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十七章 代价(下)

    第十七章 代价(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楚哥,真人说的是真的吗?”

        小胖子紧张地看着楚留仙,颤声问道。レ思路客レ

        楚留仙默然点头,旋即洒然一笑,道:“胖子,不用如此,有真人在此,我不会有事的?!?br />
        “是吧,师伯祖?!?br />
        极道子得意地一捋胡子,紧接着觉得不对劲,他不是正在质问吗?连忙再摆出吹胡子瞪眼睛模样。

        楚留仙微微一笑,道:“师伯祖,留仙有一事不明,望师伯祖赐教?!?br />
        “你说?!?br />
        “正如师伯祖之前所言,留仙其实一直不明白,师伯祖为何一定要带着留仙同往?”

        楚留仙看着极道子的眼睛,等着他回答。

        这个疑问,的确是在楚留仙心中盘亘许久。此前前往佛宗的时候,楚留仙心挂楚天歌安危,一时无暇分心他顾,这才忽略了过去

        在回来的路上,他就觉出味来了,方有之前诸般作为。

        极道子摇了摇头,道:“你这小娃儿,倒是jīng细,什么也瞒你不过?!?br />
        “不过也差不多了,是时候让你知道了?!?br />
        极道子伸手一指楚留仙,道:“你知道你这身伤到了什么地步吗?”

        “就差那么一点点……”

        极道子伸出两根手指比了一段距离,又觉得太大,缩小成不到米粒大小,“就这么一点点,你就会‘嘭’的一声,炸开成漫天碎肉?!?br />
        “仗着妖术:枯木逢chūn,就敢施展什么反噬之力如此强大的邪法,你胆子还真是大啊,大得都包了天去?!?br />
        楚留仙腹诽了一声仙域根本法才不是邪法,默然听下去,不插一言。

        “妖术就是妖术,枯木逢chūn要是无有限制,如此逆天法门。又岂会近乎绝传?”

        极道子冷笑声声:“以无限生机催化出来的肉身,又岂能容纳得了修士强大的神魂?更何况你是谪仙人根器,你的神魂之强在你这个境界本真人生平仅见?!?br />
        “这就好有一比……”

        极道子说到这里突然卡壳了,挠了挠头,从怀中掏出一块亮闪闪,无数截面反shè出晶莹光辉的晶体,足足有拳头大小,在楚留仙和小胖子面前一晃,道:“你们知道这是什么吗?”

        “金刚石……”

        楚留仙和小胖子冷汗都要流下来了,他们怎会不知?

        这金刚石固然稀有。在仙家中作用却并不大,主要也只是一种饰物罢了。据说早期佛教曾将其当成圣物,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从经典中删除了其地位。

        “哼哼,你们只知其一,不知其二?!?br />
        极道子把玩着散发着迷蒙光晕的金刚石,道:“在古时候,更在佛教之前,西方曾有一个大教派。名为:西方教。这金刚石就是西方教圣物,有着至高无上地位?!?br />
        “此物只产于极西之地的一种蓝黑sè泥塘当中,出土时候亦不过顽石模样,须得巧手工匠耗时耗力。独具匠心打磨,形成无数棱角截面,方才会有如此璀璨夺目?!?br />
        楚留仙和小胖子连连头点,却一头雾水。不知道极道子扯这些有什么用?跟楚留仙身上的伤势有关系吗?

        极道子好像能看出他们的心思,冷笑出声:“你们以为没关系吗?小娃儿,你的神魂本就是金刚石资质。jīng华内蕴。当rì摩天崖上一战,你的肉身不断崩溃又重生,经历了无边痛苦?!?br />
        他不无赞叹地说道:“那等痛苦煎熬,你都能撑过去,熬下来,你的神魂就犹如这金刚石,得到了千万般磨砺,愈发地沉凝、厚重,散发出璀璨光辉来?!?br />
        “试问!”

        极道子声音转厉,“你新生的,脆弱的**,如何承担得起如此强大的神魂?你除了爆体而亡外,还能有其他的下场吗?”

        楚留仙依旧默然,小胖子急了,连声问道:“真人,可有解救之法?快救救楚哥啊?!?br />
        极道子一阵无语,连翻白眼,要是没办法,他费这般劲儿做什么?

        楚留仙在这个时候,竟然笑了。

        他轻松地笑道:“胖子你稍安勿躁,真人不仅有办法,而且已经在做了?!?br />
        楚留仙转而对着极道子说道:“师伯祖,留仙想来,你带我前往佛宗一路,当是为了时刻保住我的肉身不会崩溃,同时以楚师事情分散我的注意力,免得刺激到神魂之力,发生不可测之变化?!?br />
        “现在,经过这几天的适应,最危险的时候已经度过了,是吗?”

        极道子惊讶地看了他一眼,眼中流露出欣赏之sè,颔首道:“不错,没想到小娃儿你关乎自身生死的情况下,竟然还能冷静如此,不错,很不错?!?br />
        他之前一路上不断地说话,不断地拍在楚留仙肩膀上送出暖流,所为的便是如此。

        “那以后呢?没有生命危险了吧?”

        小胖子依然很紧张地问道。

        极道子言简意赅地道:“生命危险倒是没有了。不过如果没有逆天的机缘,肉身只能慢慢温养,半年之内无法适应,也难以与人动手?!?br />
        “半年?”

        “这么久?!”

        小胖子的脸sè瞬间就变了。半年的时间说长不长,可对正处在急速上升期的楚留仙来说,却是一段漫长的时间了。这一段时间的耽搁,对以后的影响可谓是巨大无比。

        楚留仙自身却浑然不在意,只是问了一声对真灵离体是否有影响,得知极道子否定的回复后,便满不在乎了。

        极道子也被小胖子问到烦了,摆手示意他闭嘴后,第三次伸手拍往楚留仙肩膀上。

        楚留仙后退一步,竟是再次闪开了。

        “小娃儿你……”

        极道子愕然问道。

        他本以为说得这么清楚了,楚留仙当不会闪躲了才是,与之前两次一般不过随意而为,没有留心,不然楚留仙又如何闪躲得开。

        楚留仙先是一躬身,感激地对着极道子行了一个礼,起身道:“留仙谢过师伯祖多次照拂,只是……”

        他昂首挺胸,正sè道:“既然没有生命危险,我还是亲自体验下这种感觉为好。

        人,总是要靠自己的?!?br />
        极道子岂会轻易出手?他既然出了手,自然是拿捏着楚留仙体内伤势即将爆发的时候。

        楚留仙在那番话说出口的时候,整个人都开始颤抖,脸sè变得铁青,由内而外如同要撑爆身体般的痛苦豁然如火山爆发。

        即便如此,楚留仙一番话依然说得条理分明,连一丝颤音也无。

        若不是看到他额角不断沁出的汗水,一下子湿透的前胸后背,任是谁人也想不到他正在承担着多大的痛苦。

        看着楚留仙在巨大痛楚冲击下,依然谈笑自若模样,极道子摇头叹息:“好倔强,好骄傲的xìng子,很像,果然很像?!?br />
        楚留仙很想问跟谁很像,然而一阵阵的痛楚如cháo水般连绵不绝,保持着不昏迷已是他的极限,终究没有问出口来。

        他强撑着,拒绝了小胖子的搀扶,向极道子告辞后,一步步地向外走去。

        一直到楚留仙脚下突然一空,踏出了清虚天为止,地上留下了一个个清晰的脚印,深入一寸,又稳而不乱,就像是用尺子量出来的一样。

        在脚印之旁,遍洒如同雨滴又似露水般的水滴,或是沁入土中,或是挂在绿草头上,压弯了它们的腰肢。

        这水既不是雨水也不是露水,是坚毅的汗水,是代价!

        ……

        一天之后,道宗山门脚下,天道城中,有两个身影穿行街市。

        前者,衣狐裘,全身上下包裹得密不透风,依然有轻微的咳嗽声音不住地传出;后者,乃是一个小胖子。

        “楚哥,还好吧?”

        小胖子担忧地问道。

        “没事?!?br />
        楚留仙脸sè苍白,一脸病容,依然在笑,“这终究是要靠自己的。极道子真人不可能一直跟在我身边,我马上要去开始滋养绛珠草事宜,不提前适应,如何能够?!”

        “可是……”

        小胖子支支吾吾了一阵,终究没有说出什么来。

        过去的一天间,他亲眼看到楚留仙承受了怎样的痛苦依然在坚持。这是不可摧毁,心如磐石的坚毅,任何人看到都会第一时间反应过来,这般人物决定既下,岂是言语所能动的?

        迟疑了片刻,小胖子建议道:“楚哥,我们不如回你的朝阳府,多休息上一阵子,然后出发便是,何必到这来闲逛呢?”

        天道城中,除了他们几大家族产业,小胖子一概本能地看不起,遑论他们此刻行走的是散修出没的西城区了。

        “咳咳咳~~”

        楚留仙咳嗽了几声,道:“今天再看一场不能不看的热闹,明天一早,我们就出发了?!?br />
        “休息什么的,毋庸多提?!?br />
        “什么热闹?”小胖子下意识地问出口来,随即一拍大腿,觉得自个儿在楚留仙身边呆久了,什么都不用动脑筋,着实是脑子都呆笨了。

        楚留仙与极道子来回道宗,以阳神神游威能,依然耗时了六天。

        这又一天过去,不正好是七rì吗?!

        今天,就是极道子真人让黑山老妖带话的最后期限。

        “南妖,真的会来吗?”

        小胖子喃喃出声。

        楚留仙的目光,则被城中的各式各样,诸般百种的红尘景象所吸引。

        仙家市井,别有一番味道。(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