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三十七章 一唱三叹(一)

    第三十七章 一唱三叹(一)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沃石战场上,青铜棺椁下,只有四个阴神尊者还站立着。

        不,应该是说是五个!

        风信子对黑无常、楚游龙对龙天枫,白无常直飞向青铜棺椁。

        形势,对神霄楚氏一方来说,顿时严峻了起来。

        楚留仙没打算看戏下去,只是他没想到,在他靠近过去的短短功夫里,形势又生大变”“小说。

        先是风信子,箫声凄厉,如怒??裉?,将黑无常淹没其中。

        阴山双魔的黑白无常阴神联手,在之前的时间里是牢牢压制住风信子的,可是在只有黑无常一尊阴神,又值风信子屈辱、暴怒的时候,情况就大不相同了。

        风信子觉得大好局面被瞬间翻转,大半要算在他没有及时识破阴山双魔伎俩上,故而这一次含愤出手,竟是不管不顾起来。

        他大半阴神灵力形成山海般的箫声,在硬受了黑无常一记哭丧棒的同时,强行击散了黑无常阴神。

        “轰~~~”

        大片的灵气溃散,黑无常阴神从空中砸落下来,fǎngfó是流火一般,动静之大远超过之前数十个入冥散人坠落时候。

        当烟尘散尽后,风信子傲然凝立虚空中,阴神朦朦胧胧,显然受创不清。

        地面上,阴山双魔的黑无常阴神一击溃散,再不能保持,如其余入冥散人一般恢复了本相,盘坐在地上。

        他此时的模样,着实引人发噱。

        阴山双魔的左边肩上顶着一个脑袋,垂头丧气,萎靡不已;右边肩膀上则空空荡荡的,好像肩膀都被削去了一块似的。

        他们两个脑袋之间的联系玄而又玄,按说因山双魔中的黑无常才是第一个被击溃的阴神尊者,白无常当无影响才是。

        然而,实际上。在黑无常被击溃的同一时间,已经无限靠近五浊之水的白无常如遭雷击,整个阴神僵硬在半空中。

        在接下来的一个呼吸时间里,更令人眼花缭乱的一幕出现了。

        简直就好像是约好了一样,楚游龙的龙马大槊,龙天枫的阴风无量,同时舍弃了对方,向着状态都不怎么对的风信子和白无常扑去。

        一声尖啸,楚游龙抓住白无常受无形联系影响僵立在空中的机会,大槊化作一道流光。裹挟着撕裂了长空的火焰,洞穿了白无常的阴神;

        一阵鬼哭,龙天枫阴神所化的阴风吹过风信子。

        楚游龙既知阴山双魔阴神本相是黑白无常,这一击出手就不是无的放矢了。他这一记大槊本就刚猛莫京,外加上其上燃烧着的龙马之火,顿时将白无常烧成一团火球,不及坠落下来就阴神溃散了。

        阴山双魔地上的身躯,无声地又长出了一个同样垂头丧气的头颅这回是在右肩上。

        风信子为龙天枫阴风一吹,阴神无声地溃散开来。地面上很快多出了风信子的身影。

        天空中,只剩下龙天枫和楚游龙两尊阴神。

        如有默契一般,在各自出手,瞬间解决了白无常和风信子之后。龙天枫和楚游龙各自现在阴神最强本相,彼此冲击。

        楚游龙一方,龙马踏烈焰,大槊洞穿天地;

        龙天枫一方。阴风鬼哭阵阵,如从九幽黄泉吹来。

        “轰~~~~”

        沃石上一声惊天轰鸣巨响,震散了无数遮天的云雾。迸发出强大的奇光,如同晚照一般映照一方天际。

        楚游龙和龙天枫的这一击,全无花巧,是纯正的阴神之力的碰撞。

        各种法术,诸般神通,阴招阳谋……,这些东西,在之前的交手中两个场中最强阴神尊者都已经尝试过了,谁也奈何不了对方。

        得到最后,只有这样绝对实力的碰撞,才能决定得了双方的胜负。

        这不仅仅是他们两尊阴神尊者的胜负,更是神霄楚氏与散修联盟之间的胜负,霎时间,在地面上僵硬着,还在承受灵力震荡不能动掸分毫的众人无不抬头,望着空中异象。

        一团赤红的火焰,一片阴冷的寒光,各分东西,从空中坠落下来。

        “两败俱伤?!”

        众人的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上。

        众目睽睽之下,不及坠地,火焰分解,龙马消散,阴风解离,鬼哭不在……

        楚游龙和龙天枫的阴神,在空中各自溃散开来。

        看起来,真像是两败俱伤的样子。

        不知道为什么,双方都长出了一口气。

        以楚游龙和龙天枫在关键时刻展现出来的超绝实力,要是他们之间分出了胜负,那么另外一方的下场也就可想而知了。

        转眼间,楚游龙跌坐在地的形象,出现在了沃石地面上。

        他的形象有些狼狈,依然挺着胸膛,一脸傲然。

        楚游龙不可能做得更好了。

        在绝对的劣势下,他先击溃白无常阴神,再迫使龙天枫与其正面碰撞,将之前在阴山双魔身上失算导致的劣势抹去,胜负的天秤重新持平。

        如此的楚游龙,有傲然的本钱。

        此刻,包括楚游龙在内,所有神霄楚氏一方的强者们皆目视对面,等待着龙天枫的身影出现在阴山双魔旁。

        他们这是要观察对方的状态,看看有什么办法能抢先恢复过来,开启第二回合的争夺。

        阵阵阴风,汇聚成人型,龙天枫的形象一点一点地清晰了起来。

        在这个众人诡异地静止的情况下,某个胖墩墩的身影稍稍动了一下,立时引起了楚游龙的注意。

        他的眼中闪过一道亮光,面露之色,心想:“我怎么把他忘了?”

        “王二少!”

        楚游龙不等龙天枫凝聚阴神身躯了,大吼出声:“快,出来?!?br />
        小胖子连滚带爬,灰头土脸地从隐蔽处出来,双方数十人加起来,上百道目光落在他的身上,fǎngfó要将他点燃一般。

        这个时候,众人才惊觉过来。其实除了双方人马外,还有一个人存在。

        那便是,之前全不受人重视,散修联盟一方甚至连对他出手的兴趣都没有的王赐龙王二少。

        “那个……”

        小胖子挠着脑袋,不好意思地道:“楚老爷子,刚真不是我不想帮忙,实在是插不去手啊?!?br />
        紧接着,他大拍胸脯,道:“不过老爷子你相信我,我一直在找机会来着?!?br />
        这话。显然没人信。

        要不是情况不对,不知道多少人有翻白眼的chōng洞。

        楚游龙这会儿哪里有跟他计较的意思,朗声道:“王二少,你既与留仙那孩子是至交好友,那便是自己人,现在我们需要你出手相助?!?br />
        楚游龙这边一出声道出目的,散修联盟那方望向小胖子的目光就更是不善了。

        “看情况,倒是不用我出手了?!?br />
        楚留仙已经到了浓雾之畔,距离双方人马盘坐在地的所在已然不远。

        若不是他们现在状态都差到极点。注意力又全部为小胖子所吸引,怕是已经有人发现他的存在了。

        楚留仙也乐得清闲,同时以异样的眼光望向镇锁住青铜棺椁的九道银链,眼中闪过一抹异色。

        当然。他也不会忘记关注骤得大任的小胖子,这会儿这家伙可是场中的焦点啊。

        漫说是楚留仙,即便是场中任何一个人,也不会想到无足轻重的小胖子。在这个时候就会成为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小胖子突然被委以重任,他那是什么性子,典型的人来疯。立刻胸脯拍得震天响,一边挽起袖子,一边大踏步地向着散修联盟一方众人走去。

        在他看来,对方连动都动掸不得了,不正是最好的靶子?之前把他王二少跟赶老鼠似的都没处藏,这可是出口恶气的好时候。

        不等小胖子对楚游龙大包大揽的,楚游龙一声厉喝,就让小胖子举起的步子迈不出去了。

        “王二少,别过去?!?br />
        楚游龙声色俱厉,显然不是开玩笑的,“小心他们还有手段,玉石俱焚?!?br />
        小胖子咯噔一下,反应过来,对面那些现在看起来都是木桩,可在平常时候,随便拿出来一个修为都在他之上,难保有什么强力手段作为保命之用,他现在过去,不是送菜吗?

        他后怕不已,心有余悸的时候,楚游龙急促的声音继续传来:“快,六道轮回盘!”

        楚游龙不愧为神霄楚氏阴神长老,一句话就把握住了关键。

        跟之前对族人的要求一样,先夺六道轮回盘。

        只要六道轮回盘到手,并送离开卧龙,那这场战斗的胜负就无所谓了。

        失去争夺的目标,不管是神霄楚氏还散修联盟,都不会将事情做绝,免得两大势力日后难以相见。

        小胖子应了一声,快步向着五浊之水上的青铜棺椁走去。

        “你就是王赐龙?”

        一个阴测测,如阴风出谷的声音传来,“与公子留仙相交莫逆的王二少?”

        声音的主人,自是龙天枫。

        此刻,阴风重新凝聚成形,龙天枫跌坐在地,若有所指地道:“我们散修联盟与琅琊王氏井水不犯河水,王二少又何必蹚这趟浑水呢?”

        “本少乐意!”

        小胖子头也不回,继续向前。

        他平时虽浑,这关键时刻还是看得住的,丝毫没给对方留下拖延时间的机会。

        龙天枫城府甚深,被小胖子这样的小辈冒犯竟也不怒,犹自悠然地道:“王二少你既然在此,那么公子留仙想来也在左近喽?”

        小胖子依然不回头,不过让散修联盟一方怎么听怎么不舒服的声音还是从背影处传来:“是又怎样,怕了吧?”

        他的脚步,更坚决了。

        散修联盟一方不知道多少人对他怒目而视,要是目光能杀死人的话,他早死八百回了。

        “怕?”

        龙天枫摇头失笑,谁也不知道在六道轮回盘眼看就要落入敌手的情况下,他怎么还笑得出来?

        很快,所有人就都知道答案了。

        “你……”

        楚游龙脸色大变,想要抬手指向龙天枫却不能够。

        在他的正对面,阴山双魔旁,龙天枫吃力但坚决地缓缓站了起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