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三十六章 激战沃石,黑白无常

    第三十六章 激战沃石,黑白无常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你们隐藏得还真深!”

        高傲的楚游龙咬牙切齿,阴山双魔在现出黑白无常阴神后,取代龙天枫成为最有威胁的对手。

        楚游龙等人固然听说过阴山双魔的凶名,但更多的是喜怒无常,手撕活人等名声,竟是忽略了从来没有人提起过他们的阴神到底是什么。

        正如楚游龙所言的,他们藏得很深!

        阴山双魔,成名数百年,但声名几乎不出阴山区域,蛰伏其间称王称霸,也难怪外人不了解。

        事实上,在发现他们两人的阴神是黑白无常的时候,楚留仙脑子里了电光石火间,就知道他们为什么要隐藏阴神为何,以及他们出现在这里的意义,楚游龙的反应为什么那么大等诸般问题。

        “的确是黑白无常?!?br />
        楚留仙又凝神看了一眼阴山双魔阴神,但见得头顶烟囱帽,各自或漆黑,或刷白面孔,腋下都夹着通天伞,肩上扛着铁镣铐,左手哭丧棒,右手索魂票,这形象再明显不过了。

        “那就怪不得了?!?br />
        “他们倒不像外表表现出来的那么愚笨?!?br />
        楚留仙心中多少生出几分佩服之意,佩服的是外表粗笨的阴山双魔竟然能将对他们不利的因素一隐瞒就是以百年为单位。

        “阴神本就属阴,受纯阳克制。阴山双魔的阴神又是冥府鬼将,阴上加阴,有些本来对其余阴神没有什么伤害的纯阳属性法术或者法器,要是落在他们身上,都可能产生巨大的威胁?!?br />
        “这,就是他们隐瞒这一点,数百年不为外界所知的原因!”

        楚留仙不无赞叹的时候,阴山双魔所化的黑白无常阴神就向着楚游龙等人扑去。

        他们在阴神百般遮掩的弱点,到这卧龙阴墟,无限接近当年冥府的环境下。却变成最大的优势。

        楚游龙等人当然清楚这一点,在他们严阵以待的时候,“铿锵铿锵”的声音随着阴山双魔动作传了出来。

        众人定睛一看,多半长出了一口气,放松不少。

        原来,黑白无常阴神如同他们的主体一般,也是连体婴儿,竟是在两者之间有一道粗大的锁链锁在一起,两人只能同进同退。

        “人是连体婴,阴神也是连体阴神。这阴山双模果然奇葩!”

        在发出这一声感慨之后,双方各出全力,在沃石上轰然碰撞在了一起。

        霎时间,一道道法术或是冲天而起,或是迸射四方,一个个真灵或化鸟兽,或衍虫鱼,连绵炸响,打破了此处沉寂无数年的沉静。

        场中。最关键的就是楚游龙、风信子与龙天枫、阴山双魔之间的战斗。

        毫不夸张地说,他们这一场战斗的胜负,便决定了这一次神霄楚氏与散修联盟历时半年多争夺的成败。

        没有人敢轻忽。

        迎面接上阴山双魔黑白无常阴神的是风信子。

        风信子的阴神是一杆玉箫,散发出月华般的光彩。迎向黑白无常阴神。

        黑白无常阴神在靠近的时候,一者扬起哭丧棒,一者震起索魂票,顿时阴风阵阵。鬼哭神嚎。

        风信子能被神霄楚氏收为客卿,在这个重要时刻委以重任,自然不是等闲之辈。

        只见得。随着玉箫风近,阴风穿过箫空呜咽有声,仿佛在明月夜,短松冈,有中年文士吹起箫曲,怀念十年生死两茫茫,人鬼相隔的爱妻……

        明月、清风、悲哀、思念……缠缠绵绵,无有断绝,以一种凄美的意境,生生困住了阴山双魔所化,张牙舞爪的黑白无常。

        双方,一时分不得胜负。

        风信子既然抵挡住了阴山双魔,这边王见王,双方这回任务的主导者正面相对。

        楚游龙的阴神这时候显得清晰了不少,正是传说中的龙马,为那半龙半马,相传含有神龙血脉,却连神龙都不敬,高傲到了极点的存在。

        龙马奔腾而至,持一杆大槊,十荡十决,所向披靡。

        若说,楚游龙的阴神一出,代表的是至刚至阳,那么龙天枫则截然相反,代表的是至阴至柔。

        “哈哈哈~~~”

        但听得龙天枫声声狂笑,身躯模糊了一下,抽出一缕缕在空中呜咽的阴风。

        这阴风越聚越多,虚无中又带着凌厉,与楚游龙的至阳龙马彼此追逐着,顷刻之间残影遍布整个沃石。

        他们鏖战过处,大地上坑坑洼洼,那是龙马践踏,大槊轰击;所有的完整都变成齑粉,那是阴风侵蚀,风化成空。

        两人就好像是天生的对头一般鏖战不休,偏偏又势均力敌,一时间彼此都奈何不了对方。

        激战一起,自不单纯是双方阴神的战斗!

        双方加起来数十个至少都是入冥境界的散人各自捉对厮杀,也有以多打少,更有那相生相克的,几次电闪雷鸣般的交手,地动山摇般的法术轰击后,真灵被瞬间击溃。

        在这个时候,就显出这场发生在阴墟中的激战与外界战斗有什么不同了?

        在外界,阴神或真灵受了这样导致溃散的重创,即便肉身不会死亡,也绝对会受到连带影响,身受重伤不可。

        除此之外,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阴神难以重新凝聚,几乎全失战力,可说严重到了极点。

        可是在阴墟内呢?

        阴神在溃散的时候,及时得到纯阴之气补充,在落地的瞬间往往就会重新凝结起来。

        不过片刻功夫,地面上便坐了数十个或属神霄楚氏,或属散修联盟的修士,他们一动不动,彼此怒目而视。

        在这阴墟中以真灵入冥战斗,受到损害远比外界为小,但也并不是不存在。

        真灵溃散后重新凝结,短时间都会处在一个灵气震荡的情况下,不仅不能出手,甚至连动弹都不能够。

        这种情况下,他们除了怒目而视外,还能做什么呢?

        什么也不能做。

        神霄楚氏和散修联盟这次默契地隐瞒了在卧龙阴墟中的发现。双方派驻在此的实力也相差无几。不过片刻功夫,地面上就坐满了人,天上则只有双方阴神尊者,及神霄楚氏剩下的几个入冥散人。

        在入冥散人这一方来说,神霄楚氏略胜一筹。

        “你们!”

        “六道轮回盘!”

        神霄楚氏一方刚刚激战过后,才松了一口气的几个入冥散人耳中忽然传来金铁交击一般的急促嗓音。

        这声音他们再熟悉不过,正是神霄楚氏方面的带头人,家族长老楚游龙的声音。

        只是一愣神的功夫,他们就明白楚游龙的意思,这是让他们先去尝试是否能度过五浊之水。打开青铜棺椁,取出极有可能尘封其中的六道轮回盘。

        此刻,楚游龙与龙天枫缠斗,势均力敌;风信子勉力纠缠住阴山双魔,不让他们脱出战团。

        场中,唯一能动的除了没有人将其看在眼中的小胖子外,就只有神霄楚氏这一方的几个入冥散人了。

        天秤,在这个时候向着神霄楚氏一方倾斜。

        楚游龙喊出两声后,就再也无暇出声了。龙天枫岂是等闲,只是一个分心的功夫,他就被逼落下风,好不容易才扳回局面。心中赞叹此人果非等闲。

        楚游龙也不着急,现在双方阴神尊者都腾不出手来,神霄楚氏多出的几个入冥散人,平时或不起眼。此刻就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他正想稍稍分心,看看他们几个是否真的能拿到六道轮回盘,一眼瞥过去。楚游龙猛地神色大变。

        在楚游龙分神望去的那一刹那,“咔嚓”一声响动出,同时色变的还有风信子。

        “什么?!”

        隐身在雾气当中,一直站在无底船上等待时机的楚留仙也睁大了眼睛,对眼前的一幕全无心理准备。

        在所有人的面前,在这个关键时刻,与风信子战斗到此刻,整个过程中一直还在拌着嘴巴的阴山双魔突然住口了。

        两人的阴神同时出手,以手中黑白哭丧棒打在连接黑白无常阴神的锁链上。

        那一声“咔嚓”响动,就是锁链瞬间崩断传出来的时候。

        锁链一断开,黑白无常阴神两分,一者张开通天伞,暂时抵挡住风信子;一者飞往几个入冥散人所在的方向。

        原来,阴山双魔的黑白无常阴神并不像是他们的身体一般,是连体的存在,他们竟是只用一条锁链,借着众人的先入为主,就瞒住了在场所有人。

        要是他们提前展露这一点,无论是楚游龙还是风信子,未必没有其他的应付手段,可是在这一关键时刻,发生在全无准备的当口上,所有人都无能为力了。

        “小心!”

        楚游龙只来得及喊出这么一声来,神霄楚氏一方的几个入冥散人甚至都没来得及反应过来,索魂票一扬他们的真灵定在半空,哭丧棒影无数,铁镣铐凄厉有声……

        只是几个呼吸的时间,神霄楚氏这方的优势被抹平,一个个入冥散人全无反抗之力地被打散真灵,与之前众人落得一般无二下场。

        更有几个倒霉的正面承受了阴神之威,真灵溃散得太过彻底,竟是直接消散,连重聚的机会都没有!

        “不!”

        楚游龙怒吼一声,龙马阴神仿佛都在燃烧,大槊如龙翻滚;

        “不!”

        风信子箫声凄厉,如箭而出。

        浓雾当中,楚留仙足尖点在无底船上,冥河童子会意,无声地驱使着无底船靠近了过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