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二十三章 凶厉灵鬼,方氏道侣

    第二十三章 凶厉灵鬼,方氏道侣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吓~~”

        别说被菜刀架在脖子上的黄瘦子了,楚留仙和小胖子也瞪大了眼睛,张大了嘴巴,有种受惊吓的感觉。

        在他们的前面,两人与黄瘦子之间,硬生生地插入了一个庞大的身躯。

        在这位面前,小胖子羞提一个“胖”字,两个他加起来才有人家这身量。

        “方大姐~~饶命??!”

        黄瘦子美梦顿醒,夸张地尖叫出声,双手抱头,蹲下了……蹲下了……

        一张起价十方灵玉的绢帛地图他撒手一扔,飘到了楚留仙面前被随手接住。

        不过这会儿他无心看那地图,倒是对眼前这一幕挺感兴趣的。

        方大姐拿着菜刀法器,在黄瘦子脖子、脑袋、胳膊等地方比划着,扯着嗓门教训道:“黄甘你这混球,你自己说,这段时间你都骗了多少人了?嗯?”

        “那灵鬼是人能收服的吗?三品?阿呸,一品灵鬼都没有它恐怖,你这是要害死多少人?我们卧龙山墟市的脸面都让你丢光了?!?br />
        “今天老娘非得给你留点记号不可?!?br />
        菜刀挥舞间,黄甘一头枯黄头发掉了个干净,一转眼工夫,再加几个结疤能冒充和尚了。

        方大姐以及她那把菜刀威慑力十足,黄甘瑟瑟缩缩,愣是不敢动,眼睁睁地看着头发掉了个净光,欲哭无泪。

        “这位是打抱不平来的?!?br />
        楚留仙和小胖子这会儿算是看出来了,这位方大姐竟然是难得的热心肠,拔刀相助,见义勇为呢。

        两人哭笑不得,没想到他们也有这么一天。

        “滚吧!”

        方大姐一脚踹出,黄瘦子黄甘连滚带爬。那张价值十方灵玉的地图压根就不曾放在眼中,哧溜一声抱头鼠窜得没了影踪。

        这会儿,方大姐这才回过头来,苦口婆心地对楚留仙他们说道:“我说两位小兄弟,初来乍到的散修吧?别怪方大姐交浅言深,出门在外得多几分小心,我们散修不易??!”

        说着脸上露出灿烂笑容,把菜刀法器一收,拱手就要告辞。

        这方大姐正面看上去。五官还颇为精致,单纯论脸蛋,至少也是耐看型,奈何身量太过庞大了,在这小巷子都要侧着身子才能通过。

        “谢过方大姐了?!?br />
        楚留仙对这热心的方大姐还挺有好感的。这辈子被人见义勇为的机会不多啊,他手捏着绢帛地图,同样拱手为礼。

        方大姐艰难地走出两步,想起什么似地一扭头,目光落在楚留仙手攥的绢帛地图上,问道:“两位小兄弟,你们不会真的听信那黄甘的话吧?”

        楚留仙将地图摊开看了几眼。笑问道:“此人所说的有假?”

        “假倒是不假,假也就算了,顶多骗几方灵玉,他这骗的可是性命?!?br />
        方大姐看出来了。楚留仙真是对那地图上标注的灵鬼意动了,索性道:“这样吧,你们两个跟大姐回去,大姐跟你们细说一下。你们就知道厉害了?!?br />
        楚留仙和王赐龙自无不可,随着方大姐一起穿行在卧龙墟中。

        前行上百丈。卧龙墟的关键所在,阴墟府洞壁就出现在了他们眼前。

        一样是五光十色的禁制开启,偌大的山壁开凿出数百阴墟府,太半都在放着五色光辉,比起济水墟市中要热闹十倍。

        方大姐的家就是在洞壁下方的一处院落内。

        一路走过来,方大姐跟着街坊邻居,常常往来的散修打着招呼,时不时地拍着菜刀朗声大笑,楚留仙和小胖子脑子里不由得浮现出了“豪气干云”四个字来,不禁莞尔。

        随着方大姐进入院落中,楚留仙顿时发现一件奇异事情。

        在外面咋咋呼呼的方大姐,一进入这院落就好像老鼠小心地潜入猫儿地盘,举手投足都带出几分小心,生怕发出什么声音来。

        一般来说,越怕什么,越刻意避免什么,就越会来什么,越会发生什么。

        果不其然啊,方大姐蹑手蹑脚了半天,“啪”的一声撞到了一根竹竿上,连带着上面悬挂着数十件正在晾干的类似乐器一样的东西砸落下来,发出“呜呜呜”之声,动静之大,如黑夜锣鼓声声。

        方大姐闭上眼睛,双手捂耳,脸上表情潸然欲泣,怎一个可怜兮兮了得。

        楚留仙和小胖子面面相觑,实在没法把眼前这个与先前菜刀飞舞的方大姐联系在一起。

        院中动静如此之大,就是聋子也听到了,方大姐还在那掩耳盗铃呢,一声叹息从房中传了出来。

        “你回来了啊?!?br />
        伴着声音,一个佝偻着身子,弯腰从房中出来的中年汉子进入了楚留仙的视线。

        那是一个看上去老实正派古板的男子,仔细一看,脸上线条刚毅无比,倒算是一个美男子。

        “那个……”方大姐满脸堆笑,“老方啊,家里来客人了,给我留点面子吧?”

        “老方”深深看了她一眼,摇头叹息,随即脸上现出笑容,冲着楚留仙和小胖子拱手为礼,道:“贵客临门,方某不胜之喜,准备不周,贵客若是不弃,进来共尽粗茶淡饭吧?!?br />
        说着,他当先引路,踏入房中。

        他人刚走呢,方大姐就有几分故态复萌,越俎代庖地拍着胸脯道:“不弃不弃,来,两位小兄弟,就跟到自己家里一样?!?br />
        一边邀请着,方大姐还一边说道:“那是我男人方大同,你们叫他老方便是?!?br />
        楚留仙这才反应过来,竟然一直未曾通名,未免太过失礼,连忙报上早已准备好的假名。

        一个叫刘仙,一个叫王龙,都是在普通不过的名字,不虞被人联想到公子留仙和王二少身上。

        跟在方大姐身后,庞大的身量阻隔下。小胖子连门在哪里都看不到,心里面啧啧有声,很不厚道地腹诽起来:“怪不得方大姐惧夫如虎了?!?br />
        “她这身材,能嫁给方大同这样的美男子,真心不容易啊?!?br />
        楚留仙对他了解颇深,一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低声道:“这位老方怕还不是普通人啊?!?br />
        说话间,他伸手一指院中。

        院子里,地上浮现出了一个复杂的法阵。倒伏下来的竹竿重新竖起,掉落在地的巴掌大乐器一一飞起来,再次挂在了竹竿上,一切如初。

        等最后一枚巴掌大乐器高挂竹竿上后,地面上的阵法灵光隐晦。错非楚留仙这段日子精研云箓,欲将其与龙禁合而为一,怕还看不出其玄妙来。

        “这分明是颇为了得的云箓之法,这方氏道侣不是寻常散修可比?!?br />
        楚留仙几个念头转完,人已踏入了房中。

        正如方大同所说的,他准备的不过是粗茶淡饭罢了。

        楚留仙和小胖子也不客气,一番吃喝后。方大姐伸出蒲扇大的手掌要拍向桌子,中途看到方大同皱了一下眉头,连忙止住,手掌轻轻放下。好像在抚摸桌面一般,大声道:“两位小兄弟,别怪大姐多嘴,那地方去不得。最近已经有不下十余个外来散修有去无回了?!?br />
        楚留仙拿出那张地图,疑问道:“方大姐??墒悄腔聘试诘赝忌献隽耸裁词纸?,还是故意将人引入陷阱?”

        方大姐拿起桌面上的香茗一饮而尽,接着拿袖子一抹嘴巴,动作豪爽不已。

        这会儿说到兴起,她连方大同的脸色都没有注意到,大大咧咧地说道:“黄甘那小混蛋,假话倒是一句没有,那里的确有三品灵鬼,但他没把话说完了?!?br />
        “愿闻其详?!?br />
        楚留仙来了兴致,追问出声。

        “那三品灵鬼的魇境厉害无比,曾有一个阴神尊者发现并想要收服,最后却没有成功反而铩羽而归了?!?br />
        方大姐说到这里,楚留仙一皱眉头,插口道:“那个阴神尊者就没有将那只灵鬼捕捉了带走吗?”

        “他做不到?!狈酱蠼阋换邮?,道:“那个阴神尊者本来是想那么做来着,结果他连第一关的魇境都没有熬过,连灵鬼的真身都没有看到,就险些阴神溃散,狼狈而回?!?br />
        “现在你们知道厉害了吧?”

        方大姐堪称苦口婆心地道:“你们初来乍到,而且应该是第一次离开家里吧,回头要进入阴墟可以,记得寻些小阴魂玩玩就好,运气好还能抓个不差的灵鬼,那头三品灵鬼就是一个坑,你们别去踩了?!?br />
        “对了,我家老方……“

        方大姐一拍大腿,话到口中,又咽了下去,讪笑不已。

        在她旁边,方大同脸色已经黑如锅底了。

        “哼!”

        方大同摇了摇头,知道计较不得,转而对楚留仙和王赐龙说道:“内子的意思是,方某人还有些手艺,能制葫芦丝与安息香,两位若有需要,可在方某这里购置?!?br />
        “嗯?”

        楚留仙好奇地看了方大同一眼,不曾想到他还有这本事。

        葫芦丝与安息香都是在以阴灵之物为材料,可为出窍真灵或者阴神所触碰使用,专用于在阴墟中吸引、收服灵鬼所用的奇物。

        这般奇物的源头一般都是被天工家族掌控,不曾想在卧龙墟市这般不起眼所在,一个不起眼的散修竟然会做。

        想来,外面悬挂的巴掌大乐器,就是葫芦丝了吧?

        方大同起身,冲着楚留仙和小胖子点点头,道:“方某还有工作要做,就不多奉陪了。嗯,内子所说的话,望两位小兄弟记住了,那处确是凶险无比?!?br />
        话音落下,方大同向内室走去,不知道怎么回事,楚留仙好像能在他的身上感受到淡淡的,无法言述的哀伤感觉。

        这种感觉来得毫无来由,消散得也奇快无比,楚留仙并没有放在心上,在心里面自语出声:“凶厉无比,魇境连阴神尊者都承受不住的强大灵鬼,有意思?!?br />
        “这,不正是我要找的吗?!”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