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五十章 仙灵鬼(三)

    第五十章 仙灵鬼(三)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

        不知道多少倒抽一口凉气,多少声惊呼,在百晓生道出愚者木清晨一瞬间应对时候几乎将白玉京的穹顶掀飞。

        “这……这是……“

        众人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愚者的一番应对在他们这些修仙大行家眼中,自然没有秘密可言,所有人一个念头转过,就知道那会导致怎样的后果。

        筋骨断绝……丹田破碎……气血凝滞……极寒冰封……

        一系列决绝到极致的举动下来,愚者差不多将他自己“杀死“!

        这种情况下,愚者自身的修仙之路可是断绝,但那个老魔头天诛子也好不到哪里,就算是他夺舍成功,不仅仅没有能达成他的目的,甚至还会被彻底地封绝在那个残破的肉身当中,如同坐牢一般。

        “好狠!”

        想清楚后,所有人叹服不已,为木清晨决绝与狠辣。

        对别人狠辣算不得什么,对自己狠才是真的狠!

        从愚者木清晨这一瞬间的反应,众人便知道他能以不受重视的微末资质得到如此成就,并非侥幸。

        从结果推过,木清晨那一瞬间的想法不难理解。

        天诛子老魔头固然只是一缕残魂,但选择的机会实在太好,自身的境界实在太强,他既然敢选择夺舍,就会有一定的把握。

        换句话,木清晨如果不是决绝如此,以正常方式应对,那么他被形神俱灭,彻底消失在天地间的几率不小。

        反过来,如此决绝,未伤敌。就先将自身的修仙之路彻底断绝,将肉身变成破麻袋一般,一来是绝大的刺激与痛苦瞬间刺激了神魂,能在后面的夺舍之战中提高战胜的几率;

        二来,哪怕最后胜利的还是天诛子老魔,他也休想靠着他的肉身重现人间,荼毒生灵。

        大决心大毅力,以及,在生死一瞬间的大慈悲。

        愚者木清晨凭着这一个决断。几乎得到了全场所有修士的叹服,恨不得早上无数年,与如此人物相交。

        同时,大家对这个愚者魇境的期待也愈发地强了,更想知道后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以至于木清晨成了仙灵鬼愚者,以及楚留仙名之为“愚者”的缘故。

        百晓生没有往下卖关子,如他第一次听这个故事时候一样,以沉凝的语气继续道:“一场夺舍之战,持续了七天七夜,愚者木清晨就是心志坚定之辈,又因为之前段。勉强抗衡住了魔头天诛子……”

        七天七夜的夺舍之战里,木清晨从一开始的困守一隅,到相抗衡,到占据上风。最后反过来压倒了天诛子。

        天诛子一代老魔,终究只是一缕残魂,落到如此地步不得不求饶,愿意付出诸般代价。以求让木清晨放他一马。

        木清晨因为此獠的夺舍,连修仙之路都已经断绝。怎会轻易放过?

        天诛子的话不仅仅没有让木清晨停,反而惊起了他的悲愤与怒火,在彻底占据上风没有简单地泯灭天诛子元神,反而以自身神魂化作血盆大口,将天诛子的元神一口吞了下。

        当其时,木清晨究竟只是被怒火冲昏了头脑,还是抱着万一的侥幸之念头,希望吞噬了天诛子元神后能得到其中元神力量反哺自身,有希望能摆脱自困囹圄的现状。

        这个答案,连愚者魇境中都没有体现出来,兴许连他自己都不晓得吧……

        ……

        听到这里的时候,白玉京中众人隐隐约约能猜到“愚者”二字的意思了,淡淡的悲哀感觉萦绕不散。

        那是属于修士的执着与悲凉,不因为时空阻隔而隔膜,感觉就好像是发生在自己的身上一样。

        同样不因为身份地位的高低不同而迥异,但凡是修仙者,都能感同身受。

        无论木清晨当初是因为什么原因而吞噬了天诛子的元神,到底,是为能继续修行下,是为了成仙长生之执念。

        若无此执念,仙道不会发展到今rì,在场众人也不会有身处白玉京中的一天。

        包厢深处,楚留仙叹息一声,一如他当rì在一个小小的yīn魂魇境中初见这一幕时候感慨。

        台上百晓生的声音中也带出了几分沉重,慨然道:“时过境迁,连灵药都成熟后在凋零,谁也不知道过了多少时光,沧海桑田,一切都不同了,唯独一尊冰雕始终安坐在那处山腹里……”

        此后无数年,木清晨守护灵草处方圆千里之内,生灵绝迹。

        木清晨在吞噬了天诛子的元神之后,元神之力强悍无比,冠绝当时,甚至能显化而出,进入周遭生灵的梦境。

        在那无数年间,周遭的生灵夜夜梦魇,有一个身影在他们的梦中徘徊,问:我是谁?木清晨,还是天诛子?”

        梦境时而是无边血sè,鬼魂呜咽;时而是清气萦绕,天上宫阙。

        连木清晨都分不清楚,自己究竟是天诛子,还是木清晨,分不清楚脑海中一个念头,到底是魔头的狡猾,还是自身的决断……

        方圆千里生灵不堪其扰,纷纷迁徙,唯独剩下不能动弹,连元神都被锁在体内的冰雕在沉默中叩问。

        某rì,天崩地裂的大变,叩问了无数年的愚者在大变中身陨,即便化身成了yīn魂之属,他依然在不住地徘徊,不住地询问。

        百晓生收拾了一下情绪,将平举托起,掌中的仙灵鬼愚者似乎能感受到他所讲的是自身故事,流露出了黯然神情。

        “这就是仙灵鬼——愚者,分别由仙魔源,无论是魔道,鬼道,仙道修士得之,都能驾驭自如,辅助修炼。

        同时,由于其仙魔两方都是宗师身份,于修道感悟上,更能对我辈修士有大裨益?!?br />
        “我辈匍匐在仙路,叩问于心,皆是天地一愚者!”

        “仙灵鬼——愚者,拍卖开始,起价:一千万方灵玉!”

        百晓生的声音陡然高亢,从之前的黯然中拔了出来,仿佛一点火苗,燎原燃烧,火热了整个白玉京里气氛。

        没有人对一千万方灵玉的起价表示质疑,仙灵鬼,值得这个价钱,还是如此特殊的仙灵鬼。

        如果此鬼不过是普通yīn魂,低品灵鬼,那自然全无价值,恰如当年古锋寒评价邪佛童子:白瞎了。

        现在的仙灵鬼品级,那么其他不论,单纯是之前在正魔两道的修仙经验,就注定了假以时rì,以仙灵鬼禀赋,愚者绝对会非常强大。

        “我等修士,匍匐仙路,叩问内心,天地间一愚者,执而不悔!”

        楚留仙整个人靠在真龙皇座上,感慨万千。

        那句话自然不是百晓生的临场发挥,而是他在经历过愚者魇境后的有感而发,即便是过了这么长时间,再次听到这句话,他依然能感受到当时心绪。

        至于后面的拍卖,楚留仙没有太大的兴致,一切都已经布置完毕,热情也都被调动到了极限,愚者的拍卖价钱想要低了都不能够。

        果不其然,只是盏茶功夫,愚者的身价就已经超过了十方俱灭,达到了惊人的两千万方灵玉,还没有停止的意思,仍然在飞速攀升着。

        到了这个地步,还在叫价者已经不多了,寥寥数家都是身家丰厚之辈,既然出,那就不是轻易放弃的。

        这回,连如同普渡庵观音婢般出口表露身份,以求对方退却者都没有。

        到了这个地步,还敢加入对仙灵鬼争夺者,已经不是言语所能动,也不会惧怕任何人了。

        楚留仙满不在乎,只是在等一个结果,秦伯他们却兴奋了起来,每一次价格的攀升都能让他们面露红光,兴奋不已。

        秦伯一边关注这下面情况,一边听着下人回报,时不时地就跑回楚留仙的身旁,附耳报上各个出价者的身份。

        有天下敬氏的长老,有魔道巨擘,有道宗隐逸的前辈,有散修联盟中的强者,甚至有大成妖灵……

        各种身份,各种立场,此刻却都为一只仙灵鬼牵动了心思,做着刺刀见红的争夺。

        其中,有一个人名不出意料地出现了。

        “公子默?”

        楚留仙眉头一挑,撇了撇嘴道:“看来她的麻烦真的不小啊?!?br />
        他不知道公子默到底是为了什么来争夺仙灵鬼,到显而易见,她的麻烦绝对是大了。

        若是不然,公子默绝对不会做此不智的事情。

        想想连公子烨这般执掌天下会,公子中的富豪都没有出,就知道这仙灵鬼不是他们年轻一代所能染指的。

        不是各种威胁的问题,而是他们毕竟年轻,积累不足,想以一己之力,对撼一个宗门,一个家族的积累,那是绝无可能的事情。

        公子默更是如此。

        她一个女公子,再是让人头痛,能有多少积累,能参与这样的盛会?

        “现在她该没有侥幸之心了吧?”

        楚留仙微微一笑,看着连秦伯等人都在恐怖的灵玉数量下瞠目结舌,遥想着公子默的反应。

        “她也差不多该来了吧?”

        楚留仙刚刚自语出声,秦伯,小胖子他们茫然不解的时候,敲门的声音响了起来……

        jīng彩推荐:,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