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三十三章 冥河敛沙,虚空宫殿

    第三十三章 冥河敛沙,虚空宫殿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这么多的冥河沙,那么指间沙……”

        楚留仙猛地觉得,此刻的卧龙阴墟,一片光明,“何愁不能成!”

        指间沙之法,完全催出冥河沙之威能,别看方大同以之奈何不得方白羽,一是方白羽知根知底早有准备,二是方大同所用的冥河沙实在是太少了。???区区数十颗,那是什么概念?

        此刻,楚留仙一抬脚,一落足,踩出来的脚印中就含有不止数十冥河沙。

        方大同多时积累才有那么点数量,在方白羽的口中,那还是卧龙阴墟中冥河沙出奇的多,可见于其他地方,冥河沙之罕见。

        这般随着冥府破碎,冥河消失,从天地间消失的宝物,这会儿散出来的蔚蓝色光芒,却几乎晃花了楚留仙的眼睛。

        “按指间沙法门中所描述的,若是能收集海量的冥河沙,指间沙威能当能如掌控自如的一条冥河支流一般,收而能庇护自身,放则可削人顶上三花,闭人胸中五气,着实了得!”

        楚留仙望着滔滔无尽一般的冥河,心想:“天予不取,反受其咎,这简直是天赐的良机,岂可错过?”

        他并没有低下身子,去收集之前为冥河浪头拍打在山巅上留下的那点冥河沙,而是略一沉吟,便从袖中取出缚鬼球,迎风掷出:

        “出来吧,冥河?!?br />
        “嘭~~””

        一团烟雾,在虚空中汇成冥河童子形象。

        它在一现身的时候,整个人就怔住了,现出了恍惚之色,连向着楚留仙行礼的动作都显得僵硬无比。

        眼前的情况是何等的熟悉?!

        冥河童子从空中落下来的时候,几乎是本能地唤出了无底船,落在其上,望着烟波浩渺的冥河,心中顿时生出恍如隔世一般的感觉。

        “主人!”

        它稍稍回过神来后,向着楚留仙一礼,眼中仍有茫然之色未散。

        楚留仙看着它的眼睛,出的声音直传入它的心神当中,让冥河童子一下清醒了过来。

        “童儿,我需要你的帮助?!?br />
        冥河童子手持棹楫,立身无底船,深深躬身,等待着楚留仙的命令。

        “冥河沙?!?br />
        楚留仙伸手一指脚下犹自散着蓝光的脚印,再一指犹如一片蓝海般的冥河,补充道:“越多越好!”

        冥河浩瀚,哪怕眼前的仅仅是一条支流,其中蕴含的冥河沙也趋近于无限,这是一笔宝贵无比的财富,楚留仙或许今生今世,只有这么一次彻底完善指间沙的机会。

        错过,便不再来。

        面对楚留仙提出的要求,冥河童子没有露出任何难色,任何推诿,再次一躬身,道:“主人,如您所愿?!?br />
        冥河童子语气平淡,这世上除了几乎绝迹人间的阳神真人外,再没有一人能如冥河童子般,将自冥河中攫取冥河沙看得如此的轻描淡写。

        它回身,横出棹楫,在冥河水面上轻轻一点,无底船悠悠地荡出百丈开外。

        楚留仙一动不动,凝望着此刻的冥河童子。

        当它横起棹楫,当它荡出无底船,楚留仙能隐约感觉到冥河童子的身躯在一点一点地高大起来。

        在这个特殊的环境当中,冥河童子仿佛回到了当年,它还是那个驾驭着无底船,出没于冥河上的唯一存在:冥河摆渡人!

        楚留仙只是说了他需要冥河沙,并没有告诉冥河童子要怎么去做,冥河童子也不需要他指点。

        只见得,冥河童子荡无底船远离了楚留仙所在的地方,然后将棹楫在河中一点,无底船顿时停滞在那里,任凭风波动而不摇。

        随后,它横棹楫在胸前,一脚抬起,重重地踩在无底船上。

        “隆隆~~隆隆隆~~~~”

        霎时间,声声闷响,响自冥河。

        无底船下,冥河水浪滔天,向着四面八方推开,露出以无底船为中心的一个巨大凹陷。

        这个凹陷随着四面水墙加高,在不住地扩大,深入。

        冥河童子静静地站在无底船上,沉入冥河,飞快地消失在楚留仙的视线范围之内。

        掌控冥河在反掌之间,这是连阳神真人都做不到的事情,冥河童子做来,却好像是本能,信手为之罢了。

        楚留仙啧啧赞叹之余,看着这滔天水墙高过水平面数百丈之高,于宽敞的冥河中游走着,飞远去。

        这一幕,俨然是七海霸主的真龙一族,在汪洋中兴风作浪,吞吐海水。

        真龙是七海之主,那么冥河童子的前身冥河摆渡人,就是冥府意识承认的唯一冥河主宰。

        “好!”

        楚留仙抚掌而笑,这会儿他倒是不急了,静静地站立在远处,等待着冥河童子归来。

        在这整个过程中,偶尔会在风波中看到冥河童子穿梭于冥河间的身影,它的无底船上,开始堆积一堆堆蔚蓝色如星尘般的冥河沙。

        从一开始的薄薄一层,到后来的各自错落,再到汇成一座小山一般。

        片刻之后,当冥河上波澜渐渐平息,冥河童子驾驭着无底船重新回到楚留仙面前,深深地向他鞠躬行礼的时候,无底船上几无冥河童子落脚之地。

        这艘声名震于远古冥府的无底船也再看不出无底的模样,其上堆积的冥河沙仿佛都要将无底船给压沉了,散出来的蔚蓝色光辉更是染遍了冥河童子、楚留仙全身。

        在一片蓝光中,楚留仙并指成剑指,点在自家眉心处,闭上了眼睛。

        当他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剑指向着无底船一指,一个更加纯粹的蔚蓝色光团浮现出来,其内似有一个微型的漩涡在转动。

        “沙沙沙~~~沙沙沙~~~~~”

        无底船上的冥河沙如同活物一般,在滴溜溜地绕着圈子,最终当第一颗冥河沙飞起后,无底船与楚留仙手指间,若有一道流沙般的蔚蓝色丝带连接着,又似一道蓝色的银河,从他指尖倾泻而下。

        无底船上小山一般的冥河沙,肉眼可见地减少着。

        整个过程中,冥河童子只是侧着脑袋,奇怪地看着这一幕。

        它不懂得,在那个属于它的时代里,随处可见的冥河沙有什么作用?眼前这一幕有什么作用?

        楚留仙的手指在轻轻地颤抖着,若是不堪重负一般,指尖前的漩涡差不多吸尽了无底船上冥河沙,可以看出在一团蓝光中,有无尽沙数在流转,恍若浓缩了一个蔚蓝色的沙漠。

        “喝!”

        楚留仙忽然大喝一声,伸手一抖,最后一颗冥河沙飞入蓝色光团当中,旋即一道蔚蓝色流沙河般的光带从中飞出,游遍楚留仙全身如一条游龙。

        他手指所向,便是蓝色流沙所向,无论是席卷、覆盖、纠缠,变化无尽,皆得心应手。

        指间沙,初成!

        “哈哈哈哈~~~~”

        楚留仙放声大笑,无尽的蓝色流沙河流淌入他的收心重新汇成光团,并在他反掌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妙,妙,妙,果然妙不可言?!?br />
        体悟了一下艹纵指间沙的感觉,楚留仙满心欢喜,无法言述。

        指间沙真实的威能,比起方家祖传的说法,还要更强上许多。

        毕竟,方家人从来没有奢望过可以得到如此之多的冥河沙。

        楚留仙闭上眼睛,眼前似有一片夜空,横跨了一条蓝色的银河,其中无数光点若隐若现,如一颗颗璀璨之星辰。

        “假以时曰,我在每一颗的冥河沙上打上自己的烙印,从而能将其任意摆布,那岂不是能以阵法之道对敌?”

        “或者,我将指间沙以炼制法宝的方式重炼,又将炼成怎样的宝物?”

        无尽的冥河沙,提供了无尽的可能,楚留仙仿佛能看到一条蔚蓝色的光明大道,从脚下一直铺陈到了天边……楚留仙睁开眼睛,低头望向空无一物的掌心,似还能看到片刻之前蔚蓝色流沙河般的壮观景象,心想:“佛门常以恒河沙数形容无穷无尽,我此刻掌握的冥河沙固然远远不如,却也是极其可观了?!?br />
        “同样的,要将每一颗冥河沙都打上自己的烙印与禁止谈何容易,那需要漫长的时间,才能修成?!?br />
        “不过,终有一曰,我会完成它!”

        楚留仙的欢喜并不是没有道理的,他隐约能预见到,指间沙将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成为他招牌般的独有法术或者法宝,终将名噪天下,为世人所知。

        好不容易将美好的憧憬与希望暂且压下,楚留仙这才现冥河童子还在歪着脑袋,疑惑地看着他。

        看到楚留仙望来,冥河童子以棹楫指了指空荡荡的无底船,问道:“主人?”

        看它的样子,显然不介意再来一趟,弄来更多的冥河沙,这对它来说就好像是呼吸般容易。

        “不用了?!?br />
        楚留仙微微一笑,道:“足够了,童儿你回来吧,我们怕是还有些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了?!?br />
        冥河童子懵懵懂懂,还是听话地收起无底船,钻入缚鬼球中,自动飞入楚留仙袖中。

        这个时候,地上冥河失去了冥河童子的掌控,重新在静静地流淌着;天上,却有一团团的异彩,如朝霞,似晚照,在燃烧,在晕染着银月下的阴墟天穹。

        东边天际,放奇光,现异象。

        楚留仙负手于礁石山巅,眺望向东方,在一片奇光当中,看到一座恢弘宫殿,在一点一点地从虚空中飞出来。

        莫名地,一种久远的,属于过去的味道,随着宫殿的出现弥漫在整个阴墟天地间。

        (未完待续)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