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四十六章 三花五气,为何悲愤?

    第四十六章 三花五气,为何悲愤?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化整为零,借力打力,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真是好算盘!”

        楚留仙彻底明白过来了。

        因为现在还不知道的某种原因,无头战神是认准了血神君郑隐,而且战意滔天,誓死不退,这种情况下,血神君郑隐不将其摆脱就不可能走得掉。

        既然无头战神是冲着他血神君来的,普通的祸水东引就不能用了,那朵花开灿烂的血莲便是他的手段??。

        这本就不是血神君郑隐的真身,现在借着血莲花化整为零,每一缕气息都带着他的烙印,向着楚留仙等人涌来。

        想来等靠近了,这一缕缕血气就会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钻入在场众人的体内。

        楚留仙、小胖子行动自如,难以入手;楚游龙、风信子阴神修为,没有把握。但其他人呢?

        不用一个呼吸的时间,神霄楚氏那些入冥散人就会全部变成血神君郑隐的傀儡。

        他未必能操纵得任何一个人,但每一个人的身上都会散发出血神君郑隐的气息来。

        到得那时,无头战神杀来,楚留仙等人拦,还是不拦?

        进退维谷,不得不战,鹬蚌相争,最后得利的就是血神君郑隐这个渔翁。

        楚留仙想明白这些只用了一眨眼的时间,前方血莲花犹自在向下飘落。

        整个过程中,血气不住地散发出来,馨香不住地向外沁出,片片花瓣都在飞散,烟雨一般的美丽景象。

        在这里面,楚留仙看不到美丽,只看到了阴毒,看到了血神君郑隐的狞笑。

        血气散成一缕缕,最近的已经离楚留仙不足一步距离。

        “这是怎么回事?”

        小胖子一脸茫然,想不通透。只是隐隐觉得不对;

        无头战神面向楚留仙等人,明明没有头,没有眼睛,众人却觉得有一股充斥着无穷战意的精神锁定在他们的身上。

        “血神君郑隐,果然了得!”

        楚留仙深吸了一口气,缓缓伸出一只手来,“可惜你遇到了我?!?br />
        他没有注意到,此刻他的动作与片刻前的血神君郑隐是何其相像。

        一样的伸出一只手来,一样是掌心向上,一样是有一股诡异的力量从掌中浮现出来。

        不同的是。血神君掌中花开血莲;楚留仙手上,指间绕沙!

        指间沙!

        偶得指间沙法门,再从冥河中得到巨量冥河沙,修成连创出此法者都没有达到过的,完全版指间沙,楚留仙就一直想一试威能。

        十年磨一剑,霜刃未曾试,长剑有灵,当会何等寂寞?

        指间沙亦如是。

        此前鏖战沃石。楚留仙便一直想出手指间沙,只是强行按捺住罢了。

        还不到,最好的时机。

        现在,这个时机到了。

        楚留仙毫不犹豫地出手。

        他的掌中。他的指间,如同海眼吞吐着海水,地眼喷薄出的阴气一般,星空般蔚蓝的流沙涌出。

        最近的一缕血气??翱熬鸵乒粝傻纳砬?,扑向他身后的神霄楚氏众人。

        间不容发之际,楚留仙动了。他的手掌一抖。在身前划出了一个半圆,将指间沙挥洒了出去。

        “刷~~~”

        如星空坠落,一片蔚蓝,朦胧梦幻般的美丽。

        楚留仙得到指间沙的时间还不够长,还不曾修成更进一步的手段,但单纯地操控指间沙扬扬洒洒开来,形成如同天幕般的包围还是做得到的。

        “这是什么?”

        血神君郑隐的声音中再没有片刻前大笑时候的得意与张狂,满是紧张与戒惧。

        指间沙出手,他立刻感觉到了不对。

        从楚留仙的角度望去,但见得血神君郑隐化成的那一缕缕血气如被捕住的小鸟,被网住的游鱼,纵然每一缕血气都只有头发丝的大小,偏偏穿不过指间沙的封锁。

        “刷刷刷~~~刷刷刷~~~”

        没有人qīngchu在血莲花飞散开来后,那一缕缕血气到底弥漫开来多少丈方圆,但现在所有人都看得真切,随着指间沙不住地在虚空中流淌着,蔚蓝色的区域不断地缩小着。

        在这整个过程中,指间沙也由天幕般的形状,变成一道环绕着中心上下流转不息的流沙河模样。

        蔚蓝流沙河成型之时,正是整个光团缩小到极致之际。

        血神君郑隐的本相重新显现出来,如被缚在柱子上的血色蛟龙,怎么挣扎都是无用。

        流沙继续在流转成,蔚蓝色的光幕隐现,血神君郑隐在接下来的几个呼吸中用尽诸般手段,到底不能动弹分毫。

        血神君郑隐纵横天地间上千年,会尽天下英雄,不会做那无谓之事,用尽各种手段后,他忽然安静了下来,任凭指间沙收紧,静静地站在那里,目视楚留仙。

        他的目光中,分明透出几分凝重,现身在所有人面前后,第一次流露出来的凝重之色。

        “公子留仙,这局你赢了?!?br />
        血神君郑隐的声音恢复平淡,“不知可否见告,这是何等手段?”

        他能清晰地感觉到,无法形容的力量不住地加诸于他的身上,指间沙在流转中收紧,于是后面半句话不由得加快了语速。

        这个分身存在的时间不多了,血神君郑隐对这一点毫不怀疑。

        “指间沙!”

        楚留仙言简意赅,惜字如金。

        “好,好一个指间沙?!?br />
        “好一个公子留仙!”

        “本座记住你了?!?br />
        血神君郑隐放声大笑,傲然而立,“这只是开始,我们会再见的?!?br />
        “希望到那时候,你还能给本座惊喜?!?br />
        楚留仙淡然一笑,道:“你会看到的,现在……”

        “不送!”

        最后两个字吐出,指间沙蔚蓝光晕暴涨,血神君郑隐整个身形飞速模糊起来。气息在不住地衰落。

        “这……这是……”

        楚游龙、风信子、小胖子等人瞪大了眼睛,几乎不敢相信眼前这一幕。

        身为强大的修士,轻易地就判断出指间沙中发生了什么。

        血神君郑隐这个分身的修为步步倒退,从入冥,到通幽、至真灵,跌破引气,坠落筑基,返还本源……

        “削去顶上三花,闭塞胸中五气,溯本归源?;蛊湮瓷薄?br />
        楚游龙喃喃自语,场中他的修为最高,所受的震动也是最大。

        他的神色变幻不定,甚至在指间沙中血神君郑隐的本相消磨,只剩下一个血色烙印“嘭”的一下溃散开来,犹自不曾回过神。

        楚游龙是彻底被震撼到了。

        三花五气,是道家玄之又玄的说法,溯本归源,还其未生时候。更只是一种理念。

        楚游龙是以这种说法,来形容指间沙那种震撼得他回不过神来的威能。

        “可怖可畏??!”

        楚游龙心知肚明,要是被指间沙缠绕上去的不是血神君郑隐分身这种特殊存在,而是一个普通修士的话。那个场景还会震撼百倍。

        所有人都会看到一个强大修士数百年苦修在几个呼吸间化为泡影的恐怖;所有人都会震撼于一个正常人在顷刻之间磨灭一切记忆,一切痕迹,就像刚出生婴儿一样变成一张白纸……

        那是何其的可怖,何其的让人畏惧?!

        楚游龙明知道不合适?;故遣挥傻迷谛闹猩隽饲煨业母芯?。

        他是一个强大的阴神尊者,在震撼之余还是判断出来,楚留仙的指间沙有其缺陷。不然也不会一直等到最后关键时刻才出手。

        指间沙再是可怖可畏,若是落不到身上,到底还是无用。

        人,不是木桩。强大的修士一场战斗纵横数十里,移形换位成百上千次,战机并不是那么容易捕捉的。

        不过即便如此,在亲眼见得血神君郑隐分身在指间沙中被抹灭干净的一幕,还是那么的让人震撼和戒惧。

        楚游龙不自觉地回过头,恰好与风信子的目光触碰在一起,两人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出苦笑意味来。

        “后生,可畏??!”

        “幸好,这是我们神霄楚氏的希望,我们楚氏的公子留仙!”

        “幸甚,幸甚??!”

        楚游龙在倏忽之间闪过的无数念头,楚留仙自然一无所知,他收回指间沙,长出一口气,稍稍放松了下来。

        不过不是彻底的放松。

        在他的身前,还站着楚伯雄所化的无头战神灵鬼;更远一点的地方,无数的阴灵鬼物黑压压地围拢过来。

        地眼还在爆发,周遭阴灵之气浓郁到即便是阴神、真灵之体,也有承受不住的感觉。

        楚留仙回过头来,带着询问之意看了楚游龙一眼。

        楚游龙明白他的意思,哑着声音道:“十息!”

        他的意思很qīngchu,十个呼吸的时间过后,就是他恢复行动能力的时候。

        风信子也在旁边点头,显然情况相差不多。

        楚留仙脸上露出一抹笑容,整个人都轻快了。

        有这两位恢复,那他们就能带走所有人,至少可以赶在那些阴灵鬼物围拢过来前。

        趁着还有点时间,楚留仙迟疑地抬头,看了无头战神一眼。

        此刻,随着血神君郑隐分身的抹灭,无头战神茫然地站在那里,既不前进,也不后退,空落落的,战斧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落地。

        它只是简单地站在那里,楚留仙依然能感觉到那种滔天战意,无尽悲愤。

        “我想知道,当初到底发生了什么?”

        楚留仙没有迟疑太久,举步走向无头战神。

        “楚哥!”

        小胖子惊呼出声,他可是看到之前血神君郑隐是怎么被追得跟丧家之犬似的,连忙跟了上去。

        楚留仙没有阻止小胖子跟来,也没有止步的意思,一直走到了无头战神面前。

        他缓缓伸出一只手来,按向无头战神的胸膛,口中道:

        “长老,我是楚留仙?!?br />
        “告诉我,当初到底发生了什么,让你悲愤至此?!”(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