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十九章 交代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真人?”

        楚留仙和小胖子刚抬起头,想要看看所谓的“上来”是上到哪里去,便觉得一阵天旋地转,毫无反抗之力地被从地上拔起,直上九霄云外。

        等他们脚踏实地,眼前正站着极道子真人,冲着他们吹胡子瞪眼睛。

        “师伯祖?!?br />
        楚留仙和小胖子上前见礼。

        极道子没好气地说道:“你们两个小娃儿真是好胆啊,还跟南妖讨论起人生大道理,嗯?你就不怕他大生知己之感,一口把你们两个给吞了?!?br />
        “呃~”

        楚留仙和小胖子打了个寒颤,只是没能想明白“知己之感”跟“一口吞了”之间有什么逻辑关系?这是妖族的处事手法呢,还是他极道子的习惯?

        “这不是有师伯祖您在吗?”

        小胖子腆着脸拍马,极道子颇为受用地道:“那倒也是?!?br />
        楚留仙一拍额头,扭过头不去看他们,转而向着脚下望去。

        此刻,在他们脚下是一片厚厚的白云,如世上最洁白的棉花嗮得蓬松,偏偏落脚之处坚硬如土石,没有丝毫不安稳的感觉。

        从云台的边缘望下去,可看到之前他们徜徉不舍得离去的天道成西城区缩小成巴掌大小,那抹凝固一切的灰白色褪去,依然是人群川流不息,好像全然没有发现曾经发生在他们身上的一切。

        “南妖呢?”

        楚留仙刚生此念,一个温和的声音在对面响起:“道兄,多年不见,过得可好?”

        循声望去,依然是青衣中年人模样,只是身上再没有了那种眷恋之情,脸上虽然含笑。给人的却是超脱、无情的疏离感觉。

        在他的身边,有淡淡的风在环绕,有丝绦般的云气在纠缠,似乎这风。这云,都有了自己的生命,自己的喜好,在与其亲近。

        这。才是真正的南妖。

        他不知道何时盘坐在云台上,面前有红泥小火炉,下面燃着豆苗般的火焰,正在烹煮着茶水。

        淡淡的茶香悄无声息地弥漫了整座云台。

        极道子抽了抽鼻子。招呼楚留仙和小胖子,坐到了南妖对面,道:“小南啊。论喝茶还是要找你啊。茶是云雾古树上老株茶叶。水是灵壶子的仙品灵泉,连火都是南明离火?!?br />
        什么茶树什么灵泉什么火,这些楚留仙和小胖子都是左耳进右耳出,唯独“小南”两个字扎下根来。

        他们两个刚刚在极道子身后落座呢,“刷”地一下就惊奇地望去。

        南妖也有些挂不住,不过他显然知道极道子是什么性子,轻咳一声。当没听到了。

        “诸位,请茶!”

        片刻后,南妖伸手一延请,瞬间红泥火炉消失得无影无踪,众人面前则凭空浮现出了一盏古木茶盏,里面盛着碧绿的茶汤,荡出了清幽而隽永的茶香。

        极道子伸手捞过,一口饮酒,砸了下嘴巴:“不赖?!?br />
        南妖连翻白眼,就差在脸上写上“牛嚼牡丹”四个字了。

        楚留仙和小胖子看极道子举动,这才接过古木茶盏,细品了一口。

        顿时,他们两个脑子里都轰的一下,伴着萦绕不散的茶香,有一幕景象凭空出现在他们的脑海里。

        那是一株古树苍天,背景是大瀑布磅礴而下,天上有仙鹤纷飞,树上有松鼠、猴子戏耍,最下面是一株小草破土而出……

        等楚留仙和小胖子回过神来,才惊觉一盏茶竟是喝得干干净净,身心如同洗涤一般的感觉,拿着空荡荡的茶盏,竟生出了怅然若失的感受。

        南妖再是一挥手,茶盏亦消失得无影无踪,他悠悠地道:“这杯茶就叫做‘自然’吧!”

        极道子很是不耐烦地摆手,道:“南妖,你的自然之道,连妖族内部都议论纷纷,并不认同,就别拿来对年轻人灌输了?!?br />
        南妖只能苦笑。

        “来,给我一个交代吧!”

        极道子身子略略前俯,目光灼灼地望着南妖。

        南妖皱起秀气眉头,道:“是楚天歌尚自闯入万妖森林,劫走慧果,黑山追击出来并无不妥?!?br />
        “还有,黑山先是为留仙公子以仙灵之宝伤及根本,再为道兄毁去法身,他……”

        说到这里,南妖就说不下去了,因为对面极道子已然开始打哈欠,就差幕天席地睡大觉了。

        他住口了,极道子百无聊赖地道:“南妖,本真人叫你来,并不是要跟你讲道理?!?br />
        “这世上哪里有那么多道理好讲,你有你的理,我有我的道,我们吵一架,然后再做过一场,接着重启人、妖大战吗?!”

        “笑话!”

        “我是让你来给我一个交代!”

        当着南妖的面,楚留仙和小胖子不好显露出来,无不低头暗爽不已。

        极道子这番话,蛮横自是蛮横,可听在他们耳中,怎么就那么大快人心呢?!

        他们是大快了,南妖却快活不起来,苦笑着闭嘴。

        他是彻底听出来,极道子压根就没打算跟他讲道理。

        交代啊交代,南妖此来,就是要给道宗,要给神霄楚氏一个交代。

        神霄楚氏身后站着一个阳神,虽然几百年没有出现过,但谁也不敢断言其生死;还有一个绝世天骄,这时候可能也度过雷劫证得阳神位;

        道宗明面上摆出来的阳神真人只有一尊,不过谁也不会当真。

        真要论起来,这还是人族修士与妖族大妖之间的纷争,弄到阳神真人大打出手的话,那就是席卷两族的大战。

        这个责任,即便是身为妖王的南妖也承担不起。

        其实他会出现在这里,就是接受了这个结果了,此前种种,不过是不甘心的侥幸心理罢了。

        “好吧!”

        南妖一挥手,示意极道子不用摆出一副斗鸡样子,没好气地道:“交代是吧。我这就给你一个交代?!?br />
        “极道子道兄,万妖森林附近,最近多了不少和尚,你不会跟我说这跟你没关系吧?”

        极道子一脸无辜。就差叫起撞天屈来。

        深知内情的楚留仙和王赐龙把脑袋埋得更深了,生怕一不留神笑出了声。

        南妖自然也是不信的,不过也懒得再打机锋,径直道:“不管是不是道兄所为。反正我们万妖森林与他们佛宗向来势不两立,虱子多了不痒,大日如来真经的事情,我们认下了?!?br />
        极道子冷笑出声:“你们不认行吗?”

        南妖无言以对。一脸晦气。

        他不认还真不行。先不说他们说的话佛宗信吗?只要他南妖敢做出这样示弱的辩解,回头妖族大会上,他就得被唾沫星子给淹死。

        极道子当初敢睁着眼睛说瞎话。丝毫不担心被拆穿。根子就在这里了。

        南妖怎一个郁闷了得啊,这黑锅背得着实是冤枉。

        大日如来真经这本至宝在慧果禅师身上几百年,黑山老妖竟然都找不出来,也逼不出来,连消息都不曾透露,当真无用。

        南妖最不满的是,慧果禅师被黑山老妖一困三百年的事情。他还是在楚天歌杀出万妖森林后才知晓的。

        “这叫什么事情??!”

        南妖戾气横生,暗中发狠,“黑山你不是更靠近那一位吗?不是跟我们若即若离吗?既然如此,回头便叫那一位给你出头,我们不伺候了?!?br />
        他沉着声音说道:“黑山地位特殊,我们绝对不可能将他交出来,这点你们就不用想了?!?br />
        对面极道子脸色有些变了,南妖明显是想快刀斩乱麻,连说话的机会都不给他留下,飞快地继续道:“不过,我们万妖森林也不会替他撑腰,此事既与楚天歌有关,那很简单,就是他们之间的事情?!?br />
        “有朝一日,神霄楚氏与黑山老妖之间了结因果,只要是阳神真人以下者单独出手,我放他自由进出万妖森林,与黑山做公平一战!”

        “如何?!”

        南妖的目光越过极道子,落到楚留仙的身上,接着道:“这位公子留仙其本命仙灵之宝,就对黑山有绝大克制,假以时日,他未必不能自己与黑山了断。我说,道兄你就不要遇阻代庖了?!?br />
        “黑山的身后,毕竟还站着那一位!”

        黑山老妖说到这里住口不言,极道子也有点迟疑了起来。

        那一位是谁,他们两个不说,楚留仙也心中有数了。

        “化佛为魔,无上魔主!不知道那是何等人物?!”

        楚留仙忘记了他第一次是从哪里听说这个绝世人物的,最后一次,却是在摩天崖上,慧果禅师口中。

        也正是因为这个人物,以及他代表的东西,慧果禅师才毅然决然地自行圆寂,以赎前罪。

        这个结果,早在极道子料中,他还有些不甘心就这么放过南妖,阴着一张脸盯着对方不放。

        南妖被他看得浑身不自在,叹息一声,道:“罢了,我个人再出一个补偿便是?!?br />
        他伸出一手,在极道子等人面前摊开手掌,掌中冒出一道黑白纠缠的奇光,向着前方飞去。

        这黑白光晕越过极道子,一直飞到了楚留仙面前悬停住。

        “呃~”

        楚留仙穷极目力,隐约看到光晕中似有一物在沉浮。

        “我将此物,借予你半年,算是私人补偿?!?br />
        “半年之后,你们若是拿得出足够的交换条件来,此宝也可换予你们?!?br />
        南妖说话间长身而起,他好像对拿出来的宝物很有信心,丝毫不担心极道子不满意,一步就踏出了云台。

        “轰~”

        霎时间,漫天乌云席卷,恍若扯开黑色天幕,连乾坤一体遮蔽。

        偌大天地间,如坠黑夜,下方不知道多少修士哗然出声。

        漫天乌云舒卷着,向着南方呼啸而去。

        在离去的这一刹那,南妖总算展现出了他身为盖世妖王的恐怖一面。

        “这是什么?”

        目送南妖远去后,楚留仙疑惑地伸出手去,抓向黑白光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