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三十六章 道兵(下)

    第三十六章 道兵(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天兵、道兵?”

        楚留仙在真龙皇座上坐直了起来。

        他当然听说过。

        天兵,是神道时代,神灵手中的一张王牌,今时今rì佛门之护法,道门之力士,多少都与其有关。

        神道时代,当时的神灵以香火愿力,侵蚀人体,将信徒中身强力壮者转化为傀儡一样的存在,并以之修炼法术,演练阵法,谓之天兵。

        天兵最可怕的地方在于是可以不断进步,一样能吸收香火愿力,驭使神力,天兵天将中的佼佼者,甚至有超过大部分神灵的力量。

        雨师妃是那个时代残存下来的神灵,她懂得制造天兵之法并不奇怪,但今时今rì的她,早就没有了制造天兵的能力。

        再说,神道时代的天兵天将重现人间,楚留仙想也知道会引起什么反应,他可一点都不想成为众矢之的

        不过楚留仙并没有莽撞地开口,而是沉吟起了道兵之说。

        所谓道兵,是道门崛起后,从神灵的天兵天将中得到启发,将妖族的妖气转化,自小培养,最终形成的道门一支力量。

        当今天下宗门,豢养有道兵的不在凡几,道宗便有。

        只是要培养一支道兵难道极大,要以宗门之力方才能够成就,且是妖族大忌,不是轻易能成的。

        楚留仙沉声问道:“雨师妃,你详细道来?!?br />
        雨师妃将小半截鬼方面具托在白嫩的掌中,微笑道:“公子请看?!?br />
        神力光辉从她的掌中蔓延入鬼方面具,原本灰沉沉如死物的鬼方面具猛地一颤,幽黯之光浮动,似要从她的掌中挣扎而出一样。

        “咦,还有灵xìng?”

        楚留仙心中一动,隐约把握住了雨师妃的用意。

        雨师妃小手一攥,鬼方面具残片就如被束缚住了翅膀的鸟儿。再不能挣扎。她笑着说道:“鬼方面具大半破碎,其主身死,唯独这部分残片不碎,自有其道理在?!?br />
        楚留仙面露恍然之sè,心想:“倒是忽略了。山河珠下,这部分鬼方面具残片能不破碎,岂能无因?看上去如死物一般,无非是宝物有灵,神物自晦,自保之道罢了?!?br />
        “幸有你在。不然还真忽略了过去?!背粝稍蘖艘簧?,接着道:“只是这鬼方面具,又与天兵、道兵有什么关系?”

        雨师妃神sè一正,愈发地显露出神圣不可侵犯的灵光来,旁边“啪啪”有声,那是小胖子连口水都滴下来了。

        楚留仙和雨师妃都直若未见,注意力全在鬼方面具残片上。

        雨师妃的手掌在残片上抹过,柔声道:“昔年为神祇时候的记忆已经不全,不过妾身倒还记得天兵之法?!?br />
        “天兵之法门。重在转化,将鬼方面具中的鬼物以神力洗练,香火淬体,未尝不能转化为天兵的胚子?!?br />
        楚留仙凝神听着。不曾打断。

        隐隐地,他似乎能看到一扇大门在面前轰然打开,门后面的风光是他不曾见过的恢弘壮阔。

        雨师妃的述说还在继续:“鬼方面具中的鬼物,本就是小yīn山产物。于其中存在无数年,非寻常鬼物能比,以此鬼方面具残片炼制成兵符。就能控制它们如臂使指?!?br />
        “如此一来,经过妾身洗练后,公子便能将其以道兵之法cāo练,可一步功成,掌控自如!”

        “哗”地一下,楚留仙从真龙皇座上站起,小胖子也将目光从雨师妃曼妙的身段上移开,落到了鬼方面具残片上。

        “道兵,现成的道兵!”

        楚留仙眼中闪过一道亮光,几让人不能直视。

        道兵有两难,一是本质,本质若不强大,即便是练成道兵,结成阵法,亦不过如是;二是掌控,神兵再是锋利,若无把可握,未伤人先伤己,那还不如无。

        按雨师妃所说的,这鬼方面具残片中蕴含的可说是一个宝藏,天然就解决了道兵最难的两道关卡,后面就是水磨工夫而已。

        楚留仙深吸一口气,诸般念头闪过,缓缓平静下来,道:“雨师妃,这样你的损耗不小吧?”

        雨师妃端庄的脸上依然带着淡淡的笑,盈盈一拜道:“妾身积蓄的所有力量将为之一空,运气不好的会被拉入黄昏界,继续沉睡?!?br />
        楚留仙暗暗点心,心道果然。

        这世上,多大的成就,多大的造化,往往对应的就是多大的代价,概莫能外。

        雨师妃现在的积累,太半都是当初在千山泊里楚留仙近乎抢来的,想要再有这种机会难之又难。

        一念及此,楚留仙沉声问道:“那你还愿如此?”

        雨师妃直起身来,云淡风气地道:“妾身若想久驻人间,只有依靠公子。公子越安全,越强大,妾身才有越多的机会?!?br />
        “为此,纵然是再次沉睡,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想来公子不会坐视吧?”

        雨师妃说到后来,面上露出笑容,恰似千树万树梨花开,灿烂得不能逼视。

        楚留仙深深地看了她一眼,隐约能感觉到她的坚定与心意。

        “好一个聪明的女人,不,是神祇!”

        楚留仙心中暗叹,他知道这雨师妃完全是在下注。

        这段时间,有意无意地,他的确是有些忽视了雨师妃的存在,毕竟雨师妃是神祇身份,在当今修仙界,俨然是禁忌的存在。

        楚留仙自有光明前途,本能地就不想与这公敌纠缠太深。

        雨师妃如此做法,看似将自身摆入最危险的境地,却也是下大注,近乎投名状一样的存在。

        “道兵啊道兵!”

        楚留仙摇了摇头,自问这个投名状不可谓不大。

        现今知名的道兵几乎都掌控在各大宗门手中,若非宗门允许,得到调令,难有私人能掌控一支道兵的。

        道兵之强,不仅仅是在作战,哪怕是修炼,纵然是防身。都有无尽之妙。

        “好!”

        楚留仙稍一犹豫,便干脆利落地答应下来,接着补充道:“雨师妃你就放手施为吧,回头我会为立祀,享受人间香火?!?br />
        雨师妃激动得声音发颤,再次下拜:“妾身,谢过公子再造大恩!”

        立祀,香火,如此一来,雨师妃才有可能真正挣脱黄昏界。以神祇之身再现人间。

        “你去吧!”

        楚留仙一挥手,决断既下,他就不会再迟疑,让雨师妃带着鬼方面具碎片回到黄昏界中。

        等她再现时候,想来他也准备好了道兵其他事宜,将拥有一支全新的,未曾在修仙界中出现的道兵。

        雨师妃退下后,小胖子哪里还有之前sè授予魂的样子,担忧地道:“楚哥。你真要给她立祀?”

        各中大忌,小胖子只是一想就觉得不寒而栗。

        楚留仙微微一笑,在真龙皇座上放松地坐着,指节敲在扶手上。淡然道:“没有你想的那么严重,我已经想好了一个立祀的好去处?!?br />
        “好去处?”

        小胖子疑惑不解,这为神祇立祀是大忌讳,至于立在哪里有区别吗?

        楚留仙却没有解释太多。念头飘到了那个他化身雷泽鳄龙的地方。

        不错,那个地方,就是雷泽!

        在那一瞬间。楚留仙想到的就是他雷泽鳄龙化身所在的山崖下,渐渐兴旺的祭祀。

        “那里,就是最好的选择!”

        楚留仙越想越觉得这个主意再好不过,心道:“雷泽本就是洞天小方域,为我神霄楚氏掌控,消息不虞走漏?!?br />
        “再来,雷泽世界,每隔一段时间就会衍化混沌,重头再来,也无须担心神祇尾大不掉?!?br />
        “有这般保障在,就是消息走漏,也不是什么太大的问题。这世上宗门太半都圈养有神祇,只是严格控制而已?!?br />
        “雷泽有这个特xìng,我神霄楚氏的牌子,也足以挡住那些非议!”

        错非如此,楚留仙还真未必会为了一支道兵,冒如此大险。

        “好啦!”

        楚留仙没有跟小胖子解释太多,伸了伸懒腰道:“鬼方尊者既除,白玉京重开前,我们还有几天轻松rì子过。

        走,跟我回一趟宗门?!?br />
        楚留仙不说,小胖子也就不问,转而奇道:“回宗门干嘛?”

        “道兵岂是轻易可成的?道兵使用的法器,道阵,禁术,自是得找寻一番?!?br />
        楚留仙一边说着,一边连躲懒的机会都没给小胖子留,拽着他就离开了白玉京,向着道宗山门处去。

        稍顷,秦伯气喘吁吁地赶过来,只来得及看到他们的背影。

        “公~公子~~”

        秦伯紧赶慢赶,还是差了一步,满脸郁闷之sè,喃喃自语:“这可如何是好?”

        ……

        “什么,外出?”

        秦伯一脸尴尬,对面则是莺莺燕燕,更有一个人比花娇的女子脸上堆满了不敢置信之sè。

        “不会是不见吧?”

        那个女子挑了挑秀气的眉毛,质疑道。

        “姑娘哪里话?!?br />
        秦伯胸膛一挺,这话可不能随便接,目光不卑不亢地越过女子,道:“我家公子的确是外出不在,默公子来得不巧,不如改rì再来?!?br />
        他口中的“默公子”软软地倚靠在椅子上,旁边好几个花季少女或是捧着瓜果,或是端着香茗,或是持着扇子……,服侍得再周到不过,俨然是置身在百花丛中。

        秦伯话音落下,对面叽叽咋咋如麻雀的声音顿止,整个玲琅阁都安静了下来。

        “公子留仙,哼哼,果然眼高于顶?!?br />
        百花丛中,一个清亮的声音传出:“罢了,小清,留下名刺,我们改rì再来?!?br />
        旋即,一群莺莺燕燕簇拥着“默公子”,洒落花瓣朵朵,离开了玲琅阁。

        秦伯苦笑着拍落掉在他身上的花瓣,从窗户往下望去,但见得一座粉红sè的软轿远去,连抬轿子的都是娇美少女。

        “怎么就惹上了这一位?”

        秦伯低头看了一眼手中名刺,上面三个花体字在阳光下竟显得有些刺眼:

        “公~子~默~!”

        PS:公子默,由书友公子默扮演,嗯,是男还是女呢?这是个问题。(未完待续……),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