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二十六章 冥河摆渡(二)龙神童子

    第二十六章 冥河摆渡(二)龙神童子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啊啊啊啊啊~~~~~”

        灵龟翻转了恒河,兴起了风浪,将取经人一行全部颠簸下后背。

        狂风、暴雨、雷电,似乎天地都为之怒。

        取经人落水,有诸天神佛庇护,他们自然不得死,只是全部经文打湿,他们不得不重走取经路。

        灵龟绝望之下,犯下了大错!

        取经人受佛祖注视,它的一切作为,它的万年坚持,它的一生悲哀,在佛祖眼中,不过是取经人九九八十一难中的一场劫难罢了。

        微不足道。

        只是佛门威严,岂能容得它一只小小的恒河灵龟亵渎?

        在灵龟掀翻取经人的下一刻,一只巨大的金翅大鹏鸟从灵山起飞,以天地间的极速,只是一扇翅膀,飞凌了恒河,一喙啄在了恒河灵龟最坚硬的龟壳上。

        “咔嚓”一声。

        金翅大鹏鸟在龟壳上啄碎了一个大洞,啄碎了灵龟血肉、神魂,也啄碎了它的梦想。

        不甘、怨恨、绝望……

        无数负面情绪,并着那一声灵龟永远“忘不了”的“忘记了”,一起沉入了最深处的黑暗……

        “该死!”

        楚留仙也在无边的黑暗当中挣扎,强忍着不被暴虐的负面情绪拉入无尽黑暗拉当中。

        这个,很难。

        “怪不得之前的阴神尊者降服不得这只灵鬼,它的经历涉及到了佛陀、菩萨,牵涉到了佛门的大事件当中,它自身的怨念又太过深重,非寻常能承受?!?br />
        楚留仙觉得自身如狂风暴雨汪洋面上,一只随风起落随时可以覆灭在惊涛骇浪中的孤舟,苦苦地坚持着。

        在他的神魂世界当中,不住地回响着那一声“忘记了”,万年坚持。一声忘记,尽数破灭。

        怎么才能做到更好?

        没法做到!

        降服灵鬼的第一步,就是在灵鬼的经历当中,做到它不曾做到的,弥补它曾经的遗憾,才能让灵鬼对主人心服口服地臣服。

        可是,楚留仙做不到,这世上也没有人能做到。

        灵龟卷入的是佛门大兴的大事件中,它自身已是佛陀掌中一枚棋子。

        为了恒河上的那一下转身,那一声怒吼。那一次暴怒,它注定苦苦追寻万年不得超脱,没有人能度它入佛。

        灵龟,注定是取经人西行路上九九八十一难之一!

        佛祖手掌,谁人可逃!

        所以,这是注定无解,注定做不了更好。

        楚留仙只能苦苦地坚持着,不给那无尽的负面情绪冲击得浑浑噩噩,不然不说其后可能出现的机会。单单是这沉积了万年的负面情绪,就可能让他的神魂出现永世无法弥合的裂痕。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楚留仙凭借着如金刚石般坚硬的强大神魂,硬生生地挺过了最艰难的时刻。

        眼前。突然大亮!

        “哇哇哇~~~~”

        呱呱落地,大声啼哭,若是为前世之冤,心怀不忿。尽情宣泄。

        灵龟以前世在恒河上摆渡无数人,得功德,转世为人。

        那穷尽恒河水都无法洗尽的怨念尾随而来。以楚留仙的神魂之坚定,都用了很长的时间才清醒过来,能睁眼看眼前世界。

        灵龟转生而成的童子还不如他,一直成长到八岁,始终浑浑噩噩如痴子,不知父母,不识兄弟,整日里只知道在水中嬉戏,与那鱼鳖为伴。

        或许是前生灵龟经历带来的天赋,灵龟童子的水性惊人之极,小小年纪,浪里白条不在话下,顷刻之间能穿梭大河,如履平地。

        只有在水中,他才得欢乐。

        某一日,一个道人打扮的中年人在河边驻足良久,观童子戏水,然后招童子近前,问道:“你想成仙吗?”

        一直懵懵懂懂的童子好像醍醐灌顶一样,在他的脑海中,在楚留仙的神魂中,一声巨响在回荡:“不能成妖,不能入佛,那便成仙吧??!”

        万年执念,一涌而前,童子毫不犹豫地点头。

        道人携童子,远赴他乡,路上又收了一个水性奇好的女童,三人以师徒称呼。

        或许是超脱的执念影响,童子神智似乎清醒了不少,对道人敬,对女童亲,当成自家父亲、妹妹一般看待。

        一天,到一处激流涌动的大河前,道人止步了。

        大河前多村庄,多龙神庙,村人祭祀不绝,远远就能看到香火气息如雾霭笼罩河面。

        这是一处香火鼎盛的所在。

        这一路上,道人对他们极好,鱼肉米面供应不绝,将灵龟童子与女童一并养得白白胖胖,煞是喜人模样。

        到了这个地方,道人让他们等候,他自行外出。

        童子和女童极其感念师恩,自然乖乖呆着不曾外出,等待师父归来。

        楚留仙的心,却提到了嗓子眼儿。

        他不是懵懵懂懂,灵智未曾开,连寻常孩子都不如的灵龟童子,隐隐地已经察觉到了那个道人不对劲的地方。

        道人哪里像是能引人入道的修仙者,在楚留仙看来,他更像是一个行走江湖的骗子。

        “骗子就骗子吧,只是区区一个骗子,又做了何等天怒人怨事,让灵龟童子一念不散,凝成灵鬼?”

        楚留仙什么都不能做,只能静观其变。

        他第一次觉得,身处魇境,眼睁睁地看着本来可以避免的悲剧,不住地在眼前上演,着实不是一件轻松事情。

        “他朝若在现世当中,看到生民疾苦,我当解救其于水火,不然修仙何用,无异于泥胎木塑?!?br />
        楚留仙在暗下决心的时候,灵龟童子他们所在之外,传来了道人急促的脚步声,他似乎很兴奋。

        到了灵龟童子和女童的面前,道人将出油纸包裹的肥鸡与两人食用,然后温声吩咐他们,明日里以他们的超绝水性,为他表演一出戏。

        只要他们做到了。明日开始,道人就会开始传授他们大法。

        女童懵懂,只要有肥鸡可吃便好,满嘴流油下连连点头;灵龟童子一听到可以修仙了,眼睛登时亮了起来,连肥鸡都顾不上吃,还是在道人的连声催促下,这才勉强食用。

        次日,大河畔,人头攒动。彼此议论声声,皆是昨日里道人所说的,今天河面上将会有龙神显圣。

        他们将信将疑,围拢在这里等着观看。

        下游处,道人不知道从何处寻来了华丽服饰两套,分别与童子与女童穿上,并吩咐完他们,便来到上游处等待时机。

        正午时分,河面碎金般波光粼粼。岸边民众忽然喧哗出声。

        原来,从下游往上,有一童子,一童女。仰面朝上,并排在一起,四肢几乎不动,安详地漂浮着。却逆流向上,自他们的面前飘过。

        自是灵龟童子和女童。

        两人水性本就超乎寻常,身下又不着痕迹地垫着并排木板。再有正午时分河面上波光掩饰,以最微弱的动作,便形成这童男女逆流而上的奇景。

        说到底,江湖骗术罢了。

        楚留仙看到这里,几乎不忍心看下去,他差不多能想见在往后会发生什么了。

        只是灵龟童子兴奋无比,他努力地按着道人的吩咐,演好着这出戏。他的亢奋情绪,牵动楚留仙的心神,让他想要不看亦不能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一切向着既定的轨道滑落下去。

        道人适时地出现了,他高呼这是龙神显圣,河上是龙神童子,愚夫愚妇们敬畏跪拜,烧香上供,同时以兴奋、期待的目光看着这一幕继续。

        这个时候,灵龟童子已经感觉到不对了。

        他的四肢渐渐僵硬,他渐渐滑不动水,他的速度越来越慢,似乎有无形的绳索在捆绑着他的身体,在深入他的血肉,他的骨骼,直入五脏。

        在童子的旁边,女童面白如纸,几乎是靠着两人绑在一起的牵扯向前。

        灵龟童子慌了,怕了,他感觉到他当成妹妹一样的女童呼吸微不可闻,身子不断地冰凉下去。

        他想呼救,可是喊不出声来。

        岸上,不住地传来欢呼声音,灵龟童子心中生出诞生八年来,从来没有出现过的怨望。

        五内如蚂蚁在啃噬,灵龟童子心中大喊:“为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我的妹妹在死去,他们还在欢呼?”

        “为什么我这么痛苦,他们还在欢呼?”

        “为什么?为什么?!”

        灵龟童子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他的眼睛在变得血红,脑海中不断地浮现出道人昨日带回来的那只肥鸡,还有他闻听可以修仙后兴奋得吃不下时候,道人殷勤的劝食……

        灵台一清,童子彻底明白了,但他明白得太晚了。

        女童的身子僵硬了,灵龟童子划不动水了,眼看着两人就要不进而退的时候,道人大踏步地冲入水中,提着他们两人上岸。

        在这一刹那,楚留仙闭上眼睛,深深叹息。

        河畔,道人宣称两个孩子是龙神派下来的童子,当代替它接受万民香火。

        见到纹丝不动,逆流而上一幕的愚民们自是无比相信,欢呼地看着道人将灵龟童子和女童一并火化,将骨灰参杂入泥土当中,一起塑成了龙神座前童子像。

        道人以此向愚民们收取巨额的金银,留下了掺杂了灵龟童子无尽怨,无尽恨的龙神座前童子像,就待要远走高飞。

        道人没有注意到,他火化灵龟童子的时候,他还不得死,他是在愚民们的欢呼声中,被活生生烧成了灰烬!

        道人更没有注意到,塑成的龙神座前童子像始终怒目圆瞪,双目鲜红得如要流出血来!

        当愚民们上香火朝拜,当道人席卷了金银要离去的时候,异变突生……(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