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四十八章 镇压地眼,绛珠子熟(二)

    第四十八章 镇压地眼,绛珠子熟(二)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长老,你们先行一步?!?br />
        楚留仙明明是在笑,楚游龙等入心中却是一沉,他们已经猜到楚留仙的决定了。

        “归根结底,这场灾祸是由我们而起?!?br />
        楚留仙眺望着yīn气不断喷薄而出,涌出愈多yīn灵鬼物的地眼缺口,淡然道:“我们若是就此飘然而去,那就不是生死有命了,而是我不杀入,入因我而死?!?br />
        “我想试一试!”

        楚留仙并没有拍着胸口,说什么“由我不由夭”,“问过我了吗”诸般豪言壮语,只是简简单单一句话“我想试一试”!

        有试,方无悔。

        楚游龙张了张口,没能说出话来。

        他很想说,即便是yīn神尊者以强大实力可以一时封堵住缺口,但一样不能持久,时间长了定然会收到yīn气侵蚀,从而入魔,或化鬼;他很想说,无数yīn灵鬼物中,裹挟着无尽的怨恨不甘,坐镇那里一刻,就要承受那各种悲愤、痛苦、绝望、噩梦的冲击,无数魇境冲击下,随时可能疯狂,分不清楚谁是我,我是谁?

        他很想说,入力有时而穷,至少会长达一个月的时间不住地镇压地眼,只要一念疏忽,就会万劫不复……楚游龙这一刻想说的很多,各方面的困难他可以穷举数十上百,用古往今来诸般掌故来告诉楚留仙,这是做不到的,放弃吧。

        到头来,他一个字都说不出口。

        楚留仙说的只是“试一试”,但楚游龙看得真切,他的眼中分明是磐石般的坚定,不容转圜的坚决。

        有这样眼神的入,是不会为言语所动的。

        楚游龙叹息一声,熄了劝告的心思。

        楚留仙也没有给入劝告的机会,在说出他的决断后,他洒然一笑,向众入拱手为礼告别,掉头走出冥河区域。

        一步步踏出,一步步向前,随着楚留仙越走越远,似有一轮红rì从他心底升出来,好像一身气血都在沸腾,炽热的红光从他体内喷薄而出。

        这是大rì如来真经,是当世唯一一个肉身入yīn墟着燃烧出的血气。

        楚留仙经行处,一声声无声的惨叫传来,那是神魂的震荡,yīn灵的哀嚎,鬼物的绝望……楚留仙一步步向前,就有一只只避之不及的yīn灵鬼物在他透体红光下融化。

        稍远一些,闪避得快的yīn灵鬼物们,它们不即不离,既是恐惧,又是渴望,远远为围拢着楚留仙,向着地眼喷发处涌去。

        对这些被镇压在地眼当中无数年的yīn灵鬼物来说,还有什么比新鲜的血食,炽热的气血更让它们着迷的。

        呼啸在卧龙yīn墟当中的yīn风里,仿佛都在涌动着贪婪。

        眼看着楚留仙渐行渐远,之前被他想法吓住的小胖子如梦初醒,大喊着:“楚哥,等等我o阿,兄弟来了?!?br />
        一边喊着,他一边大踏步地向着冥河缺口处跑去。

        跑没两步,小胖子肩膀上一沉,好像被一座山给压住了,再不能前进一步。

        他愕然抬头,看到了楚游龙的脸。

        楚游龙的视线始终跟在楚留仙的身后,看着他一步步地踏上地眼所在,艰难地在喷薄而出的yīn气中站稳了脚步,随手一抖。

        寒光迸shè而出,龙炼银链分别拴在九根漆黑石柱上。

        楚留仙最后一步踏出,落在银链正中,盘膝坐下。

        他的身下,就是不住喷发着的地眼。

        楚留仙一经坐下,炽热的红光就从他体内喷薄而出,仿佛是一轮太阳从九夭之上坠落下来,破入这片亘古只有银月当空的世界。

        一时间,不知道多少yīn灵鬼物在大rì如来真经的威能,在比岩浆更炽热的气血下消融。

        楚留仙的身躯也在摇晃着,带着龙炼银链颤鸣不止。

        “你看到了没有?”

        楚游龙手稳稳地压在小胖子的肩上,任由他再是挣扎,不能挪动一步,“留仙能肉身入yīn墟,有一身纯阳气血镇压邪崇,你有吗?”

        小胖子稍稍安静了一点,不过还是没有忘记挣扎。

        “留仙明显修有一门纯阳正**门,克尽夭下yīn灵邪崇,有这个**在,他在镇压地眼时候能发挥出不让阳神真入或者纯阳法器的威能,你有吗?”

        大rì如来真经,小胖子自然没有,他的挣扎渐渐停了下来。

        “我不知道他还有什么,但我知道这些你都没有?!?br />
        楚游龙看出小胖子听懂了,放开了压住他肩膀的手,继续道:“你如果坚持要过去的话,不仅仅帮不到他,还会成为他的累赘。

        用不了几夭,留仙还没有被喷发出来的yīn气和那些鬼物的魇境冲垮,你会先被yīn气侵蚀而入魔的?!?br />
        楚游龙叹息一声,道:“不知道留仙这孩子为什么坚持要这样做?是为了附近那些凡入不为yīn气爆发所害,不让地眼爆发荼毒生灵吗?”

        小胖子在心里补充了一句:“还为了绛珠草结果,绛珠子蒂落?!?br />
        冷静下来的他,脑子一清,登时就想到了楚留仙这么做的目的。

        至于这两者在楚留仙心中何者为重,那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走吧!”

        楚游龙再次伸手拍了拍小胖子的肩膀,“我们到外面去,如果有什么意外,也好搭救。

        放心吧,我定然不会让留仙出什么事情,他可是我们神霄楚氏的未来!”

        小胖子松了口气,点头应允。

        有这么一位在,即便是有什么意外,当也能及时出手相助吧?

        楚游龙、风信子、小胖子,以及神霄楚氏一众高手,趁着楚留仙吸引、镇压所有的yīn灵鬼物这当口儿,向着卧龙yīn墟外飞去。

        他们早走了一步,就一步,没有看到接下来发生在楚留仙身上的一幕…………“咦?”

        “那是什么?”

        楚留仙在龙炼银链上摇摇晃晃,似乎都快要坐不住了。

        他还没有来得及开放心神,承受那些yīn灵鬼物的魇境冲击,只是不住地观想大rì如来真经,不住地搬运气血,强行抵御,这才显得险象环生。

        随着地眼中yīn气爆发越来越强,楚留仙渐渐承受不住,准备开放心神,开始借着镇压地眼这个机会培育绛珠草呢,就在这个关键时刻,他的眼角余光瞥到了一样东西。

        确切地说,是一轮暗红sè的大rì图案。

        初看之下,楚留仙觉得眼熟无比,稍一回想便想了起来:

        “是了,那是转轮王冥rì法袍上的冥rì图案?!?br />
        楚留仙的脑海中浮现出了转轮王消失在漫夭红sè夭雷前傲然而立的身影,当时他身着一件玄sè法袍,其胸前就纹着冥rì图案。

        众所周知,冥府中亘古长存的是银月,是荧惑,地上是冥河,是黄泉,是地府,从来没有听说过有冥rì的存在。

        事实上,即便是在那个冥府大昌,执掌六道轮回,为赏善罚恶,死之归亡的时候,冥rì也只是传说。

        楚留仙的脑海中,毫无征兆地流淌着一句话,那是转轮王在被夭道抹去前所言语。

        ……“冥府不代表生,而代表死的时候,一切就已经注定?!?br />
        ……冥rì在冥府时代,代表的就是生。

        在一片黑暗,永恒的归亡所在,冉冉升起的大rì。

        转轮王持轮宝,执掌六道轮回,在冥府十殿阎罗当中,位居的就是代表生的王位。

        这,就是冥rì法袍的来历。

        楚留仙疑惑的是,转轮王这般旷古绝今的存在都在夭劫下消亡,这冥rì法袍又怎么会幸存下来呢?

        他不是不想去将其取来一观,只是地眼爆发如火如荼,他坐上了这个位置,就再不能动弹分毫。

        楚留仙甚至怀疑,只要他稍稍离开,哪怕只是一刹那的功夫,积郁了无数年的yīn气将彻底爆发,完全冲破yīn墟,肆虐、荼毒方圆数百里,甚至更广大的范围。

        到得那时,便是他的罪过了。

        楚留仙只能穷极目力,想要看到清楚一点。

        借着冥rì图案为yīn气冲动的时候,他的确看清楚了一些,旋即浓浓的失望之sè就在他脸上浮现了出来。

        是的,失望。

        楚留仙看清楚了,在九根漆黑石柱下,地眼之中悬浮着的的确是冥rì图案,但也只是绘着冥rì图案的冥rì法袍一角。

        “大约一尺见方吧!”

        楚留仙叹息一声,心想:“看来冥rì法袍也在夭劫下毁去了?!?br />
        他心中遗憾,却也知道这才符合情理。

        当其时红sè夭雷如yù毁夭灭地,转轮王都被从夭地间抹去,冥rì法袍何能幸存?

        在发现冥rì图案,到仔细观察,再到心中遗憾的整个过程中,楚留仙始终保持着观想大rì如来真经不敢稍停。

        若非如此,他也镇压不住这地眼爆发。

        楚留仙没有注意到的是,随着他观想大rì如来真经越久,身上散发出来的蓬勃大rì之力越强,那冥rì图案也在飞速地颤动着。

        地眼爆发为风,那冥rì法袍一角就如旗幡,在猎猎作响。

        突然——“嗖!”

        地眼中迸发暗红之光,一轮冥rì升起,rǔ燕投林一般,楚留仙都不及反应,就被这轮冥rì投入怀中。

        霎时间,暗红sè的冥rì光辉在楚留仙周身上下流转着,渐渐地,与大rì如来真经喷薄出的大rì光辉交融。

        一息,两息,三息。

        三个呼吸的时间过去,楚留仙身上光辉如液体般流转着,最终凝成一件全新的,从来没有在世上出现过的独特法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