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十三章 无想壁

    第十三章 无想壁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老奴求见主母、公子?!?br />
        一个谦卑的老人声音,从柴扉外传来。

        无巧不巧地,白玉屏风上折子戏正到了一出落幕时候,院中陡然安静下来,显得老人声音分外的突兀。

        楚留仙的眉头,不禁一皱。

        楚母叹息一声,道:“崔老请进?!?br />
        柴扉应声而开,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躬身而入。

        楚留仙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将这个神霄府主的大管家好生打量了一番。

        崔老其人,他早就从秦伯口中得知,历三任府主,一直是府中大管事,于家族中份位远在秦伯之上,就是楚氏嫡子也得以“崔老”称呼之。

        他虽然弓着身子,依然能看出骨架甚大,身材展扬,若是作勃然之怒,一样有雄狮之风

        “老奴见过主母,公子?!?br />
        崔老一丝不苟地行礼,又冲着辛夷点了点头示意免礼,接着歉然对楚母道:“主母,时候不早了,府主让老奴来……”

        他话没有说完,但无论是楚母还是楚留仙,都不会会错了他的意思去。

        楚母摇了摇头,面露不舍,还是拍了拍从入门后就一直没有放开过的,楚留仙的手掌,道:“我儿且去吧,回头得空了,记得多来为娘这里看看?!?br />
        楚留仙颔首,起身,有点不甘心地道:“母亲可愿同去?”

        楚母苦笑摇头,道:“为娘就不去坏了人家的好兴致了?!?br />
        她yù言又止,终究是不想在自家孩子面前言其父之非,叹息而已。

        楚留仙神sè一沉,深吸一口气道:“母亲,那孩儿先告辞了?;赝吩倮磁隳盖卓聪??!?br />
        紧接着他从容向着楚母行礼告别,当先踏出了院子。

        崔老连忙跟了出去,快步跟上,当先引路,一脸苦笑之sè。

        在他看来,这父子二人之间的关系,怕是够呛啊。

        带上秦伯与双儿两人,在崔老的引领下,三人到了楚铮的正式府邸,美轮美奂的府主府。

        此时。夕阳西下,皓月当空,已是入夜时分。

        崔老与秦伯他们止步,楚留仙一人踏入大堂当中。

        但见得,四面灯火通明。堂中以楚铮居中而坐。

        这座大堂中并不仅此是楚铮一人,而是足足有十余人之多。众人的座次却有讲究。

        这里采取的是分案制。正中的楚铮旁边另有食案,对面又设一空案。其余众人则在侧面坐下,不敢占正堂之位。

        楚留仙进来后先是一怔,目光在众人身上扫过,旋即恍然。

        这本是家宴,他还以为只会是他与楚铮父子而人。不曾想多出了这么多人等。

        这个疑问,在他是一眼扫过后,就荡然无存了。

        除了楚铮外,其余人等多是孩童。年长的不过六七岁年纪,年幼的则勉强能坐在桌案前进食。

        不用说,这些都当是他的弟妹,楚铮的子女。

        看的这一幕,楚留仙本就面沉如水的脸sè,愈发地黑了下来。

        按楚氏规矩,这些弟妹都只能算是庶出,故而只能偏于一侧,严格来说并不算有座位。

        整个大堂中真正的座位只有三个,两个是楚铮夫妇,一个是楚留仙的。

        楚母幽居在那个小院中,不与楚氏族人相见,那个主母的位置自然是空置的。

        楚留仙一经入内,上首处的楚铮眉目就活泛了一下,似要问些什么,结果不等他话问出口来,楚留仙就别过头去,不去看他。

        旁边那些庶出的弟妹忙不迭地起身,恭敬地行礼,稚声稚气地喊着“留仙哥哥”。

        他们一个个怯生生的模样,既是好奇,又是胆怯的目光,让楚留仙一口气堵在胸口不得发作,只得闷闷地坐到自己的座位上。

        在场的没有外人,楚铮这个时候始开口,向楚留仙介绍各个弟妹名讳,不问可知,之前的公子甚至连这些孩子的面都不愿见,遑论知晓他们姓名了。

        楚留仙既不热情,也不冷淡,点头而已。

        好不容易挨到介绍完诸子女,楚铮忍了又忍,终究没有能忍住,问道:“留仙,你母亲……她可还安好?”

        楚留仙眉头一挑,冷笑道:“母亲也无他事,惟听折子戏而已,你若是关心,何不亲去看望她?”

        这回他不叫“父亲”,仅仅以“你”字称呼,却觉得畅快非常。

        楚铮叹了口气,颓然靠了座位上,苦笑道:“她若是肯见过为父就好了,罢了,都是为父做的孽?!?br />
        他这一脸颓丧的样子却不是装出来的。

        “是为父对她不起??晌傅背醵阅隳盖椎母星椴⑽扌榧?,即便是到了今rì也是这般?!?br />
        楚留仙摇了摇头,默然不语。

        这段时间他算是看出来了,他这个父亲其实并不是为府主的料子,遑论整个神霄楚氏的庶务,就是自家家务何尝摆平过?

        这是典型的情种,见一个爱一个,每一个都投入了真感情,一时或许感天动地,回过头来同样的感情一样会在其他女子的身上爆发出来。

        楚留仙还能说什么呢?

        此刻,他心思沉静下来,不似之前见面那么纷乱,顿时察觉出楚铮身上的修为。

        楚铮身上散发出来的,赫然是如楚天歌、楚游龙等人一般的yīn神气息。

        他竟也是yīn神尊者。

        一开始楚留仙也大吃了一惊,楚铮不过是三十许人,竟然已经是yīn神尊者了?

        不过他很快就发觉到不对劲的地方。

        楚铮之前在提及楚母时候情绪波动,气息外露,若泄闸之水,溃堤之洪,无法收束,而且jīng纯不足。驳杂有余,当不是自家修来的境界。

        “外道yīn神吗?”

        楚留仙暗暗猜到了什么,想来历任神霄楚氏府主,不管之前修为如何,族中都会以外道之法,或接外物,或凭旁门,生生造出一个yīn神尊者来。

        这一来是为了神霄楚氏门面,二来或是另有因缘,那就不是楚留仙所能得知的。

        一顿饭味如嚼蜡。别说他们父子两个各怀心事,就是那些庶出的子女们不管长幼,也无不噤若寒蝉,一片沉闷地吃完了这顿饭。

        楚留仙不耐在这种气氛中多呆,就要起身离去。恰在这时候,楚??诹?。

        “留仙。为父你也不多留你。饭后让崔老引你去一个地方,族中有所安排?!?br />
        楚铮说出这番话的时候多有不舍,这几年来,他与这个为之骄傲的儿子着实是生分了,本想着趁着这段时间多做弥补,可惜族中安排。却不是他这个府主所能左右的。

        “族中安排吗?”

        楚留仙心神陡然一清。

        甫一回到神霄府,他就沉浸在自身复杂的情绪当中,紧接着又卷入父母间的矛盾,一直到这一刻才猛然清醒过来。

        楚留仙此次回来。为的是雷泽,为的是不久之后的七罪之诀,而不是这些家长里短,没有个是非对错的家务是非。

        “嗯!”

        楚留仙应了一声,再冲着如释重负的弟妹们点了点头,掉头就出了大堂。

        外面,崔老一直守候,大堂中发生的事情他恍若不觉,恭敬地行礼道:“公子,且随老奴来?!?br />
        楚留仙也问前去何处,只是随着崔老一路穿过神霄府,一直走到了其背靠的那座屏风般的大山下。

        远远望去已是壮观,此时走到近了,更感觉整座山体占去了全部视野,月华星辉洒落在其上,映出一个个漆黑斑点。

        楚留仙极目望去,轻易地就判断出来那每一个斑点都是一处洞穴,类似的洞穴在整个山壁上几近无算。

        “崔老,我们这是要往何处?”

        楚留仙到了这个时候,方才说出了离开大堂后的第一句话来。

        前方崔老松了口气,好像之前那种压抑的气氛也快让他受不了了一般,满脸堆笑地道:“我们要去的是无想壁下,那里有长老团安排的人在等着公子?!?br />
        “之后如何,就不是老奴这等身份的人所能知晓的了?!?br />
        楚留仙点了点头,在心中默念了几声“无想壁”,不再多问。

        神霄楚氏以无想空念秘法为镇族秘法,这面规模宏大的山壁又以无想壁为名,他不由得就往那个方向联想过去。

        说话功夫,在崔老的引领下,楚留仙走到了山壁下。

        前方,有田亩,有屋舍,有水井,有耕牛,田亩中或植花草,或种稻谷,也有诸般灵草随意地种在天间。

        田亩旁,屋舍前,老树下,不少老汉、老妇散落其间,依稀谈笑声音传来。

        看到这一幕,楚留仙脚步放缓,有说不出的怪异感觉。

        田是灵田,种植那些寻常稻谷花草自是暴殄天物;灵草是天材地宝,却又杂乱种植如野草。

        这些自是怪异处,更让楚留仙感觉怪异地是那些在月下闲谈纳凉如寻常凡间村中老汉老妇的人们,他们身上的气息莫名地就让他产生了一种熟悉无比的感觉。

        在勉强能将村落中情况看个大概的地方,前面引路的崔老忽然止步,一个侧身将楚留仙让了出来,道:“公子,前方就是族中禁地,非长老团特许不得靠近,老奴只能送到这里了?!?br />
        “禁地?”

        楚留仙的疑问只能藏在心中,此处虽然处处给他怪异的感觉,但与神霄楚氏禁地这样的名头相比,还是各种不相称。

        此时多说无益,楚留仙与崔老告别后,独自一人踏入了村中。(未完待续……),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