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十六章 心性(下)

    第十六章 心性(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力量啊,如醇酒醉人,亦如酗酒有瘾,更容易让人在醉中痴狂,迷失了自己?!?br />
        狄老的声音在楚留仙耳中悠悠地回响着。

        楚留仙暗暗点头。

        他能理解那个百战老兵的想法。

        曾经纵横沙场,百战余生,一手杀人术,普通人在他的眼中,与那引颈就戮的鸡鸭有什么区别?

        看人时候,见得脖子,想的是用多大力气,发力在哪里能致人死命;一人靠近之际,第一反应是jǐng惕,是先下手为强。

        百战老兵,回归城镇,却再也适应不了普通人的生活。

        楚留仙收回目光,那个百战老兵看人的眼神让他难受。

        曾几何时,他也有过类似的想法,掌能移山填海之法器,可呼风唤雨之法术,回头再看凡人,乃至于孱弱一些的修士,感觉就好像是在看砧板上的鱼

        楚留仙毕竟是修士,坐拥神霄楚氏和道宗典籍,又有名师指导,他能知道那是心魔,是心xìng失衡,于是克制,于是扭转。

        那个百战老兵则不同。

        他完全不知道自身出了什么问题,只是看其他同类如蝼蚁,格格不入,平静中掩藏着疯狂。

        “这样下去,此人早晚迷失,为心魔所趁,做出让自己后悔终生的事情来?!?br />
        楚留仙心中刚刚闪过此念,城镇中百战老兵走到一处巷子口,“哎呦”一声,一个穿着一身红,像火一样蹦蹦跳跳的小女孩欢笑着从中冲了出来,撞在了老兵身上。

        楚留仙“咯噔”一下,知道不好。

        在那一瞬间,他能看到老兵如受惊的战马,眼睛一下就红了。本能出手“扶”住了小女孩。

        一手握住小女孩纤细的脖颈,浑身肌肉绷紧,就待发力!

        眼看着不忍言的事情就要发生,百战老兵忽然怔住了,如六片顶阳骨全开,一盆冷水灌入,打了一个寒颤,冷静了下来。

        他放松绷紧的肌肉,原本作势要扭断小女孩脖子的手下滑,把吓呆了的小女孩搀扶起来。

        从头到尾。除了高处的楚留仙和狄老外,包括那个小女孩自己都没有发现异常,人群依旧川流不息,小女孩站直了,甜甜笑着道谢挥手告别。

        喧闹的街市中,百战老兵心有余悸,呆呆地站在那里,说不尽的落寞……

        楚留仙长吁出一口气,从老兵身上收回目光。瞥了身旁狄老一眼。

        狄老正将手重新纳回袖中。

        在那千钧一发之际,若非他隐秘地出手,怕是街市中已经喧闹成一片,一个花蕾般的生命消失。一个老兵沉浸在悔恨当中,悲剧不可挽回。

        “走吧!”

        “我们去下一个地方?!?br />
        狄老重新出手把住楚留仙的胳膊,再次腾云而起。

        一直到两人腾云驾雾,街市的喧闹声渐不可闻的时候。那个百战老兵依然雕像一般地出着神。

        楚留仙这次没有再多问什么,隐隐约约地把握住了神霄楚氏长老会以及狄老的目的所在。

        甚至,他隐隐地还有着一种期待的感觉。

        默然跟着狄老。他们去到了下一处。

        湖如明镜,水乡如画,有拱桥似天上彩虹,乌篷船状水中弯月,美不胜收。

        水乡人家,不如城镇中繁荣喧哗拥挤,却多了几分悠然自在淳朴。

        循例找了一个高处,狄老与楚留仙落了下来。

        这一回,狄老并没有给楚留仙指明要观察什么,只是在他身旁静静地负手而立,似也陶醉在这水乡风光当中一般。

        狄老不言,楚留仙亦不问,只是凝神望向下面。

        水乡小镇,稀稀落落人群,多有卖鱼儿,棱角一类水产者走街串巷。

        有少女,与老翁,亦有一个老乞婆满脸愁苦,连乞讨都显得心不在焉,不住地在街旁张望着什么。

        顷刻之间,楚留仙在那个老乞婆堆满了褶子、尘土的脸上,看尽了痛苦、绝望、不舍、痛恨等诸般神sè。

        不由自主地,他就将绝大部分注意力放在老乞婆身上,怀疑她就是狄老想让他看到的。

        好半晌,楚留仙见得老乞婆佝偻的身子一下子僵硬,挺直。

        街的另外一边,几个衙夜着一个带着刑拘的年轻人,由远及近而来。

        年轻人浑身是伤,跌跌撞撞,满脸悲愤,却只能拖着锁链,勉力跟上衙役的脚步。

        经行处,血滴落在青石板上,几乎要晕出一个“冤”字来。

        “我的儿啊~~~~”

        老乞婆如遭雷击一般地蹦了起来,哭喊着扑上去,为衙役所止不能靠近,任由她如何伸长了胳膊,还是触碰不到年轻人。

        母子之间,数尺之隔,直如天堑。

        高处,楚留仙的眉头皱了起来。

        “留仙?!?br />
        狄老的声音适时地响起,“你看那边?!?br />
        楚留仙循着狄老所指方向望去,但见得湖面拱桥上,一个八抬大轿正在上桥。

        八抬大轿前后都是仆人,肆意地驱赶着路人,其凶横暴虐,让众人皆不敢上桥与其争道。

        宽大的桥面上,只有轿子在晃晃悠悠地前行着。

        似乎是听闻到了老乞婆的哭喊声音,轿子里伸出一只手来,拨开帷幕,向着街中望了一眼。

        “哼!”

        轿中人冷哼一声,似有不屑,垂下帘子吩咐轿夫快行。

        楚留仙借着那一掀帘子的功夫看得真切,轿子中是一个体胖如猪的中年人,无怪八个壮汉轿夫依然抬得气喘吁吁,其分量之重可想而知。

        本来他还没有太过在意这个轿中人,关键时刻狄老的声音再次响起。

        “此人是老乞婆的长子,刑徒的大兄!”

        “嗯?!”

        楚留仙愕然回首,不敢置信地望向狄老。他从轿中人的反应中没有看出哪怕一丁点儿血脉至亲的感觉,有的只是无尽的冷酷、不屑,乃至得意。

        狄老对他的目光恍若不觉,继续慢悠悠地道:“其人倾尽家财,豢养强人以为寇。洗劫数个村庄,明面上则是一个大商人?!?br />
        “他驱赶老母出门,诬陷自家兄弟囹圄,为的不过是些许钱财,以及他们两人的规劝让其厌烦?!?br />
        “其人之狠毒,为了财势泯灭人xìng,可谓之曰:‘人魔’?!?br />
        楚留仙默默地听着,大致明白了狄老让他看这一幕的意思。

        若是之前那个百战老兵是身有力量,从而迷失在力量当中不可自拔,那么这个“人魔”就是为了力量。泯灭人xìng,孜孜以求,为心魔吞噬。

        “下一个,又会是什么呢?

        楚留仙心中好奇,口中却是淡淡地道:“狄老,我们走吧?!?br />
        说话时候,他轻轻地一挥衣袖,似是要甩去落在衣服上的尘埃一般。

        此刻,八台大轿至桥zhōng yāng。下面是万顷波涛;老乞婆被衙役一推倒地,年轻刑徒使命挣扎亦无法去搀扶自家母亲一下。

        下一刻,隆隆之声如雷,湖上横跨的拱桥毫无征兆地坍塌。八抬大轿坠入湖中,连带着其中体胖如猪的人魔一起再没有浮起来;

        纤细的电光游走,几个衙役僵硬不能动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年轻刑徒的刑具断裂开来。脱离他们的掌控。

        最后,当湖中恢复平静,年轻刑徒扶着老母远走。原本楚留仙和狄老所在地方空荡荡的,再无一人……

        ……

        “这又是要看什么?”

        楚留仙有哭笑不得之感。

        看过了百战老兵与人魔之后,他可是抱着很大期待,也是做好了再见人间惨剧的心理准备,结果出现在他面前的一幕却是一群放课孩童从私塾中涌出,嬉戏着、打闹着。

        “这是什么情况?”

        楚留仙很是无语地望向狄老,却见得狄老也在东张西望,有点失望的样子。

        “怎么会没有呢?”

        狄老挠头,一拽楚留仙的胳膊,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走遍了数十个私塾,总算在一处族学上空停了下来。

        他长出了一口气,讪讪然道:“很常见的啊,今天真是见鬼了,你看!”

        狄老伸手一指下方。

        按他所指的方向望去,楚留仙只见得有七八个男孩子躲开塾师的目光,在角落处打闹着。

        一看之下,他愈发地无语,腹诽道:“是常见,能不常见吗?一群小毛孩子打架……”

        狄老想让楚留仙看的,的确是一群孩子的打闹。

        “看出点什么来了吗?”

        狄老恢复云淡风轻样子,若有所指地问道。

        “嗯!”

        楚留仙自然知道狄老这般人物不会无的放矢,静下心来观察,很快就发现了狄老想让他看什么了。

        在那群孩子当中,有一个满脸稚气,但身高体壮如成年人的孩子,正一脸无辜,被另外一个孩子推在肩膀上步步后退,很快退无可退地困到了墙角处。

        让人吃惊的是那个动手推搡的孩子个子只是到那个高大孩子的胸口处,却一脸凶悍,将高大孩子逼到墙角后就是一阵拳打脚踢。

        那个高大孩子完全不敢还手,双手抱头任由踢打,最后还嚎啕大哭了起来。

        小个孩子打得累了,得意洋洋地在其他孩子簇拥下扬长而去,留下高大孩子抽泣不止。

        楚留仙看到这里,除了为那个高大孩子怒其不争外,大致悟到了狄老的用意。

        这些孩子都是一族中人,观其服饰也无高低贵贱之分,导致这个结果的只能是个人心xìng问题。

        类似的情况屡见不鲜,任是谁人都曾见过。

        “你明白了吗?”

        狄老面带微笑地问道。

        “嗯?!背粝晌⑽Ⅱナ?,道:“空有力量,无有匹配的心xìng,为人所欺?!?br />
        “还有呢?”

        狄老刨根问底地追问。

        楚留仙心知肚明,狄老想听的是他对所见三个场景的评论与感悟,不过这回他却是不打算按照对方的戏本子走了。

        他看着狄老的眼睛,问:

        “雷泽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未完待续……)

        PS:推荐《穿入聊斋》《人神》作者:南朝陈的新书《谁与争锋》,书号:2526085。

        文笔优美,娴熟老道,老作者的新书,值得期待。,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