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三章 反哺(上)

    第三章 反哺(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留仙?!?br />
        楚游龙神色郑重地道:“你是我神霄楚氏未来希望所在,大有前途,切记将主要精力放在正道上,旁门莫要分心太多?!?br />
        他也是一番好意,苦口婆心,楚留仙不好多说什么,只好唯唯诺诺了。

        楚留仙毕竟身份不同,楚游龙虽然是家族长老,却也不好说得太多,最后只得作罢。

        片刻后,就有楚氏族人从库房中取出大量缚鬼球送上。

        楚游龙在神霄楚氏当中,主要负责与散修间纷争,经常带着楚氏族人征战四方,雷船正是他的座驾。

        雷船当中,缚鬼球一类的东西自不会少,只是其品质嘛,就有点差强人意了。

        楚留仙也没法挑拣什么,先行将就了。

        他正要回船舱当中,不想留在这里,回头楚游龙再行劝告,那滋味着实不是好受的。

        对方一片拳拳之心,楚留仙应也不是,不应也不是。

        还没等他起步呢,忽然觉出不对来。

        雷船翱翔九天上,却终究不如九曜古船凌驾烟雨,依然能看清楚地上江河纵横,能看清楚人来往去,依稀更能听得地面上传来的声音。

        “这是什么情况?”

        楚留仙转身回来,双手按在栏杆上,神情凝重地指着下方问楚游龙。

        在雷船下方,地面上有一条江河如黄龙,从天边滔滔而来,水声如怒龙咆哮,大浪似巨掌拍击在堤岸,更能看到水势时不时地就漫过了堤坝,侵蚀岸边土地。

        雷船飞掠而过之时,下方声声嚎哭传来之际,楚留仙亲眼看到不少人们一步三回头,大包小包地背着家当。木板车上载着老人小孩拖家带口,与大河反向而去。

        更有那七八旬的老者,走到半道上就从木板车上下来,面向江河方向跪倒、叩首、嚎哭,恋恋不舍,在亲人的百般劝慰下才手抓一把泥土小心地包好,重上木板车。

        喧哗声、哭泣声、哀嚎声……,声声入耳,道一句:故土难离!

        楚留仙将下方景象尽收眼底,脑海中顿时浮现出江河侵蚀了两岸居民生存空间。他们不得不背井离乡,流离失所的惨状。

        楚游龙瞥了一眼,他常年在龙川上代表神霄楚氏与诸散修争锋,对此处情况自然了解得多,想也不想地道:“那条大河是龙川大河,水势惊人,河道贯通整个龙川平原,被誉为龙川之母,龙脉之流?!?br />
        “去年开始……”

        楚游龙伸手一指龙川大河上一处决堤位置。道:“龙川大河不知道什么原因水势不断暴涨,经常性地出现决堤、改道等情况,类似一幕在上下游多有发生?!?br />
        他是屡见不鲜了,楚留仙却诧异地道:“就没有人管吗?”

        “有。不过……”

        楚游龙摇了摇头。道:“不管是散修一方,还是我们神霄楚氏,亦或是其他的修士,都曾在龙川大河决堤处查探过。没有任何异常?!?br />
        楚留仙沉默下来,转身回望被雷船远远抛在身后的流民们。

        从空中望去,他们不过是一个个不起眼的小黑点。连那故土难离的悲戚声音都渐不可闻。

        楚留仙心中明白,找不到原因,那就解决不了,一时的缺口修士可以封堵,一时的改道法术可以逆转,但漫长河道贯通龙川平原,哪里来的那么多人时时刻刻守在龙川大河上?

        非是不愿,而是不能。

        身为修士,空有**,也只能坐看先前那一幕一次次地发生着。

        想到这里,楚留仙不由得一叹。

        “力量,终究还是力量??!”

        “我若有阳神真人,甚至更在阳神之上的力量,自能改天换地,免除龙川平原上无数生灵之苦;

        他们若有修士之能,自能守护一方水土,更能自有来去,不复有那么多的悲剧发生?!?br />
        “归根结底,就是力量不足?!?br />
        “小到一个龙川平原,大至整个世界,甚至无数方域,无非如此?!?br />
        楚留仙神情愈发地坚定起来,他既想能出手解救苍生之苦,更不想有朝一日,落到那些流民般惨状,那么只有力量,只有强大起来。

        “长老,请予留仙一静室,途中无聊,正可修炼?!?br />
        楚留仙这个要求哪有不准的道理,楚游龙很是欣慰地吩咐下面引领楚留仙前去。

        此后多日,一路无话,用了不到楚留仙和小胖子来时一半的时间,雷船被飞入了天道山区域,远远能看到道宗山门,烟云升腾,白鹤舞空,无数流光来去,一片繁荣景象。

        “总算,到了!”

        楚游龙感慨出声,如卸下了肩上重担,浑身轻快。

        天知道他一路上操纵雷船,既是急速,又是谨慎,生怕被什么力量找上门来,重演当初楚伯雄覆辙。

        真要那样的话,对神霄楚氏的打击会是楚伯雄事的十倍不止,他楚游龙也无法对家族交代。

        一路上,仿佛有大山压在他的肩膀上,连呼吸都带着几分谨慎小心,现在天道宗在望,楚游龙自然轻松下来了。

        “总算,到了!”

        同样的内容,不同的声音,在楚游龙身后响起。

        楚留仙、小胖子,两人齐上甲板,扶栏眺望,与楚游龙并肩。

        两人神情又是不同。

        小胖子那是“解脱了”,前前后后,无论是在卧龙阴墟还是在雷船上,都把这喜好热闹的胖子憋得够呛;

        楚留仙则是焦急!

        一路上只有沉浸在修炼中,他才可以摆脱那种担忧与焦急,生怕楚天歌等不及他回归。

        故而即便是路途中修炼,楚留仙明显感觉到了进步,感觉到触碰到通幽境界那层膜,依然不能全身心投入下去突破。

        三声一模一样内容,三个各自不同含义,短短时间,道宗山门在眼前不住地变大,雷船稳稳地驶近。

        雷船毕竟不是九曜古船,不能代表神霄楚氏。

        这一回,也不是楚留仙入门时候,雷船当然不能大摇大摆地驶入道宗山门,在山门外便降下速度,沉了下来。

        悬浮在道宗山门外,楚留仙等人站在甲板上,无不感觉到一股浓浓的暖意,如日坠天道山,犹自在散发着光与热。

        “纯阳之力!”

        “这是阳神真人啊?!?br />
        楚游龙不无羡慕地说道。

        楚留仙和小胖子点头,微笑道:“应当是极道子真人了?!?br />
        楚留仙的笑容当中,隐含有挥之不去的担忧。

        极道子真人的阳神之力,纯阳之气,与他有过同路往雷音寺经历的楚留仙自不会辨认不出来,也正是如此,倍增忧虑。

        “极道子真人怎会如此肆意地散发出威能来,近乎笼罩住整座天道山?”

        “是不是……”

        楚留仙一直不敢想,不愿意去想,可后面的话还是不由自主地从他脑海里冒了出来:“……楚师出事了?”

        除了楚天歌出事,极道子全力出手施救外,楚留仙想不出还有什么原因能让极道子这般做。

        他的心,提到了最高。

        这个时候,道宗内部也察觉到了雷船的到来,护山大阵大开,从中有一道人影飞出。

        “是古师兄!”

        楚留仙一眼认出飞出道宗山门的正是他师兄古锋寒,连忙从雷船上迎出。

        “楚师弟,你回来了??!”

        古锋寒满脸惊喜之色地飞近。

        看到他脸上笑容,楚留仙几乎要蹦出嗓子眼儿的心终于安然落回了肚子里。

        要是楚天歌出了什么事情的话,古锋寒绝对笑不出来。

        楚留仙出来后,楚游龙、风信子、小胖子等人也从雷船上下来,与古锋寒寒暄。

        一番客套后,楚游龙等人婉拒了古锋寒的邀请,对楚留仙道:“留仙,你且先救楚山主,等诸事底定,你传讯神霄府,我当带九曜古船来接你回去?!?br />
        “现在,我们就先回去了,等你消息?!?br />
        有这一路的胆战心惊,楚游龙打死也不敢再用雷船接送楚留仙了,一开口就是要动用神霄楚氏门面的纯阳巅峰法器九曜古船。

        楚留仙和古锋寒多番挽留,然而楚游龙主意已定,最终只能告别了。

        当雷船载着楚游龙等人远去,在天边化成了一个小黑点后,楚留仙想起之前的担忧,不禁问道:“古师兄,极道子真人的气息是怎么回事?他干嘛在宗内闹出这么大的动静?”

        “是……是不是楚师有什么事情?”

        问出最后一句话的时候,楚留仙出口不由得有些艰难。

        同时,他也发现古锋寒身上有些不对劲,衣裳上透着寒气与湿润,显得湿哒哒的;头上隐隐覆着薄霜,好像刚刚被冰封过一样。

        古锋寒察觉到楚留仙的目光,不以为意地道:“为兄这身上是在玄阴洞中沾染的寒气,回头你就明白了?!?br />
        “另外……”

        他环顾左右,只有小胖子在左近,其他往来人等都在远处,不虞被人听到声音,这才低声道:“楚师弟,其实……,极道子真人不在宗门中?!?br />
        “什么?!”

        楚留仙眼睛瞬间瞪大了,险些惊呼出声。

        旁边的小胖子那是嘴巴直接被早有准备,眼明手快的古锋寒给堵住了,“呜呜呜”地没有叫出声来。

        极道子,怎会不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