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三十八章 一唱三叹(二)

    第三十八章 一唱三叹(二)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怎么可能?”

        在看到龙天枫缓慢,但坚决地站起来后,神霄楚氏一方无不是大惊失色,惊呼出声。

        无怪他们如此。

        几个呼吸前,所有人都看得真切,龙天枫分明在与楚游龙的正面交锋中被击散了阴神。

        楚游龙的修为只会在其之上,不会在其之下,现在楚游龙还连手都抬不起来,龙天枫凭什么站起来?

        第一个反应过来的不是别人,正是楚游龙本人。

        “我知道了?!?br />
        楚游龙面沉如水,道:“你的阴神是阴风,可聚可散,聚散之间变化本就是最可怕的地方。

        故而,在这阴墟当中,你受到的加成是最大的,被击溃阴神后能保持住的战力也是最大的?!?br />
        楚游龙这么一说,包括暗处的楚留仙在内,众人无不露出恍然之色。

        原本就是形态特殊的阴风阴神,自然受创要比起楚游龙小得多。

        这一点在外界不显,在这卧龙阴墟当中,顿时就显得重要无比了。

        “龙天枫,阴山双魔,散修联盟一方的阴神在这阴墟环境下都占了极大的便宜,这难道是偶然吗?”

        楚留仙在神色沉凝下来后,不由得如此想来。

        龙天枫坚定地移动步伐,且行且道:“你说得很对,楚游龙。若非如此,前来卧龙阴墟与你们对峙的也不会是我们。

        你们是七大世家之一,你们高高在上惯了,当然不会在意我们这些草芥般的散修,更不会对我们重视,所以你们有今日之下场,也就怨不得别人了?!?br />
        龙天枫并不是走向楚游龙,而是一步步靠近小胖子,走向青铜棺椁。

        显而易见。他打的算盘与楚游龙的相差无几。

        之前的话,未必能让楚游龙等人动容,龙天枫自身,以及阴山双魔等人,神色间却露出了几分悲愤之色,郁结之气。

        “你们锦衣玉食,是生于庭院中的芝兰玉树,怎知道我等草芥之艰辛?!?br />
        龙天枫似乎要将几百年的郁气一起发泄出来似的,滔滔不绝,“你口口声声阴山。你知道阴山那是什么样一个地方吗?”

        他说到此处,楚留仙便留心到阴山双魔停止了两个头颅间的争吵,齐齐露出了黯然之色,从未如此合拍过。

        “那里终年有阴风吹拂,冻僵了生灵,冻结了血脉,冻毙了生机,每一呼吸都好像在受刑,除了永无止尽的痛苦外。什么都没有?!?br />
        “我等阴山散修,没法在意前途,没法不急功近利,没法不残酷。每一点进步,每一点成就,都要我们拿命来拼?!?br />
        龙天枫的语气愈发悲愤,“命都可以拼。何况根基,何况前途?”

        “所以,六道轮回盘。我们需要它!”

        龙天枫第一次驻足,这个时候面如土色的小胖子离他不足一丈距离,再往后退上一步,就是污染一切的五浊之水,退无可退。

        “对你们来说,它是锦上添花;于我们而言,它是雪中送炭?!?br />
        龙天枫仰天长啸,道:“这一点,就注定你们今天的结局!”

        他这一番话,让神霄楚氏一方不少人都露出了沉思之色,不过不包括楚游龙。

        但凡能成为阴神尊者的,哪一个没有一颗坚如磐石之心,岂是那么容易为人所动的?

        楚游龙冷笑出声:“阴山何处,楚某人的确是不知道,不过,那又如何?”

        他的声音铿锵有力,带着浓浓的讥诮味道:“你们阴山散修修行不易,可是我辈相害?你们阴山散修急功近利,导致根基不稳,可是我辈导致?

        为了修炼,为了资源,死在尔等手中的修士又有何辜?”

        “不错,六道轮回盘你们是比我们更加需要,可凭着这一点,我们难道就要拱手相让,笑话!”

        楚游龙嗤之以鼻,不尽讽刺意味,“龙天枫,阴山双魔,今天让你们占到上风,是我楚某人太大意,小觑了你们,与其他无关,莫要东拉西扯?!?br />
        “还有,你时间也拖延够了吧?等到你要等的没?”

        最后一句话出来,楚游龙甚至半耷拉着眼皮,好像对龙天枫之前的表现很是不屑一般。

        事实上,龙天枫的论调全不新鲜,散修联盟从来都以类似的说法号召团结散修,以对世家、对宗门的仇恨,以散修为了弥补根基不牢,为了更进一步为诱饵,一步步壮大的。

        楚游龙这番话出来,龙天枫不怒反笑,道:“好一个楚游龙,果然小觑不得?!?br />
        “我的确是在等待,不过你也别以为这么一番话就会激怒我,拖延到时间。以你和风信子道友身上的情况,没有一刻钟怕是站不起来了,纵然我一身修为此刻十不存一,收拾其余人等也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br />
        龙天枫一口认下后,不顾楚游龙等人脸色难看,接着道:“可惜啊,也不知道你们运气好是不好,你们神霄楚氏的那位公子留仙看来真不在此,不然我卖出如此多的破绽,他应当会出现才是?!?br />
        他说这么多废话,引动在场不知道多少人情绪,为的竟是卖出破绽,引诱楚留仙出手?

        这番话一出,众人无不为之色变。

        龙天枫在话说完后,挺直了身子,之前如风中烛火般的气息稳定了下来,连脚步都随意刚劲有力。

        “竟然连虚弱都有太半是装出来的……”

        神霄楚氏一方不少人露出绝望之色,对龙天枫这个散修中的阴神尊者忌惮不已。

        明明谋算至今,占据了绝大优势,还能小心谨慎以对付一个晚辈,这般心机手段,怎能不让人心寒?

        “哼,终于不装了吗?”

        楚游龙一样是脸色难看,对龙天枫却并无忌惮,冷哼一声依然讥诮:“怎么,现在就不怕楚留仙突然出手暗算了你?”

        这番话里面的不屑、鄙夷如有实质,寒如阴风,顿时引起散修联盟一方众人喝骂。

        楚游龙浑然不放在眼中,冷笑不止。

        龙天枫何等人物,心有城府之深,半点怒色不显,淡淡地道:“自是不怕了,他若在场,早当出手了才是?!?br />
        他突然伸手,一指小胖子,道:“我离他这位至交,离青铜棺椁都不过一步,不管我是要杀人呢,还是要取宝呢,你们那位公子留仙都已经阻止不了了?!?br />
        “他既然没有在我走到这一步前下手,只能说明他不在此处,没有其他可能!”

        龙天枫斩钉截铁地做出论断后,还不忘一挑眉毛,问道:“楚兄以为然否?”

        楚游龙的脸色锅底一般漆黑,他不得不承认龙天枫说得有道理,楚留仙的确当不在此处。

        “哼!”

        他冷哼一声,道:“龙天枫,若非在这阴墟当中,你不是我的对手!”

        “你说的是?!?br />
        龙天枫依然不怒,甚至点头应承,“不过,现在是我,赢了!”

        话音落下,他突然回头,望了小胖子一看。

        原本就进退维谷的小胖子被龙天枫看了一眼后,顿时觉得阵阵寒气由内而外地冒出来,连骨髓都冻僵了一般。

        紧接着,他四肢一紧,全都失去了知觉。

        “??!”

        小胖子惊呼一声,低头看去,只见得他的两手、两腿上,皆有纤弱发丝的阴风缠绕在上面,越卷越多,如同半透明的绳索将他束缚住。

        束缚的不仅仅是他的真灵之身,其阴风之寒,更是让他连施法的能力都没有了。

        “你……”

        小胖子面如土色,张口想说什么,牙齿却在打架,倒不是恐惧,而是发自神魂深处的寒冷。

        “王二少?!?br />
        天知道龙天枫为什么在这个时候还能面带笑容,只听得他淡淡地,带着无情味道地道:“你要怪,就怪你那位好兄弟赶不及救你吧,为了以防万一,这番苦头你只能吃了?!?br />
        显然,他并没有想着要小胖子的命,好歹也是琅琊王氏嫡子,得罪了神霄楚氏他们已经麻烦多多了,若无必要,龙天枫等人自是不会与琅琊王氏再结深仇。

        小胖子一咬牙,一闭眼,认栽了。

        虽然闭着眼睛,他还是能感觉到龙天枫正探出一只手来,裹挟阴风,就要破入他的真灵之体,冻结其神魂。

        正如龙天枫自己所言的,这番苦头,他看来是跑不掉了。

        都到这当口了,小胖子能做什么呢,只能在心中哀嚎一声:“楚哥啊,你到底在哪里?怎么还不出来?兄弟我可要大大糟糕了?!?br />
        小胖子闭上眼睛,楚游龙等人可没有,他们对着龙天枫怒目而视,眼看着他就要彻底制住他们这方最后一个能动弹的人,然后施施然取走六道轮回盘,他们却只能眼巴巴地看着,什么也做不了。

        即便是以楚游龙之高傲,之心如磐石,此刻不由得也生出了几分绝望之感。

        正在这个时候,在这片静得让人窒息的沃石上,一个诡异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哐当~~哐当~~~哐当~~~~”

        “这是……”

        龙天枫、楚游龙、风信子、阴山双魔……,在场所有人愕然抬头,望向高处。

        但见得,青铜棺椁上九条银链,诡异地动了起来,如龙云中舒卷,似蛇草里游身……(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