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七十一章 梦中醒,心之论

    第七十一章 梦中醒,心之论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你看那凡间做生意者.”

        楚离人站在九曜古船上,遥遥向着下方一指。

        九曜古船离开下方城镇不知道几万里之遥,可在楚离人落指处却有水幕浮现出来,映照出几万里外城镇里景象。

        相邻不过数百丈处,有两家店铺在同时开张,热闹而红火。

        两个店主一个红光满面,即便是在开张过程当中有点什么不谐,亦不过一笑而过,满不在乎。

        另外一个店主则一脸愁容,似乎有无尽的担忧萦绕在眉头不散。

        两家店铺一般大小,红光满面者店中装潢不惜工本,务必耐用而精致;愁容者一切从简,不是可以另作应用之物,就是弃之亦不可惜者。

        看到这一切,楚留仙先是疑惑楚离人到底要说些什么,继而又为他的修为而惊叹。

        楚离人这信手一指中蕴含的强大修为,除了楚天歌外,楚留仙还没有在其他的阴神尊者身上真切地领教过。

        平淡之中,照见玄奇。

        “留仙,你觉得这两家人的生意会如何?”

        “哪家好?”

        楚离人淡淡地问着,似乎与他们此行,与此前的谈话完全不着边际的问题。

        “你可知道,他们开着相似的店铺,抱着又是怎样的想法?”

        楚离人接连的问题,让楚留仙陷入了深思当中,旋即,摇了摇头,道:“可能姓太多,留仙不知道?!?br />
        不知为不知,他当然可以猜测,但要是凭着猜测信口而言,那就不是楚留仙了。

        “我说,红光满脸者兴旺,纵然此次失败,下次失败,一次次失败,只要不死,终究能成;”

        “我说,满脸忧色者颓丧,哪怕这次成功,下次成功,一次次成功,但凡继续,到底失败?!?br />
        楚离人语气中带着斩钉截铁味道,好像对这个武断论述深信不疑。

        “嗯?”

        楚留仙眉头一挑,他可不是盲从盲信之辈,恭敬地问道:“离人长老,此言何解?”

        “从何判断?”

        楚离人也不介意,笑道:“从心判断?!?br />
        “心如何得知?”

        “神情可知?!?br />
        “不确!”

        “那我带你进去一观?!?br />
        连番对答之后,楚留仙的神色一变,进去一看,怎么看?

        楚离人没有回答的意思,直接行动了。

        他伸手在虚空中一捞,之前指尖显现而出的水镜破碎,似乎有什么东西循着不可目见的途径飞跃了数万丈距离,落向下方两人。

        九曜古船停了下来,曰曜风帆徐徐而落,楚离人与楚留仙两人并肩而立,等待着下面变化。

        楚留仙并不知道楚离人做了什么手脚,只是知道一定会有下文。

        果不其然,只是数十个呼吸过去,在两个俗世中人分别离开众人视线的一瞬间,猛地闭上眼睛,进入了梦想。

        一个倚靠在茶桌上,一个更惨,直接在茅坑当中失去意识。

        “走,我带你去看?!?br />
        楚离人依然是那番说法,说话同时把住了楚留仙的手臂。

        这次,楚留仙隐约能猜到他的意思了,怎么看?

        ——入梦去看!

        当楚离人将手搭在楚留仙胳膊上后,一股与他修炼的入梦引法术相当近似的力量进入体内,缓缓运转着。

        楚留仙放开防备,不做反抗。下一刻,一阵天旋地转,他的心神好像从九曜古船上,从他肉身里剥离开来,越过罡气的阻隔,云层的间离,扑入一片斑斓的色彩当中。

        这是,属于梦的迷幻色彩。

        稍顷,等楚留仙的眼前清晰起来,他便发现这次进入的是那个满脸哀愁者之梦境。

        确切的说,是一条属于他梦境的河流。

        河流当中,有无数的礁石,河流在经过礁石时候,分离出无数方向,破碎成无数晶莹,变化无所穷尽,让人目不暇接。

        “一个人的梦境犹自复杂如此,真想知道,要是站立在时间长河之畔,又当是何等情状?”

        楚留仙感慨一声,楚离人便找到了他的目的,带着楚留仙一起飞入一滴梦河的水滴当中。

        这一滴梦河水里,蕴含着愁容者的一个现实片段映照入梦。

        正所谓,曰有所思所遇,夜有所梦所幻。

        梦中发生着谈话的愁容者及其母亲,友朋,完全没有感觉到房中多出两人来,还在那里不住地说着话。

        “……不是这样说,我们用这些就够了,那些东西都是不必要的,弄那么好干吗?!?br />
        愁容者在对着他的母亲,时而又换成他的友朋,论述着他的观点。

        楚留仙这并不是第一次进入梦境世界当中,当然明白这种变化其实现实当中,这个愁容者分别跟不同身份的人讲过这么一番话。于是乎,在梦里面就产生了迷乱,导致谈话另外一方身份在不住地变换着。

        那些都是旁枝末节,楚留仙很快将注意力集中到愁容者的话中。

        他心里清楚,这才是楚离人想让他看到的。

        “……你想想,如果我们没能做起来,生意失败了,那些东西怎么处理?投入那么大怎么承受得起?”

        “你想,是不是这个理?!?br />
        愁容者语气坚定地说:“就这么定了,这样回头失败了,我们也不会伤筋动骨?!?br />
        梦境,在愁容者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蓦然定格在那里,再不变动。

        整个世界都在褪色,一切斑斓在消退,除了楚留仙和楚离人外,所有的一切都变成了黑白两色,继而扁平下去,好像是一张图卷上的东西,与现实迥异。

        楚留仙和楚离人两人,是唯二的真实、彩色的存在。

        “留仙,记住这句话?!?br />
        楚离人道出这么句话,没有继续往下说,也没有等楚留仙问答,径直再次一抓楚留仙的手臂。

        之前的一幕幕重演,黑白色散去,整个场景好像破碎的水晶一样飞散,整个世界重归彩色。

        另外一条梦的河流,另外一段场景,另外一段对话。

        红光满面者一样对着母亲,对着友朋,对着妻儿在侃侃而谈。

        “……你看,我们当然要做好的,现在多花点钱怕什么?以后要是我们做大了,这些东西还能用?!?br />
        “……我看还需要继续添置,要给以后发展留下足够宽裕,不然成功之后,我们怎么继续发展?”

        ……

        黑白,定格,破碎,抽离……

        在红光满面者的陈述传入楚留仙耳中后,眼前景象再次发生变化。

        若说之前第一次是从高空处坠落,这一次则好像时间逆流了一样,楚留仙轻飘飘地极速飞起,猛地一振,已经回到九曜古船上,他的肉身内。

        手上一轻,楚离人放开了他的臂膀。

        “你想到了什么?”

        楚离人的脸上带出笑意,或许是太久没有露出过笑容了,他的笑容总给人一种僵硬,一种别扭,好像这个表情就不应当出现在他脸上一般。

        楚留仙并没有回答,两个凡人说出的话,他们的理念,一直在他的脑海当中回荡着。

        好半晌,他吐出一口气来,点头道:“我明白了?!?br />
        “说说?!?br />
        楚离人负手而立,城镇不知道何时已经被抛离他们脚下,九曜古船重新以高速破空而去。

        “一个,先虑胜,为胜后做准备;一个,独虑败,未开始做,就在想着失败后如何?!?br />
        “心!”

        楚留仙抬起头来,看着楚离人的眼睛,毫不犹疑地道:“离人长老得出的结论,是从他们的心出发的?!?br />
        “心中无胜,虽胜终败;心中无输,负亦不惧!”

        “有心,才有一切;无心,纵然一时胜,终究无根之木,无源之水?!?br />
        楚留仙话说完,楚离人抚掌而笑:“此言得之矣?!?br />
        楚离人的论断其实还是武断,但事实上,在事情发生之前,结果出来之前,盖棺定论前,任何论断,哪怕是由仙人做出,亦是武断之言,臆测之论。

        只要把握住核心,明白什么才是真正关键,根据这个关键做出的论断,便是正确的。

        楚离人之前的判断无误,经历过梦境中,明了两人之心,让楚留仙来做出判断,亦如楚离人一般。

        “凡如此,仙亦如是?!?br />
        楚离人抛开两个凡人不谈,以赞赏的目光看着楚留仙,道:“你之前所想,所悟,能敏锐地把握到仙缘之中蕴含的机缘,你可知道能做到这一点的没有几个,原因何在?”

        楚留仙恍然了楚离人的意思。

        恰似那两个凡人之间的区别一样,楚留仙之所以能看到那一点,正是因为他与其他人之间存在着某种差别。

        ——心的差距!

        别人只是看到了凶险,想要熬过那三十天;楚留仙却在刚刚听到这个事情后的第一反应,灵光第一次闪现,看到的就是成功后的益处。

        一个是将失败当成了前提,一个是将成功当成了前提,这就是区别。

        “离人长老大费周章,做了那么多,难道只是为了夸赞于我吗?”

        楚留仙陷入了沉思。

        他受过太多的夸赞,也早过了第一时间诚惶诚恐,或谦虚或窃喜的阶段了,第一反应就是楚离人用意何在?

        楚留仙沉吟半晌,再抬起头来,从楚离人除了赞赏之色外,还看到了一丝痛苦,好像针尖扎入了瞳孔最深处,拔之不出的苦痛。

        “留仙,谨受教!”

        楚留仙有悟于心,行大礼,诚心正意地感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