还有其他的用意在。

        比如,有了这个客栈,就可以最容易地在第一时间定位出他们三个人的位置,随后仙缘城的出现等等应当会更加的容易和准确。

        不过这些不过是臆测,他也就懒得多说。

        “累死我了,不管怎样,反正有地方可以吃饭、睡觉就好了?!?br />
        小胖子挪着沉重的身躯,随便寻一间顺眼的房间就往里蹭。

        房里自然不会少了床,至于吃的早在小胖子推开房间的一瞬间,就有饭菜的香味从中传来,桌子上称不上丰盛,至少足够的饭菜摆得满满当当的。

        “连送饭都省了……”

        楚留仙再次摇头,灵鱼镇上居民不想与他们多接触的心思从一个个细节中显露无遗。

        “排外?还是有其他的原因?”

        一时得不到头绪,他也只能暂时作罢。

        等楚留仙抬起头来,却发现有间客栈院中空空荡荡,小胖子早就猫进房中不提,连云想容都闪了进去,他抬头只来得及看到一缕白衣飘带消失在门缝。

        沉吟了一下,楚留仙并没有跟他们一样进入房中,而是足尖轻点,飞上房顶,寻了一个舒服姿势仰躺在屋顶上。

        他仰望着天穹,却看不到熟悉的曰月星辰,也不知道现在是白天还是黑夜,只有绚丽的极光在不住地变幻着。

        时而,像是无数条江河在汇聚,最终融合在一起,江河入海,终成汪洋;

        时而,若是两个生灵在挨挨蹭蹭,耳鬓厮磨,最终融合,再分开时候裂为三团,好像多出了爱的结晶一样;

        时而,极光变得狂暴,席卷而过,呼啸怒吼,彼此轰然碰撞,破碎成亿万光点,如雨而落……

        ……

        沉浸在极光变幻之玄奇,之美丽当中,楚留仙不知时间之流逝。

        等他回过神来,只觉得整个灵鱼镇静得落针可闻,没有灯火,没有响动,似乎整个镇子都进入到梦乡当中。

        楚留仙再看天宇,依然是原本模样,天知道镇上居民是如何分辨出曰夜轮转的。

        这些也不重要。

        正当楚留仙意兴阑珊,准备归去安寝的时候,一点稀薄灯火,为他眼角余光捕捉到。

        “是那间雕刻铺子?!?br />
        楚留仙直起身子,很快判断出那灯火的源头就是有间客栈旁的雕刻铺。

        当时,第一眼看到这间铺子时候,他就心中留意了,毕竟在周遭所有建筑都有意地在远离有间客栈所在建造时候,这间铺子挨在客栈旁边,本身就显得古怪。

        进入客栈后看到实际情况,楚留仙更确定了他的想法。

        心中动念之余,楚留仙一跃而下,向着雕刻铺子而去。

        想得再多,亦不如亲往一观。

        铺子内,一灯如豆,在轻风中摇曳,好像随时可能熄灭。

        这灯光,实际意义没有,其光亮还不如天上极光。

        楚留仙踏着极光,进入灯光范围,看到一个潦倒,长着唏嘘胡渣子的男子,正在全神贯注地挪动手中刻刀。

        他全部心神都集中在那一灯如豆所笼罩的范围,好像手上雕刻就是整个世界的全部,完全没有注意到有一个外人进入了他的铺子。

        楚留仙伸脚挑来一把小凳子,就在潦倒男子的身旁坐下,看着他雕刻。

        时间,就在刀起刀落中悄无声息地流逝。

        “人?!?br />
        “女人?!?br />
        “美丽的女人?!?br />
        ……

        从头到尾,楚留仙看到潦倒男子刻了一个又一个,从原木,到人形,到现出女子特征,最后让人觉得美丽……

        那一个个雕刻,没有一个进行到最后。

        楚留仙能得出美丽结论,完全是从雕像上体现出来的气质、神韵、姿态,以及衣着打扮上得来。

        无来由的,那一个个始终无力雕刻到脸部的雕像,就是给人以风情万种的感觉。

        “哎!”

        楚留仙情不自禁地叹息出声。

        他叹息的目标是那一个个被丢弃在地上,想来用不了多久就会被扔进旁边壁炉里,燃烧成火的雕像。

        天知道这个潦倒的男子要倾注多少感情在其中,才能通过不雕刻脸庞,只是诸般细节,就能活灵活现,栩栩如生地体现出一个女子的神韵与风情来。

        这些倾注了感情,堪称无价的东西,凌乱地堆在铺子里。

        用不了一夜工夫,就会铺陈得满满的一层。

        当楚留仙那声叹息发出的时候,潦倒男子一颤,手上刻刀一歪,第一次在女子雕像的脸部下了一刀。

        横切!

        毁容般的一刀。

        “哎!”

        潦倒男子亦是一叹,伸手在雕像的脸部摩挲着,似在抚慰着她,口称“不痛不痛”一样。

        楚留仙难得露出讪讪然之色,身子挪动,就要起身道歉。

        这的确是他的错失。

        不曾想,不等他动作,那潦倒男子便将刻坏了雕像随手一扔,淡淡出声:“你来干嘛?”

        “嗯?”

        楚留仙止住了起身的动作,先是愕然,继而恍然。

        这潦倒男子的话并不是冲着他说的,而是冲着门外去。

        楚留仙扭头,向着门外望去。

        一个人的身影,挡住了极光,在铺子里昏暗的光亮下,脸部轮廓显得模模糊糊,看不真切。

        他一身好像洗得发白颜色的衣服进入楚留仙视线中后,楚留仙心中一动,顿时将他认了出来。

        “是他!”

        楚留仙极目望向来人的脸,“楚离人!”

        “他来做什么?”

        来人一步步走入铺子里,身前的灯光,身后的极光,尽数映照在他的脸上,纤毫毕现。

        果然是楚离人!

        不同的是,此刻的楚离人七情上脸,诸般感慨,再不是原本木头一样的面无表情。

        他手上还提着一个红葫芦,晃动时候,隐隐水声。

        “楚离人应该是来找这个潦倒男子的?!?br />
        楚留仙做出判断后,将椅子后挪,让出空间,缄默不语。

        他没有离去的意思,从楚离人和潦倒男子的态度当中,他很轻易地就察觉到有故事,有过往,对方既然没有出言赶人,他又怎会错过?

        楚离人的确不是冲着他来的,他就好像没有看到楚留仙一样,走到潦倒男子的面前,拔起红葫芦的塞子,口中应道:“我难道不能来吗?”

        塞子一起,酒香充斥铺中,浓郁得让人吸上一口,便熏熏然欲醉。

        “你走便走了,还回来干嘛?”

        潦倒男子,语带悲愤,却不妨碍他伸手接过葫芦,大口地饮酒。

        酒水从嘴边露出,滑过下巴,滴落在衣襟上,形成泪痕般的斑点。

        “你既狠心离去,还回来干嘛?”

        潦倒男子将红葫芦扔了回去。

        楚离人眼中的痛苦之意愈浓,几如实质,只是单纯地看着这痛苦流露,楚留仙就几乎生出要窒息一样的感觉,仅此就便能想象真正经历过,酝酿出这种痛苦的楚离人本身是什么感觉?!

        “不是只有陪伴,才是深情?!?br />
        良久良久,楚离人痛饮葫芦中酒,抬头看着铺子屋顶,缓缓吐出这么一句话来。

        “你连陪伴都做不到,还谈什么深情?”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潦倒男子轻笑,长笑,疯狂地大笑。

        最终,他一摆手:“罢了,多说无益,当年如此,现在还是如此,那还多说什么呢?”

        楚离人默然,连凳子都不搬,径直席地而坐,随手拿起一个个废弃的雕像在手上摩挲着,爱不释手,无尽情绪在无声中流露。

        “为了同一个女人?”

        楚留仙看到这里,隐约明白了什么,心想:“楚离人当年是参加过七罪之诀的,而且与眼前这个潦倒男子一起是为了同一个女人,只是最终他们选择的道路不同罢了?!?br />
        “潦倒男子选择留下来,陪伴,多年如一曰地雕刻着手中雕像,将全部的情感倾注其中;”

        “楚离人选择离开,从此以离人为名,可能还在寻求着挽救之法吧?”

        楚留仙不禁生出悠然神往之感觉:“不知道那个伊人是何等风华绝代,竟能让两人如此,一生为其一掷!”

        “不过也未必,人生自是有情痴,此事无关风月,情之一物,从来不可说,道出口来,落诸文字,便是:错错错!”

        楚留仙定了定心神,缓缓从那种情境中抽离出来,却发现两个“情痴”都以一种异样的目光在注视着他。

        “呃~”

        “怎么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