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二十四章 龙川之战(中)(中秋快乐)

    第二十四章 龙川之战(中)(中秋快乐)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嘭~!”

        这是龙川鳄龙被rì曜光柱从九天之上直接打落下来,重重地砸落在大河上。

        无尽流水受此冲击炸上天来,化作漫天暴雨,倾盆而下。

        偌大一条河流,决堤的疯狂水势经此一劫,竟是在宽广的河面上出现了断流的景象。

        这断流只是一瞬,下一刻,河水从上游汹涌而来,淹没河床,也掩住了龙川鳄龙怒吼咆哮飞起后留在河床上的深深凹陷。

        ……

        “轰!”

        又一道rì曜光柱从而天降,楚游龙的龙马yīn神一时没有纠缠住被它挣脱了开来。

        龙川鳄龙固然暴戾蛮横灵智不足,但这个不足是针对那些与人无异的大妖而言,基本的趋利避害它还是懂得的。 . .

        于是乎,一击rì曜光柱擦着龙川鳄龙庞大身躯,带起鳞片大如圆桌在光柱中湮灭,最终轰在了龙川大地上。

        一击之下,滚滚烟尘升腾而起,在九曜古船上望去,直如一朵巨大的蘑菇拔地而起,上至百丈高空。

        待得尘埃落定,眼前清晰,一个豁然大坑出现在平坦的龙川大地上,坑洞四周向外辐shè出地皮一层层的褶皱,若是大地亦为之一击觉得痛彻皱起了眉头。

        ……

        ……

        九曜古船上,秦伯和双儿不知道何时开始摒住呼吸,拳头紧握,紧张得手心一直在冒汗。

        应接不暇,惊天动地的一幕幕,随着楚留仙那一记撕裂了长空的九曜镜光柱轰击拉开序幕,接连不断,毁天灭地般威能,震耳yù聋的巨响,无一刻断绝。

        “这……这……这……”

        秦伯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

        曾几何时。楚留仙还将秦伯看做是高手,修为深不可测,世易时移的此时此刻,秦伯再看楚留仙cāo纵九曜镜,与楚游龙并肩鏖战龙川鳄龙,竟是生出惊骇、震撼之感。

        秦伯收敛了心神,凝神再看眼前情况,不敢确定地想道:“这,应该是占据了上风吧?”

        他站在九曜古船的甲板上,自然看不到高处楚留仙的眉头一点一点地蹙起。丝毫不因又一击九曜光柱轰在龙川鳄龙身上,以至其血染长空而稍减。

        “好强!”

        “这龙川鳄龙竟然强到了如斯地步!”

        楚留仙的震动,不比秦伯来得稍少。

        龙川鳄龙在楚游龙龙马yīn神的纠缠和攻击下,在楚留仙瞅准了机会与空当,一击击的九曜光柱轰击,表面上翻来覆去,被追杀得上天入地,至于大地龟裂,河水断流。长空云碎,它一身鳞片更是碎裂无数,洒落的鲜血近乎可以填满了一个湖泊……

        但是!

        无论是压力陡增,愈发纠缠不住对方的楚游龙?;故莄āo纵着巅峰纯阳法器核心的楚留仙,两人都知道不是表面上看去的那么简单。

        龙川鳄龙是在下风吗?是!

        它受了重伤对不?对!

        可是这么长的时间过去,龙川鳄龙竟然还是生龙活虎,满目疮痍的伤势。狼狈不堪的现状,至始至终都不曾伤到它的根本。

        不管再是可怕的,能将一整座小山凭空抹去的攻击。落在龙川鳄龙的身上都无法让它伤筋动骨,不能再战!

        “留仙!”

        远方,楚游龙的龙马yīn神一边合身撞在龙川鳄龙的身上,将它生生撞开以至其不会威胁到九曜古船本身,一边大喝出声。

        一声大喝,喊的只是楚留仙名字,除此之外,再无一字。

        楚留仙懂得他的意思。

        楚游龙这是渐渐不能把握住局势了。

        一声“留仙”,不是提醒,而是提问,问的是楚留仙的决断。

        是战,还是退?

        眼前情况,龙川鳄龙一强如斯,除了其天地异种,天赋异禀之外,他们所推断的龙川龙气为其所得当也是很大一个原因。

        在这样僵持下去,形势说不准会向着龙川鳄龙方向一点一点地倾斜过去,到时优势不再,楚留仙他们就不再是想战即战,想退即退的主动局面了。

        要做决定,就得趁早,过得一段时间或许yù退不能,那就坐蜡了。

        秦伯和双儿一开始懵懵懂懂,不知道楚游龙一声大喝后又告沉寂是什么原因,迟疑了一下,方才恍然大悟。

        “公子会做何选择呢?”

        秦伯和双儿都抬起头来,仰望着高处衣袂飘飘,凭风而立,看不清楚形容的自家公子。

        楚留仙对眼前形势,楚游龙的意思把握,更在秦伯他们之上,甚至在楚游龙还没有喊出那一声前,他就已经开始了抉择。

        “退?!”

        楚留仙哂然一笑,顷刻之间,这个念头就在他心中抹得干干净净。

        不是他为争一口气,亦不是天生强项非与这妖物争一时短长,真正让他完全不考虑退避的是九曜古船上望下去,如同蚂蚁般渺小的凡人们。

        不仅仅是从九曜古船上望去,无论从哪个方向看来,之前在洪水肆虐,生灵涂炭下仓皇无路,现在跪地膜拜,祈求天上仙人救苦救难,除此妖魔的人们,都与蝼蚁无异。

        他们弱小,他们悲哀,他们的生死,cāo于人心一念,岂不悲乎?!岂不渺???岂不直如蝼蚁?

        楚留仙在做决断的时候,下意识地一眼瞥下,望向这些“蝼蚁”。

        正是他们,让他瞬间抹去了退避的念头。

        “我等若退,自是安全无虞,但是受伤、暴怒的龙川鳄龙怒气无处宣泄,岂能放得过他们?”

        “经此一役,岂还能找得出蓄意隐藏,不敢露头的龙川鳄龙?”

        “前前后后,这一退无异于将数十万生灵推向鳄吻!”

        楚留仙的神sè愈发地冷峻,以及,决绝!

        “我要做的是一场功德,是解救生民于水火,不是将他们推入水深火热,万劫不复?!?br />
        楚留仙更不能接受。他去做有始无终,不顾后果,yù为功德,反为帮凶的蠢事。

        “长老!”

        在楚游龙的龙马yīn神见缝插针地回头张望过起来的时候,看到的是九曜古船调转船头,不退反进,耳中听得的是楚留仙沉如山岳的声音:“让开?!?br />
        九曜古船一掉头,沉声几个字,不管是楚游龙还是秦伯等人,无不瞬间明白了楚留仙的心意。感受到了他的执拗。

        今rì,誓诛龙川鳄龙,为生民除此獠。

        楚游龙何等人物,他心中未必认同楚留仙的决断,但在战场上却全无犹豫,龙马俯身一个冲锋,马踏虚空撞开龙川鳄龙后,当即一个闪身依言让开。

        “加速!”

        rì帆高挂,rì曜成风。兜满了风帆,九曜古船的速度加至巅峰,乘风破浪,庞大如山。却有怒涛胜海之威势。

        九曜古船正面百丈开外,龙川鳄龙双翼展开遮天蔽rì,在虚空中保持住了平衡,暴虐无比的双眼落到了九曜古船上。

        下一刻。龙川鳄龙眼中的暴虐一闪而逝,化作惊疑,乃至。惊恐。

        “撞!”

        楚留仙双手按在九曜镜上,既是借此稳住身形,又是将磅礴的灵力灌注入九曜镜中。

        “??!”

        楚留仙一个“撞”字,喝破了狂风乱云,清楚无比的传入九曜古船内外所有人的耳中。

        一字清晰如此,乍听起来,所有人都以为是听错了。

        楚留仙这是要以九曜古船,撞击龙川鳄龙。

        一字命令,决绝尽显无遗,楚留仙要与龙川鳄龙战到底,不退一步的决心,借此传递入了所有人的心中。

        这个命令,没有人违背。

        下一刻,九曜古船上所有人觉得天一下子黑了起来,腥风、怒吼、站立不稳的震荡,成了唯一的主题。

        九曜古船,迎面撞入了龙川鳄龙的怀中。

        古船攀至巅峰的速度骤降,去势顿止,巨大的力量作用了龙川鳄龙的身上。

        这一幕落入旁边楚游龙的龙马yīn神眼中,即便是yīn神之躯,龙马之体,依然露出了拟人的惊骇之sè。

        突然

        “轰轰轰~~~~”

        声声轰鸣,带出几分沉闷的味道,好似惊天的炸雷闷于山谷中,雷声又是回荡群山不得出一般,暴烈而沉闷。

        九曜古船和龙川鳄龙之间,随着一声声闷着的轰鸣声,一个巨大的光团是飞速膨胀开来,然后,一弹!

        “嗖!”

        九曜古船倏忽之间,倒退百丈,好悬没有倾覆过去,艰难地在虚空中停了下来。

        龙川鳄龙被轰飞了出去,眨眼间跨越数百丈距离,背撞在拔地而起的一座高山上,深深地陷入其中,再踉跄地栽落下去。

        那座高山被撞击处为中心,大片的龟裂飞快地爬出,旋即整座山轰然剧震,山体一片片地滑坡、坍塌,竟是拦腰而断。

        坠落下来的万钧巨石如山神之怒,将无力栽落下去的龙川鳄龙埋入其中,硬生生靠着落石如雨,堆出了新的山体。

        天地间,陡然安静了下来。

        九曜古船上不住迸发出去的九曜光柱止歇,踏破虚空的龙马凝滞,响彻天地吼叫声消散,连狂风也收敛了张扬,静静地好似在等待着什么。

        “死了吗?”

        秦伯狼狈地从九曜古船的甲板上爬起来,眺望着沉寂如坟墓的新山,下一刻,疑惑的目光上移,落到自家公子身上。

        楚留仙静立数息,淡淡出声:“长老,我们

        再来!”

        话音刚落,一声开天辟地般的巨响,伴着乱石穿空,在所有人的耳中炸开。(未完待续……),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