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十二章 折子戏(下)

    第十二章 折子戏(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吱呀~~~~”

        柴扉受力向着一侧挡开,院中景象一览无余。

        首先映入楚留仙眼帘的是两个愕然回首的女子。

        两个女子一坐一立。

        坐着的那个看上去不过三十许人,正是女子最是风华绝代时候,只是一回首的姿态,就生出万种风情。

        立着的女子看上去不到双十,脸上带着愁容,依稀有些面熟的样子。

        惊鸿一瞥下,楚留仙的目光移回到年长女子的身上,如遇磁石一般,就再也移不开了。

        霍地一下,年长女子从座位上站起来,满脸激动之sè。

        “母亲……”

        楚留仙在看到这个女子的一瞬间,几乎是脱口而出. .

        这一声“母亲”唤得自然无比,顺畅无比,连他自己都怔了一下,与之前“父亲”二字的艰难大相径庭。

        那种复杂的感情无法言述,楚留仙也不知道是他太多年太想有一个人,可以让他喊一声“母亲”,能承欢膝下,还是之前秦伯的说辞让他对这个女人产生了同情,不想看到她失落与失望。

        各中感情变化,连他这个当事人都不能分明。

        “留仙我儿,你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楚母上前几步,惊喜之极。

        “她竟然不知道消息?”

        楚留仙心中一奇,旋即恍然,想来是楚母一直不愿接触楚氏中人,故而消息闭塞了,连他要回来都不知晓。

        楚母也没想得到什么回答,站在楚留仙面前上上下下看个不停,踮起脚尖理了理他稍有折痕的衣袍,眼中满是慈爱之sè。

        “你瘦了,在外面辛苦不辛苦?道宗那些人可曾苛责了你?”

        “修炼归修炼,莫要太辛苦了?!?br />
        ……

        楚母似乎怎么也看不够似的。一边看一边说,让楚留仙连插嘴的机会都没有。

        不知道为什么,随着楚母的絮叨,楚留仙的心反而沉静了下来,“母亲”二字再从他口中吐出来的时候,愈发地显得自然。

        “母亲,孩儿很好?!?br />
        他是顺着楚母的话说呢,还是指的过往十数年经历,连楚留仙自己心中也不分明。

        楚母似乎说得累了,停了下来。依然拉着楚留仙的手掌,向着桌椅处去。

        “公子~~”

        从楚母身后,一个惊喜的声音传来。

        越过楚母的肩膀,楚留仙的目光落到那个年轻女子身上。

        此时心中沉静下来,他终于认出这个女子是谁了。

        “辛夷见过公子?!?br />
        年轻女子压抑着激动,大礼拜见。

        看着伏在地上的年轻女子,楚留仙恍惚了一下,想起了村庄前画秋风图时候,想起了九曜古船上暖玉汤池里的一幕幕。

        这个女子。正是“公子”之前的贴身侍女:辛夷!

        楚留仙本能地就想问“你怎么在这里”,话还没出口便反应了过来。

        当rì,是他亲口下令,让秦伯打发辛夷回神霄府。用的是伺候楚母的名义。

        看来,那rì之后,辛夷就一直伺候在楚母的身边。

        想起往事,楚留仙不由得对辛夷多看了两眼。

        今时今rì的辛夷与当初相比。更多了几分沉静,又有几分愁绪,几分憔悴。气质上的变化让楚留仙乍见之下没能认出来。

        楚母微笑地道:“留仙我儿,辛夷这丫头不错,这段时间一直陪着为娘,看看戏,说说话,很是乖巧,你要是身边缺人,就把她叫回去,为娘这边不需要人伺候?!?br />
        这怎么可能?

        楚留仙摇了摇头,却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示意辛夷起身,同时搀扶着楚母到位置上坐下。

        辛夷没有听到朝思暮想的答案,伏在地上的娇躯颤抖了一下,起来的时候脸上已然恢复了平静。

        服侍楚母坐下后,楚留仙终于知道在柴扉之外所闻的那些“咿咿呀呀”的声音源自何处了。

        在背对柴扉的方向,楚母座位身前,有一面屏风竖立着。

        屏风不知何等质地,乍看起来似是羊脂白玉,又有缤纷光泽浮动,光影朦胧间,散发出夺目的光晕。

        白玉屏风下,有一不灭的灯盏,发出蒙蒙毫光,映上屏风。

        灯盏毫光与白玉屏风交融,屏风表面上就会浮动出诸般光影,最后凝成一个舞台,有生旦净末丑在其上放开歌喉,婉转曲辞,起伏身段。

        更奇妙的是,在屏风上方悬挂着的一个个玉铃铛,随着光影浮动而颤动着,发出的配乐与唱腔。

        楚留仙这段时间以来,主持神霄楚氏在天道城所有的产业,耳濡目染下见过的珍奇造物不知凡几,这个白玉屏风虽然奇妙,倒也不至于让他失态。

        “想来,那灯盏上放出的光就是激活这件奇妙法器的引子,那些戏应当是存在白玉屏风内的,只要灯盏放出毫光,戏曲就开始上演?!?br />
        楚留仙大致弄清楚后,便收回目光,笑问道:“母亲,你这看的是?”

        他不是对那些戏曲感兴趣,只是从来没有与“母亲”相处过,不知道要如何言语,只好没话找话说。

        楚留仙更不知道他的兄弟是否了解楚母所看的东西,故而只能含糊其辞地问,不至引起怀疑来。

        楚母果然没有怀疑,她拍了拍到现在还握着不放的楚留仙的手,道:“这是折子戏?!?br />
        “留仙你一直耽于修炼,不懂得也不奇怪?!?br />
        “折子戏?”

        楚留仙好奇地望着楚母,他自己也不知道到时是真的感兴趣呢,还是想跟母亲多说上几句话。

        楚母垂下眼皮,道:“折子戏,就是一整出戏里的一折,单独提出来的?!?br />
        楚留仙有点明白了,事实上从他踏入院中到此时为止,屏风中演绎的已经不是同一出戏了,之前还在纳闷呢,原来如此。

        “那这折子戏应当很是jīng彩了?!?br />
        楚留仙含笑顺着楚母的话说下去。

        提取一整出戏的jīng华段落出来,当然jīng彩无比。

        他这话本当全无问题才是,但楚母的神sè忽然黯然了下来。

        楚留仙察言观sè下,顿觉不对,确切地说,是在提起“折子戏”三个字开始,楚母的神情就有些不对劲了。

        “留仙我儿?!?br />
        楚母伸手一指白玉屏风,指着其中不住上演的悲欢离合,感慨地道:“你看,这就是折子戏,没有开始,也没有结局,但正因为其残缺不全,因为其展露出的是最璀璨的部分,也就没有后面的那么多曲折与不如意?!?br />
        听到这里,楚留仙隐隐地明白了什么。

        “要是我们人这一辈子啊,也是如此就好了。穿上凤冠霞帔,抹上油彩盛装,演绎一出旷古绝今,然后各自卸下戏服,就此不见,该有多好?!?br />
        楚母抓住楚留仙的手,不自觉地多用了几分力气,抓得紧紧的。

        “我儿,你说是不是这样?”

        “去留恋,去惋惜,也比将后面的不如意,后面的残酷演出来更好吧?”

        楚留仙默然无语,下意识地反握住楚母的手。

        联系之前秦伯的话语,他彻底明白了楚母的心思,明白她为什么独钟于折子戏。

        楚母幽居于此,沉浸其中的不是折子戏里他人的悲欢离合,爱恨情仇,而是她一生中无怨无悔的最璀璨一幕。

        她惟愿那一幕是一出折子戏,一直停留在那里。

        楚留仙静静地看着楚母,看着她回忆往昔,脸上放出让人不敢直视的光。

        她好像还是那个沉浸在幸福当中,哪怕随着公子铮餐风露宿,朝不保夕,依然觉得幸福得如同在童话中的少女。

        残阳西斜,燃尽红云,壮观瑰丽,只是近黄昏。

        “童话终究只是童话,它只会止于公子与庶女从此幸福地生活在一起,却不知道情会由浓而淡,情种也可能是多情种……”

        折子戏亦如童话,里面醉着楚母。

        柴扉外,一个脚步声由远及近,打断了沉浸在感慨中的母子主仆三人。(未完待续……),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