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二十九章 指间沙(上)

    第二十九章 指间沙(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发生什么了吗?”

        楚留仙对小胖子的举动疑惑不已,不过现在也没法问了,只得摇头苦笑,向后一倒。

        真灵与肉身融合,楚留仙自床榻上做起,稍稍活动了一下,不由皱眉。

        与真灵出窍时候的灵力运转顺畅自如相比,此刻肉身气血凝滞,灵力不顺,怎么感觉怎么别扭。

        “哎!”

        楚留仙叹息一声,“看来极道子真人说的是,很长时间怕都很难跟人全力动手了?!?br />
        他轻轻地咳嗽着,踏出房门,走到阴墟府院落,向外张望。

        小胖子诡异的行动,让楚留仙始终觉得不解。

        站在阴墟府院落里向外眺望了一番,楚留仙眉头一挑,恍然大悟:“原来如此,是他们动手了?!?br />
        笼罩整座卧龙墟市的大阵,气息陡然空荡不再彼此碰撞的天空,都在告诉着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麻烦了?!?br />
        楚留仙苦笑出声,“胖子你动作那么利索干嘛,这下好了,真得陪他们玩上一玩?!?br />
        他本来没打算掺和进神霄楚氏和散修联盟的争斗当中,毕竟以他现在的状态,除非是极其特殊的情况,不然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不少,阴神尊者之间的战斗难以插手。

        现在看来,楚留仙想要躲清闲也不可能了。

        “罢了!”

        “那就来吧?!?br />
        楚留仙到底是一个豁达之人,对之前的阴差阳错很快便释怀了,也不回到房中,径直在显得安静无比的院落中盘膝坐下。

        他闭上眼睛片刻后,脑海中顿时一片光明,开始观想起大日如来真经恢复消耗枯竭的神魂之力。

        “大日如来真经不愧是无上秘典!”

        小半个时辰后,楚留仙豁然睁开眼睛,脑后如日轮一般的光圈淡去。

        这段时间的观想。让他此前为收复冥河童子消耗的神魂之力补充得差不多了,重回圆满状态。

        楚留仙长身而起,就准备回到房中,重新通过阴阳枕进入阴墟当中的时候,意外出现了。

        先是鹤唳,如自九天之上传来,且鹤唳声中似乎带着奇异的力量,直透入神魂当中。

        再是连声轰鸣,如开山裂石,阴墟府外阵法波纹无数。如投入了不知道多少小石块入镜湖中一般的景象。

        “怎么回事?”

        楚留仙悚然而惊,他刚才看得分明,整座卧龙墟市分明都被阵法封闭了,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墟市中即便还有散修存在,明知道两大势力争斗,怎么还敢冒头?

        这不是老虎头上拍苍蝇吗?

        楚留仙愕然循声望去,紧接着看到的一幕让他眉头一挑,神色变化。

        那轰鸣声连绵不绝传来的地方,他并不陌生。在不久之前,他还在那里吃一顿尚算融洽的饭。

        方家!

        奇光迸射,响声不断传来的,便是此前曾引起过楚留仙注意的。应当是方大同所布置的阵法。

        现在,这能让这段时间精修龙禁与云箓之学的楚留仙动容的阵法,如鸡蛋壳般破碎。

        两道身影,从一片废墟中一跃而出。

        在他们的头顶上空。一道白影掠过,鹤唳之声如在耳边。

        白影是一头仙鹤,此前的鹤唳声当也是它所发出的。在仙鹤背上。有一个人影居高临下,狂笑出声。

        仙鹤上人影是何相貌楚留仙并没有留意,他的注意力几乎在仙鹤掠过的一瞬间就都集中到了仙鹤本身上。

        “好像……”

        楚留仙摸着下巴,脑海中似曾相识的感觉挥之不去,“……在哪里见过?”

        “陈大同,方如是!”

        在楚留仙冥思苦想的当口,一声厉喝从仙鹤背上传来:“今天,就是我们了结的时候?!?br />
        伴着厉喝声音,一道灰影从仙鹤背上一跃而下,悬浮在空中与方大同夫妇对峙。

        不是灰影不想负手在仙鹤背上,悠哉游资地降落下来,实在是那头仙鹤不知道是兴奋过头了还是怎么回事,飞过了头,险些一头闷在阴墟府外大型阵法禁制上。

        灰影不想狼狈地从空中摔下来,只好先行跃下了。

        关键时刻,兴许是少了身上重量的缘故,仙鹤紧急拔高,惊慌的鹤唳声中一个盘旋,总算没有上演惨剧。

        这个时候,楚留仙的眼睛亮了起来,他想起来了。

        “是它?”

        楚留仙隔着距离稍远,又有阵法禁制阻隔看不真切,然而那仙鹤的举动实在让他太熟悉了,一下子唤醒了回忆。

        旋即,一头眼盲的仙鹤形象,从脑海中浮现了出来。

        那是在……

        “上次在济水阴墟,我让我徒儿带着鹤儿盯住你们,结果你们倒是警醒,竟然在我赶来前一天溜走了?!?br />
        “现在天助我也,看你们还往哪里跑?!”

        灰影恨恨出声,旁边盲目仙鹤高声尖叫,似在呼应、助威。

        听到这话,楚留仙再无怀疑,当初在济水阴墟,他曾从一个小散修手中购得了邪佛童子,当时那散修的身旁,便是这么一头盲目的仙鹤。

        楚留仙还记得呢,当初他离开时候点破那仙鹤与散修奇异处,散修那惊慌失措的样子。

        “原来是这样,这仙鹤是属于这灰衣人所有,那散修就是其徒弟了?!?br />
        楚留仙觉得世事之奇莫过于此,在谁也没有想到的时候,那早已被遗忘的人就以这种方式,与他重新发生了联系。

        “方白羽!”

        方大同大喝出声:“几十年过去,你还如此阴魂不散,当初的事情我们都不曾与你计较,你又何必如此咄咄逼人呢?!”

        “等等,他也姓方?”楚留仙目光落到灰衣人身上,猛地想起之前灰衣人方白羽似乎喊方大同为“陈大同”?

        “哈哈哈哈~~~~”

        方白羽肆无忌惮地狂笑出声,“咄咄逼人?我就咄咄逼人了又如何?你们当初欠我的,都要还给我!”

        “交出指间沙,你们两个自裁吧,方某人就原谅你们害我有家不得归,千夫所指的往事?!?br />
        “堂兄,你还有脸说?”方大姐站出来,庞大的身躯都在颤抖,姣好的面容泪流满脸,“当年你暗害我父亲,你亲伯父,就注定你有这个下场,现在我们夫妻只想过些安稳日子,你还想怎样?”

        方白羽听得方大姐如此说法,原本还显得有几分俊逸的面容登时扭曲了起来,尖声道:“那本就是我当得的?!?br />
        “当年你我父亲他们一起发现了指间沙,凭什么我父亲就永远地留在了阴墟里,你父亲就能得享大名,以为进身之阶?我呸!”

        方白羽手指向方大同,声音中有不尽的怨念,“你父亲还口口声声说会把指间沙传给我,结果呢,这陈大同看上你的美色,宁愿入赘方家,你父亲就把他当成了亲儿子,我呢?我什么都没有!”

        “你知道这些年我是怎么过的吗?哈哈,梅妻鹤子,梅花为妻,仙鹤为子,不报此仇,怎对得起我这么多年苦心孤诣?”

        楚留仙不关心方白羽有什么怨,也不在乎当年他们两家对错,倒是方白羽口中的“美色”两个字,让楚留仙很是瞪大了眼睛。

        方大姐还有美色可言?

        这般庞大的身量,正常男子看到都会敬而远之吧?

        “难道?”

        楚留仙刚想到一个可能,方白羽就狞笑出声:“老天果然有眼,当年美丽无双,引得天工子弟尽拯的方如是现在竟然成了肥猪,哈哈哈哈,也难为陈大同这么多年不离不弃了?!?br />
        “闭嘴!”

        方大同怒喝出声,颤声道:“方白羽,不准你侮辱如是?!?br />
        在他的旁边,方大姐整个人都在颤抖,显然方白羽的话对她伤害甚大。

        “如是?!狈酱笸炀醯剿囊熳?,伸手揽住她,柔声道:“别听他的,他只是当年追求你不得,岳父大人看穿他的品行,这才舍弃了他。

        在我心中,你永远是那个倾倒天工无数子弟的如是仙子?!?br />
        看着场中两人,楚留仙这才觉得他之前与小胖子做出的,关于这两人关系的判断怕全是错的。

        明明大敌当前,明明生死关头,方大同在方大姐被打击的时候,第一反应不是对敌,而是柔声安慰,显然是爱她到了极处。

        一念及此的时候,楚留仙不自觉地抽动了一下鼻子,似乎闻到了什么。

        使劲一嗅,觉得暗香浮动,如明月下疏影横斜,梅花绽放。

        “梅妻鹤子?”

        楚留仙猛地想起方白羽之前的话,心中一动的时候,一道粉白色的奇光从方白羽袖中电射而出。

        漫天,尽落梅花雨。

        “不~~”

        方大姐大叫着,本能地以庞大身躯,挡在了方大同身前。

        方大同错愕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方白羽突然出手了,或者说,从现身后第一句话开始,方白羽就出手了。

        粉白色的奇光刺入方大姐宽阔的背部,当方大同目眦欲裂的时候,陡然大力加身,方大姐将他推开了。

        那一刹那,她脸上尽是痛苦之色;

        这一瞬间,她庞大的身躯如沃土,有丛丛虬枝,朵朵梅花从身上绽放出来。

        楚留仙脸上神色,顿时为之一变。

        “好阴毒的法术!”(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