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六章 山河珠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你……”

        楚留仙激动地看着楚天歌,颤声道:“……没事了?”

        楚天歌含笑点头,张了张口想要说什么,终究没有说出来,只是伸出手,拍了拍楚留仙的肩膀,感慨道:“留仙,你很好?!?br />
        简简单单的“你很好”三个字里,蕴含了无数感情,不尽骄傲,直如望子成龙的父亲,终见自家孩儿腾飞九天??。

        楚留仙摇头,愧不敢当。

        他不觉得自己做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反而是楚天歌给了他数不清的感动。

        他所做的,充其量不过是如那绛珠草蕴含的真意:回报罢了。

        楚天歌好像很不习惯这样的气氛,笑着转移话题道:“多亏了有你们,为师没事了,只是短时间内与人动不得手罢了?!?br />
        他接着失笑:“现在已经不是为师的时代了,这是属于你们的时代,为师与人争锋的机会也不多了,无妨,留仙你莫要在意?!?br />
        楚留仙眉上浮现出一抹忧色,他听出来了,楚天歌虽然生命无忧了,但一身修为怕是受到了很大影响。

        昔日阴神无双,今朝尚在否?

        楚留仙很想细细问来,又怕触及到了楚天歌的伤心事,一时讷讷不知道说什么好。

        他完全能够理解楚天歌身为一代强者,失去了掌控一切的力量后,那种失落,那种无奈,怕是足以让人疯狂。

        楚天歌先前那句“时代”,未尝不是源于此。

        深吸了一口气,楚留仙还是决定回头再找机会与楚天歌深谈,环顾左右道:“师父,这位是……”

        他所指的,就是场中除了楚天歌和小胖子外的第三人,也是唯一的陌生人。

        “楚师弟?!?br />
        那人上前一步,含笑道:“其实我们见过了?!?br />
        “险些忘记了?!?br />
        楚天歌摇头失笑。道:“留仙,来,见过你二师兄:王明堂?!?br />
        “留仙,拜见师兄?!?br />
        楚留仙在王明堂说出那句话的时候就反应了过来,这人应当是他的师兄弟,也就是在玄阴洞中见过的一座“冰雕”。

        只是当时一来情况紧急,二来坚冰深厚,掩盖形容,以至于他一时没有认出来。

        在行礼之余,楚留仙仔细打量了一下这位陌生的师兄。

        加上他自己。楚天歌有十弟子,他只见过古锋寒行五,汪苦行八,林清媗行九,其余的六人皆缘铿一面。

        眼前的王明堂,便是楚天歌的二弟子。

        他一袭云墨月袍,衣袍袖角不起眼处绣墨菊,淡雅悠然,与世无争之气尽显。

        王明堂看上去年纪甚至不比楚天歌为小。即便是以修士之相貌,两鬓依然斑驳,面上显沧桑之气。

        “阴神??!”

        楚留仙暗暗感叹,他依稀记得古锋寒曾跟他提起过。前面几位师兄都已经臻至了阴神境界,现在看来果然不假。

        在他打量对方的时候,王明堂也在饶有兴致地端详着楚留仙,眼中含笑。面露亲善,对这个关门小师弟很是亲切友好。

        “好了?!?br />
        他们两个寒暄不两句,楚天歌便插口打断?!耙院竺魈没崃粼谧诿诺敝?,你们师兄弟有的是机会了解?!?br />
        “嗯?”

        楚留仙诧异地望向楚天歌,之前一直不都是古锋寒留在宗门中的吗?

        他身为神霄峰一脉,自然知道楚天歌自己立下的这一脉规矩。

        未出师的弟子如汪苦、林清媗、楚留仙他们外,其余的诸弟子要去行走天下,感悟众生,进行历练,以寻得属于自身的道。

        最多不过是留下一个伺候恩师便是。

        之前是古锋寒。

        “也就是说……”

        楚留仙看向古锋寒,他果然点了点头,道:“楚师弟,为兄这几日就要离开宗门,外出历练了。日后相逢,咱这做师兄的可不能被你甩得太远啊?!?br />
        “师兄说笑了?!?br />
        楚留仙连自己都不曾察觉到,心中竟是多少有几分不舍。

        师门同辈当中,他也就是与古锋寒过往较密,现在古锋寒要外出历练,怕是很长时间不能把酒言欢了。

        “留仙?!?br />
        楚天歌伸手招楚留仙近前,从袖中取出一物,递了过去,“以后为师与人动手的机会不多了,此宝留在身边也是浪费,就予你防身吧?!?br />
        他托在掌中,递至楚留仙面前的赫然是一颗足有小儿拳头大小的珠子。

        珠子在清虚天的清光映照下,现出明晃晃的水光来,如在其中有万顷波涛在晃动。

        “此珠名山河珠,能纳山河之力,亦有山河之重,以之击人,威力不俗?!?br />
        听了楚天歌的介绍,楚留仙暗暗庆幸他已经突破到了通幽境界,不然空有此法器也不能动用,那就真是郁闷了。

        明晃晃的山河珠楚留仙很是喜爱,只是并没有伸手去接,而是担忧地望了王明堂一眼。

        宝物他所好,但师门当中这种融洽、祥和,亲如一家的气氛,更是他所爱的。

        楚留仙不想因为区区一件法器,与同门生出龌龊。

        古锋寒与他熟稔非常,自不会因为一件法器就如何,再说他要外出历练,楚天歌岂能不给他帮助?

        楚留仙担心的,只是王明堂一人罢了。

        楚天歌何等人物,一眼瞥过去就知道他在想什么,哑然失笑道:“留仙你勿要多想,明堂其人就是太过淡薄,万事不争,这才限制了他的前途?!?br />
        王明堂含笑点头,示意楚天歌说得不错。

        楚留仙恍然大悟,刚他还在奇怪呢,这二师兄明明修为臻至阴神境界,正是勇猛精进的时候,怎么会回来困守宗门呢?原来根子在这里呢。

        “拿去吧?!?br />
        楚天歌将山河珠推到楚留仙手上,感慨道:“此宝是为师壮年时候所用,其下饮恨阴神尊者不知凡几,一夜之间。阴神夜游万里,山河珠下如明月坠落,留仙你莫要轻视之?!?br />
        楚留仙郑重点头,他听出来了,楚天歌话里面隐然有怅然之意。

        再是豁达,也难掩英雄老去的迟暮悲凉。

        楚留仙正想着要出言安慰楚师呢,旁边王明堂、古锋寒也是跃跃欲试,恰在此时,一个熟悉、沙哑的声音传入了众人耳中:

        “破而后立,不错。不错?!?br />
        “真人?!”

        楚天歌、楚留仙等人皆是抬头,光影浮动,毫无征兆地一个人影出现在他们的面前,不是极道子真人又是何人?

        极道子一边说着,一边席地而坐,脸上难掩疲倦之色,好像很是经历了一番苦战般。

        楚留仙等人又惊又喜,又对他那句话疑惑不解的时候,一直静静他们师徒对话的小胖子心中猛地涌出了不祥的预感。

        “是什么呢?”

        “怎么觉得好像哪里不对?”

        小胖子冥思苦想着。一拍大腿,“不好!”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呢,屁股后面生风,紧接着“啊啊啊”的怪叫声中。他整个人离地飞起,划出一道弧线,直落向数百丈外,倒栽葱般地插在地上。

        小胖子原本所在的wèizhì空出来。露出后面九色鹿。

        九色鹿脸上满是地偷袭得逞的得意之色,收起了高高扬的蹄子,饶有兴致地冲着小胖子落地的方向去。

        显而易见。它这是想跟折腾了它月余的小胖子好生“亲近亲近”。

        楚留仙好笑地看着这一幕。

        他看得qīngchu,这头九色鹿其实相当喜欢小胖子,出蹄子很有分寸,丝毫没有伤人的意思。

        故而,楚留仙很是心安理得地屏蔽了小胖子哭爹喊娘的求救声音,望向极道子真人,问道:“真人,您刚刚的话是指……”

        极道子满脸倦色地道:“还能是什么,你师父呗?!?br />
        他回过头来,看着楚天歌道:“天歌,你天赋异禀,无论心性、资质、悟性皆是上上之选,只是……”

        极道子摇头,点到即止,转而道:“这次未尝不是一个好机会,你原本有机会成为我辈中人,路被你自己堵住了,现在破而后立,正是良机?!?br />
        楚留仙、王明堂、古锋寒,皆是兴奋、期待地望向楚天歌。

        什么叫“我辈中人”?不就是阳神真人吗?!

        楚天歌滞留在阴神境界多年,空有阴神无双名号,踏在阴神巅峰,迟迟不能更进一步,度过雷劫成就阳神,不知道有多少人为之扼腕叹息。

        “弟子,谨遵教诲?!?br />
        楚天歌脸上神色变幻不定,好半晌,躬身对极道子真人执弟子礼,如是说道。

        “呼~~”

        楚留仙等人松了口气,面露笑容。

        楚天歌意气不衰,心气不竭,那就还有机会。

        “真人,那边如何了?”

        楚天歌恢复了几分精神,冲着看上去比他还要疲惫的极道子问道。

        楚留仙也注意了过来,九色鹿留下的阵法还在旁边,一月前刚刚回归道宗时候的疑问犹在心中,不由得好奇地望向极道子。

        极道子真人摇头,道:“情况不是太好,暂时稳住罢了?!?br />
        楚留仙面露讶然之色,极道子可是阳神真人,召他前去的是道宗其余阳神,这般情况下忙碌一月,疲惫不堪,竟然只是暂时稳???

        到底什么情况能导致如此,这一点完全超过了楚留仙能想象的范围。

        楚留仙脸上神情的变化自然瞒不过极道子真人,他若有深意地道:“娃儿,这个世界,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br />
        “阳神真人,也没有你想的那么无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