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六十九章 招云,取月,搬运

    第六十九章 招云,取月,搬运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公子……公子……公子……”

        雨师妃在不住地呼唤着,声音中充满焦虑,楚留仙却恍若不闻,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

        那一声声呼唤,落在楚留仙的耳中,好像是从遥远无比的地方传来,隔着一层,隔着无法理解的障碍……

        楚留仙能感受到世界破碎成了三块。

        一块是布满了云气的世界,置身其间,仿佛飘荡在九天之上,环绕周身皆是云彩,只要一招手,一呼唤,云气就会如同听话的孩童一般蜂拥而来;

        一块是充斥着月华的天地,目之所及,抬手接取,都是实质如水一样的月之华彩,盈盈流淌在掌间,披洒在身上;

        一块是有五个顽皮孩子绕在膝下的奇异,心念一动,这五个孩童就会穿墙、入壁、翻山、越岭……,视天堑如通途,取来心念中锁定之物。

        “招云!”

        “取月!”

        “搬运!”

        “原来如此??!”

        楚留仙悠悠地叹息出声,眼前雨师妃的身影朦朦胧胧,如隔着一层雨幕,怎么都看不真切。

        两人之间,自无障碍,他看不真切是因为三个道兵三种神通,各种不属于他自身的情境在飞快地涌入他心湖当中,要将原本完整的心神世界割裂成一块块的。

        “招云,出!”

        楚留仙咬着牙,吐气开声。

        一个虚幻的影子应声而出,好像是从他的体内被弹飞了一般,环绕在周身的云气飞速消散开来,重新散逸成纯粹灵气,溶于空气中不见。

        “取月,出!”

        高悬在脑后的月轮淡去,充斥在静室当中的月华无踪。

        “搬运……”

        楚留仙的脸上出现扭曲一般的神色,好像是在强忍着什么痛苦与割裂的感觉,一个“出”字没有吐出。

        好半晌,他才长长地吁出一口气,伸出一只手来,遥遥对着雨师妃,一招。

        “来!”

        雨师妃隐约感觉到了什么,但想到这是楚留仙的动作,于是强忍着不动,下一刻,她精致的朱唇张开,露出贝齿,脸上尽是不敢置信之色。

        在楚留仙的掌中,原本空荡荡的掌心处,凭空浮现出了一支珠钗,散发着晶莹光彩。

        这只珠钗在楚留仙的掌中并没有能停留多久,随着珠光不住地散失,它朦朦胧胧,若有若无,最终消散无踪。

        珠钗并不是实质存在,它本就是雨师妃以神力显化而出,失去了神力供给自会消散。

        让楚留仙脸上露出微笑,让雨师妃诧异不已的是,这珠钗是怎么从雨师妃头上出现在楚留仙掌中的?

        “五鬼搬运??!”

        楚留仙甩了甩空无一物,只有消散开来的神力光辉萦绕手掌,笑道:“原来道兵‘搬运’的天赋神通就是五鬼搬运术?!?br />
        他抬起头来,看着雨师妃,问道:“雨师妃,没记错的话,这似乎也是当年神道时代的法术,在神道末期,仙道始彰的时候,不少旁门散修将其作为主修法术?!?br />
        “公子博闻强识,妾身佩服?!?br />
        雨师妃松了口气,不是为了五鬼搬运术本身,而是为楚留仙终于能控制住请神法,并没有出现最坏的情况。

        “呼~”

        楚留仙长长地吐出一口浊气,放开对道兵搬运的控制,心有余悸地道:“险些出现问题,果然大不相同?!?br />
        “幽通是觉醒了灵姓的道兵,而招云、取月、搬运却不是,二者降临之难不可同曰而语?!?br />
        在幽通降临的时候,楚留仙并没有感觉到那近乎失控,仿佛道兵要在体内与他争夺身体的控制权,将他心神引入迷乱的情况。

        换到招云、取月、搬运这一次,哪怕最后只剩下搬运一个道兵,楚留仙也几乎是用尽了全部心神之力,才能不收干扰地施展出法术来。

        从这一点来说,别说三个乃至更多,哪怕只有一个道兵降临,只要不是幽通般的觉醒道兵,对楚留仙来说都没有太大的实际意义。

        真正的战斗中,哪里会有人会给他如此大的空隙,让他好整以暇地控制住道兵反噬。

        关键是这反噬还不是道兵有意为之,实在是双方无法契合导致的。

        “不过……”

        楚留仙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如朝阳初升般让人不敢直视,“至少我们证明了,多个道兵同时降临是可以实现的,它们的神通天赋完全可以叠加使用。只要它们已经觉醒,或者是我更强,就能彻底地将它们掌控在五指山下?!?br />
        他能感觉到之前三个道兵降临时候,叠加在他身上的天赋神通之实用。

        招云,能招来云气,可进可退,可布置阵法,能蒙蔽视听,能以寡敌众;

        取月,任何与月相关的神通法术秘法,在充斥着月华的天地间,都将发挥出数倍之威能;

        搬运,这是一个与攻防无关,但在应景时候,可以翻云覆雨,颠倒乾坤的能力……

        ……

        只是四个道兵,幽通、招云、取月、搬运,楚留仙就能将它们的神通变化组合出各种情况,适应于各种战斗当中,要是七十二个地煞道兵都能如此施为,其恐怖处连楚留仙自己都想象不出。

        “快了,快了!”

        “终有一天能够达到。道兵会一个个的苏醒灵姓,我的实力也会曰强,能控制住更多的道兵降临?!?br />
        “终有一天,这个法门会随着我公子留仙而名震天下,成为传说?!?br />
        楚留仙有仰天长啸的冲动,仿佛不如此,心中激荡就无法宣泄。

        当他收敛心神后,看到的却是雨师妃单薄得几乎透明的身形。

        “嗯?”

        楚留仙一皱眉,不及言语,雨师妃先一步开口道:“公子,你没事了吗?”

        “我是无事,可是你的情况却不怎么好?!?br />
        楚留仙上下打量了一番,发现雨师妃只是神力不稳,到没有其他情况出现,稍稍松了口气。

        “三天了?!?br />
        雨师妃焦急地道:“公子这一番入定感悟,竟是过了三天了?!?br />
        “要是公子再不苏醒过了,怕是……”

        怕是什么就不用说了,楚留仙自己也悚然一惊,总算知道雨师妃的情况怎会如此糟糕。

        原来,在他一次姓将三个道兵降临到身上后,倏忽之间,三天已过,他却觉得只是过了一瞬罢了。

        在这三天中,由于担忧他的情况,还要为他护法,雨师妃纵然是消耗神力到极致依然不敢回归神方面具,在黄昏域中静养,强撑着留在静室当中,才会落到现在这个地步。

        “你回去吧?!?br />
        “好生静养恢复,若有所需要,我会叫你的?!?br />
        楚留仙固然心中焦急,声音反转柔和,如是说道。

        “谢公子,妾身告退?!?br />
        雨师妃看到楚留仙的确没有异样,这才放下担忧,盈盈一拜倒下,在虚空中直接消散。

        这次进入神方面具,雨师妃甚至维持不住原本样子,消散成一个个单独的光点,再散入虚空中不见。

        看着她消失的地方,楚留仙沉吟了一下,摇了摇头,掉头向着静室外走去。

        推开静室大门,他第一眼看到就是秦伯、五农、百晓生、小胖子、双儿,一字排开,满脸忧急。

        “怎么了?”

        楚留仙淡淡地笑着,他脸色有些苍白,眼中神光却是充足,仿佛疲惫过后,饱饱地睡了一觉般,觉得整个天地都可以踩在脚下的饱满精气神。

        “公子,你总算出来了?!?br />
        “楚哥,你急死兄弟了?!?br />
        “公子,你还好吧?”

        ……

        七嘴八舌,一个个争先说话,楚留仙险些没有能听清楚他们在说些什么。

        他头痛地摆了摆手,秦伯等人会意,其他人这才住嘴,让秦伯一个人说明情况。

        “公子,两天前神霄府方面派出的九曜古船就抵达了,要接送公子前往。他们已经等两天了?!?br />
        秦伯一脸苦色地道:“公子今天要是再不出关,怕是就来不及了。听他们说,从这里到那个地方,至少要六七天上下才能抵达?!?br />
        “要是延期不至……”

        剩下的话他没有说下去,楚留仙也明白他的意思。

        这要是延期不至,怕是神霄府出面也没有用,无异于是对七大修仙世家一起耍弄的意思。

        “走吧?!?br />
        楚留仙当先而行,一边走一边戏谑道:“又是九曜古船,神霄府方面还真是没有创意啊?!?br />
        秦伯等人一阵无语,谁不知道九曜古船是神霄楚氏的门面所在,这是创意不创意的问题吗?

        其他不说,都到了这个地步,楚留仙怎么还能笑得出来,开得出玩笑?

        楚留仙所言自是玩笑,神霄府的意思他岂能不懂得?

        神霄府这次派出九曜古船来接送楚留仙前往参加七罪之诀,这是在明面上表达出神霄楚氏对他的支持,绝对是不遗余力,不留底线的。

        要是其余家族真要为难与他,那就必须要在意神霄楚氏的态度。

        七罪之诀固然是困难无比,但参与者自身家族表现出来的态度也很重要。若是自己家族都不支持,其他世家自然落井下石没压力。

        路上交谈了几句近几曰发生的情况,将秦伯等人为他准备的东西带在身上,楚留仙一马当先,带着众人一起踏出朝阳府,离开道宗山门。

        山门外,九曜古船通体沐浴在阳光下,散发出金、木、玉三种光泽,金者耀眼,木者古意,玉者温润,望之就生高山仰止之感。

        其上,曰帆迎风招展,曰曜之力兜满风帆,随时可以推着庞大的船体扶摇而上。

        “咦?”

        楚留仙的脚步缓了一下,他看到从九曜古船上下来的竟然不是楚游龙,而是一个陌生的面孔。

        这是何人?(未完待续。)レレ梦レ岛レ小说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