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一章 纯阳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留仙!”

        “楚哥!”

        “公子!”

        “……”

        刹那沉寂,阴墟府外彻底爆发了,众人一拥而上,如群星捧月般将楚留仙围在中间。

        楚留仙见得楚游龙、风信子、小胖子,以及神霄楚氏数十个族人,也是心中一暖??。

        真论起来,除了小胖子外,他与其余众人并不熟稔,可是经过卧龙阴墟中一战,阔别一月,恍如隔世后再见,那种感觉就完全不同了。

        楚游龙在近距离确认楚留仙无恙后,目光一凝,落到了朝阳法袍上。

        楚留仙原本是何等模样,身着什么法袍,楚游龙怎会不知道?在场的无一不晓,仅仅落后楚游龙片刻,他们也各自发现了这一点。

        “这……”

        楚游龙似是张口欲问,旋即生生咽了回去。

        他心中有数,楚留仙从阴墟中踏出,突然多出这么一件原本所无,气息上判断又绝非凡品的法袍,自然以在阴墟中镇压地眼时收获的可能性为最大。

        想到转轮王的存在,楚游龙顿时一凛,环顾左右,厉声警告道:“诸位,留仙身上的变化,给老夫烂在肚子里,谁也不准外传!”

        在场的神霄楚氏族人皆是不解,反应自然慢了半拍,楚游龙大喝出声:“听到了没有?!”

        “是,长老!”

        楚游龙贵为神霄楚氏阴神长老,在场皆是楚氏族人,自然不敢违背,即便是心中不解,也连忙躬身应下。

        楚留仙自然知道这是为了他好,只是有些奇怪地问道:“长老,不须如此吧?”

        楚游龙摇头道:“留仙,你这一个月都在阴墟中镇压地眼。自是不知道卧龙阴墟里发生的事情已经传扬开来了,我们不能不慎啊?!?br />
        “嗯?”

        楚留仙想要发问,问题还没出口呢,他自己就先反应要过来。

        “是了?!?br />
        楚留仙想到了散修联盟一方的龙天枫,血神君郑隐,想到了那些为转轮王出手毁去的冥府重宝,恍然大悟。

        在这次事情落幕之前,神霄楚氏与散修联盟双方都对六道轮回盘有占为己有之心,于是默契地保持缄默,这个消息始终不曾流传出去。

        现在。六道轮回盘不存,这个消息再保存就没有意义了,阴墟中曾经发生的事情,早晚都会从散修联盟那一方透露出来。

        再说那些冥府重宝的所有人们,哪一个不是一方强者,岂会坐视自家宝物毁去而没有反应?

        两相结合,卧龙阴墟里曾经发生的一幕幕自然再无秘密可言。

        “这种情况下,我从阴墟中,还是在转轮王被天雷抹去的wèizhì得到宝物出来。这消息一传出去,我定然会成为众矢之的?!?br />
        楚留仙不无佩服地望向楚游龙。

        此人不愧为神霄楚氏的阴神长老,反应就是快,第一时间就想到了这个可能。?;ち顺粝?。

        只要朝阳法袍乃是从卧龙阴墟中所得这个消息不曾流传出去,那么楚留仙就完全可以大大咧咧地穿着它招摇过市。

        朝阳法袍自身浑然没有可让人联想到转轮王的特征,以楚留仙的身份,不管是从神霄楚氏还是从其他渠道得到一二宝物。再正常不过了。

        这边楚游龙警告了神霄楚氏族人,那头小胖子见缝插针地凑了过来,撇清道:“楚哥啊。你可不能怪兄弟我没跟你共患难啊,是这老爷子死活不让我进去?!?br />
        他一边说着,一边还举起胖乎乎的手腕,露出腕上奢华的时计道:“一个月,整整一个月的时间,兄弟在外面度日如年啊?!?br />
        小胖子绞尽脑汁,还打算低下脑袋,让楚留仙数数他脑袋上的白头发,以证明他有多担忧,多焦虑。

        “好了?!?br />
        楚留仙伸手拍在小胖子的肩膀上,很用力,“我们是兄弟嘛,嗯,亲兄弟?!?br />
        “呃~~”

        小胖子就只剩下傻笑了,什么一世人两兄弟,什么亲兄弟,什么一个妈生的,这些以前可都是他的台词,这还是第一次从楚留仙的口中说出来。

        楚留仙脸上带着笑意,之前的话也的确是肺腑之言。

        一个月前,小胖子在明知道神霄楚氏和散修联盟双方针尖对麦芒地杀入卧龙阴墟后,不顾危险第一时间冲入阴墟中意图报信,就足见他的情谊了。

        至于最后闹出来的乌龙,反而把楚留仙卷了进去,这就是非战之罪了。

        对楚留仙来说,心意到了,就好。

        自从他以公子留仙的身份,怀揣着希望与责任,忐忑与压力进入道宗以来,楚留仙自己都没有察觉到,他很难对人产生什么信任、亲近的感觉。

        别看他对人始终彬彬有礼,总给人如沐春风一般的感觉,一派公子风度,实则拒人于千里之外。

        也就是这小胖子,第一个让楚留仙生出朋友、兄弟之类的感觉。

        闲话说完,楚留仙又重重拍了小胖子一下肩膀,旋即回过头去,望向楚游龙道:“长老,可有办法第一时间送留仙回道宗?”

        “这么着急?”

        楚游龙眉头一皱,“最近外面觊觎的人很多,与我们发生了不少冲突,现在大张旗鼓离开不太合适吧?”

        他本心的想法是再多留一段时间,等神霄府那边派来接应,最好是连九曜古船一起派遣过来,才算得完全。

        谁知道楚留仙下一句话出来,楚游龙瞬间就改变了主意。

        “我是为了楚师回去的?!?br />
        这话一入耳,楚游龙怎能不动容?怎能不改弦更张?

        他身为神霄楚氏阴神长老,在族中地位非凡,自然知道楚留仙以受伤之躯冒险离开道宗,就是为了楚天歌,甚至连绛珠草的事情,楚游龙大致也知晓一二。

        “成功了?”

        楚游龙的声音甚至带上几分颤抖。

        楚天歌在神霄楚氏和道宗的地位都甚高,远超过楚游龙自己,对神霄楚氏的意义也极大。在楚留仙含笑点头之后,楚游龙立刻拍板决定。

        “来人!”

        楚游龙大喝出声:“开启雷楼,然后,去道宗,立刻!”

        众人虽不明所以,然而楚游龙一声令下后,他们不敢耽搁,立刻蜂拥而入雷楼当中。

        “这……”

        楚留仙奇怪地看着这一幕。

        就这么一转眼工夫,在阴墟府前就剩下他自己、楚游龙、风信子、小胖子,四人而已。

        他更弄不懂。要回归道宗开启雷楼干嘛?

        楚留仙还没问出声呢,雷楼所在轰鸣声不止,地上席卷起烟尘无数,如怒龙在咆哮,欲飞出渊泽。

        紧接着,他不曾想到的一幕,真切地发生在面前。

        雷楼通体上下,雷声轰隆,电光游走?;夯旱卮拥厣细∑?。

        浮至十余丈的高空后,一声声响动里,雷楼在楚留仙的面前不断地发生着变化。

        地基向着四个方向掀起,合并成船首、船尾、两侧船舷。

        地面以上的部分也在不住地挪移着。紧凑着,下沉着,只有上面楼宇般的建筑留下,其余部分最终都沉入甲板以下。

        顷刻之间。雷楼化身成了一艘巨大的楼船。

        澎湃的气浪在滚滚而出,雷声轰鸣如催促,只要长着眼睛的人都能看出来。之前的雷楼现在的雷船,只要一声令下便能搏击长空。

        “好家伙!”

        楚留仙啧啧称奇,不知道是第几次为仙道造物而惊叹。

        “走吧!”

        楚游龙这会儿表现得比楚留仙还要着急,雷船刚刚变化完毕,他就拉着众人上船。

        随后,“轰隆隆~~”声声闷雷响动,雷船破空而去,如一道紫色的雷霆,在卧龙墟市周遭各方势力来不及反应前远遁。

        且不提墟市附近那些目瞪口呆的各方下认识,只说楚留仙等人在雷船上扶栏远眺,看天高云阔,心胸不由得为之一畅。

        “好船?!?br />
        楚留仙与小胖子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地想起他们此来时候乘坐的那一艘公共飞舟,与之相比,那简直不叫船,舢板还差不多。

        “这雷船,应当不逊色于九曜古船了吧?”

        楚留仙生平所见就以九曜古船最是巅峰,自然而然地将其与之对比。

        楚游龙显然也很是为这艘雷船而骄傲,这点只从他爱惜地抚摸阑干的动作就不能看出来了。

        只是在听到楚留仙那个比较后,他连连摇头如拨浪鼓,道:“不能这么比,雷船比起九曜古船,两者相差不可以道理计,如云泥之别?!?br />
        “嗯?”

        楚留仙睁大眼睛,没想到楚游龙会给出这个评价。

        楚游龙道:“留仙,九曜古船即便是威能十不存一,远不如巅峰时候,可它依然是一件巅峰纯阳法器,是我们神霄楚氏的骄傲。

        雷船更多的只是工具与玩物罢了,如何能与之相比?”

        “纯阳法器?”

        楚留仙依稀记得,好像在他第一次乘坐九曜古船的时候,秦伯就曾跟他提起过这方面的事情,只是当时的他对修仙界的了解还是太过不足,收获太少。,

        “一点纯阳,化腐朽为神奇?!?br />
        楚游龙感慨出声:“这世上的纯阳法器不多,即便是道宗也没有多少,其中几件更是镇宗之宝,传承数千年之久?!?br />
        他没有注意到,楚留仙的脸色突然有些异样了起来。

        “一点纯阳……一点纯阳……一点纯阳……”

        楚留仙在脑海中不住地重复着,他自然知道这是纯阳法器与阴神法器之间的区别,是云泥之判的根本。

        导致他心不在焉的是,隐隐约约地,楚留仙似乎在朝阳法袍上也能感觉到那一点纯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