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四十章 一唱三叹(四)

    第四十章 一唱三叹(四)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不好!”

        楚游龙等神霄楚氏一方的人马大急之余,心中皆是一沉。

        与他们截然相反,散修联盟一方则精神一振。

        在众人看来,突然遭到这全无征兆的袭击,楚留仙怕是无幸。

        诡异的是,散修联盟一方众人也没有太大的欢喜,脸上神色似乎还带出了几分沉重。

        除了估计早就知道这血影存在,全无惊异之色的龙天枫和阴山双魔外,其余众人,无不如此。

        原因很简单,他们的同伴实在是死得太过冤枉了。

        时间,往回倒退一两个呼吸,在那血影乍现的一瞬间,散修联盟中一个入冥散人真灵直接炸开,在天地间被抹去得干干净净。

        这种情况,即便是在阴墟这个特殊环境下也是绝无生理。

        更何况,认出那血影来历的如楚游龙等人,更是清楚无比,怕是早在很久之前,那个入冥散人就已经死了。

        之前出现在众人面前的,只是一个躯壳,一个容器罢了。

        “血神君!”

        “郑隐!”

        楚游龙咬牙切齿念出的名号,正是此刻在场中众人心中回荡的大恐怖。

        先不说这血神君,只说在那一个刹那间,眼看着血影即将与楚留仙的身影重合在一起,扑入他的真灵体内,异变突生。

        强大的金光在清冷的阴墟中迸发出来,楚留仙背影模糊了一下,金光于虚空中闪烁,他再出现时候,已然在青铜棺椁的另外一边。

        血影在虚空中顿住,隔着一具青铜棺椁与楚留仙对峙。

        一直到了这个时候。楚留仙留在原地的残影才渐渐消散开来。

        之前那千钧一发际,楚留仙还是相信了他的“运气”,以灵气环施展出了自创的一气元磁破空闪。

        现在结果证明,他的运气,实在是够可以的。

        果然是但凡可能出现坏的结果,就定然会向着那个方向发展。

        形势,在数般波折后,又出现了逆转。

        那道血影,以及血影前后隐藏的噩梦般响亮名号。就足以让所有人认定这一点了。

        “一气元磁破空闪?”

        血影在虚空中凝立不动,一点一点地清晰了起来,“果然是好法术??!”

        “可惜此地无美酒,不然当浮一大白,方才不负此法?!?br />
        血影出口之言温尔雅。不尽赞誉,让人完全无法将其与之前让要一口把楚留仙吞下去的一扑联系在一起。

        “血神君,郑隐?”

        楚留仙的神色凝重无比,即便是有青铜棺椁相阻隔,依然有遍体生寒之感。

        想到之前与这个恐怖人物距离如此之近,他就禁不住寒毛卓竖。

        血神君郑隐,简简单单的五个字。代表的却是无限恐怖。

        楚留仙不是当初那个初踏入修仙界的山野少年了,对修仙界中那些名声显赫的老怪物多少都知道一些,眼前这个就是其中一位。

        “正是座?!?br />
        血影模糊了一下,彻底清晰起来。连传出来的声音也带出一种如玉温润感觉,男子当中算是相当动听的了。

        他周身上下,一袭血袍及地,上有繁复华丽的纹路。衣襟高高竖起,烘托着一张俊美的脸庞。举手投足间更是显得雍容华贵,赏心悦目。

        就是这么一个人物,却让包括楚游龙在内的众人无不生出浓浓的忌惮感觉。

        这个人,可是一个传奇!

        散修大联盟中,有三大巨头,声名垂天下数百上千年,血神君郑隐,就是其中之一。

        楚留仙在确定了此人身份后,脑海中不由得就浮现出了曾经看到过的一部典籍中,一位阴神尊者对血神君郑隐所下的评价:

        “鸟,吾知其能飞;

        鱼,吾知其能游;

        兽,吾知其能走。

        飞者,可以射;游者,可以网;走者,可以缚!”

        “至于龙,合而成体,散而成章,乘乎云炁,养乎阴阳,吾不能测也!”

        “血神君者,其犹龙乎!”

        楚留仙依稀记得,那是一个横行一时的阴神尊者,实力之强不让阴神无双楚天歌??删褪钦饷匆桓鋈宋?,在血神君郑隐手上吃了大亏,甚至留下了阴影,再不能前进一步,最后留下了这么一番评价郁郁而终。

        更可悲的是,那位阴神尊者从头到尾,都没有见到过血神君郑隐真身,事实上血神君郑隐名垂天下千年,也从来没有人见过他真身体到底是什么模样。

        血神君郑隐,修血神,能化身亿万,但凡被他在神魂中种下血神子者,只要他一念之间,就能以血神子瞬间吞噬其神魂、真灵,乃至阴神,成为他的一个分身。

        就是用这样的方法,血神君郑隐真身不现,纵横天下,得享大名,受无数人忌惮,败亡其手下的强者更是不知凡几。

        哪怕是偶然失败,血神子为人所灭,他也不过是损失一个分身罢了。

        这近千年来,不知道多少修士遇害于血神下,若非血神子的修为境界取决于被吞噬者的修为,血神简直就是无敌的门。

        想到这里,楚留仙稍稍松了一口气。

        他记得清楚,除了楚游龙、风信子、龙天枫、阴山双魔外,双方再没有一个阴神尊者。

        不然的话,要面对阴神尊者级别的血神子,楚留仙再是自负,也不认为自己有全身而退的可能。

        即便是现在这种情况,他的情况也危急到了极点。

        同样是入冥散人修为,血神君郑隐操控的分身跟寻常的入冥散人,相距无异云泥。

        楚留仙神色凝重无比地望向一棺之隔的血神君郑隐,心神绷紧到极致。

        修仙界中不少人猜测,这血神君郑隐其实已经度过雷劫,是货真价实的阳神真人,只是成也血神。败也血神,才让他始终只能以血神子分身这种诡异的法门现身人前。

        如果这个判断是真的话,对面这个人,就是楚留仙遇到的第一个阳神真人级别对手。

        面对如此人物,楚留仙哪里还敢有半分保留?第一时间就暗运指间沙秘法,将其作为杀手锏。

        “郑隐!”

        楚游龙从震撼中回过神来,怒吼出声:“你名垂天下千年,今天要对一后生晚辈出手吗?”

        他现在担心的已经不是六道轮回盘了,而是楚留仙的安危。

        楚游龙想不通的是。血神君郑隐何等人物,怎么会安插一个血神子分身在队伍中?是巧合,还是有意而为?

        六道轮回盘或许对龙天枫等根基不稳,前进无路的散修来说有巨大的意义,可对血神君郑隐这般公认应当是阳神真人级别的大能来说。又算得了什么呢?

        血神君郑隐不为所动,邪魅地一笑道:“座现在只是散人修为,你们神霄楚氏的公子留仙可是谪仙人,正是棋逢对手,又怎么能算是欺负晚辈呢?”

        “楚尊者你说笑了?!?br />
        这话一出,连不住偷偷摸摸往后面移,心中默念“看不到我看不到我”的小胖子都为他的无耻震惊了。彻底甘拜下风。

        “你……”

        楚游龙是一个刚直之人,顿时说不出话来,若不是还在灵力震荡当中不能动弹,怕是就要用法术说话了。

        “好!”

        楚留仙忽然断喝出声:“那留仙就领教神君了?!?br />
        到了这个地步。言语已是无用,再让楚游龙说下去,万一血神君郑隐对他们出手,楚留仙却是鞭长莫及。不以为能救得了他们。

        “痛快?!?br />
        “后生可~畏~~”

        血神君郑隐悠然出声,话音未落。尾音犹在,整个人突然凭空消失,唯有一道血影掠过五浊之水,掠过青铜棺椁,直扑楚留仙所在。

        血影速度,比之前更快了三分。

        在知道来者是血神君郑隐后,楚留仙就知道他为什么不惧五浊之水了。

        五浊之水能污天下法身不错,不管是仙、佛、魔、妖,几乎都对其避之不及,但血神君郑隐不在其中。

        血神君的血神,就是以天下至污之血为,何惧污秽?

        他刚刚一动,楚留仙心中咯噔一下,能地一个一气元磁破空闪施展出来,闪烁无踪。

        此后的几乎呼吸间,不管是神霄楚氏一方还是散修联盟一方,所有人的眼珠子都在滴溜溜地转着,几乎跟不上不住在沃石区域上闪烁的两道身影。

        不管是施展出天品遁术的楚留仙,还是血影掠空的血神君,两人的速度都快到了极限,观者一个恍惚便会跟不上他们的节奏。

        天上地上,前后左右,残影处处,仿佛有几十个楚留仙和血神君在彼此追逐着。

        偶尔,一道道奇光,一声声轰鸣,一道道法术,会毫无征兆地迸发出来,砸落在地上,溅起烟尘无数,洒落在众人身上。

        两人之间的碰撞只是偶尔为之,其余大部分时间都是在追逐中流逝。

        楚留仙即便是且战且退,一样感觉到无限大的压力上一样压下来,让他几乎无法呼吸。

        血神君郑隐此刻纵然不过是入冥境界修为,对他产生的压迫感觉却比一个阴神尊者还要恐怖。

        楚游龙等人面沉如水,无不看出情况不妙了。

        楚留仙若不是遁术精妙,又避其锋芒,怕是早就被血影扑在身上,被吸干精血而亡了。

        事实上,不知道有多少次楚留仙都被逼到角落,连想用一气元磁破空闪暂避锋芒都做不到。每逢得那种时候,他都会退到冥河上,冥河童子的无底船都会适时地接应他。

        冥河可不是五浊之水,哪怕是血神君郑隐的血影之身,依然不敢踏足。

        在压抑得让人窒息的紧张气氛下,上百个呼吸的时间悄无声息的流走。

        楚留仙坚持到这个地步,差不多也到了极限了。

        “不能这么下去!”

        在一次险些没来得及退入冥河后,楚留仙准备顾不得上等待好时机,要动用指间沙了。

        就在这个时候,“咔嚓~~咔嚓~~”的响声传出,在沃石上所有人屏气敛息的情况下,显得是那么的清晰与刺耳。

        楚留仙和血神君郑隐同时停下动作,恢复成隔着青铜棺椁对峙的样子,仿佛从头到尾他们两个就没有动过一般。

        他们住手的原因不是其他,正是那声音传出的地方

        ——青铜棺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