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二十五章 冥河摆渡(一)恒河灵龟

    第二十五章 冥河摆渡(一)恒河灵龟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呜呜呜~~呜呜呜~~~~”

        楚留仙吹响了葫芦丝。

        如泣如诉,如怨如慕,如家的呼唤,如过去的招手。

        在奇异地,震颤神魂的葫芦丝声中,方圆十余里地内的阴魂都在同一时间停下了动作,凝望向声音的源头处。

        楚留仙的面前,盘绕成圈的安息香在静静地燃烧着,淡淡烟裹挟着清幽香,不住地向远方散发出去。

        葫芦丝加安息香,楚留仙所在的地方,恍若是一个巨大的漩涡,不住地吸引着阴魂们游走过来。

        时间,一点一点地流逝着。

        不停吹响着葫芦丝的楚留仙紧闭着眼睛,真灵震荡神魂,强大的威压辐散开来,弱小阴魂徘徊在外围,不敢前。

        他这是在做一个选择。

        若是擅长鬼道的修士来此,往往还有在面前树立一杆招魂幡,这些阴魂都会被吸入幡中,成为招魂幡中万千阴魂中的一员。

        楚留仙毕竟对鬼道没有足够研究,只能通过震荡真灵神魂,产生威压让那些阴魂不敢靠近过来。

        不过片刻功夫,内三圈外三圈,不知道多少阴魂聚集过来。

        楚留仙想要等的凶厉三品灵鬼,始终不曾出现。

        “难道地方不对?”

        楚留仙略微蹙起眉头,“还是说我的威慑惊到了对方,不敢靠近?”

        后一个念头,很快被他否决。

        “能让阴神尊者无功而返的灵鬼,决计不会怕这点威压,正相反,它们当会将其当做是一种挑衅,愈发会现身出来才是?!?br />
        楚留仙疑惑不解,不过箭在弦上,只能继续了。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面前的安息香燃烧过半,葫芦丝的声音渐渐微弱下来。哪怕他再鼓足气,葫芦丝声还是在不住地消散。

        “方大同来历怕是非同寻常啊?!?br />
        楚留仙放下葫芦丝,将这件光泽暗淡下来,不住地“沉”下去的乐器放在掌中。

        威能散尽,葫芦丝中属于阴灵之物的灵材消散。渐渐不能被楚留仙的真灵之身所握持。在他的掌中呈现出一种奇异地“沉”。

        一点一点,透过手掌下沉,好像是沉香木在水中时候模样。

        当葫芦丝“沉”过了楚留仙的手掌,陡然加速?!芭尽钡囊簧孤涞降厣系氖焙?,“哗啦啦”的水声由远及近,弥漫而来。

        “咦?!”

        楚留仙第一时间感觉到不对,“阴墟中哪里来的流水声?方圆百里之内,决计无河流存在?!?br />
        他先去一路飞来。路上景象看得分明,方圆百里之内,眼前高山威压所有,四面皆是平原,何曾有过流水?

        那这流水声音又是哪里来的?从水声判断,分明是奔涌不息,宽逾百丈的长江大河才有此涛涛水声。

        “是它吗?”

        楚留仙依然盘膝不动,精气神高度凝聚,向着四面八方眺望过去。

        但见得。黑压压围拢过来,又为他威慑不敢前的阴魂们,或是惊叫着四散,或是如冰消雪释般消融,无声的咆哮。涛涛的水声,铺天盖地而来。

        “果然是你!”

        楚留仙抬起头来,只见得虚空中阴云聚拢,朦胧间?;没隽颂咸炀蘩讼矶?,在大浪中。仿佛有什么庞然大物在起伏着,向着他直扑而来。

        强忍住本能闪避的冲动,楚留仙心中有数,这滔天河流,河中起伏的庞然大物,概是虚幻。

        “这,就是真正的魇境吗?”

        “确与被捕捉到的灵鬼散发出来的魇境大不相同?!?br />
        楚留仙以一种欣赏的眼光,看着江河涛涛,倾覆天地,看着一个大浪打来,将他打落到河底……

        ……

        楚留仙从河底中飞快地浮出,“嘭”的一声,水花四溅,旋即映入眼中的天地间景象,让他整个人呆住了。

        眼前,已不是阴墟中银月当空,荧惑星耀的景象了。

        入目,先是滔滔江河,滚滚流淌,无边无际,无有始终。

        再是目之极处,有崇山峻岭,有沃土万里,皆寺庙林立,亭台楼阁,雾隐灵山。

        楚留仙并不是第一次进入灵鬼的魇境了,对只能看,只能感受,却不能主宰身体的感觉并不陌生。

        就在他为眼前景象所震惊的时候,他附身的这个生灵已然在河中游动了很大的一个圈子,四周尽收眼底。

        “等等,这竟然是一只……”

        楚留仙心生哭笑不得之感,从水中倒影,他清楚地见得自己附身的生灵不是别的,竟是一只乌龟。

        “还有乌龟化成的灵鬼,还凶厉到阴神尊者都不能降服?”

        楚留仙觉得自己以前的见识实在是太少了,这世上还有无数的新奇,实在不是坐卧书斋中就能空想出来的。

        “只是,区区一头寻常乌龟,又是怎么变成一只凶厉灵鬼的呢?它能经历什么?”

        楚留仙愈发地好奇起来,不过现在他什么也做不得,只得收拾情绪,随着这只无忧无虑的乌龟在河中游动,嬉戏,视滔滔大河为家园。

        这种随波逐流的闲适,一直到乌龟鬼使神差地游到岸边,看到一面古朴界碑以及上面的字迹为止。

        “什么?!”

        楚留仙很有圆瞪眼睛的冲动,在石碑上,他赫然看到了两个字:“恒河”!

        不久前,在乐山大佛掌上,佛宗山门小雷音寺里,他可是刚听六祖慧能提及过这两个字。

        绛珠草,生长于净土灵山脚下恒河边上,三生石畔!

        恒河,也是佛陀沐浴过的地方,是初入灵山的信众洗尽俗世尘埃的地方。

        楚留仙在魇境中附身的这头乌龟,赫然是恒河中一个不起眼的生灵。

        “这么说来,这头乌龟有所际遇,最后化生灵鬼,也未必是不可能的事情?!背粝勺芩阏业搅艘凰靠赡?。

        虽说恒河上乌龟也是乌龟,不会变成玄武,到底比其他地方生灵,多出了不少机会。

        楚留仙还想着,是否能透过这头乌龟的眼睛??吹椒鹜?、菩萨沐浴洗凡尘,看到佛门信徒净俗念的景象呢,不曾想这头浑浑噩噩的乌龟始终沉浸在嬉戏玩乐当中,完全不曾注意到那些景象。

        时间,在魇境中被无形地加速。

        在楚留仙的眼中。这头乌龟的一生飞快地向前。比起那滔滔恒河水流淌得还要来得快些。

        渐渐地,它的无忧无虑不在,它眼睁睁地看着父母老去,先是慢慢游不动了。再是某一日突然就永远地闭上了眼睛;再是它的兄弟姐妹、它的朋友,不管是鱼儿、是虾,还是同样的乌龟,或是被更大的鱼吃掉,或是被某些其他生灵吞食?;蚴潜蝗说鲎摺?br />
        某一日,一直浑浑噩噩的它突然惊觉过来,身边竟是在没有一个朋友,一个亲人,不知不觉中,什么都没有了。

        “我要成妖!”

        “我要入佛!”

        “我要摆脱这一切,我要长生天地间,我要让我所有关心的,所有看重的。皆自由自在,长生久视,不与草木同朽!”

        那一天,灵龟——现在已经可以称之为灵龟了——它在心中怒吼着,指天立誓?;浦哟舐腊愕纳艋氐醋?,震荡于楚留仙的神魂当中,不让外面暴雨倾盆,雷电轰鸣的巨响。

        用佛家的话来说。灵龟悟了!

        它开始孜孜以求,想要成妖成佛。

        一开始。它想成为的妖,毕竟它只是一头灵龟。

        一天,它遇到了一头归顺了佛门的妖——灵山上的妖族,本就全是佛门中人,或是为佛门中人所圈养。

        它诚心地求教,却换来对方不尽讥诮:

        “就你,一头普通恒河乌龟,也想成妖?笑话!”

        那是一只金色鲤鱼,它笑得鱼鳃都合不拢了,“妖也是要看根脚了,你区区一头普通乌龟,还是乖乖晒晒太阳,享着你的万年寿数,然后乖乖去死吧?!?br />
        “哈哈哈,笑死我了,这笑话够我顶一年了?!?br />
        金色鲤鱼狂笑而去,留下灵龟黯然神伤。

        这条金色鲤鱼据说是某一位菩萨圈养在莲池当中,日日能听得菩萨讲法,它说的,应该是真的。

        正因为如此,灵龟绝望了。

        “不能成妖,我便入佛!”

        灵龟想得很好,哪怕是像金色鲤鱼一般称为菩萨圈养的宠物,像那些什么白象、什么青狮,称为菩萨、佛陀的坐骑,它也甘愿。

        只是,恒河上偶尔会有罗汉、菩萨路过,却从来没有哪一个愿意多看它一眼。

        万年时光,匆匆流逝,灵龟依然是恒河上一头普通的灵龟。

        哪怕成长得方圆丈许,能兴风作浪,能凫渡恒河于翻掌之间,它依然没有达成它的大愿。

        在这漫长的时间里,它仗着身躯庞大,不住地驮着生灵般度过恒河,赚取所谓的功德,希望有朝一日,能入得那些高高在上的罗汉、菩萨们眼界。

        它,始终没有能如愿。

        眼看着,寿元将尽,垂垂老矣,灵龟遇到它这辈子最大的一个机缘。

        当灵龟遇到从人间度过无数考验,步入灵山,要前往大雷音寺取经的一行人时候,楚留仙的心提了起来。

        他知道,最关键的转折点到了。

        “我渡你们过河,不求其余,只愿你们在佛祖前提我一句,就说有恒河灵龟一头,虔诚万年,求佛祖怜悯?!?br />
        “成败不论,回时路上,我依然渡你们回去?!?br />
        灵龟以最浓烈的感情,将最后的希望寄托到了这行取经人的身上。

        恒河上万年,经见过不知道多少罗汉、菩萨,就是连某一尊佛陀也曾远远地看过,灵龟清楚地感知到了取经人一行身上不灭的灵光。

        那是佛光!

        这行人,受佛祖注视,终将成佛做祖。

        灵龟压下心中浓浓的羡慕,以最低的姿态提出了它的要求。

        取经人一口答应了。

        灵龟兴高采烈地渡他们过恒河,竭力保持着平稳不让他们受一点颠簸,更不曾溅起一滴恒河水沾湿他们的衣裳,最终目送着他们入灵山,然后满怀着希望,等着他们归来。

        不几日,取经人一行真的归来了。

        灵龟知道他们身上始终有佛祖的注视,强自按捺住焦急,渡他们将至对岸,终于忍不住万年渴望,问道它之前的托付。

        取经人愕然:“忘记了!”

        “忘记了……忘记了……忘记了……”

        灵龟傻了、愣了、怔了;怒了、疯了、狂了!

        它万年的期待,万年的梦想,万年的大愿,它漫漫长一生中可能唯一的一个机会,就这么被“忘记了”!

        无尽的绝望,如滔滔恒河水将灵龟淹没……(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