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二十七章 冥河摆渡(三)月夜棹孤舟

    第二十七章 冥河摆渡(三)月夜棹孤舟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不好!”

        楚留仙觉得如在云中一般,眼睁睁地看着龙神庙炸开,一个庞大的虚影凝立虚空,滚滚妖气,无尽怨恨,恣意宣泄。

        恒河,灵龟!

        灵龟童子前世的怨念与不甘太重,即便是转世为人亦不能消磨,此刻彻底爆发出来,竟然凭空凝成恒河灵龟本相。

        霎时间,道人面无人色,愚民四处奔逃。

        灵龟庞大身躯砸落在地上,愤怒地挥舞着两只前臂,轰然砸在地面上。

        顿时,大地龟裂,大片的土石掀起,不知道多少愚民被站立不稳,跌倒在地,再不能逃跑。

        “嘶~~”

        灵龟深吸一口气,阴风阵阵,那道人被吸入口中,撕扯成数段哀嚎而死。

        “还有你们!还有你们!还有你们!”

        灵龟的如同灯笼般的双眼都在冒着红光,脑海中回荡着它骤得希望,却是绝望;它无尽痛苦时候,愚民们震天的欢呼声……

        “不要!”

        楚留仙在大喊着,拼命地观想着岸边数百民众,都有着自己的子女在倚门相望,等待父母的归来;观想着河畔无数村落,不知道多少无辜生命……

        远在时空另外一头的灵龟听不到,也感受不到,它仰天咆哮着,尽情地宣泄着它的恨,它的怨!

        “隆隆隆~~~”

        漫天乌云汇聚,电闪雷鸣不止,上有暴雨倾盆宰割天地,下有一河碧波席卷,化作百丈高的巨浪,一冲而下。

        顷刻之间,大地水洗,水淹三百里。

        不仅仅是河边村民,河畔百八十村。数十万生灵,尽为那鱼虾腹中食。

        漫漫洪水过后,天地间一片白茫茫真干净。

        灵龟眼中的血红之色褪去,化作一片茫然之色,庞大的身躯伴着楚留仙一声叹息,渐渐消散。

        一声惊雷,炸破天地,

        火红色的雷光天降,击散了灵龟最后一点意识,摧毁了龙神庙。将一切抹去得干干净净。

        楚留仙在叹息声中闭上了眼睛。

        先前那一幕是如此的熟悉,与昔日的邪佛童子又是何其的相似?

        楚留仙心如磐石,不受灵龟负面情绪冲击,这才能在最后时刻把握住灵台清明,观想诸般景象意图阻止。

        阻止自是不能够,但这一关,他无疑是过了。

        从那一道包含愤怒的天雷可以看出,恒河灵龟若是能把持灵台清明,只惩首恶不伤无辜。想来或许便是它的机缘到了。

        可惜,一点机缘,终在滔滔洪水,一柱雷火中消散。

        “哎~~”

        楚留仙叹息一声。再睁开了眼睛。

        “咦?!”

        他本以为,这一睁眼,当能看到中天银月,荧惑星罗。不错,他是看到了,当又不是他想要看到的。

        银月依然是那个银月。只是愈发地大如圆盘,清辉遍洒;

        荧惑还是那个荧惑,数以亿万,无穷无尽。

        不同的是,前面没有那座高山,楚留仙并没有如想象中的一般,回到卧龙阴墟当中。

        “这是哪里?”

        “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

        楚留仙先是疑惑,再是恍然,“竟然还有后续!”

        “这恒河灵龟,究竟是什么品阶的灵鬼?”

        楚留仙开始怀疑它是三品灵鬼这个说法了。

        何曾听过三品灵鬼,能有如此复杂的经历,如此庞大的魇境,直如无穷无尽一般。

        先是恒河灵龟,沦为佛陀掌中一枚棋子,曾掀翻取经人于恒河,沾湿了真经;

        再是俗世一童子,欲求仙道不可得,落在江湖骗子手中悲惨绝伦……

        还有什么?

        楚留仙留心观察,发现四面皆是滔滔水波而无声,更远的地方,一下能看到两岸,却无一个行人。

        天上银月、荧惑星倒映在水面上,亘古不变,除此之外,就是永恒的静。

        楚留仙并着恒河灵龟,在永恒的静谧当中不住地漂流着。

        “这是当年的冥府,昔日的冥河!”

        “我们是在冥河中漂流!”

        楚留仙为这个结论悚然而惊。

        恒河灵龟分明是在那条河流旁殒身,纵是为水流冲刷而去,怎么会流入冥河当中呢?

        很长一段时间内,不会有答案了。

        灵龟童子现在依然是童子之身,就好像它的肉身没有被那江湖骗子烧成灰烬,掺入龙神童子像中一般,以童子的姿态,安详地闭着眼睛,不住在冥河中漂流。

        在魇境中与灵龟童子是yītǐ的楚留仙能清晰地感受到,童子心中何尝平静过?恰似冥河上空处阵阵阴风,它的内心处也在咆哮,也在痛苦。

        孤独、寂寞,没有声音,没有陪伴,没有亲人,没有朋友……

        什么都没有!

        灵龟童子追求两世,分别为龟为人,到头来,落得空空落落,什么都没有。

        它想要的成妖入佛为仙,没有;

        它想守护着的一切消散。

        到头来,一场空!

        这“空”之一字,几乎将它逼得疯狂,不,或许是万年的漂流,让它真正的疯狂了。

        又是一万年,在楚留仙的脑海中倏忽而过,只有那无尽的寂寞和痛苦,永远地定格,化作冥河水,滔滔冲击在楚留仙神魂上。

        “无想,空念!”

        楚留仙拼命地运转着镇族秘法,空却一切念,承受着这无边的寂寞。

        这世上,为“空”字难,一片空荡荡,自然时间易过,寂寞难缠。

        某一日,一声叹息,在天地间回荡,无形的力量震荡着,加诸于灵龟童子的身上。

        顿时,冥河水滔滔,托着它的身躯起来,一阵奇光闪烁。改换了模样。

        从水中倒影里,楚留仙看到了这个时候的灵龟童子,不,应该叫做:冥河童子。

        此刻的冥河童子一身蓑衣如墨,点缀荧惑;头顶一袭斗笠,纹饰银月;手中一根棹楫,能撑冥河床。

        在童子的脚下,有孤舟一艘,中空出一个大洞来,赫然是一艘无底船!

        楚留仙看着无底船??茨谴蠖?,怎么看怎么觉得眼熟无比,一直到感受到童子内心深处的怀念,还有那种血脉相连的感觉,这才恍然大悟了过来。

        “这艘无底船,竟然是童子第一世为恒河灵龟时候的龟壳?!?br />
        “无底船上大洞,不正是那金翅大鹏鸟一喙凿出来的吗?”

        楚留仙明白过来的时候,心神剧震,想起了一个传说中的人物。

        “冥河上摆渡。无底船,善恶有报……”

        “这不是……冥河摆渡人?!”

        楚留仙很想骇然地望向冥河童子,可惜现在他就是它,自然做不到??床坏?。

        冥河摆渡人可不是某个默默无闻的存在,那是冥河上的一个传说,是冥府未曾崩溃前,一尊特别的存在。

        灵龟童子。怒妖、逆佛、谤仙,最终流入了冥河,成为冥府中独一无二的一个存在。一个永恒摆渡冥河的摆渡人。

        兴许是见识不够,这还是楚留仙第一次遇到,乃至于第一次听说,灵鬼里有这样传说中的存在。

        冥河童子摆渡冥河上,以待有缘。

        无论是仙、佛、妖、魔、人,它全无好感,只是以无底船接人,渡至冥河中,然后一顿手中棹楫。

        由龟壳化成的无底船上就会大放光芒,善者,有金光、白光、清光;恶者,有红光、黑光、绿光。

        善者自达对岸;恶者沉沦冥河。

        若遇那佛门中人,仙道修士,妖族大妖,冥河童子偶尔会忘了它的身份,沉浸在过往当中疯狂,化身冥河灵龟翻江倒海,誓要将其没入冥河当中,受它曾受过的无边痛苦。

        无论善恶,不管因果。

        正因为冥河童子这番作为,它受冥府意识惩罚,永生无法踏上岸上一步,须得做那永恒的冥河摆渡人。

        于此,楚留仙只能叹息。

        仙家有为众生疾苦,舍去一生五气朝元,头顶金花庆云的道德真仙;

        佛门有为普度众生,度尽一切世间罪恶、苦厄,舍身入冥府,地狱不空,誓不成佛的地藏王菩萨……

        ……

        这世上,不管走的是何大道,终究各有善恶,岂能一概而论?

        冥河童子摆渡冥河又是万年,始终摆脱不得过往的怨与恨,痛与执,只能永生永世地漂浮在冥河之上,摆渡无底船,渡尽善恶有缘。

        它摆渡无底船的身影,凝固在那过往的传说当中;凝固在冥府破碎,化作无尽阴墟碎片,毁天灭地威能将它撕碎的一瞬间……

        ……

        “刷!”

        楚留仙睁开眼睛,头上银月比魇境中晦暗,也没有了时不时就会出现的荧惑流火,重新置身在卧龙阴墟当中。

        他的身体半明半暗,似乎随时可能消散。

        魇境中数万年倏忽而过,现世当中不过一瞬,但对神魂之力的消耗却如滔滔冥河一般,无始无终,无有穷尽。

        楚留仙强横到让极道子誉为生平仅见的神魂之力,都险些为之枯竭。

        在他的对面,有一个童子,荧惑蓑衣,银月斗笠,手持棹楫,双目漆黑如墨,在静静地看着他。

        楚留仙深深地看了他一眼,伸出一只手来,按向它的额头,道:

        “以后跟着我吧?!?br />
        “我带你走一条,不为仙佛棋子,不做他人玩物,没有孤独寂寞的超脱大道!”

        “轰~~~”

        楚留仙和童子全身上下皆是一震,无形的联络分别系在各自神魂深处。

        在童子的额上,一个游龙般的烙印深深地沉下,再不见影踪。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有那么一瞬间,楚留仙看到童子黑夜般深邃的双眼中,闪过了一抹亮色,名为希望。

        “以后就叫你冥河了?!?br />
        楚留仙面露笑容,“现在让我看看,你到底是几品灵鬼?”(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