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三十章 指间沙(中)

    第三十章 指间沙(中)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好阴毒的法术!”

        他亲眼见得,方大姐一身精血、神魂,好像被无形的梅花根须抽离得干净,化作朵朵绽放娇艳的花朵。

        哪怕到了这个地步,承受着以身为土壤,有生命为代价绽放出梅花的无边痛楚,她的第一反应依然是推开方大同,?;ぷ约旱陌?。

        楚留仙的手抬了一下,攥紧。

        事情发生得太过突然,方白羽苦心积虑,压根就没有给他留下反应的时间,事变时候,楚留仙欲救已是不及。

        那个豪爽的,仗义的,对他们“拔刀相助”的方大姐,气若游丝。

        “如是~~~~”

        “不!”

        方大同狂奔过去,揽住一身梅花还在不住地抽枝绽放的方大姐,丝毫不在乎梅花枝如利刃,刺入他的身躯,鲜血不住地流淌出来。

        他只是将方大姐揽得紧紧的,不住地以手抚摸她依然美丽如少女时候的脸庞,颤声道:“不怕……不怕……不怕……,不会有事的,不会有事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

        方白羽在纵声狂笑,笑声、风声,惊起飘散的梅花雨,四下零落。

        这些梅花为法术所化,往往飞扬至半空,或是落地一瞬间,就此消融不见。

        恰似正在香消玉殒的方如是。

        看到这个时候的方如是,楚留仙完全相信了方白羽与方大同之前所说的,方如是曾经引得天工子弟尽折腰的说法了。

        为恶毒的梅花法术抽取了一切生机的方如是,她庞大的身躯不断地缩水,全身上下都在放着光,尤其是她的脸庞,其上光彩夺目。逼得一众灿烂梅花也失去了颜色。

        这一刻的方如是,美丽绝伦。

        看到这般模样的方如是,方白羽恍惚了一下,脑海中浮现出了少年时候,他苦苦追求这位堂妹时候的景象。

        很快,这一切又被深切的仇恨吞噬。

        方白羽纵声狂笑,笑声中不尽凄厉的味道:“你们到底要死在我的手中。

        从当年我父亲他们两个一起得到冥府传承,发现冥河沙妙用后,最后只有方城那个老不死的活着走出来。我就知道会有这一天,这是报应??!”

        “我在这里整个看了你们半年,我一直在等机会,神霄楚氏和散修联盟的人斗个不休,我只能隐忍?!?br />
        “哈哈。现在天助我也,你们两个无处可逃,交出指间沙,我就成全你们,让你们死在一起?!?br />
        “若是不然,我便将你们挫骨扬灰,一个洒入汪洋。一个埋入深山,让你们即便是死后有机会化为灵鬼,也永无相见日!”

        方白羽的话不可谓不毒,对一对有情人来说?;褂惺裁幢攘蓝疾荒芡?,还得被分别撒入海、山中更恶毒的?

        这番话连楚留仙都听得色变的话,落在方大同和方如是一对夫妻耳中,却如清风拂面。

        两人充耳不闻。

        方大同的鲜血顺着插入体内的梅枝流到方如是的身上。流入她的体内,点点鲜血溅在她的娇艳脸庞上。如梅花绽放,又很快被方大同温柔地拭去。

        两人深情地对视着,好像整个世界,只剩下他们两人,又似不是在生离死别,而是永恒的凝望。

        “交出指间沙!”

        方白羽如受了什么侮辱一般,尖声厉喝着。

        方大同抬头,伸出手来,掌中浮现出一团星空般深邃的蓝光。

        蓝光如星空,美丽得让人移不开目光。

        方白羽如是,楚留仙亦如是。

        方大同拖着掌中蓝色光团,怀抱着方如是缓缓站起,先是深情地对方如是道:“等我,就来?!?br />
        紧接着,他抬头望向方白羽,淡淡地道:“你想要指间沙,好,那你就拿去?!?br />
        方白羽固然为几十年夙愿将偿而激动,但还不至于痴傻,第一时间就从方大同的身上感受到了决然的味道。

        他这是要拼命。

        指间沙是什么?楚留仙犹自一头雾水,可是场中的两人却不会如此。

        几乎在同一时间,两人分别扭头望向了不同方向。

        方白羽是抬头望天,盲目仙鹤飞掠过他的头顶;

        方大同是望向一片废墟的院落,手中蓝色光团华光大放。

        “嘭嘭嘭嘭嘭~~~~”

        连绵炸响中,数十上百个葫芦丝、安息香从废墟中飞出,悬浮到空中。

        它们的身上,也染上了一层蓝光。

        “弄出这些东西做什么?”楚留仙奇怪地望去,这些东西在阴墟中自是有其妙用,可在这种当面争斗中拿出来做什么?

        答案,很快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无论是葫芦丝还是安息香,都在不住地炸开,层层烟雾散开后,一片废墟上空并不是空无一物,而是有数十个细微如芥子的蓝色光点悬浮在空中。

        “等等!”

        楚留仙脑子里灵光一闪,想起了方白羽之前的话,“冥河沙?”

        同时,倏忽之间,大量的信息涌上,之前的很多疑问也都有了答案。

        “方大同所制的葫芦丝和安息香之所以效果惊人,是加入了冥河沙故?!?br />
        “这里面定然有奇特的淬炼秘法,这是方白羽所觊觎的。所谓的指间沙,应当也与冥河沙有关?!?br />
        电光石火间,楚留仙未及想到更多,方大同就动了。

        他掌中蓝色光团在滴溜溜地旋转着,数十点冥河沙汇成蓝色的星河投去。

        即便是这蓝色星河显得稀薄了些,方大同对面的方白羽依然不敢小觑,他做了一个奇怪的动作。

        方白羽将拇指和食指环成了圈,放入口中,使劲一吹。

        一声口哨响起。

        同一时间,蓝色光团吸入了冥河沙,化作一片流沙般的光幕。向着对面的方白羽袭去。

        方白羽站立不动,死死地盯着光幕近前。

        眼看着,光幕就要罩在他的身上,头顶一声鹤唳,盲目仙鹤向下俯冲下来,显然是之前方白羽召唤之故。

        紧接着,诡异的一幕出现了。

        明明仙鹤和蓝色光幕还有一定的距离,两者之间却似乎产生了一种奇异的吸引,蓝色光幕向上一卷。舍弃了方白羽卷到了盲目仙鹤身上。

        霎时间,“刷刷刷”的流沙声音中,先是传来仙鹤惊恐的叫声,紧接着仙鹤的气息不住地微弱下来。

        最后,当蓝色光幕散开成一粒粒黯淡了光幕的沙子坠落下来的时候。盲目仙鹤有气无力地坠落在地上。

        它的气息微弱如家禽;它的目光茫然如初生。

        样子依然是那个样子,然而没有人会将其与之前那头盲目仙鹤联系在一起。

        感受到众人目光,这头仙鹤好像受惊了一般,扑腾着翅膀,狼狈地向着旁边窜去。

        方白羽分毫无损。

        方大同吐出一口鲜血,冷冷道:“阴阳神目冥鹤?这世上怕是没有第二只了吧,方白羽你也舍得?!?br />
        方白羽收回了痛惜的目光。一般冰冷地道:“有什么不舍得的,我养它,本就是为了克制住你的指间沙?!?br />
        “没有它,我又怎么敢站到你的面前?”

        “你还有多少颗冥河沙?你还几分余力?”

        方白羽依然在冷笑。成竹在胸,“你们之所以在卧龙墟市这边定居,不就是因为这里不知道什么缘故,冥河沙出奇的多吗?”

        “你们瞒得过别人。却瞒不过我?!?br />
        方白羽面露张狂之色,一步步地向着相拥在一起的方大同夫妻走去??谥械溃骸拔粤跣嬷汹ず由吃诙?,区区半年时间,你也就积攒了这么点吧?还有什么手段,使出来!”

        方大同明显是没有什么手段了,他掌中的蓝色光团黯淡下去,如风中烛火,时刻可能熄灭。

        然而就是这点黯淡的蓝光,却吸引住方白羽绝大多数的注意力,他步步靠近的同时,目光须臾不曾离开过蓝色光团。

        不,应该叫它:指间沙!

        方大同却不曾看他一眼,也不曾看掌中指间沙一眼。

        他只是温柔地,带着无尽悲痛地看着怀中人。

        一朵朵娇艳的梅花在凋零下来,方如是身上的光泽在黯淡,不知道什么时候她闭上眼睛,怕是永远都不可能再睁开。

        方白羽的眼中只有指间沙,方大同的眼中只有方如是。

        从这一刻看来,方大同岳父当年的选择,何曾有错?

        “嗤!”

        方白羽的脚步顿止,止步太急,在地上带出了一道深深的拖痕。

        在他的对面,阴墟府阵法晃动,裂开了一个口子,从中走出了一个人来。

        ——楚留仙!

        方如是时候,楚留仙是出手不及,现在他没不打算让方白羽再在他面前杀死方大同了。

        真说起来,他与方氏夫妻无亲无故,本来不当插手。

        但是,想起之前那个豪爽拔刀相助的方大姐,看到两人生死相依的感情,楚留仙便下定了决心。

        “你是何人?意欲何为?!”

        方白羽厉声大喝,眼看多年夙愿将完成,却突然出现了这么一个人来,让他如何能不紧张。

        哪怕,来人咳嗽声声,满脸病容;纵然,来人的身旁只有一个黑衣童子,现灵鬼气息。

        楚留仙深深凝望了一眼不知何时停止了呼吸,身上尽是凋零梅花花瓣的方如是,叹息一声,道:“在下楚留仙,路见不平而已?!?br />
        说这话时候,他的脑海里不由得就浮现出了方大姐挥舞菜刀的样子,那个时候的她一般是路见不平而已。

        再抬头时候,楚留仙眼中精光迸射,旁边冥河童子手中多出一把棹楫。

        “哗啦啦~~”

        恍惚间,方白羽似乎置身在滔滔大河中,耳中传来无尽水声。

        一个清冷的声音,传入耳中:

        “冥河摆渡,赏善罚恶!”(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