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四十五章 银链鬼葬,血莲花开

    第四十五章 银链鬼葬,血莲花开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疯子!疯子!”

        “滚开!”

        在楚留仙等人闻声愕然望去的时候,血神君郑隐叫骂不断,驾着血光直冲而来。

        “他竟然将郑隐逼到了如此地步!”

        楚留仙大吃一惊地看着眼前这一幕。

        血神君郑隐的手段,他可是领教过的,即便是现在以入冥境界修为,依然稳稳压过寻常阴神尊者,哪怕是楚游龙恢复如初,也未必敢言胜??。

        之前无暇分心那头,楚留仙本以为楚伯雄所化的无头战神灵鬼定然奈何不得血神君郑隐的,怎么现在看来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情。

        血光、阴云,飞速欺近。

        靠得越近,楚留仙也就看得越qīngchu。

        此刻,无头战神遍体鳞伤,断臂残腿,血光侵蚀它的灵体,情况不妙。

        在它的身边,追随着它的那些阴灵鬼物十不存一,只剩下一个零头。

        可即便是如此,现在的情况是无头战神吼叫着挥舞战斧紧追不舍,血神君郑隐顾不得颜面抱头鼠窜。

        纠缠到这个地步,血神君郑隐竟已是支撑不住了。

        “壮哉,楚伯雄!”

        “生当做人杰,死亦为鬼雄!”

        楚留仙啧啧赞叹,在将眼前情况收归眼底的同时,他也看出了血神君郑隐的目的。

        他何尝是无头苍蝇,冲着这里跑来可不是安着什么好心。

        “他分明是想祸水东引!”

        楚游龙、小胖子、风信子等人异口同声。

        楚留仙站在冥河缺口处不远的地方,冷笑出声:“那他也得有这个本事?!?br />
        他心知肚明,血神君郑隐定然隐藏着什么手段,自认为能借此脱身,不过楚留仙又何惧之有,他的杀手锏隐藏至今,不就是等着这一刻吗?

        一百丈、九十丈、八十丈……五十丈……

        血光共阴云缠绕,轰鸣声不绝。血神君与楚伯雄且战且走,越靠越近。

        楚留仙等人心渐渐提起,眼看着双方就要接触了。

        就在此时,“哐当~~”数声脆响,伴着痛苦的怒吼声音,从远处传来。

        “怎么回事?”

        楚留仙本能地抬头,分心望去。

        只见得在散修联盟众人所在之处,情况发生了变化。

        此前楚伯雄引领手下的鬼物追杀血神君郑隐的时候,不管是无头战神还是那些普通鬼物全都对龙天枫等人不感兴趣,它们只是咬着血神君郑隐厮杀。

        在那段时间。龙天枫等人还能庆幸一下,加紧平复灵力震荡,恢复行动能力。

        本来这么下去的话,未尝不能让他们熬过这段时间,偏偏意外出现了。

        导致这意外的不是别人,正是楚留仙。

        楚留仙先是观想大日如来真经,与邪佛童子联手驱散蜂拥而来的阴灵鬼物;再以冥河为屏障,让那些饥渴难耐的鬼物不能越雷池一步。

        这世上,仙也好。佛也好,人也罢,鬼亦如此,都是欺软怕硬。

        楚留仙这般连番手段施展出来。明显就是一块硬骨头,即便是还有不甘心在冥河外围转悠的也是少数。

        绝大多数阴灵鬼物哪里去了?

        它们全都冲着龙天枫等人拥去。

        血神君郑隐被无头战神纠缠得狼狈不堪呢,哪里顾得上他们?眼看着龙天枫等人就要悲剧了。

        楚留仙他们听闻到的异响,就是发生在那个时候。

        阴山双魔以降的散修联盟众人肝胆欲碎。但又无可奈何,可有一个人例外。

        龙天枫!

        龙天枫由于其独特的阴风阴神故,并不是处在灵力震荡不能动掸的地步。只是为楚留仙暗算以龙炼银链锁住罢了。

        眼看着再不走就要喂了鬼,龙天枫如楚游龙等人之前猜测的一般,终于施展出了压箱底的手段。

        楚留仙等人闻声望去的时候,正看到龙天枫原本所在的地方龙炼银链空荡荡地砸落在地上,一道道阴风在空中汇聚,凝成一股,卷向阴山双魔等人。

        没有人知道龙天枫施展出来的是什么手段,不过显然代价其大无比,他不仅仅气息微弱如风中烛火,同时再凝不出本相,连带着要带着阴山双魔等人一同离开也困难得很呢。

        一缕缕阴风丝线缠绕在阴山双魔等人的身上,想要将他们带着一同飞逃,阴风一紧,竟是没有能将众人带动。

        “喝!”

        “哈!”

        虚空中阴风咆哮,怒吼出声,再次发力,这回终于扯动了。

        不过,也迟了!

        一刹那的耽搁,就让龙天枫失去了带走散修联盟众人的机会。

        最近的阴灵鬼物还在十步之外,不过楚留仙动了。

        “去!”

        楚留仙手掐龙禁符箓,向着为龙天枫摆脱落在地上的龙炼银链一指。

        “哗啦啦~~~哗啦啦~~~~”

        银链脆响作响,如灵蛇般舞动,在阴山双魔众人惊骇的目光中从地上弹起,化作一道道银光把所有人都包裹在其中。

        散修联盟所有人,除了被无头战神纠缠的血神君郑隐,处在特殊状态下的龙天枫外,所有人都被银链束缚,重新重重地落了下来。

        “啊啊啊~~~~”

        阴山双魔等人心中都是一沉,绝望的情绪不可抑制地将他们淹没,一时间不知道多少人惨叫出声。

        “楚~留~仙~”

        虚空中阴风咆哮,不尽怨恨之意,一字一顿,似要将这个名字永远地刻在心里。

        龙天枫知事不可为,恨恨出声后裹挟阴风,向着远处去。

        他第一个,离开了沃石区域,狼狈逃离。

        “可惜,可惜?!?br />
        楚留仙收回手来,看都不看那惨叫声声,各种压箱底手段施展出来,最终难逃被无数阴灵鬼物淹没的散修联盟众人。

        他只是在遗憾。

        “竟让他逃了,要不是……”

        楚留仙知道阴山双魔等人注定要从世间抹去了。收回了目光落在身前七步之外,那里血光与阴云如火如荼纠缠,飞速地逼近而来。

        “今日我就将你一起留下,龙天枫!”

        楚留仙只是遗憾而已,并没有太放在心上。

        龙天枫前进无路,他楚留仙一日一新,总有一日即便是正大光明面对面,他也有信心战而胜之。

        现在,楚留仙将龙天枫其人抛诸脑后,全部注意力都落在前方。

        近了。更近了。

        转眼间,楚伯雄所化的无头战神身后再无一个阴灵鬼物,孤身与血神君郑隐鏖战。

        它的伤更重了,周身上下尽残缺,几无一处完好处。

        楚伯雄现在是灵鬼之身,又在这地气爆发的阴墟环境下,自愈能力无比强大,这种情况下犹自落得如此惨状,足见血神君郑隐之强。此战之激liè了。

        血神君郑隐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再没有风度翩翩,视神霄楚氏英雄如无物的样子了,显得无比的狼狈。

        再是狼狈。他终究坚持到了冥河缺口的地方。

        祸水东引!

        他想的是用楚留仙等人拖着无头战神,他好脱离战场。

        楚伯雄所化的无头战神灵鬼对楚留仙等人的呼唤全无反应,显然已经记不得过往了,血神君郑隐打的无非是这个算盘罢了。

        “你还真有信心不会腹背受敌?”

        “好!”

        “就让我看看你的手段!”

        楚留仙精气神前所未有的凝聚。紧紧地盯视着前方,以不变,应万变。

        眼看距离楚留仙等人不足十步之遥。血神君郑隐动了。

        “哈哈哈哈~~~~”

        上一刻还狼狈如丧家之犬的血神君郑隐凝立不动,大笑出声。

        笑声中,他掐着指诀,掌心向上,抬起一只手来。

        与此同时,他的身躯一点一点地透明,好像随时可能如破碎的镜片般飞碎开来。

        在血神君郑隐的掌中,一朵血色莲花正在从无到有,一点一点地绽放开来。

        整个过程似缓实快,无头战神与其近在咫尺,堪堪要攻击前,血神君郑隐就完成了所有动作。

        一朵娇艳,散发着血色灵光的血莲花开。

        “他想做什么?”

        楚留仙心中警钟长鸣,觉得不对头,血神君郑隐怕不见得是打着祸水东引的念头。

        “到底哪里不对呢?”

        楚留仙心念电转,灵光一闪下,捕捉到了之前忽略的一点。

        “不对,绝对不对!”

        “楚伯雄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始终是冲着他一个人追打,若是不然龙天枫等人早就该死了。之前如此,现在当也如是,血神君郑隐何等人物,岂会将生死寄托于侥幸与无法掌控?”

        楚留仙将心比心,换成他处在血神君郑隐的wèizhì,这等事情是决计不做的。

        “那他有何必要,将楚伯雄引到我们这里来呢?”

        楚留仙正自百思不得其解,那边血神君郑隐的动作在继续。

        血色莲花开,他的身形淡薄得几乎看不见了,但见得血莲愈发地血光充盈,精纯的血之馨香气为花香。

        一缕缕,带着淡淡血色的花香气散发了出来。

        同一时间,无头战神高举战斧,一斧劈落。

        血神君郑隐全无闪避的意思,本就若隐若现的身躯梦幻泡影般在战斧下消散。

        “这么容易?”

        楚留仙坚决不信血神君郑隐会死得如此轻易,对面无头战神怔了一下,显然弄不明白状况。

        半空中,血莲花悠悠落下,淡淡的血气与馨香四散。

        若有清风相送,淡不可见的血气向着楚留仙等人飘来。

        无头战神面向楚留仙等人方向,似是察觉到了什么,无声地咆哮了起来。

        它垂落下来的战斧,重新举起。

        “等等!”

        楚留仙脑海中灵光一现,“我明白了!”

        “好个血神君,竟然打着这等主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