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十六章 代价(上)

    第十六章 代价(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我说鹿啊?!?br />
        小胖子撅着屁股,趴在地上,对面是九sè鹿在优雅地啃着草。

        “话说我们也认识这么久了,我还不知道你名字呢,总不能老叫你鹿吧?来,告诉哥你叫什么名字?”

        九sè鹿抬起头来,歪歪脑袋,发出了一个声音:

        “噜~~”

        小胖子一脸无语,叹声道:“噜?算了,我还是叫你鹿吧。反正这里也没有第二头鹿?!?br />
        “我说鹿啊,他们怎么还不回来?该不会是把我们给忘了吧?”

        “噜~”

        “我说鹿啊,你说奇怪不奇怪,这六天来,你一直吃,我就餐风饮露,我怎么就不饿呢?这清虚天真古怪啊?!?br />
        “噜~”

        “我说鹿啊,你觉得他们会不会找到办法救回楚山主呢?平时看起来那么古板的一个人,竟然可以为楚哥做到那个地步,啧啧啧,这样的人不当死啊?!?br />
        “噜~”

        “我说鹿啊……”

        “噜~”

        ……

        类似的对话,重复了整整六天。

        小胖子都让自己给绕晕了头,到底有没有重复的,连他自己都分不清楚。

        也懒得去分辨,反正对面的那头九sè鹿不会去挑他错,不管他说什么,总是很有礼貌地“噜”上一声以为回应。

        安静了片刻,小胖子深切地体悟到了当初千幻云、樱姐妹找不到人说话的痛苦感受,很是反省一番那时候没有好好上去陪着聊天,以至今天受此报应。

        然后,他屁股一撅起,又跟九sè鹿聊上了。

        “我说鹿啊,我们也认识这么久了,算是朋友了不?”

        九sè鹿抬起头来,很认真地看了看小胖子。点了点头,把它连吃了几天的那株不知名小苗往小胖子那边推了推。

        意思很明显,好东西,朋友分享。

        刷的一下,小胖子的脸sè变得跟那株苗一样的绿。

        “吃草?”

        小胖子迟疑地看着一株嫩黄sè的苗上,挂着两三片绿油油的娇嫩叶子,随风轻轻起伏着,青草气息扑鼻,“不太好吧?!”

        九sè鹿疑惑地看他一眼,似乎无法理解这么好吃的东西。这小胖子怎么就不懂得欣赏呢?摇了摇头,没有理会,它伸出粉嫩的舌头一卷,把娇嫩叶片卷入口中,有滋有味地咀嚼了起来。

        小苗上,绿光流转,又有一片新的绿叶冒了出来,还在原本位置,还是一般模样。似乎永远也吃之不尽一般。

        九sè鹿守着这株小苗吃了整整六天,这一幕小胖子也是见怪不怪了。

        “对了,我说鹿啊?!?br />
        小胖子满脸堆笑,又想到了一个新的话题。屁颠屁颠地跟九sè鹿说起话来,“你说你单独一只鹿呆在这清虚天里面,就不寂寞吗?就不空虚吗?就不想找只母鹿嘿咻嘿咻吗?”

        对面,九sè鹿咀嚼绿叶的动作滞住了。低头往自个儿两腿间瞄了一眼,抬起头来满脸幽怨。

        “呃~”

        小胖子很不厚道地也向同一个地方瞄去,然后讪笑道:“你是母的啊。失误,失误啊?!?br />
        九sè鹿显然颇有雅量,不与这腌臜货计较,摇了摇头作罢。

        所谓不作死就不会死,小胖子心痒难耐下,又问出了一个问题:“我说鹿啊,你既然是母的,那么有那个啥吗?”

        “噜~”

        九sè鹿小眼睛里满是疑惑,那个啥是啥?

        小胖子扭扭捏捏地道:“就是那个……天葵???天葵你不懂啊,赤龙你懂不,要是还不懂……呃,鹿啊,你要干嘛,怎么这么看着我?别过来,男女,不,公母授受不亲啊?!?br />
        “喂,你撂蹄子干嘛?”

        “啊~~~~~~”

        一阵惨绝人寰的叫声响彻清虚天,小胖子在空中划出一条美丽的抛物线,直坠向百丈开外。

        他“嘭”的一声重重地砸在地上,仰面朝天,一时间爬都爬不起来。

        就在这时候,小胖子看到就在他的脑袋上方,有两个人好奇地看着他。

        “楚哥,真人啊,你们总算回来了?!?br />
        小胖子利索地一翻身,抱住楚留仙的双腿就没打算放开了,抬起头来,可怜巴巴地道:“你们怎么把我给忘了呢?”

        “呃~”

        楚留仙和极道子真人面面相觑,他们还真是给忘了。

        六天前,极道子扯着楚留仙掉头就走,浑然忘了这胖厮在清虚天里。好家伙,这六天出既出不去,话也没人说,愣是只能跟要一头九sè鹿唠唠叨叨,最后还让人给一蹄子踹飞,真心惨啊。

        楚留仙还好说,他当初是被拉走的,极道子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以极道子的嚣张霸道混不吝,这会儿面对小胖子潸然yù泣,无比幽怨的神情也有些不知道从何说起了,支支吾吾了起来。

        小胖子那是什么人物?那是给架梯子他就哧溜上房顶的货,立刻大声叫起屈来,指着身后九sè鹿道:“真人啊,你知道我这几天怎么过的吗?都跟那头鹿交上朋友了。我们交情好,它刚都想喂我吃草?!?br />
        “本真人瞅着,你跟九sè鹿不像是交情好的样子啊?!?br />
        极道子的目光落在小胖子身后,深表疑惑地说道。

        “啥?”

        小胖子回头,但见得九sè鹿两眼还在冒着火光,吓得直缩到极道子真人后面不出来了。

        “你把它怎么了?”

        极道子很好奇地问道。

        小胖子腆着脸,把天葵赤龙啥的一说,极道子和楚留仙两人都憋不住了,爆笑出声。

        “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本真人了?!奔雷有Φ们案┖笱?,“九sè鹿是母的我知道,但还真没想过那个问题,小胖子,你小子是人才啊?!?br />
        九sè鹿绕着极道子绕了两圈。眼看小胖子是打定主意不出来,转身刚要走呢,听得极道子大笑声顿时不干了,闪电一样冲过来。

        极道子什么人物?岂会让九sè鹿顶到?岂会给小胖子顶雷?

        他一个闪身,把小胖子曝露了出来,九sè鹿周遭,灵力皆不可动,小胖子嘴巴大张,心中叫着“苦也”,“啊啊啊啊~~~”地又被踹飞了出去。

        “人才啊。人才!”

        极道子面无愧sè,赞不绝口,“本真人还从来没有见过九sè鹿这样连踹人两脚,更没见过连踹两脚还不得死,九sè鹿竟然舍不得他死,人才!”

        “我说小娃儿啊,你是怎么找到这活宝朋友的?”

        他一边对楚留仙说着,一边不着痕迹的伸手拍向楚留仙肩膀。

        一拍,竟然拍了个空。

        在极道子出手的同时。楚留仙既像是早有准备,又似是巧合般地一转身,面向北方高耸入云的雪山,恰好躲过了极道子一拍。

        “师伯祖?!?br />
        楚留仙面露伤感。眺望良久这才收回目光来,黯然道:“楚师这段时间,就拜托师伯祖照顾了?!?br />
        “你不打算去见他?”

        “不了?!?br />
        楚留仙一笑,道:“留仙再见楚师时。定是携带绛珠子还?!?br />
        “以楚师之骄傲,想来亦不愿意他这个时候的样子,落入他人眼中吧?不见也罢?!?br />
        极道子摇头失笑。道:“就像你在摩天崖时候一样吗?你们倒不愧是师徒?!?br />
        楚留仙自然知道,极道子所说的是在摩天崖他对阵黑山老妖到最后时刻,身体几乎全面崩溃,只剩下一个头颅完整,凭着真龙皇座虹光遮掩,不愿狼狈为人所见的事。

        这时候,小胖子连滚带爬地回来了。

        九sè鹿的确对他不错,不舍得重伤他,至少看上去还是全须全尾模样。

        小胖子一走过来,恰好听到极道子最后一句话,不由得竖起了耳朵,心想:楚哥当时什么样?

        极道子倒也没有揭穿的意思,转而道:“本真人已经让宗门召回你师父的其他弟子,救治你师父的其他准备,就让他们这些当徒弟的去做吧。

        你是楚天歌的徒弟,他们也是,总不能让他们闲着?!?br />
        他带着几分担忧地看了楚留仙一眼,接着道:“小娃儿,你的那个才是重点,心中可有数了?”

        楚留仙颔首不语,绛珠草能否培育成熟,这才是楚师能否恢复如初的关键,这点他自然心中有数。

        极道子稍稍放心,旋即抱怨出声:“那些该死的和尚,非得跟你结一个善缘不可,不然把绛珠草给本真人不就没这事了。真真该死,无怪那些秃驴一个个断子绝孙?!?br />
        这话说得有点毒,楚留仙没法接,只好微笑以对。

        他倒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好,至少六祖慧能他们这般做法,让他有机会能为自家师父的生死,尽上是最大的一份力。

        极道子抱怨咒骂了半天,第二次伸手拍向楚留仙的肩膀,似要安慰他一般。

        楚留仙倒退一步,再次闪躲了开来。

        极道子神sè一凝,沉声道:“你知道了?”

        一次是侥幸,两次呢?总不能还是巧合吧?

        楚留仙含笑点头:“留仙早就猜到了,多谢师伯祖一路照拂?!?br />
        小胖子听得一头雾水,隐隐又觉得有一种不安在萌芽,连忙问道:“真人,楚哥,你们在说什么呢?”

        “在说你家楚哥跟破麻袋的一样身体?!?br />
        极道子没好气地说道:“你真以为,他凭着一身微末修为,一件仙灵之宝,就足以硬撼黑山老妖这样的半步妖王,能将对方逼得差点同归于尽的地步,能没有代价吗?”

        “你以为,本真人带着他前去佛宗,只是路上找个伴吗?”

        说到这里,极道子目光一转,忽略了目瞪口呆答不出话的小胖子,落到楚留仙的身上,神sè凝重地道:“小娃儿,你现在也该有感觉了吧?”(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