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十四章 镇神头,近黄昏

    第十四章 镇神头,近黄昏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桑树成yīn,上挂累累紫红sè硕果,淡淡甜香味四散。

        大树成盖,下yīn凉处有众村老或闲谈,或弈棋,或纳凉,或饮酒,阵阵嘈杂声音随风而来。

        楚留仙走在简陋的村道上,穿田亩,近村庄。

        越是靠近,那嘈杂声音就越是清晰地传入他耳中。

        无非家长里短,吹嘘少年时候如何,弈棋的当时思路清晰,落子如飞,非快棋不下;饮酒的言斗酒一口尽,面不红来气不喘……

        楚留仙踏入村中,踏入这月下田园景象,感觉整个人都随之沉静了下来。

        无车驰马骤之喧哗,无衣冠朱紫之富贵,有的只是田野乡间,怡然恬淡。

        楚留仙终究是少年人,纵心中有城府之深,心有山川之险,对这林泉之乐,恬淡悠然还不是很向往,稍一沉迷就拔了出来。

        旋即,他就发现了一件诡异事情。

        小小一个村落当中,如罗盖般的一株株大树下,三三两两无论在做着什么的村人,不是老汉就是老妪,无有青壮年,更没有稚子幼童嬉闹。

        这,俨然是一座全然有老者所组成的村落。

        楚留仙的靠近,他的近村,乃至于他走到大树罗伞下,停留在一对弈棋中老汉旁,至始至终都没有人望来一眼,就好像他是透明的一般。

        “有趣?!?br />
        楚留仙一笑,索xìng不管此来的目的,将目光落在对弈老者,以及棋局上。

        两个对弈老者,一个羽扇纶巾,山羊胡子,满脸自矜之sè,胜似乡野间附庸风雅学究;一个袒胸露腹。胡须根根炸起如刺,胸毛虬结如稻草,好像杀猪的屠夫。

        这样两个风马牛不相及的老人对坐弈棋,浑然忘我。完全没有注意到旁边多了一个注目过来的人,心神都沉浸在那方寸之间。

        楚留仙打量了两个老者一番后,便将目光落在棋局上。

        棋子是冷暖玉制成,棋盘以楸木为材。落子声声,铿然清脆。

        楚留仙观战时候,两个老者刚刚结束了上一场厮杀,重新下了座子开始新的一局。

        一开始楚留仙还不是很在意。渐渐地沉浸入其中,心里尽是纵横间烽烟四起。

        “高!”

        “两个堪称国的纹枰高人?!?br />
        楚留仙只是看了几步,就知道眼前这两个老人棋力远在他之上。不知不觉地。就被棋局给吸引住了。

        片刻功夫,三十二棋过,“屠夫”老者得意洋洋,捻着胸毛咧开嘴巴大笑;“学究”面如苦瓜,扯下山羊胡子数撮而不自知。

        显而易见,棋局上是“屠夫”占了大大的上风。

        楚留仙不由得代入其中,想着若自己坐在“学究”这个位置。该当如何落子。

        时间一点一点地流逝着,一次长考,竟是一个时辰过。

        楚留仙从未长考过如此长的时间,固然头绪全无,胸中憋闷,头里眩晕,腹内直yù呕吐,依然不觉得时间之流逝,心绪也不觉烦躁。

        以为是暴躁xìng子的“屠夫”也赖得住xìng子,除了白了“学究”几眼以示不满外,再无其他举动。

        整个村子好似都笼罩在一片恬淡与无为当中,再是急躁的人置身其间都会变得耐心十足,沉静如水。

        好半晌,就在楚留仙以为这一会一直长考到天明的时候,“学究”眼中忽然放出光来,整个人险些趴到棋盘上,接着大叫一声,拈起一枚棋子拍落。

        “啪~~”

        落子清脆,其声悠扬。

        楚留仙,“屠夫”两人皆是一震,不是为了落子声音,而是“学究”这一棋。

        “妙绝!”

        楚留仙如因琼浆,禁不住脱口而出:“镇神头,一子解双征,绝妙!”

        “学究”捻须自得,笑得矜持。

        “屠夫”面如土sè,不敢置信。

        旋即,“屠夫”抓起一把棋子洒在棋盘上,这是认输了。

        不过,棋可以输,人显然是输不得的。

        “屠夫”一脸愤愤之sè,道:“老穷酸你是走了什么狗屎运气,竟被你蒙到这一,叫什么呢?恩恩,镇神头不错,一子解双征??!”

        “你这一子还是子吗?我看是刀子,插在老子的心窝上了,真真气煞我也?!?br />
        “学究”也不恼,更不在狗屎运什么的纠缠,悠然道:“这一子不是子还能是什么?”

        “屠夫”愤愤不平,嚷嚷道:“你是‘子’,那跟其他的‘子’能一样吗?”

        “学究”也来了兴致,将羽扇往棋盘上一扔:“呔,你这负犬,何其能吠。子非子,难道黄?;狗桥A寺??”

        在两人之旁,一头悠然自得地躺在树下啃着夜草的老黄牛疑惑地回过头来,总有种躺着挨了一刀的感觉。

        紧接着,两个半截身子都入了黄土的老人就着“黄牛是?;故欠桥!钡奈侍庹哿似鹄?,你不服气我,我不服气你,争得那是个面红耳赤,就差挽袖子动脚了。

        楚留仙在一旁看得一头雾水,哭笑不得,不知道这是闹得哪一出。

        “这一村子,未免太过有趣了吧?”

        楚留仙这边看戏看得不亦乐乎,同时也成了别人眼中的风景。

        从头到尾,他都没有发现村中有人抬头,移目,看上他哪怕一眼,可是始终都感觉到一种异样,数十道无形的目光聚焦一般的感觉。

        两个老人吵得累了,默契地停了下来,“学究”抬头,看了楚留仙一眼,摇着羽毛扇子道:“这位小友既能看出老夫这一一子解双征妙处,还取得镇神头的好名,想来也当是纹枰好……”

        他话都没完呢,对面“屠夫”听得他那自矜之意,冷哼一声,怒目而视。

        “学究”就当没听到,云淡风气地继续道:“不知小友能弈否?愿弈否?”

        这话一出。别是“学究”自己了,就是“屠夫”也顾不上跟他斗气,期待地望向楚留仙。

        这两老人显然是寂寞惯了,眼中情不自禁地流露出期待之sè。俨然是小孩子邀请朋友一起嬉戏一般的神sè。

        楚留仙微微一笑,拱道:“晚辈能弈,不过今rì非是为了弈棋而至,乃是应邀而来。改rì再来向两位前辈请教?!?br />
        两个老人毫无掩饰地露出失望之sè,收拾起棋子的动作也显得有气无力,漫不经心起来。

        “是啊?!?br />
        “学究”叹息:“若非是有事,有谁能来?有谁会来?却是老夫想到差了?!?br />
        “屠夫”冷笑:“老穷酸你就酸吧。别耽搁年轻人正事?!?br />
        他长身而起,走到村旁山壁下,双叉腰。冲着上面大喊:“老狄~~~~”

        中气十足。齐声隆隆,如闷雷炸响,滚滚而过。

        “你等的人来了~~~”

        他头顶上,山壁间,一个个漆黑洞穴深不见底,只有风吹山壁,打着旋儿卷入其中。稍稍能缓解几分寂寞。

        楚留仙望向山壁,脸上忽露出凝重之sè。

        他清晰地感觉到,随着“屠夫”一声喊,山壁上洞穴中隐隐约约,不知道多少道气息若隐若现,更有不知道是目光还是jīng神的无形力量,落在他的身上。

        这一刻,楚留仙的感觉比起当初在通天峰面对那么多宗门弟子还要来得清晰,依稀更有一种不清,道不明的熟悉感觉。

        那种感觉,就好像是他在村中如“屠夫”,“学究”等人身上感觉到的一样。

        那种熟悉,不是源自气息,而是更在其上,玄之又玄的东西。

        论及气息,楚留仙踏入到这个村落开始,就完全没有在“屠夫”等人的身上感觉到哪怕一丁点儿的气息,闭上眼睛,他怕是会觉得整个村子空空荡荡,一人不存。

        很快,一个身影从一处山壁上一处洞穴里踏出,只是一步,落到了“屠夫”面前。

        顿时“屠夫”如被掐住了脖子的鸭子一般,喊声戛然而止,又好像是被生生憋了回一样,“屠夫”的脸都涨红了。

        那也是一个老人,身如老松而笔直,白如银丝的长须垂落至腹,双落下来直至膝盖,满头银发披散开来,随风扬洒,霸气外露。

        这老人一出,“屠夫”收敛了几分大大咧咧,“学究”也停止了捻须自矜的样子,显然其人在村中老人心中颇有地位。

        “大半夜的,小心别惊醒了楚大姐,不然须有你好看?!?br />
        长须老人淡淡一句话,“屠夫”就缩了缩脖子,好像对那个“楚大姐”很是忌惮。

        老人接下来的一句话,就让楚留仙脸上一僵,想笑又不好笑,憋得好生辛苦。

        “就是没有吵醒楚大姐,吵醒了老黄?!崩先松煲恢赣忠淮挝薰及さ兜睦匣婆?,“吵醒了花花草草也是不好的?!?br />
        他一边一边走到楚留仙面前,落在他身后的“屠夫”脸sè尤其jīng彩。

        好不容易顺过气了,“屠夫”压低了嗓子嚷嚷道:“老狄,怎么都是在娃娃面前,给咱留点面子嘛?!?br />
        “老狄”背影处飘忽一句话,就让“屠夫”,“学究”,乃至于村中其他人都安静了下来。

        “既入无想壁,还有什么面子?!”

        楚留仙只见得众人脸sè落寞下来,那种寂寥恰似夕阳西下,纵无限好,终近黄昏一般。

        “狄老?!?br />
        楚留仙刚行了一礼,还没来得及问话呢,便觉得臂一紧,狄老把着他的臂,一步跨出,便将他带到了九天之上。

        脚下,浮云如车驾,倏忽之间,向着远方。

        jīng彩推荐:,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