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六十章 异宝:忘川(上)

    第六十章 异宝:忘川(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时间流逝从来不随人意,古今多少人曾站在奔流不息的河川上,长太息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

        与时间一般飞快地流动着的,还有一个个能牵动人心的消息,瘟疫、燎原火一样,飞快地燃向四方。

        正如:天上白玉京,稀世仙灵鬼,公子楚留仙……

        白玉京大会上发生的一幕幕,留下的一个个谜团,在短短的几天时间里,传遍了各处。

        无论是白玉京、仙灵鬼,还是其他的什么,楚留仙都当是风波中心的存在,可是这个风波中心这会儿却浑然不知道身外事,皱着眉头站在朝阳府中。

        他的面前,几个梨花带雨的女子跪伏在地,叩首不止。

        “留仙公子,请救救我家公子吧!”

        为首的女子年方二十,面容清丽,斜斜撇在额头上的秀发为汗水打得湿透,依然掩盖不住叩头留下来的额头上殷红印记。

        “砰!”

        每一次叩头都是重重地碰在地上,发出一声闷响,旁边小胖子听得直咧嘴,只是听这声音都觉得疼。

        “公子默怎么了?”

        楚留仙眉头早已平复下来,双眼漆黑幽深,以让人听不出喜怒的语气说道。

        这几个叩头女子,正是当初公子默座前那些莺莺燕燕,只是这会儿喜鹊都成了杜鹃儿。

        要是换了大其心一番对话前,小胖子估计都喜笑颜开,抚掌而笑:老天有眼,收此妖孽??!

        这会儿,他多少能体会到楚留仙的心意,心知他楚哥出手为难公子默的机会不大,反过来拉她一把还更可能一些。

        小胖子还有点反应,楚留仙则是深沉如渊海,让那些小女子们心中都猛地一沉。

        为首的那个女子又重重叩了一下首,心知不可能让楚留仙盲目应承,忙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详细说了一遍。

        原来,公子默在得到楚留仙应承,可以留在白玉京中收复双子仙灵鬼后,在闭关之前,她将随侍的女子遣散了大半,只留下此刻朝阳府的这几个苦苦哀求不愿离去,才被公子默留在了身边。

        龙神侍女带来的,随时可能消失人间,远至异乡为人奴仆的压力消散后,本来由着压力造成的扭曲也平复,公子默对诸女环绕的执念淡去不少,这才有了如此举动。

        闲话不提,且说公子默留下这几个女子后便开始闭关,她只是收复灵鬼,融入体内,并不是什么严重的境界突破之类修炼,于是闭的也不是死关。

        一开始,她与几个侍女还有交流,在近几曰,毫无征兆地没有动静了。

        侍女们从不以为意,到紧张兮兮,最后思及公子默并没有交代不准打扰,那个为首的女子大着胆子,去打开了房门。

        结果———

        “……我们就看到公子晕倒在地上,身无内外伤,却如坠梦魇,气息不断微弱下去?!?br />
        为首女子刚刚说到这里,楚留仙忽然出口打断道:“等等,既然出现这种情况,你们怎么没有联系云家,请云家强者来救治?”

        小胖子怔了一下,也反应过来。

        他与双儿一样,长时间呆在楚留仙身边,被他身上的特质感染,下意识地就觉得他无所不能,没有觉得那些侍女第一时间来找楚留仙这个严格意义上的外人有什么问题。

        可是事实上呢,云家才是公子默真正可以倚靠的靠山,那些侍女们不寻求自家公子家族的帮助,而找到楚留仙门下来,的确很古怪啊。

        楚留仙虽然问出了那个问题,神情依然如故,小胖子则眼神古怪,上下打量,好像要从那些女子的身上看出一朵花儿来似的。

        “因为……因为……”

        为首女子支支吾吾,似有难言之隐,时不时地回首看向身后,好像要从那些人的身上得到暗示与帮助一般。

        那些女子本就以她为首,当然不能给出什么实质的建议来,最终为首女子一咬牙,抬头看着楚留仙道:“留仙公子,我家公子这段时间与家里的关系不太好,家中长老逼着她嫁人,我家公子不愿……”

        “所以……”

        楚留仙神色终于有了一丝变化,哭笑不得地道:“你们是怕,你家公子被弄回云家后会身不由己,不能自主?”

        “嗯!”

        为首女子等人齐刷刷地点头,可怜兮兮地看过来。

        小胖子很有喷饭、绝倒的冲动,就是因为这个原因?这叫什么事情??!

        “我明白了?!?br />
        楚留仙无奈地颔首,但是并没有如为首女子等人期待的那样立刻成行,而是回过头望了一眼,为难地道:“很不巧,我这里有事无法离开,你们如果没有改变想法的话,就回去将公子默移来此处吧?!?br />
        他这一说,为首女子等人注意力移到她身后的石屋上,顿时感觉到其中极其不稳定的气息变化,心知楚留仙那番话不是托辞,一个个迟疑不语。

        强人所难吧?好不好另说,公子留仙是她们能强的?换上她们的公子都没这本事;放弃吧,又心有不甘。

        楚留仙却不想跟她们耗下去,一挥袖子道:“好了,你们下去吧,如果想将公子默带来,我让王公子帮你们一把?!?br />
        话音落下,楚留仙回过身去,径直落座,端起香茗轻抿,他的态度再明显不过:谈话结束了。

        为首女子等不敢纠缠,与还没从楚留仙称他为王公子的惊喜中回过味来的小胖子一起,行礼告退出了朝阳府。

        她们什么时候离去,离开有多远,楚留仙压根没有在意过。他坐在石桌前,连手中的盏茶上氤氲而出的茶香茶气都没有察觉,只是皱着眉头看着石屋。

        石屋中的气息变化,很不对。

        之前双儿就曾告诉过他,这回的闭关应该足以将龙门法修炼到小成境界,凝成龙珠,改换血脉,化为龙女……

        这一步是最关键,但也是最困难的。

        此刻,石屋中气息的起伏变化,如同潮汐一般,一波波地冲上沙滩,又在一波波地退回,无论冲上了多远都改变不了这个结果。

        楚留仙没有进入石屋的意思,他的心神循着气息变化形成的路径,始终笼罩在双儿的身上,甚至连她眉宇间的一缕痛苦都看得分明。

        他就这么静静地坐着,等待着。

        石屋中的变化还没有被他等来,倒是公子默到了。

        一架巨大的雕床,上面布置了繁多花卉,唯独在雕床的正中空出了一个人形,一袭月白袍服的公子默正躺在其中,为一众侍女抬着进入了朝阳府。

        本来被楚留仙派去帮忙的小胖子这会儿苦着脸,跟在雕床旁边,全身上下没有一个地方是自在的。

        没办法,不下十道警惕的目光始终落在他的身上,防贼一样,别说人了,就是小胖子往雕床方面稍稍靠近一下,这些警惕目光就跟刀子一样刺来。

        看到楚留仙,小胖子就跟看到亲人,得到解脱了一样,飞一样的跑到他身后,实在不想再跟那些女人呆一块儿了。

        抬着雕床的侍女们也“看不到”他了,期待的目光如遇到磁石一般落到楚留仙的身上。

        “嗯?”

        楚留仙忽略了那些侍女,走到雕床前,俯瞰在雕床上紧蹙着眉头,犹如睡着了,魇到了一样

        “这是什么情况?”

        楚留仙心里奇怪,收复灵鬼即便不成,不过是心神受损,静养一阵子就好,怎会落到如此地步。

        同时,站在雕床边上,他也明白之前那些侍女们对小胖子看贼一样的目光是怎么回事了。

        此刻的公子默一袭月白色袍服,依然是不辨男女的款式,不同的是远比平时更加柔和,更贴近亵衣的样式。

        这样柔软丝光的袍服罩在她的身上,将她平时掩盖得紧紧的曼妙身材凸显出来,侧面看去起伏如山峰平原幽谷。

        公子默乌黑的秀发披散开来,展开铺陈在雕床上,柔云飞瀑一样的感觉。

        她的身上,何曾出现过浓郁如此的女人味道,让第一眼看到的楚留仙多愣神了一下。

        不过旋即,楚留仙更感兴趣的还是她身上发生的状况。

        “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楚留仙并指成剑,遥遥对着公子默的眉心一点。

        一指点出,没有声响,没有光影,公子默静如睡梦中的娇躯却猛地一颤,如欲蹦起,隔着紧闭的眼皮可以看到她的眼珠子在飞快地转动着。

        同一时间,楚留仙缓缓闭上了眼睛……

        ……

        “嗯?”

        楚留仙睁开眼睛,眼前的世界已经不是朝阳府,而是在一个喧闹的街市上,有一个大舞台四面围满了人。

        随着人流,接踵摩肩向前,第一眼将目光落到大戏台上时候,楚留仙的瞳孔骤缩了一下。

        他反应过来了,知道这个情景明明没有见过,怎么会有熟悉无比的感觉,原来这赫是双子仙灵鬼魇境中曾出现的一幕景象之重构。

        不是当初的那一幕,胜似那一幕。

        在戏台上,公子默青衣装扮,双手抱头,飞瀑秀发遮颜都不能让她感觉到安全,在失声尖叫着。

        戏台周围,一切都在继续,那些观众们好像感觉不到尖叫的词儿,依然在指指点点,评头论足。

        戏台后台处,可以看到几个凶恶形貌者手持鞭子,似在威胁着什么。

        “怪不得了?!?br />
        楚留仙目光一转,心神从戏台上收回,望向了人群角落处。

        那里,一个做女装似笑得甜美,一个做男装傲气倔强。

        ——双子仙灵鬼。

        楚留仙漫步上前,悠悠地道:“我还真没有想到,你们两个竟然到了这个地步,能重构魇境,虚空造化?!?未完待续。),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