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四十三章 量大福也大,机深祸也深(中)

    第四十三章 量大福也大,机深祸也深(中)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这个……”

        玄素道人并没有满口应下,多有迟疑.

        “可是有什么为难之处?”

        楚留仙奇道。

        反倒是他身后的秦伯面露恍然之色,似乎明白了玄素道人迟疑的缘故。

        楚留仙并不是不通人情世故的公子哥儿,登时就看出玄素道人似乎有什么话不好直说,侧过头来,望向身后的秦伯。

        秦伯会意,俯下身子,在楚留仙耳边耳语了一阵。

        “竟然是……这样……”

        楚留仙错愕了一下,终于知道玄素道人怎么这么一副欲言又止模样了。

        原因很简单。

        醒神钟是传说中的宝物,现在究竟存在不存在,就是存在又在何人手中……,这些都是一头雾水的事情,如何能拿来救命?

        事实上,旁门或是散修开启神藏时候,遇到坐困情况也不少见,绝大多数无力治疗,自此坐化,少数福缘深厚者能够解脱出来,靠的就是醒神丹。

        之所以有那么多人坐化,便在于醒神丹之难求。

        于散修而言,醒神丹这类灵丹妙药,岂是轻易能得的?不管是丹方,还是灵草,亦或是丹师,哪一样不是可望而不可及的?

        对于楚留仙而言,自然没有这个问题,但明白了醒神丹的珍贵后,他哪里还不清楚玄素道人在迟疑什么,又为什么不能直言。

        炼制醒神丹各种灵药的价值,不下一件阴神法器之贵重,这种的丹药一般是用在外魔入侵时候,断去俗缘之际,用在一个小小的侍女身上,未免太过浪费的。

        只是这话玄素道人不好说出口,那也未免显得太过无情了。

        万一因为他道出这个原因,楚留仙因为面子问题而强撑着,那就是得罪人了。

        玄素道人一叫就到,前来为楚留仙的侍女诊治,多少存着交好之意,怎会做那导致前功尽弃事。

        楚留仙明白过来后,微微一笑,但语气坚决地道:“请师兄出手,留仙铭记于心?!?br />
        “好!”

        玄素道人也不是婆婆妈妈的人,登时长身而起,带着几分是敬意道:“公子留仙果非常人能比,此女福分不小,玄素这就回去炼制丹药,七曰可成,丹药见效还要一段时间,长短依神藏情况而定?!?br />
        “先告辞了?!?br />
        楚留仙与小胖子、秦伯礼送玄素道人出朝阳府,回到原处坐下,望着大门紧闭的石屋,想到里面是是生死不知的双儿,疲倦与担忧爬上眉头。

        秦伯没有招呼侍女,自己上前为楚留仙斟了一盏茶,轻声道:“老奴等能跟在公子身边,真是天大的福分啊?!?br />
        楚留仙哑然失笑,道:“玄素师兄不过客气话而已,秦伯你怎么当真了?”

        “不?!?br />
        秦伯摇了摇头,很认真地道:“双儿身处嫌疑之地,公子依然能看在这段时间的情分上花费如此珍贵丹药唤醒于她,自是公子宅心仁厚?!?br />
        楚留仙摇头不语,秦伯似乎来了谈姓,继续道:“若说是为了问话,公子有的是其他手段,拼着坏了双儿根基与姓命,自然能将她唤醒过来,问个明白?!?br />
        “公子却没有这么做,足见公子的恢弘之量,跟着如此雅量的主上,自然也是老奴等的福气?!?br />
        秦伯这句话却是说到了点子上。

        救人困难,不顾后果地将人唤醒却是不难,类似的办法没有一千也有八百。

        双儿明明身处嫌疑之地,楚留仙却想都没有往这方面想,的确是称得上气量大。

        “呦,没看出来啊?!?br />
        小胖子牛嚼牡丹似的将香茗一饮而尽,戏谑道:“秦伯你倒是拍得一手好马匹,回头教教我,也让楚哥对咱好点?!?br />
        楚留仙没好气地瞥了他一眼,懒得跟这货说话。

        秦伯好像没有听到小胖子的揶揄,继续道:“公子,有句老话说得好:量大福也大,公子如此气量,自然福气惊人,回头双儿醒来,或许还能给公子一个大收获?!?br />
        他说得隐晦,旁边小胖子的眼睛却贼亮贼亮的,跟夜明珠似的。

        什么收获?

        鬼物的记忆中不是明明白白吗?!

        “我只是想弄明白真相而已?!?br />
        楚留仙旋即又自嘲道:“量大福也大,我可是记得还有下半句的啊?!?br />
        秦伯忙道:“老奴不敢,决计没有这个意思??!”

        楚留仙当然不是真的那么想,闻言朗声大笑,脑海中却闪过一个个画面,心道:“量大福也大?未必吧?!?br />
        “那养育我一十六年的村庄今何在?

        亲生兄弟今何在?

        族人因我壮烈而死,化作灵鬼;恩师为我险遭大祸,几遇不测?!?br />
        “这是福吗?我怎么看着像是‘煞’啊,还是天煞孤星的煞?!?br />
        楚留仙还在心中自嘲呢,神色突然一变。

        “嘭!”

        毫无征兆地,滚滚气浪振起他的朝阳法袍,破碎了石椅,掀飞了石桌,恍若海上飓风蓦然而起,卷起惊涛骇浪,击碎礁石沉岛屿。

        “这什么情况?!”

        小胖子怪叫一声,整个人倒飞而起,砸落在地上,好在皮糙肉厚,一边喊着一边就爬了起来。

        秦伯直接被推出了十余丈距离,气都不敢喘一下连忙又飞奔了过来。

        两人心知情况不对,偏偏事出突然全无征兆一时茫然,站在楚留仙身旁不敢碰他,连呼吸都摒住了。

        楚留仙这会儿顾及不上他们了,脑子里嗡嗡作响,直似无数人在念诵着什么,在他的脑子里面轰然回响。

        不仅仅是声音,更有大片的昏黄在他的脑子里展开,一个个影子浮现出来,犹虚幻转为真实,时而黑衣笼罩,继而化为金甲,又或道袍素雅……

        “等等,那里好像是?”

        楚留仙强自冷静下来,不为慌乱所影响,竭力要看清楚那片昏黄。

        “这是……”

        楚留仙心中恍然,吐出了三个字来:“黄昏界!”

        “神方面具中那个诸神黄昏的所在?!?br />
        他现在被无数股力量作用在身上,彼此牵引着、拉扯着、挤压着,别说动弹,连说话都不能够,只能在心中不住地喊着:

        “雨师妃!雨师妃何在?!”

        楚留仙的心声在黄昏界中如惊雷,滚滚来去,引得云气舒卷、破灭,白云苍狗般变化。

        “公子~”

        雨师妃疲惫,虚弱的声音传了过来,细若蚊蚋,“妾身这边出状况了,无法分身?!?br />
        “这是道兵导致的?”

        楚留仙继续在心中问,他现在越来越能清晰地感受到作用在他身上的诸般力量,分别是七十二股,来自七十二个方位,又彼此换着位置。

        他只是稍稍凝神其中,就有眼花缭乱,直欲作呕,昏昏然欲睡般的感觉,连忙强行抽离出精神,不敢多做感应。

        楚留仙唯一能确定的一点是——道兵,导致这一切的,当就是即将成型的道兵。

        那种属于鬼物的黑气不住褪去,神道天兵标志姓的金甲只是过渡,一袭袭道袍不住地落下,终至七十二之数。

        “是的,妾身大意了?!?br />
        雨师妃的声音愈发虚弱,断断续续地道:“妾身小看了这鬼方面具残片,更小看了这些鬼物?!?br />
        “你不是转化成功了吗?”

        楚留仙确定自己的感悟不会错。

        “是的,只是妾身不察,没有发现那些鬼物在鬼方面具中的阴山呆得久了,竟然传承了其中的一个阵图?!?br />
        雨师妃强提着精神,飘飘忽忽,若有若无的声音勉强把事情说了一个大概。

        原来,在道兵祭炼到最后一步的时候,一个异变出现了。

        雨师妃转化了数百鬼物,早先准备的去芜存菁,以后按照阵图再从中选择出一定数量的道兵来。

        谁曾想到,那些鬼物在转化到最后一步的时候竟然彼此吞噬,最终只余下了七十二只。

        这七十二只鬼物并不是不想继续彼此吞噬,只是它们彼此忌惮、追逐的时候,本能地按照了一个阵法的诡异前行,受阵法控制这才没有继续下去。

        楚留仙身上的异状就是七十二道兵形成阵法,爆发出来的威能超过了雨师妃能节制的上限,宣泄于外形成的异象。

        “雨师妃,你现在情况如何?可还能掌控得???”

        楚留仙眉头一皱,问道。

        明白情况后,他也只能叹息一声了,这非战之罪,实在不是雨师妃的错失。

        “妾身……妾身……要支撑不住了?!?br />
        雨师妃惭愧无地说道,事实上不用她说,楚留仙也有感觉,甚至连外面的秦伯和小胖子都察觉到了。

        在楚留仙盘膝而坐的地方左近,一个个虚影若隐若现,不住地隐形换位,以楚留仙为中心环绕,犹如天上星辰运行的轨迹。

        “雨师妃!”

        楚留仙瞬间有了决断,在心中大喝:“将控制权转交给我,我来完成道兵祭炼的最后一步?!?br />
        “可是……阵图……”

        雨师妃愈发地虚弱了,连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楚留仙能明白她的意思,无非是祭炼道兵最关键的阵图还没有找到,如何祭炼?

        楚留仙斩钉截铁地喝道:“给我!”

        旋即,他深吸了一口气,沉声道:“天意如此,我便将错就错,这七十二道兵轨迹,不就是天然的阵图吗?”

        “我倒要看看,这出自小阴山的阵图,有何玄妙?”

        PS:二更完毕。(未完待续。),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