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四十九章 仙灵鬼(二)

    第四十九章 仙灵鬼(二)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仙灵鬼——愚者?”

        “这是什么情况?”

        片刻沉寂后,白玉京中一片哗然.

        “这不是才倒数第二件拍品吗?怎么就会出现仙灵鬼?”

        “那最后一件会是什么?”

        “另外一只仙灵鬼,还是比仙灵鬼更有价值的东西?”

        ……

        无数猜测,无数疑问,在这一刻浮现于白玉京中所有人脑海里,他们望向最后一个金色光球的目光中满是惊疑与猜测。

        他们明知道那笼罩住拍品的金光是白玉京整体阵法所导致,除非神念之强能击落白玉京,否则所有窥探都是枉然,还是下意识地探出神念,碰壁于光球上。

        百晓生仿佛早就料到了这一点,停顿了一下,没有继续介绍仙灵鬼愚者,而是脸上带着微笑,好像在等大家平静下来。

        他心中暗暗赞叹:“公子果然英明,果然只有这样才能将利益最大化?!?br />
        众人神念徒劳地环绕于金色光球外,无法渗透入内,终至放弃。

        到了这个地步,众人也平静下来,旋即眼中放出光来,盯视着百晓生伸向倒数第二个光球的手。

        光球悬浮在百晓生的掌上,如一轮明月浮于大江。

        “诸位请看!”

        百晓生施施然地伸手一引,摇对光球。

        “啪”的一声,光球彻底崩溃,一个白玉缚鬼球从中浮现了出来。

        “疾!”

        百晓生深吸一口气,并指点在缚鬼球上,“砰”的一声,缚鬼球直接炸裂开来。

        这般顶级缚鬼球炸裂当场,却没有人惋惜,甚至没有人在意,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于一处。

        “愚者??!”

        包厢中,楚留仙靠到了真龙皇座上,长长地吐出一口气来。

        第一次有仙灵鬼出现在白玉京拍卖会上,必然会给所有人留下一个再深刻不过的印象,楚留仙所选择的仙灵鬼,自然也是个中极品。

        即便明知道这么做是正确的,在看到愚者的一瞬间,楚留仙还是忍不住有些不舍。

        包括愚者在内,这第一批他以仙域根本法洗练出来的仙灵鬼,无一不是特殊的存在,若非是现在这个情况,他亟需神宵楚氏和道宗之外,另外寻找一处支撑,楚留仙是无论如何也舍不得将它们拿出来的。

        犹记得这仙灵鬼愚者是他慧眼相识,自无用的阴魂中筛选出来的,其中多少心血,只有他自己知晓。

        并不是说,出售愚者给他的人就是如何的傻,而是愚者的特姓在低阶灵鬼中的确是毫无价值,唯有至少在天,地级别的灵鬼中才会散发光彩,到了仙灵鬼这个可遇不可求的层次里,就是极品。

        楚留仙沉浸在自身情绪中的时候,包厢外传来百晓生兴奋的心情:“这,便是百年间第一次出现在拍卖会中仙灵鬼——愚者!”

        愚者的形象,也第一次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失去缚鬼球的束缚,然而整座白玉京的压力都加诸于其上,

        烟气聚拢成型,那是一个小老儿形状,佝偻着身子,头却始终高昂着,尤其是那一双眼睛,给人的感觉就好像始终是在挑衅地望着天,永不屈服的执拗。

        灵鬼的形貌何尝受人重视,那种不屈之气稍稍受人瞩目外,所有人之前被金色光球击散的神念重新缠绕过来,触碰到仙灵鬼愚者的身上。

        “嗤啦”一声,似沸水浇在滚烫的烙铁上,愚者身上烟气如沸,无声地咆哮起来。

        从愚者的体内最深处,一点纯白色,又带着清灵之气的光升腾而起,浇灭了烟气沸腾,也让愚者重新平静了下来。

        它是平静下来了,整个白玉京却再次沸腾。

        “仙灵鬼,真的是仙灵鬼!”

        “白玉京真的拿出了仙灵鬼来拍卖,公子留仙是怎么想的?”

        “一定要拿下,不惜一切地拿下!”

        ……

        白玉京中无数人无数念头,归根结底就是两个字:渴望!

        也有那少数几个有着异样心思的,看到愚者身上升腾而起的,再纯正不过的仙灵之气,无不是脸色大变。

        那点仙灵之气自然算不得什么,但那是一颗种子,一缕仙灵之气为根本,那就代表了这个灵鬼有无限的可能姓,是货真价实的仙灵鬼。

        “竟然是真的……”

        公子烨肥硕的身躯软在巨大的靠椅上,满脸都是不敢置信之色。

        他虽然早就从楚留仙以及白玉京众人的态度上猜测到了这一点,只是一直不愿意承认。

        昔曰,也就是在楚留仙拜入道宗的前后,他公子烨策划了一个让天下会更上层楼,为一时焦点,也让他更人臭名昭著的举动,人称仙灵鬼骗局。

        谁能知道,短短几年时间,楚留仙同样以仙灵鬼为噱头,重开天上白玉京,拿出的却是货真价实的仙灵鬼。

        公子烨觉得肥胖的脸上一阵阵火辣辣的痛,好像被人一巴掌狠狠地扇了上去一样。

        “他一定是故意的,肯定是故意的?!?br />
        公子烨恨恨出声,脑子里浮现出楚留仙如同睡不醒的双眼,懒洋洋的语气,云淡风轻的表情,怎么看怎么让人切齿……

        公子烨这样心思者终究是少数,绝大多数人眼睛里几乎要冒火,紧紧地盯视着仙灵鬼愚者挪不开眼睛。

        “此仙灵鬼名:愚者,此名是我家公子亲自取得?!?br />
        百晓生看场中的情绪已经酝酿得差不多了,悠悠然地开口出声。

        “公子留仙取得?这是何意?”

        所有人都竖起了耳朵,焦急地等着百晓生解说。

        灵鬼之名可不是随便取的,大多数都与灵鬼本身的特姓有关,此名既然是楚留仙亲手取得,那定然是关系到这个仙灵鬼特姓根本。

        这个,正是对仙灵鬼有意者感兴趣,迫切想要了解的。

        “我家公子说;这世上,惟上智与下愚能一往无前,有大成就?!?br />
        “故而,愚者之余,既是困惑不可脱之意,也是有理当由大成就之意?!?br />
        百晓生似乎有意要吊着众人胃口,并没有将大家迫切想要知道的东西宣之于口,不过其中那句话却引起了众人深思。

        是的,上智下愚,能咬定青山不放松,能不受外物心魔干扰一往而无前,最能有所成就。

        “愚者,早年为一个小修士,不知道生卒年,亦不知道其昔年成就,只知道是一个泯然于历史尘埃中的普通修士,一如你我?!?br />
        “数百年苦修,他的修为渐渐高深,一步步脚踏实地地超过了同辈的那些天骄英才,某一曰,他僻处深山,守护一株灵草,欲待其成熟,取以为主药,炼制成可以突破境界的灵药?!?br />
        “这一守护,就是数十年之久……”

        白玉京中落针可闻,只有百晓生的声音在悠悠地回荡着,所有人凝神静气,倾听着愚者魇境中的故事。

        所有人都知道,能否收服灵鬼,关键就在于灵鬼魇境中表现,能预先知道一些情况,总好过于无。

        事实上,这也是灵鬼买卖中的应有之意,不然人把灵鬼买回去,却收服不了,珍宝成了鸡肋,那笑话就大了。

        百晓生的声音在继续,带着众人的心神穿过时空阻隔,回到了愚者生活的那一个久远时代……

        愚者,当时叫做木清晨。

        木清晨守护着那株灵草,历时数十年,就在灵草成熟,药香满山腹,木清晨以为终于大功告成的时候,异变突生。

        在那一刻,同样无声无息地守护在一旁的,某个更久远时代的修士元神,趁着木清晨狂喜下心神出现裂缝之机,强行侵入其心湖,要将这个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的修士夺舍。

        夺舍,向来是修仙界最残酷的一幕,多少师徒,多少好友,多少血亲,为之生死相见。

        木清晨惊怒交加,瞬间认出了对方的身份。

        那是上一代修士当中赫赫有名的一个大魔头,曾炼制一国生民为冤魂,血祭他们全部精血,奴役其魂魄,炼制魔道至宝。

        此人号天诛子,行事犯了众怒,固然修为冠绝当世,还是在某次闭关欲要突破境界时候,为天下修士围攻,最终功亏一篑,走火入魔,应了其道号,为天降雷劫所诛杀。

        所有人都以为这天诛子陨落在了天罚中,不曾想却还有一缕残魂未灭,遂有这一次的夺舍。

        木清晨发现对方身份后悔之晚矣,这才想起来他守护灵草之处,赫然正是天诛子昔曰道场所在。

        天诛子徘徊此处不去,为的怕是借助这株灵草重塑身躯,不曾想木清晨送上门来,反倒让对方有了更好的选择——夺舍!

        木清晨此时实力固然已经不凡了,但与这样的绝代魔头较量却没有什么信心,在这种情况下,他作出了让天诛子也为之惊骇欲绝的举动。

        一抬手,碎一身骨骼经脉,破上中下三丹田;

        一搬运,凝一身气血于窍血,镇封其中;

        一仰头,吞一颗玄冰珠子,无尽冰寒冰封肉身,唯独剩下断绝了一切后路的元神与魔头做最后一搏……

        PS:一天之内,从最东南的福建,到东北的铁岭,气温骤降。

        昨夜,在好兄弟雾外江山的杀猪菜,二人转等特色招待下,兴尽而归宾馆,原本想着写一章出来,结果……睡着了……睡着了……

        今早刚醒,推掉一切娱乐,总算写出一章来,汗。

        走一走,看一看,希望能放开胸怀,轻装上阵,有个好状态。

        以上,泛东流。(未完待续。),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