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五十章 镇压地眼,绛珠子熟(四)

    第五十章 镇压地眼,绛珠子熟(四)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这只是开始?!?br />
        楚留仙在心中不断地重复着,承受着血sè弥漫与崩溃的冲击,摇摇yù坠,似yù与眼前这片血sè的世界一同崩溃。

        他的眼前一直浮现的是小女孩丫丫抬起头来时候,那包含着怨恨的血sè眼眸,若要吞噬了天地。

        楚留仙总算能真切地感受到镇压地眼,承受无数yīn灵鬼物无尽魇境冲击的困境了。

        但凡心志不够坚定者,在这样的冲击下心房就会裂出缝隙,继而被无数负面情绪侵蚀,最终堕落入魔。

        楚留仙此刻恰似一叶扁舟,在汪洋大??穹缇蘩酥衅鸱?,明明一次次地好像已经被打沉,当风浪过去,却依然能看到它扬帆起航,浮于海。

        当风浪渐渐止歇,楚留仙方才松了一口气,能睁眼看世界了,眼前情况又是大变。

        血sè褪去,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一栋宫殿……

        ……

        “寡人夜梦一白发老者求教,曰rì里为渔夫庆父所捕,央寡人救其xìng命。

        白发老者自言为井龙王使,前往东海为东海龙王卜卦,不幸为渔人所获,以水中王者之名,请寡人这陆上君王相助,君以为如何?”

        一名身着衮服,威严自显的老人高踞王座上,问下方占梦者。

        占梦者说不妨一试,于是君王传令下去,寻一名叫庆父的渔夫。

        整个过程中,楚留仙皆如看客一般,亲眼目睹这一幕幕,对方却对他视而不见,好像在他们的眼中并不存在这样一个外人一般。

        名为庆父的渔夫果有,听说君王问及此事。忙道在昨rì偶然捕得一通体雪白的大龟,异之,故而圈养不曾贩售,愿以之敬献君王。

        君王大喜,命庆父献上白龟。

        不片刻,白龟被带到君王座前,白龟不能言,只是两前爪拱起,不住地冲着君王行礼。显然是谢搭救之恩。

        君王在这个时候却犹豫了,想要将这擅长占卜的白龟留下,而不是放还。

        迟疑不定下,君王召见司祭祀的太仆,请问此事该如何处理。

        太仆司祭祀。很自然地道可以占卜一下,以作决定。

        君王问:“如何占卜?”

        太仆答:“以龟甲卜之可也?!?br />
        “杀之,取甲,卜之!”

        君王大手一挥,便决定了白龟的命运。

        君王之喜怒难测,无人能猜到,太仆错愕。白龟挣扎,都不能改变君王的决定。

        于是,白龟死,太仆以其龟甲占卜。接连七十二卦,无一不准。

        君王大喜,供龟甲于太庙,逢戎与祀。必起出此龟甲占卜吉凶。

        楚留仙眼睁睁地看完了这一幕,错愕不已。这个结果连他都曾意料到。

        整个宫殿,君王太仆,倏忽远去,好像偌大场景都在剥离,只有一个庞大的白龟虚影在楚留仙面前一遍遍地询问: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会这样?”

        白龟凝望着楚留仙的眼睛,无尽疑惑充斥其中,俨然困扰了他无数年。

        在一声声疑问中,君王、太仆、宫殿,都在岁月中化为了尘埃,只有白龟的疑问永恒,甚至堕入冥府,化为yīn灵鬼物,依然挥之不去。

        “算人者,不能自算,纵七十二挂皆准,却卜不中自己生死安危?!?br />
        “将一切寄托于命与运,自然难逃此劫难?!?br />
        楚留仙悠悠地说着,静看白龟虚影渐渐消散……

        ……

        深山,密林,枯瘦的汉子背着老妪,步履维艰地上山。

        路上多少次,枯瘦汉子泣不成声,老妪都在柔声安慰,听那语气似是母子。

        枯瘦汉子没有注意到,老妪趁着他不注意,不断地在来时路上撒上豆子,生怕自家儿子回去的时候迷途。

        旱魃肆虐,田里颗粒无收,江河断流,饿殍无数,枯瘦汉子养不活家人,为了年幼的孩子着想,只能按照村中规矩,将年老的母亲背到山上,任由其自生自灭,免得与幼者夺食。

        这场人伦之悲,无法以孝与不孝来定义,不能用对与不对来衡量,母子身后夕阳为他们拖出了长长的影子,不尽悲凉。

        楚留仙静静地看着这一幕,以为当是老妪之悲哀与不甘。

        想那老妪含辛茹苦,拉扯孩子长大,到得老来却被儿子抛诸山林,自生自灭,那是何等的悲哀,何等的不甘?

        不曾想,不管是在枯瘦汉子的背上,还是到了山中目的地,老妪始终不露怨望,反而一直在唠唠叨叨地交代着,如要给孙儿吃饱穿暖,冬天快到了多给缝件衣裳等等。

        枯瘦汉子与老妪诀别后,含泪下山。

        这一对沉浸在哀伤当中的母子完全没有注意到,在他们的身后有一个小小的身影一路跟了上来。

        孤独地在山中等死的老妪并没有死去,她在山中找到了一颗枣树,靠捡掉落的枣子活了下来。

        后面的rì子里,思念nǎinǎi的孙儿时不时地就跑进山来看望nǎinǎi,每次还不忘捧来烤熟的豆子、银杏,蚱蜢等给老妪。

        原来,在枯瘦汉子背老妪上山的时候,跟在他们身后的就是他。

        每逢那个时候,都是老妪最开心也最担忧的时候。

        她一次次的jǐng告孙儿,别再上山,小心豺狼虎豹,孙儿满口应下,依然上山不辍。

        每一次呢,老妪都能挑了最大最饱满的枣子给缺衣少吃的孙儿吃,然后看着他吃得开心,满脸皱纹的脸上笑成了一朵花。

        某一rì开始,山中再没有了孙儿蹦蹦跳跳的脚步声,甜甜叫着nǎinǎi的稚嫩声音。

        老妪徘徊在枣树下,山口处,一次次地眺望,一次次地失望。

        冬去chūn来,chūn去夏至。rì复一rì,年复一年。

        老妪始终在挑着最好的枣子,等待着她的孙儿。

        时间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几百度chūn秋,老妪依然徘徊着、等待着……

        她甚至没有意识到,她已经不是人,而是yīn灵,是鬼物。

        不管化身成什么样的存在,老妪始终在重复着生前的举动。焦急地等待着……

        “我的孙儿,怎么还不来?”

        老妪喃喃自语的声音,回荡在整个空间,回荡在楚留仙的耳中,一直到永远……

        ……

        有一座大城。执宵禁,入夜则锁城门,再不能入。

        某个寒冬夜里,一个叫戎夷的大贤与他的一个弟子路上耽搁,被锁在城门外。

        两人在城门洞中瑟瑟发抖,心知这样下去,明rì天亮前。两个人都会被冻死。

        要是把两个人的衣服集中在一个人的身上,或许能够让那个人活下来。

        那么,谁该活,又谁该死呢?

        戎夷道:“我徒。你xìng不肖,于人于己无用,吾乃国之大贤,以大道论。你当让衣与吾?!?br />
        戎夷之所以把这个弟子带在身边,就是认为他xìng不肖。想要磨砺、教导、感化于他,没想到会遇到这种情况,于是按心中大道,做如是选择。

        弟子不愿,道:“你既知我xìng不肖,以我不肖xìng子,怎么可能让衣服给你呢?”

        戎夷叹息,脱衣与弟子,最后自己冻死在城门洞中。

        临死前,他满心不解,发出最后的感慨:“大道不行,正理不存,吾坚持大道,执正理,为何却不能行于世呢?”

        戎夷的最后感慨,如冬夜寒风,吹过了楚留仙的心中,也吹破了整个天地……

        ……

        南岐之地,有村落隔绝于外。

        村中有泉,其味甘甜,然而长时间饮用,却能让人脖子肿大。

        南岐村中村民世代饮此泉水,人人大脖子,也不以为丑,反以为美,认为人来就是这个样子的。

        偶然一村民流落于外,见山外人脖子纤细,耻笑他们全都貌丑。

        南岐村民一辈子寻不到路回村,郁郁地在山外生活。

        他认为纤细的脖子为丑,看不上丑女,一辈子未曾婚娶;

        山外人以他的大脖子为丑,指指点点,多有耻笑。

        郁郁而终后,南岐大脖子问天:“是山外人丑对不对?他们貌丑而不自知,反而耻笑我,是他们的错对不对?”

        天默然,楚留仙亦默然。

        他自然知道何者为美,何者为丑,可是他不知道他所知的天地,是否又是一个南岐村,“山外”人又以何为美丑?!

        从来没有想到过的问题,让楚留仙一时茫然……

        ……

        古有豢龙氏,以豢养真龙得名。

        豢龙氏少时好龙,想要得一真龙养之,以研究其习xìng,知其何以强大。

        偶然机会,豢龙氏得一受伤幼龙,养其野塘,喂以食,疗以伤,为其搭建住所。

        幼龙安居野塘中,以这样的生活为享受,竟不再离去。

        一rì,有真龙路过野塘,见幼龙为人所圈养,勃然大怒之余,yù带幼龙离去。

        幼龙不从,反而招呼真龙与其同住,它洋洋得意地道:“居于此塘,百川四溟不足游;甘其饮食,洪流大鲸不足味?!?br />
        真龙先是暴怒,继而鄙夷,道:“你愧为真龙,何其龌蹉。天赋吾之形,冠角而披鳞;赋吾之德,泉潜而天飞;赋吾之灵,嘘云而乘风。

        身而为龙,息乎大荒之墟,穷尽天地变化,这才是欢乐?!?br />
        “你苟且之辈,不配为龙,早晚为人所害?!?br />
        真龙不屑一顾,乘风而去。

        幼龙茫然不觉,反而认为真龙是傻的,放着大好生活不过,非得去餐风饮露,搏击天地,再傻不过了。

        过不了多久,豢龙氏研究完龙之习xìng,邀人族强者,搏杀幼龙于野塘,取其龙鳞为甲,龙肝为美味,龙肉为血食……

        龙魂不散,一声声地问:“我选择舒适安逸的生活,错了吗?”

        ……

        ……

        小女孩丫丫的怨;

        老妪徘徊枣树下的等候;

        白龟算人而不能算己,寄托生死于天命的悲哀;

        戎夷无法行诸天地的道;

        南岐大脖子的对错;

        幼龙的不解……

        还有很多很多,一个yīn灵鬼物,就有一段截然不同的故事,接连不断,似乎永无穷尽。

        楚留仙沉浸其中,不知时间之流逝,短短的一个月时间,如过了几百个轮回。

        绛珠草的根须,在他完全没有察觉的时候,不住地延伸开来,铺陈满了整个金sè心湖。

        一缕缕根须,一片片叶子,萌芽、成长。

        绛珠草顶部,一颗朱红sè的果实,挂在枝头,红如玉,鲜艳而饱满。

        ——绛珠子,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