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三十三章 瓮中鳖

    第三十三章 瓮中鳖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楚留仙“有客自远方来”话出口,百晓生手中变戏法般地多出了一把折扇法器,横于胸前,jǐng惕四顾。

        宝库之中空荡荡的,话音回荡,除了他们两人外,只有一堆不会言语的宝物,再无一人,也无人回应。

        百晓生却全无放松,或者是质疑的意思,又退后两步,堵在宝库门口处,严防死守。

        他并不擅长战斗,甚至没有什么修为可言,但这么一拦好歹也能耽搁对方一点时间。

        楚留仙与百晓生相反,仿佛只是说了再平常不过的一句话般,浑身放松,上下无不是破绽,就差在脸上写着“快来攻击我吧”。

        宝库中,安静如故。

        “贵客以为留仙在使诈不成?”

        楚留仙摇头失笑,目视宝库角落,随意地拱了拱手,“留仙见过鬼方尊者,神交已久了!”. .

        方位,身份,二者都在这一句话中点明,那里若是真有人,真是那五方尊者中唯一幸存的那一个,这时候当现身了。

        “你怎么知道的?”

        一个沙哑的,带着yīn风一般冰冷的声音,从宝库角落处传出。

        这一声传出,无异于承认了!

        一阵水波般的涟漪,宝库角落处现出了一个人影,朦朦胧胧,yīn暗漆黑,好像在黑夜灯火下,有人的影子突然活转过来一样。

        “鬼方尊者?”

        楚留仙脸上带笑,眼中却全无笑意。

        “楚留仙!”

        简简单单三个字,从鬼方尊者口中道出,饱含了无尽恨意,好像自九幽传来。

        “你怎么发现我的?”

        鬼方尊者目光牢牢地锁住楚留仙,身上气息不断暴涨,自身朦胧yīn影都在剧烈地晃动,仿佛暴涨的气息都要将他自身撕裂。

        楚留仙对他的蓄势视若无睹。笑道:“离尘沙!”

        “我的属下发现尊者在天道城失去踪迹,中间偏巧又有离尘沙这样的奇物被售出,我便在想,要是凑在一起会出现什么情况呢?”

        楚留仙是脸上还是带着笑容,对充斥宝库中,如yīn风阵阵,似百鬼嚎哭般的气势直若不觉,饶有兴致地对鬼方尊者解释道:“于是我就布了这么一个局,比起在道宗山门内,在宝库里近乎孤身一人。就是最好的下手时机了?!?br />
        “我想你不会错过,现在看来是我猜对了?!?br />
        楚留仙说这番话的时候,并没有显露出得意、炫耀、刺激一类的表现、意图,可是落在鬼方尊者心中,依然是直如侮辱一般。

        “够了!”

        鬼方尊者冷然出声:“楚留仙,你再是谪仙下凡,惊才绝艳,修行rì浅的你绝对不会是我对手。

        你竟然敢拿自己作饵,你凭什么?!”

        “你凭什么”四字。如惊雷炸响,在宝库中轰然回荡,引得诸般天材地宝在架子上震颤,似要坠落于地。

        鬼方尊者的脸上。一个青铜面具五官狰狞,蓦然浮现出来,牢牢地扣在脸上。

        霎时间,宝库中鬼气森森。一个个虚幻的影子从鬼方尊者身上冒出来,又钻进去,好像调皮的孩子在自家父母的怀抱里嬉戏。

        亲眼见的这一幕者。却绝对不会将这些影子与天真的孩子联系在一起。

        它们每一个都奇形怪状,死状凄惨,脸上饱含的是恨意,是怨念,是时光都无法磨灭的绝望与仇恨。

        鬼方尊者的气势暴涨到极致,有形的yīn风在宝库中呜咽回荡,如群鬼嚎哭,却盖压不下他的厉喝声音:

        “你凭什么?”

        “凭那个废物?”

        “凭你浅薄的修为?”

        “还是凭这个阵法?”

        鬼方尊者一步重重地踏下,轰的一声,一道道光柱从宝库地面上迸shè而出,华光流转,勾勒出了一个繁复的阵图,笼罩在整个宝库地面上。

        “你发现了???”

        楚留仙竟然还笑得出来,一手指天,一手指地,道:“这宝库存在近千年,一直是天上白玉京存放宝物的所在,当年是由我们神霄楚氏的阳神真人亲自出手布下的阵法,你觉得如何?”

        鬼方尊者的气息,顿时一滞。

        他的气势本来已经攀升到了巅峰,鬼哭神嚎,yīn风阵阵的外象显露,由其威势滔滔如海啸,猛地一停滞愈发地明显,就好像一道大坝,猛地拦住了江海。

        阳神真人这四个字,无论什么时候,都有绝大的威慑力!

        至少这个时候,鬼方尊者无法气势汹汹地说“你凭什么”。

        “哼!”

        鬼方尊者冷哼一声,道:“原来你就是凭着这个阵法发现我的存在,你的倚仗就是这个吗?”

        他冷笑出声:“要是阳神真人亲手掌控阵法,我自然束手待毙,不敢与争,至于你?”

        “阵法也好,宝物也罢,终究取决于人!”

        “你来掌控这阵法,我又有何惧!”

        鬼方尊者又是一步踏出,坚定地走向楚留仙,口中大喝:“就让我看看,到底是你公子留仙用阵法困死我,还是我先将你剥皮抽筋,抽出神魂,好生炮制一番!”

        楚留仙还是在笑,带着赞叹地笑:“倒是心志坚定之辈,yīn神尊者就是yīn神尊者,果然有过人之处?!?br />
        一边说着,他一边缓缓落座,双手虚按在扶手上,整个人显得放松无比。

        然而,他这个动作一做出来,鬼方尊者的脚步却不为人察觉地顿了一顿。

        “这个座椅……”

        鬼方尊者这会儿才注意到楚留仙身下的座椅非同凡响,诡异地是之前气息尽敛,他竟然忽略了过去。

        这会儿他也顾不得去想这到底是楚留仙的手笔呢,还是阳神真人阵法的作用,只是心中jǐng钟长鸣,yīn神尊者的灵觉告诉他真龙皇座很危险,非常危险。

        鬼方尊者灵觉全开,yīn神跃跃yù试,鬼方面具中有百鬼嘶吼争先恐后yù出,处在巅峰状态的他,隐隐能听到龙吟之声,如潜龙出渊前的长吟。

        就在他脚步一顿,注意力为真龙皇座吸引的时候,楚留仙豁然抬头,眼中jīng光迸shè,大喝出声:“动手!”

        “动手?谁动手?”

        鬼方尊者一惊下,下意识地瞥向门口处。

        他倒不是觉得百晓生会对自己造成什么威胁,只是以为又有什么强者到了楚留仙这才如此有恃无恐。

        一望之下,除了如临大敌的百晓生外,宝库外空荡荡的,唯有玉树繁花,风中摇曳。

        “不好!”

        鬼方尊者连惊疑之念都来不及浮出来,便觉得有劲风扑来,如泰山压低,要将他整个人碾为肉糜。

        一抬头,鬼方面具下鬼方尊者瞳孔骤缩,一个龙爪占据了整个视野。

        “轰!”

        一声轰鸣,咆哮龙吟,鬼哭之声戛然而止。

        面对袭来的龙爪,鬼方尊者双手架上,从身上冒出鬼物数十,鬼方面具中更有yīn魂争先恐后,杂糅在一起化作一只鬼爪与龙爪相对。

        连绵响声,炒豆子一般的,但见得两条身影在阵法范围中往来穿梭,彼此纠缠,时而东风压倒西风,时而西风压倒东风,你来我往,僵持不下。

        “痛快,痛快,太痛快了?!?br />
        一个憨憨的声音连声大叫,呼呼喝喝,听之让人烦躁无比,恨不得冲着声音主人的屁股,狠狠地来上一脚方才解恨。

        “嘭!”

        又是一声巨响,一个真龙虚影在空中掠过,落向楚留仙的身旁,现出了一个胖乎乎的身影。

        小胖子,王赐龙!

        “痛快啊~~~”

        小胖子两只手从龙爪变回了人手,活动着关节酣畅不已。

        正对面,数丈开外,鬼方尊者现出身形,除了鬼方面具依然完好外,周身上下竟是出现很多龙爪印痕,更有很多撕裂的痕迹。

        无论是龙爪印痕还是撕裂痕迹,在鬼方尊者仿佛没有实体的yīn影蠕动下,渐渐弥合。

        “小辈尔敢??!”

        鬼方尊者浑身都在颤抖,他堂堂一个yīn神尊者,曾几何时被一个小辈压制得那么惨过?哪怕是七大世界,真龙血脉,也不当如此??!

        既羞且辱,他竟是一时说不出话来。

        “太痛快了?!毙∨肿踊乖谌冈灸?,好像看不到怒发冲冠的鬼方尊者,冲着楚留仙道:“我还没有这么痛快地揍过yīn神尊者呢?!?br />
        他眼皮一夹鬼方尊者,用轻蔑至极的语气道:“也不过如此嘛!”

        楚留仙好悬没笑出声来,这小胖子当真够促狭的,要是没有这个天威法阵压制住鬼方尊者的实力,两个小胖子上也只有抱头鼠窜的下场。

        “小辈欺人太甚!”

        鬼方尊者彻底怒了,他的鬼方面具在这一刻仿佛化生成了一扇大门,从中有大片的yīn影在满溢而出。

        “yīn神!”

        楚留仙眉头一挑,惊讶了,“他竟然把yīn神都沉入鬼方面具中,怪不得诡异无比?!?br />
        鬼方尊者yīn神一出,这是要全面发力,要拼命的架势,小胖子见状连想都不想地,直接一个闪身,躲到了楚留仙后面去。

        “哥,你是我亲哥,该你上了,让小弟喘口气?!?br />
        小胖子舔着脸,便宜占尽后,这个硬骨头他就没打算上去找晦气了。

        楚留仙亦不恼怒,摇了摇头,笑容收敛,冷冷地道:“鬼方,你还要挣扎,真以为有侥幸可言吗?”

        “现在的你,不过是瓮中鳖!”(未完待续……),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