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公子留仙 > 第十一章 戏子首徒,鹿有九色

    第十一章 戏子首徒,鹿有九色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呃?”

        迷楼戏子虽然不解,还是洒然一笑,道:“极道子真人,容晚辈做完一事便离去?!?br />
        极道子做了一个随意的手势。

        楚留仙等人依然不解极道子怎么突然如此,不过还是为迷楼戏子接下来的举动吸引了注意力。

        他,竟然走到了千幻樱的面前。

        迷楼戏子俊俏的脸上挂着笑容,道:“先前看了楚夜游与楚留仙师徒,本人也心生感触,想收一个弟子传承衣钵,小姑娘你可愿意?”

        “???”

        千幻樱大吃一惊,手足无错起来,没想到迷楼戏子提的竟然是这么一个要求。

        “我?”

        她不敢置信地指着自己的鼻子,很是奇怪地问道:“为什么是我?”

        千幻樱算是问出了楚留仙等人的心声了,他们一个个也把好奇的目光投了过来。

        迷楼戏子负手于后,抬头望“第五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天,身上出现朦胧的迷楼玉苑虚像。

        迷楼上,有歌舞不休,永无休止地演绎着人间的悲欢离合,只要目视其上,不由自主地就会被其吸引,陷入他人的悲喜中不可自拔。

        “我这一门,讲究的是痴而不迷,既能入戏,又能出戏?!?br />
        戏子悠悠地道:“能入而不能出,不是戏子是疯魔;能出而不能入,不是戏子是看客?!?br />
        “我选中你,是因为我在你身上看到了一点至真至纯,惟有心具此点,才能演化众生悲喜,又能不乱本心,不至疯魔?!?br />
        迷楼戏子大致解释了一番,不顾千幻樱陷入了沉思当中,笑着问道:“现在我问你,你可愿意拜我为师?”

        “我……我……我……”

        千幻樱茫然了,一时间心如乱麻,给不出回答来。

        她从来没有动过这个想法,可是在迷楼戏子开口的一瞬间,她想到了很多。

        千幻樱想到,与她朝夕相伴,游遍了神女峰的千幻云不在了,再没有人能陪着她说着无止尽的话,再没有人能跟她心灵相通。

        她想到,走到每一株树下,就会想起姐妹曾在这里叽叽喳喳;走过一棵花前,都会忆起曾在那里争论姹紫好还是嫣红美……

        一想到,未来的很长很长一段时间,她都要沉浸在这样的情绪当中,越是靠近神女峰,越是回到熟悉的地方,就越是会如此,千幻樱就恐惧得不能自已。

        “怎啦啦文学更新最快llwx.net,全文字手打么办?”

        她抬起头来,看看楚留仙,看到的是鼓励的目光。

        在迷楼戏子开口的一瞬间,楚留仙就想到,这怕是对千幻樱最好的选择了。

        惟有如此,她才能彻底摆脱,才有希望回到当初那个千幻樱。

        迷楼戏子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望向极道子道:“真人,恕晚辈唐突了,不知晚辈的要求道宗是否可以通融?”

        他补充道:“这小姑娘依然是道宗神女峰弟子,只是传承晚辈的衣钵而已?!?br />
        这样的情况并不罕见,也不是第一次发生,外加极道子不知道怎么回事,似乎很想迷楼戏子早些离开似的,很干脆地一挥手道:“没问题,带走!”

        “现在好了?!?br />
        迷楼戏子带着笑,耐心地再问道:“你,愿意拜我为师吗?”

        千幻樱眼中的迷茫,一点一点地消退,贝齿咬在唇瓣上,盈盈下拜:“弟子千幻樱,拜见师父!”

        “好,很好!”

        迷楼戏子放声大笑,搀起千幻樱,大踏步地向前走去。

        “诸位,他日有缘,自当相见?!?br />
        “告辞!”

        千幻?;厥?,冲着楚留仙挥手道:“留仙哥哥,小?;峄乩纯茨愕??!?br />
        “还有胖哥哥……”

        她话还没说完呢,极道子就已经不耐烦地一挥手,清虚天中豁然放出光来,待得光消散,再不见了迷楼戏子与千幻樱的身影。

        “啊~~~”

        小胖子竖起的耳朵塌下来,一脸幽怨地望向极道子,想要抱怨吧,终究没敢。

        楚天歌目送着迷楼戏子与千幻樱离去后,叹息一声,道:“戏子这回没有个三五年时间,怕是没法在外面行走了,说到底还是楚某连累了他?!?br />
        “你还是担心下自己吧?!?br />
        极道子冷冷出声,叹气道:“死要名字活受罪,现在没有外人在了,你也莫要强撑了?!?br />
        “什么?”

        楚留仙心中一颤,望向楚天歌。

        但见得,楚天歌苦笑着,深深地看了楚留仙一眼,缓缓地委顿在地。

        他的气息,飞速地开始消散。

        整个世界,在楚留仙眼中都如同变成了慢动作一般,时间也不由得减慢了速度,等待楚留仙的脚步。

        在这一刻,楚留仙想起了楚天歌对他的严格要求,哪怕与其理念不合,依然尊重他的选择,更是为他甘冒大险……

        这一切的一切,快速地在楚留仙的脑海中闪过,最终定格在楚天歌堪堪要倒在地上的身影。

        “师父!”

        楚留仙大喊一声,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一个箭步上前,接住了楚天歌的身躯,缓缓地将其放平在地上。

        刚一触碰到楚天歌的身体,楚留仙心中就是一沉。

        肉身内部,千疮百孔,灵气紊乱四处游走,明显是失去了控制,全身上下更是如燃烧着什么似的,在不住地放着灵光。

        这对一个阴神尊者来说意味着什么?

        这是阴神溃散的征兆!

        “师伯祖?”

        楚留仙第一时间想到旁边还站着一个阳神真人,连忙大喊一声,急切地望去,就希望能看到他说一声:能救。

        “留仙?!?br />
        楚天歌到了这个地步,竟然还在笑,他温和地笑道:“人总是会死的?!?br />
        “放屁,臭不可闻?!?br />
        极道子咒骂一声,“真都跟你一个想法,我们还修什么仙?!回家躺尸得了?!?br />
        旁边小胖子这回连白眼都翻不动,腹诽不已:“人家这是安慰弟子好不好,你老人家跟着掺和什么???”

        楚天歌置若罔闻,继续看着楚留仙道:“不过你知道,人什么时候会死呢?”

        “什么时候?”

        “被人遗忘的时候!”

        楚天歌温和地笑着,完全看不出是那个挥舞着打神鞭,誓要战到最后一刻的战神般形象。现在的他,只是一个在对着弟子叮咛嘱托的慈父般恩师,“在摩天崖上,看到留仙你为为师如此,为师很开心,也很愤怒!”

        “记住了,以后莫要如……如此了……”

        楚天歌说到这里,连听得楚留仙回答的气力都没有,缓缓闭上了眼睛。

        “师父!”

        楚留仙心猛地一沉到底,他能感受到,楚天歌的身躯在不住地冷下去,气息不住消散微弱,仿佛体内的灵力都燃烧得干净,神魂都要开始溃散了一般。

        就在这个时候,极道子的声音传入了楚留仙的耳中,好像溺水者捞到了一根稻草。

        “先别急着伤心啊小娃娃?!?br />
        “我好像没说他死定了吧?”

        极道子伸手一招,九色华光迸发出来,“踢踏~踢踏~”的声音由远及近,很快一头身放九色光,头顶九色角的小鹿迈着优雅的步子走来。

        “这是九色鹿,清虚天之灵!”

        极道子别看嘴上说得轻松,动作却不敢慢上分毫,伸手一指楚天歌的身躯,对九色鹿道:“快,玄冰洞!”

        楚留仙都还没有反应过来呢,九色鹿便扬了扬脑袋上鹿角,靠近过来,示意楚留仙将楚天歌放到它的背上。

        诡异的是,在九色鹿靠近的时候,楚留仙体内的灵力就好像被压上了千钧重担一般,犹如江河裹挟上了万古泥沙,再也流动不起来了。

        这是何等可怕的能力?

        楚留仙骇然地看着这头看上去人畜无害,美丽得不可方物的九色鹿,不过无暇多想什么,连忙将楚天歌放到它的背上。

        九色鹿冲着楚留仙一点头,似是在感谢着他,随着重新迈步,化作一道九色光,直冲天际而去。

        九色鹿过处,犹如一道九色的彩虹,转眼间飞到清虚天的尽头,那里,有一座皑皑雪山顶天立地。

        “在这个鬼地方,本真人竟然跑得还没有一头鹿快,真真是岂有此理?!?br />
        极道子放松下来,又恢复了原本模样。

        楚留仙想起楚天歌的安慰,连忙问道:“师伯祖,我师父他……”

        后面的话,他想问,又不敢问,生怕得到什么无法接受的答案。

        刚刚极道子的话楚留仙也听到了,所谓的玄冰洞当可暂时保住楚天歌的性命,可要是没有逆天的转变,而是将楚天歌就这么一直冰封下去,以楚天歌的骄傲,他定然是无法接受的。

        在楚留仙想来,楚天歌一定是宁愿就此死去,也不愿接受一辈子活死人的耻辱。

        极道子认真了起来,道:“楚师侄他阴神即将溃散,肉身近乎崩解,生机消耗殆尽,真不知道这一路他是怎么战过来的?”

        “这种伤势,我也没有办法?!?br />
        “不过……”

        “不代表别人没有办法!”

        楚留仙听到这里,整个人都摇摇欲坠了,没见过有人说话这么大喘气的。

        “小娃娃,有没有兴趣跟本真人走上一趟?”

        楚留仙没有问去哪里,只要跟楚天歌有关,他自然要去。

        “好!”

        &nd5wx.com百度搜索“第五文学”看最新章节bsp;极道子踏前一步,一掌拍在楚留仙的肩膀上,顿时融融暖意流转,稍稍缓解他体内的伤势。

        紧接在,他一把提起地上慧果禅师的尸体,一手搭着楚留仙的肩,长笑出声:

        “走,我们一起去会一会雷音寺那般和尚去!”(未完待续)