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八章 祭炼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半个月的时间,在rì升月落中无声无息地流走。

        天道城外,九天之上,绘着rì出云海景象的帆徐徐升起,迎风招展,猎猎出声,兜住了无尽rì曜,推动着庞大的船体从静止开始加速。

        以rì曜、星风为助,翱翔九天之上,如此仙道成就,惟有神霄楚氏之九曜古船。

        楚留仙此刻,正站在九曜古船上,扶栏眺望。

        在他的身后,秦伯、双儿,束手而立,脸上都带出了几分恍然如梦般的神sè。

        火树银花招展着,撒落银光与火光无数,恍惚间,几乎以为是他们前来道宗拜入山门时候景象。

        “留仙?!?br />
        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楚游龙健步自船舱中走出。

        他来到楚留仙面前,第一反应就是皱眉,道:“留仙你的脸sè怎么这么差?一个多月的时间过去,你身上的伤势竟然不轻反重?”

        楚留仙脸sè的确苍白,不过有朝阳法袍在身,倒不用再衣着狐裘就是了,洒然笑道:“无非是这段时间事情较多,又要安排白玉京事,没有太多时间静养?!?br />
        楚游龙下意识地瞥了秦伯一眼,眼中含着斥责之sè。

        他显然认为是秦伯没有尽到责任,为自家公子分忧,竟然让楚留仙连静养的功夫都没有。

        若不是楚留仙当面,他楚游龙不好面斥其下属,不然就不是横一眼那么简单了。

        秦伯满脸苦笑,心中叫起了撞天屈。

        天知道楚留仙在做什么,收起了那些材料后就一头扎入了静室当中,几乎足不出户,再出现时候脸sè就是这样了。

        楚留仙浑不在意,岔开话题道:“长老,怎么是你来了?”

        在九曜古船上看到楚游龙,他也是大吃了一惊。

        昔rì前来拜入道宗时候。也只是秦伯cāo控而已,这回只是返回神霄府,竟然派出了楚游龙这般的yīn神长老。

        楚游龙微微一笑,伸手抚摸九曜古船的船舷,道:“我可是自告奋勇啊,留仙你是不知道,执掌九曜古船的机会可不是那么容易得的?!?br />
        看他做出兴奋无比的神sè,楚留仙摇头失笑。

        他自然心中有数,这是为了安全故。

        当初前来道宗,除了一开始他不知道情况。后来出了那档子事情后,明面上只有秦伯与他相伴,实则楚伯雄隐于暗处,扫荡有恶意的龙川散修。

        现在情况不比当初,楚留仙说是仇人遍天下也不为过,其中不乏强者,没有yīn神长老坐镇,怕是神霄府那边也放心不下。

        今有楚游龙这般yīn神尊者,外加九曜古船这艘巅峰纯阳法器。除非阳神真人亲至,不然等闲人物,还真奈何他们不得。

        足策万全!

        在甲板上寒暄一阵,众人下得船舱。向着楚留仙的房间去。

        踏足九曜古船内部,楚留仙不由得心生感慨,一切恍如当时模样,但他人已经大不相同了。

        一路行来。直入房中,卷珠帘,过雕栏。穿画栋,戎葵、龙爪、绿萼……诸般灵植点缀室内,最终楚留仙在一株睡香前止步。

        睡香重台千叶,沉甸甸的花朵,清幽幽的芳香,有瑞气升腾,此花中祥瑞,珍惜灵植,如当时一般展现在楚留仙面前,让他驻足。

        楚游龙和秦伯缀在后面,看着楚留仙一手挑起睡香花朵,低头一嗅。

        “看来留仙心上压着什么事啊?!?br />
        楚游龙凝神望着这一幕,既像是自语,又如是对着秦伯所言。

        秦伯不好论自家公子是非,喏喏而已。

        楚游龙不以为意,接着道:“睡香浴佛光而长,其香气能定人心神,稳人气运,心中愈乱,此香气于之愈浓?!?br />
        秦伯苦笑,双儿默然不语,一直是楚留仙贴身人的他们隐隐都能感觉到,楚留仙对回归神霄府一直存着一种抗拒,心中纷乱。

        若非如此,也不会因为小小一株睡香,而为楚游龙看出端倪。

        房外,楚游龙他们几人默然无语;房内,楚留仙以手挑花,低头一嗅。

        这一幕,如画中景象定格。

        是夜,安顿下来的楚留仙心中纷乱,无心修炼,悄无声息地出得房间。

        外室,一屏之隔,双儿安睡。

        楚留仙不想吵醒了她,轻声而出,转眼间上得甲板。

        当其时,夜已深,星垂于野,星风推古船,出云揽月。

        “公子?!?br />
        稍顷,身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楚留仙不用回头便知道这是秦伯察觉到他的举动,跟了上来。

        “秦伯,这么晚了还没休息?”

        秦伯微笑着,走到他身后,道:“公子都尚未休息,老奴一个做下人的,怎敢休息在公子前头?”

        楚留仙摇头失笑,他是听出来了,秦伯这是隐含劝告之意,让他注意身体。

        显然,白rì里楚游龙的斥责之意让他很是不服气啊。

        “入了雷泽之后,有的是时间休息?!?br />
        楚留仙双手按在船舷上,身子前俯,靠在其上,悠悠地说道:“秦伯,你知道我为什么半夜至此吗?”。

        不等秦伯回答,他便接着道:“我是想起了当初的事情,在我们前往道宗的路上,也是在龙川平原上?!?br />
        “是啊?!?br />
        秦伯感慨无比,继而自失地一笑,道:“当时是老奴做得差了?!?br />
        “嗯?”

        楚留仙本想问的是其他事情,听到这里不由得一怔。

        秦伯没有注意到他异状,接着道:“当时辛夷前往试探公子,老奴就是在这个地方,以灵力震荡法抹去了那个护卫的记忆,并默许辛夷的举动?!?br />
        越说他越觉得好笑,摇着头道:“现在想想真是可笑,公子岂是他人能冒充得的?当时不知道是哪根筋不对了。

        好在公子大量,没有怪责老奴僭越?!?br />
        “呃~~”

        楚留仙抿了抿嘴唇,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尤其是在看到秦伯一脸惭愧无地的时候。

        定了定神,他拣起险些忘掉的本意,正sè道:“秦伯,你还记得吗,在一切开始前,发生了什么?”

        “嗯……”

        秦伯先是一怔,继而明白过来,吃吃地道:“公~~公子,你的意思是……”

        楚留仙回过头去,望向九曜古船外无边广阔的天地。声音从背影处传来显得幽幽的。

        “我没有什么意思,只是觉得,很巧,太巧了?!?br />
        “罢了?!?br />
        秦伯从楚留仙的背影处,可以看到说出那一番话后楚留仙在摇着头,似乎要将什么东西晃出脑袋一样。

        “晚了,休息吧?!?br />
        楚留仙冲着秦伯摆了摆手,径直入得船舱。

        秦伯怔怔地站在甲板上,连行礼恭送自家公子都给忘记了。

        这对一向谨守主仆之别的秦伯来说??墒呛奔氖虑?。

        此刻,秦伯脑子里都被楚留仙没头没脑的话填充得满满的,也就顾不上那么些了。

        等他回过神来,九曜古船甲板上早就没有了楚留仙的踪影。

        “公子这说的是……”秦伯颤动了一下嘴唇。吐出了一个名字,“……双儿??!”

        在这一切发生之前,九曜古船上只发生了一件事情,那就是他们随手救下了当时还叫“袭人”的双儿。并将之临时安顿在船上。

        紧接着,就发生了一系列事情,如一道道大浪打来。几无停歇时候。

        “希望不是吧?!?br />
        秦伯想起了他一开始对双儿的谨慎与怀疑,想起了这段时间以来亲如一家的相处,摇头叹息。

        “想来公子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暂时放下了吧?!?br />
        秦伯叹着气,整个人都显得苍老了,缓缓回到了船舱中。

        这件事就如一根钉子,扎在他的心头,怕是很长很长时间都不会忘记了……

        ……

        船舱中静室里,楚留仙静静地坐在床榻上,jīng神熠熠,哪里有休息的意思。

        他微微闭上眼睛,落针可闻的环境让他轻易地听出了外室双儿均匀的呼吸声音,纤细而绵长,恰似她温柔如水的xìng子。

        “罢了,罢了,不想了?!?br />
        “以后再看?!?br />
        楚留仙强行定神,为了让自己的注意力从这件事上移开,他从怀中取出了一颗明晃晃的珠子。

        山河珠!

        山河珠在黑暗中散发着荧荧的微光,如有生命般地上下起伏着,明明水光映照在楚留仙脸上,隐隐水声传入耳中。

        这本是楚天歌壮年时候随身法器,其上的烙印早就被其抹去了,楚留仙只是一直没有腾出手来,不曾祭炼过罢了。

        现在,是时候了。

        楚天歌早就传授过他全套的祭炼手法,楚留仙轻车熟路地在其中打下了属于自己的神魂烙印。

        “嗡嗡嗡~~~~”

        山河珠在震颤着,依稀欢呼的声音,好像在雀跃着有了新的主人,不用再寂寞下去。

        楚留仙收回了灵力,张开手掌,掌心向上一托。

        山河珠“嗖”地一声悬浮而起,浮于手掌上一尺之处,滴溜溜地旋转着,似是寂寞难耐,yù要一展身手。

        其中万顷波涛涌动般的响声愈隆,如yù溃堤而出的洪水,要打沉岛屿的骇浪。

        “现在还不是时候,忍耐?!?br />
        楚留仙微微一笑,将山河珠抓在掌中,感受它渐渐安静下来,如温驯的宠物听话蛰伏。

        要是在这九曜古船中施展出来,对船体应该是没什么影响,当周遭那些难得的装饰定然是留不住了。

        楚留仙还不想做此暴殄天物的事情,只得按捺下来,把山河珠收起。

        收起山河珠的过程中,他下意识地将目光落在朝阳法袍上,想起之前回归道宗时候楚游龙关于纯阳法器的那一番话,心中猛地一动。

        “引导吗?”。(未完待续……),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