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二十一章 公孙说书,神秘祖孙

    第二十一章 公孙说书,神秘祖孙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交代吗?”

        王赐龙怔怔地看着楚留仙,不知道怎么回事,他总觉得自从佛宗归来后,楚留仙给他的感觉大不相同了。

        楚留仙此时正低头翻阅着掌中书册,不起眼的书册封面上有“云箓”二字,闪闪发光。

        千山泊龙域甘泉山一役掌握龙禁之后,他对这些禁制之术愈发地感兴趣了起来。

        这段日子,但凡有时间,必是手不释卷。

        即便是沉浸在云箓中展现出的新天地里,楚留仙依然能感受到小胖子的目光,头也不抬地道:“花若有语,绛珠草的当是‘回报’二字。

        草木之灵,尚思回报,我辈为天地所钟爱,身而为人,岂能还不如一草木?

        我辈为世家公子,得天独厚,岂能居之不疑?

        楚伯雄事,我若不给他一个交代,如何对得起壮烈英灵!”

        小胖子一时间都忘了楚留仙头与目光都埋在书册当中,压根看不到他的动作,连连点头不已。

        等他反应过来,刚要开口呢,不远处散修人群中传了一阵阵喧哗声音。

        小胖子抬头望去,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人群中散开了一个大圆圈,中间站着一个衣着朴素,山羊胡子的老者,手持一个白幡,上书:“公孙说书”四个大字。

        “说书的???”

        小胖子摇晃着脑袋,倒有几分感兴趣,想要前去吧,又担心楚留仙一人留在此处。

        他王赐龙为琅琊王氏二少,从来什么消息只要想知道,自有人汇报,还真没体验过这般散修通过说书人之口得到修仙界各种轶闻的感觉。

        正迟疑间。楚留仙合上书册,微笑道:“走吧,我们一起去看看?!?br />
        “好嘞?!?br />
        小胖子喜笑颜开,两人一起向着人群中走去。

        小胖子仗着身高体胖,力大无穷,在头前开路,硬生生于黑压压一片散修中挤出一条路来,护送楚留仙走到内圈。

        跟在他的身后,感受到周遭不知道多少被小胖子挤得东倒西歪者投来的不满目光。楚留仙颇有几分感触。

        隐姓埋名地混迹在散修当中,他再非咳嗽一声,便会引人注目,分析出个子丑寅卯,生怕有什么深意在其中的公子留仙了。

        一时间。有失落,也有另外一番自在。

        楚留仙正出神间,前方一空,他们已经挤到了最内圈。

        前方不远处,山羊胡老者激动地挥舞着双臂,讲到了关键处。

        “就在一个月前,当世修仙世家之一的神霄楚氏与龙川散修联盟于十里坡??剂说谄叽未笳?!”

        “是役,神霄楚氏派出阴神长老楚游龙,外姓客卿长老风信子,率神霄楚氏高手。大败龙川散修,十里坡血流成河,尸体铺陈,几无落脚之处?!?br />
        “战后检验尸体。九成九皆是龙川散修联盟高手?!?br />
        山羊胡子说到这里,面露悲悯。唏嘘不已。

        周遭散修先是一静,再是哗然,绝大多数都在声讨神霄楚氏之非。

        他们毕竟都是散修,先天地就同情散修,立场自然偏向龙川散修。

        小胖子面现怒容,就要呵斥,却被一只手按在胳膊上,回过头去,他看到楚留仙面沉如水,轻轻地摇头。

        “大家静静,大家静静?!?br />
        山羊胡子挥舞双臂,好不容易等到场中安静了一些,他接着说道:“这世上事,有花才有果,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借用那些和尚的说法,这都是有因果的,且听我细细道来?!?br />
        天下散修,除非少数出类拔萃如五散人之辈,绝大多数都是忙碌终日,也只能勉强供修炼所需的,自然少有机会能解除到这些掌故轶闻,一个个兴趣大增,嚷嚷着让山羊胡子快说下去。

        “这就要从大半年前,一个名声如雷贯耳的人物横空出世开始说起了?!?br />
        山羊胡子说到这里,楚留仙心中就浮现出不好的预感来。

        果不其然,只听得他接着说道:“神霄楚氏的公子留仙,经龙川平原,前往天道山,拜入道宗门下!”

        “途中,公子留仙遇袭,楚氏震怒,派楚伯雄一路护送,斩杀来犯的龙川散修无数,一路杀出的龙川?!?br />
        飞舟船舱中,愈发地安静下来。

        “后,楚伯雄归途中,得知袭击公子留仙者的线索,为龙川散修所引,带领楚氏高手去到了卧龙山……”

        “嘶~”

        倒抽一口凉气的声音,在船舱中响起,多少人屏气敛声,等着山羊胡子往下说。

        谁都知道,昔日的卧龙山已经不在了,现在是新开辟的阴墟——卧龙墟。

        也正是他们此行的目的地。

        想到那些传说中的人物,那些腥风血雨,通过这个地方与他们产生联系,在场的散修心目中无不是生出了异样的感觉。

        “当日,楚伯雄飞舟凌驾卧龙山,忽有三位阴神尊者带数十真灵散人,以准备许久的**偷袭!”

        山羊胡子顿了一下,直到感受到许多吃人的目光聚焦过来,这才满意地往下说:“三洞斩龙神光下,神霄楚氏随行高手尽死,楚伯雄被一击斩去了头颅?!?br />
        “哗~~”

        场中如沸水升腾,顿时喧哗了起来。

        “不曾想龙川散修与神霄楚氏还有这样的大仇啊,这就怪不得神霄楚氏了?!?br />
        “谁说不是呢,先袭击楚氏的谪仙人,再布局暗算人家长老,神霄楚氏要是不发飙,不追究到底,算什么七大世家?!”

        “就是不知道谁干的,龙川散修后面站着是什么人呢?”

        ……

        一时间船舱中喧哗不已,不少出自龙川的散修欲辩无言,低头不语。

        “这还不算完!”

        山羊胡子恰到好处地引导着众人情绪,“楚伯雄一代豪杰,精修楚氏镇族秘法数十年。受断头之厄竟一时不得死?!?br />
        “楚伯雄从天而降,以楚氏镇族秘法九天御雷真诀招引天雷,一击之下,消融三大阴神尊者阴神,抹杀数十真灵散人,雷霆余威下,整座卧龙山亦为抹去!”

        “楚伯雄以无头之躯,刚烈之气,倒拔巨石。砸死三大阴神,这才气绝身亡!”

        “及至身死魂消,楚伯雄犹自拄石不倒!”

        “壮哉,楚伯雄;烈乎,楚伯雄!”

        山羊胡子精通掌控情绪之道。前面屡卖关子,欲语还休,到了这个地步却将最**的部分一泻而下,冲击得在场散修们面色苍白,直如身临其境一般。

        到得最后,不知道多少人齐声赞叹,为楚伯雄之壮烈。

        当山羊胡子满脸堆笑。拿着个铜钵,请大家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的时候,楚留仙和小胖子脸上不由得也露出了微笑。

        “这老儿?!?br />
        小胖子笑容满脸?!盎拐媸怯屑阜忠馑??!?br />
        楚留仙也是点头赞叹:“欲扬先抑,掌控众人情绪于翻掌间,当真是好手段?!?br />
        当山羊胡子走到他们两人面前的时候,楚留仙见得他铜钵中多是一些散碎的灵玉。不好太露痕迹,只是随手抛下两方灵玉完事。

        即便是如此。也让那山羊胡子兴奋得眼睛放光,连声称谢不已。

        热闹看完,众人意尽而散,楚留仙和小胖子也回到了原本角落,一个发呆一个看书不提。

        在另外一个角落,山羊胡子贼兮兮地拿衣服罩住铜钵,跑到了一个小女孩的面前。

        小女孩不过十三四岁的年纪,头发有些凌乱,秀气的眉头紧紧地蹙着,摆弄着面前乱糟糟地大把算筹。

        “孙女儿,孙女儿,发了,我们发了?!?br />
        山羊胡子蹭过来,把铜钵往小女孩面前一亮,又飞快地缩了回去,生怕招贼的样子。

        “爷爷你挡着光啦?!?br />
        小女孩一边不依,一边拿袖子擦着山羊胡子额上的汗水,很是心疼自家爷爷的样子。

        山羊胡子惬意地享受着,坐在蒲团上长出了一口气:“这下好了,回头到了卧龙墟,爷爷拿这钱给你换一套好的算筹,嗯,说不准还能去淘换些笔记来让妞妞你学习?!?br />
        提起这算筹,小女孩的眉头又皱了起来。

        “怎么啦?”

        山羊胡子关心地问道。

        小女孩一边摆弄着算筹,一边小声地说道:“爷爷,那两个人好奇怪啊?!?br />
        山羊胡子一脸茫然:“哪两个???”

        “就是出手很大方的那两个哥哥?!毙∨⒁凰?,山羊胡子就明白了。

        别看刚刚给钱的不少,真正出手大方的也就是楚留仙和小胖子两人而已,山羊胡子登时就想起来了。

        “他们怎么了?”

        山羊胡子四下张望着,没能找出他们来。

        “刚刚看他们出手大方,我心血来潮,就想给他们算一算?!?br />
        小女孩一指面前乱糟糟的算筹,疑惑地道:“奇怪的是那个穿着狐裘,看起来病怏怏的哥哥,他的命数好怪啊,我看不懂?!?br />
        “怎么怪?”

        “有时候是微萍命格,有时候又是天潢贵胄,有时候一片虚空什么都没有……”

        小女孩死命地揉着脑袋,明亮有神的大眼睛里一片茫然不解。

        想来,她那一头凌乱的头发就是这么来的。

        “还有那个小胖子哥哥,只是站在那个狐裘哥哥身边,算起来也都是乱的,牛头不对马嘴的,好奇怪啊?!?br />
        山羊胡子看自家丫头执拗劲儿又上来了,跟着手上算筹较上劲儿,连忙哄道:“不是妞妞的错,肯定是这算筹用太久了,不好使了?!?br />
        “没事,回头爷爷给妞妞买新的?!?br />
        山羊胡子拍着胸脯,“咱有钱!”

        “是吧……”

        妞妞皱了皱鼻子,也只能认可这个解释了。

        她抬头望向前方,茫茫人群中,压根就找不到楚留仙和小胖子的踪影了。

        这个插曲,楚留仙他们自是不知道,不然的话,绝对会为这个小女孩表现出来的超绝天赋而震惊。

        谪仙人命格,阳神念头护佑,依然被小丫头凭借着破烂算筹,捕捉到了一丝命运的轨迹,说出去何人能信?

        时间,在不知不觉中流逝着。

        某一日,飞舟下沉,着陆的震荡致使船舱中众人东倒西歪。

        卧龙墟,到了?。ㄎ赐甏?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