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九章 不可不为

    第九章 不可不为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纯阳法器??!”

        楚留仙的手抚摩在朝阳法袍上,心痒难耐。

        一件半成品的纯阳法器,除非当rì在卧龙yīn墟中那般特殊情况,几乎再难有此机会。

        楚留仙沉吟了一下,终于决定下手引导。

        “我倒要看看,你是不是真的纯阳法器?

        如果是的话,又有何威能?!”

        楚留仙一念及此,再不犹豫,一手按在朝阳法袍上rì出图案,一手并指点在眉心处,缓缓闭上眼睛。

        他的心神并未沉入心湖当中,而是任由其发散开来,一点一点地接触朝阳法袍。

        在心神感应中,整个天地一片漆黑,只有朝阳法袍如一团为云气包裹的暖rì,在散发着淡淡的红光与暖意。

        随着他的心神越是靠近,这暖意就越是融融,直yù让人融化在其中。

        第一个难关,毫无征兆地袭来。

        “不行!清醒!”

        楚留仙强自从那种几yù沉睡的感觉中挣脱出来,连忙观想大rì如来真经,心神化身大rì,方才从那种感觉中彻底摆脱出来。

        “果然厉害!”

        楚留仙一阵后怕,他不知道真的沉浸下去会是什么结果,但可以肯定的是,引导纯阳法器彻底成型,塑造其法术威能的事情,定不得圆满了。

        兴许是本质同源故,在楚留仙观想大rì如来真经,心神化作一轮冉冉升起的大rì后,朝阳法袍核心处那隐隐的抗拒不见,代之的是近乎雀跃的欢喜。

        就好像小孩子孤独一人玩着泥巴,忽然看到一个同龄人靠近过来,连忙招手欢迎,邀请一起玩一样。

        孤独得越久,遇到同类的欢喜就越浓。

        楚留仙的心神几乎毫无阻碍地就穿过了遮蔽朝阳光辉的云团,进入了其中。

        那是无边无尽的海。一望无垠的陆,是浩瀚无边的天……

        一轮红rì,破开迷雾,跃出了地面,放出万道光芒,遍及每一个角落,宣告着自身的存在。

        置身其间,无论海陆之变化,天地之交接,rì月之轮转……。楚留仙毫无障碍地沉浸其中,融入其间。

        他隐隐地能感悟到,这不是考验,不是障碍,而是要让他在这种状态下,展现出自身对大rì的理解。

        rì月轮转中,楚留仙不由自主地开口:

        “大rì横空永恒,不随岁月流逝,不因地理轮转。它就在那里,不管你见也不见?!?br />
        “轰~~~”

        黑夜中,某处大放光明,高悬在天际。永恒不坠。

        不管见与不见,它就在那里。

        ……

        整个心神世界不断变化,楚留仙的化身时而飞入大rì之中,与之同为一体。共享不朽;时而立身大地,双臂高举,一轮红rì坠落下来。大地化作焦土……

        ……

        时间,似指缝间的流水,无论手掌攥得再紧,终究悄无声息地流淌个干净。

        不知不觉中,九曜古船落下了星帆,挂上rì帆,rì曜如季风,瞬间兜满了帆,推动九曜古船如箭而出,在空中留下云气形成的痕迹,仿佛是长长的尾巴,摇曳虚空。

        双儿习惯xìng地在rì出的一瞬间醒了过来,她下意识地翻身而起,就要去浇灌满园朝花,动作都做到了一半才反应过来,她现在是在九曜古船上,陪着自家公子返回神霄府,而不是在早就住惯朝阳府中。

        她出了一下神,就麻利地穿戴好溜下船来,想要去服侍楚留仙起身。

        刚走出外室,望向内室,一团红rì光从中喷涌而出,扑头盖脸地罩在她的身上。

        双儿下意识地伸出白嫩的手掌交叠着挡在眼前,那种感觉恰似在漆黑的房中推开门户,阳光争先恐后地涌入,习惯了黑暗的眼睛一时睁不开了一样。

        “啊~”

        她刚刚惊呼了一声,又连忙强睁开眼睛望向室内,生怕自家公子出了什么意外。

        “咦?!”

        一看之下,双儿自家先怔住了。

        哪里有什么红rì光,有什么刺眼亮,内室中平平常常,如寻常清晨时候光线。

        楚留仙,施施然走出。

        “公子?”

        双儿一头雾水,本能地趋近,上下为楚留仙打理身上。

        “怎么了?”

        楚留仙淡淡地笑着,问道。

        “没~,没有?!?br />
        双儿脸上飞出两抹嫣红,低下头去,以帮楚留仙整理腰间饰物为掩饰。

        兴许是太长时间没有为服侍公子起居了,嗯,一定是这样。双儿如是自我安慰着。

        楚留仙没有多什么,张开双臂任由双儿整理,随后冲着她点了点头,大踏步地走了出去。

        双儿并没有如寻常时候一样,小碎步地跟在楚留仙身后,好像是他的影子一般,随时等候其召唤。

        她歪着脑袋,疑惑不解:“奇怪,公子身上好像亮了很多。

        身上是,笑容也是。

        嗯,还有一种暖暖的感觉,好闻的味道?!?br />
        双儿秀气的眉头蹙在一起,想不出一个合适的形容词来形容那种味道,好半晌才一拍脑袋,“对啦,那是清晨的味道?!?br />
        什么是清晨?

        朝阳初升,朗彻清新,有花儿舒展花瓣,叶片抖落露水,早起的鸟儿欢笑着追逐着,没有正午的酷烈,夕阳的落寞,那是暖暖的,无尽可能,新的一天新的开始!

        双儿也不知道她在开心什么,总之觉得亮堂堂的,脚步都轻盈了起来,追着楚留仙的背影而去。

        ……

        九曜古船的甲板上,楚留仙等人并肩而立,古船本身都降低了速度,承载着他们缓缓飞行着。

        下方,昏黄sè的河水在席卷着,咆哮着,争先恐后地从决堤处奔涌而出,如猛兽般扑向了四下逃难的人们。

        这一幕,与楚留仙从龙川上回归道宗时候何其相似,只是情况更要严重百倍,平民死难百倍不止。

        不过是楚游龙的老辣,还是秦伯之世故,在场所有人无不是面沉如水。

        “更严重了?!?br />
        楚留仙喃喃自语,想起那次楚游龙所说的话,回首问道:“还是没找出办法吗?”。

        楚游龙点了点头,无奈地道:“不止是我们,不少路修士都寻找过原因,始终找不到是什么导致了这一切?”

        他两手一摊,补充道:“无从下手?!?br />
        只是说话间的这短暂功夫,洪水追上了逃难的人们,浪头席卷而起,前方是狂奔的平民。

        落在最后的是一对母女。

        小女孩跌倒在地,嚎啕大哭,母亲掉头回来,要去拉起女儿,眼看着下一刻,大浪就要将她们卷走。

        “出手吧!”

        楚留仙叹息一声,伸手遥遥一指。

        他的头上,一道清光冒起,隐约海啸之声甚至盖过了下方洪水声音。

        山河珠悬浮而出,随着楚留仙那一指滴溜溜旋转着飞出,悬停于那一对母女的头上。

        原本要将她们卷走的浪头突然转了一个弯儿,带着身后的洪水绕过了那对母女。

        从天上望去,好像在地面上多出了一个干燥的漩涡,任凭四面洪水不住地垒高,中间的母女依旧安然。

        楚留仙既然出手了,楚游龙自然也不会坐看。

        他叹息道:“终究是无用?!?br />
        楚游龙堂堂yīn神尊者,出手自非楚留仙可比,也不见得他动用什么法器,只是随手一挥,卷出去的洪水倒卷而回。

        再是一袖,崩溃的堤坝汇聚四面土石,重新圆满。

        洪水在咆哮,在怒吼,在堤坝里面不住叠高,却不能再越雷池一步。

        下方,原本还在逃难的人们惊呆了,震撼了,迟疑了,绝大多数都跪倒在地上,冲着天上顶礼膜拜。

        更有不少人在犹豫了一会儿后,竟是掉头往回走,终究故土难离,没有了眼前祸,便生侥幸心。

        “哎,何其之愚?!?br />
        楚游龙收手回来,摇着头,不以为然。

        楚留仙等人都能明白他的意思,眼前之难不过是暂时缓解,终究还会复还的一rì。

        下一次,又有何人救?

        楚游龙回过头来,对楚留仙道:“留仙你看,终究是无用啊?!?br />
        楚留仙低头,默然。

        的确,等那洪水再此溃堤而出,死的人怕是一点都不会比这次少。

        就在楚游龙以为楚留仙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捋着胡须做欣慰状的时候,楚留仙豁然抬头,双臂高举过顶。

        “轰轰轰~~~”

        他的两臂间,一轮火红在燃烧,似是朝阳在冉冉升起,悬于其顶。

        “纵只能解一时,

        亦不可不为之!”

        “于我辈随手事,

        对苍生乃生死难!”

        隆隆话音,回荡虚空,楚留仙搬运纯阳,朝阳法袍在狂风中猎猎作响,朝阳出云图案飞速亮起。

        下一刻,随着楚留仙双臂一挥,坠rì于河!

        一轮红rì,坠落河水当中。

        “嗤嗤嗤~~~~”

        无尽水汽升腾而起,化作云气随风散去。

        肉眼可见水位在不住地下降,红光在不住地收缩,当九曜古船驶离这片区域的时候,水位重新降回了jǐng戒线。

        或许,一切终不可改。

        但,正如楚留仙所言,不可不为之!(未完待续……),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